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变装“自白书”,我接触女装子反串变装的经历

变装故事 女装子 9922浏览 0评论

我是一个CD变装者,在家里经常穿裙子,有时画画妆,当然我的水平不高,眼睛从来都画不好,每一次都自我陶醉在变装的美妙感觉中。偶然晚上把高跟鞋鞋带出去女装伪街,在没人的地方扭一扭,有享受,有刺激,真是自得其乐,妙不可言。

CD变装美女图片,女装子反串伪娘

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一次下大雪,村里许多小孩在一个大房子里跳舞,小女孩把妇女用的头巾缠在腰间,当作裙子,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跑回家和妈妈要了一个,也缠在腰间,觉着蛮好看。后来就对女人用的东西特别感兴趣,好几次穿着妈妈的偏带鞋,腰间围着床单门帘之类走一走。有一天晚上,我躺在麦草垛上,望着满天的繁星,痴痴地想,要是一个女孩就好了,幻想有神仙外星人之类的超级生命帮助我实现愿望。然而一切自然都落空了。

等到我上了初中,对男女之事仍然不懂。我不明白为什么女孩穿的花花绿绿,男孩一律灰黑黄(军装),有时候学校放假了,有女同学扔的鞋子,我洗了洗,没事干就穿在脚上美美。后来通过报纸杂志了解到外面的世界,女人可以穿长统袜,穿高根鞋,涂脂抹粉,从此心中的愿望就像野草一样,蓬蓬勃发起来。

之后上了中专,来到了大城市的花花世界,学说普通话,学刷牙,学穿内裤和袜子,学习像城里人一样生活,等到一切都学会了,看到女同学的裙子,长统袜特别羡慕。由于经济条件所限,我把人家扔的长统袜检起来,洗净后自己套在腿上。后来自己买了一个,是淡蓝色的。每当作完这些事,我心里就像犯了罪一样。我决心改掉这个毛病,然而总不成功。

当我寂寞的时候,总能想到如何打扮地像女同学那样,对女式二字有一种神经质的敏感,我皮肤比较白,红口白牙,尚未长出胡子,好几次有人说我是个女的。我就极力反驳,表明我是一个男子汉,并且用我的力气向别人证明,我特别害怕别人揭我的短。

有一段时间特别流行气功,特异功能,我就寄希望于气功,希望气功能帮助我改掉这个已经成瘾的习惯。然而我惧怕特异功能,害怕有人哪一天会发现我的怪习惯,害怕开了天眼的人发现我竟然穿的是连裤袜。然而一切和我小时候梦想变成女孩一样,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对气功和特异功能就不相信了。

到了谈恋爱的年龄,有个女孩对我特别好,我发现她的吸引力比连裤袜还大,我就扔掉了我所收藏的女式用品。然而我失恋了,喝醉了,醒来之后心中特别空虚,又想起了扮女人。只是想想而已,自己没有那个经济能力。

等我工作了,自己有了收入,曾经想过购买一些女式用品,然而挣钱不多,有要帮衬家里,只买过很少的东西:两支廉价的口红,一瓶指甲油,一只连裤袜,两条九份裤。在一次我内疚极了之后,把这些东西统统毁掉,扔到了一个远远的地方。我的心中苦恼极了,为什么这个毛病总改不了。苦恼之后,又开始后悔不该扔掉那些宝贝玩意。我就找来一些心理学的书自我诊断,发现自己得了一种叫做”易装癖”的心理疾病,并且举例说明某患者被人发现扭送公安局,但其上没有如何治疗。我心中的烦恼加重了一倍:被人发现了要送公安局的,太可怕了。然而毛病依旧,只是压缩到了极点,我心惆怅。

在这之后,我认识了我的妻子,她温柔美丽,尤其是对美丽有特别的感觉,有时候她要在我脸上试她的化妆手艺,完成之后连呼我妈把我生错了,这时我才发现美丽是怎么会事。我对她讲了我的苦恼,她表示理解,只是告诫我不要太过,她把一些衣裙和用品拿给我用,我们有时候探讨一些时尚的话题,讨论如何化妆。

在这之后,我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我特别高兴我家能有这么一个天使。有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忘记了自己的毛病。我以为自己的病好了,可是当妻子和女儿离家后,我的毛病又开始了,并且比以前还要严重。

自从我的电脑接通了网络,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我搜索到了crossdress(易装),看到世界有这么多人和我一样有同样的爱好,那份激动真是无以伦比。后来有阅读了许多英文和中文书籍,知道易装并不是一种心理变态,而是一种特别的生活习惯。自此我的心中那份负罪感才消失。现在我大大方方地为自己买了一个白色真丝吊带睡裙,黑色连体衣,收腹裤,真丝衬衣,高跟鞋,裙子,内衣内裤等,在家中自在地扮女人。当女儿在跟前的时候,我会收敛的。

我希望我们的社会对易装,变性,同性恋之类的多一份宽容和理解,因为他们生活在人们的视线之外,过着和普通人几乎一样的生活,但要承受很大的思想压力,甚至酿成家庭和个人悲剧。也希望媒体积极从正面报道要关于诸如变性,易装,同性恋,不要把这些词赋予贬义。并且社会要成立一些团体,关注这些少数人的思想困境,帮助他们克服心中的自卑感,释放心中的压力,塑造一个有尊严和积极向上的人。那时,我就可以扮女人去逛商店了。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变装“自白书”,我接触女装子反串变装的经历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