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的变装心路历程(下)

变装故事 女装子 6255浏览 0评论

第二个例子发生在1993年,当时我在惠灵顿。

我走进一家商店,去买我在窗橱里看到的女人衣服。我是第一次到这个商店,我穿着男人衣服我的牛仔裤里面穿的是裤袜。我走到货架前,取下那件女人衣服,我打量了一会儿。商店老板走过来,问我要不要试穿一下。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抓住这个机会。不幸的是,我喜欢的那件女服不合身,但是,女老板花了大约一个小时,帮我选了另一件女衣服。我感觉棒极了?

我的变装心路历程

第三个事例是:几个星期前,我走进一家鞋店,我还是穿着男孩子的衣服我在牛仔裤里面穿的是女人紧身内裤。

我对老板说:这也许是个愚蠢问题,但是,我想为自己买双这样的鞋子黑色、高跟鞋。她只是说别发傻了,你当然可以给自己买这些东西。然后,她花了半个小时,找了一双合脚的鞋子。打那以后,我几次去那商店买东西。他们真地是我有受到抬举的感觉。

有一次,我变装并且化着浓妆走进这家鞋店,一个店主对另外一个店主说:“她看起来真美啊!”“的确,她很美。”被人当成“她”使我感到异常高兴,这也是使我看出这个“问题”不是我的问题,而是社会的问题不仅仅是穿上异性服装的问题,而是要实际被人当成女性的问题。我想我决不会转换我的性别,但是,在我身上仍然有一点可能,我希望自己出生时是女孩子。

第四个事例发生在几个星期后,那时,我找到一家美容时尚诊所。我到那儿去了三次,去作女性化妆、作世上分析和退步脱毛。

第一次,我穿男孩子衣服,只是问他们是否愿意给男小伙子做女性化妆。几个星期后,我做了第一个女性化妆预约,自此以后,我去那儿时,总是打扮成女人。那儿的雇员使我感到非常舒服,他们告诉我,欢迎我参加他们时常举行的时装变装表演。当我问她有关其他也可能参加时装表演的顾客时,她回答说,她对男孩子打扮成女孩子,其他人会有什么看法,她真地无所谓。当我为时装表演做分析准备时,美容师似乎毫无问题,对我做女人前景进行分析。这是我感到异常高兴。

像这样的其他事例在几年中连续发生,使我自我感觉十分良好,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我不知道这些事例是否能表明社会的态度在改变,或者是否是我很幸运,在正确的时间遇上正确的人了。在这些关系中,我不喜欢的其他事情是,它们是建立在顾客-商贩的基础上的。我只是希望能将这种关系从专业关系转变成私人关系。

我从5岁起就认识的一个最要好的朋友,最近发现我在变装。我认为,他接受我的变装事实会有多么好,但是,我仍然认为,知道此时我才告诉他我变装这个事实,仍然使他有点不高兴。他对我说,人们不理解或者不接受变装这个问题,因为它不是一个问题,它不需要纠正,也没有引起社会的关注。

我记得,我姐姐不喜欢上芭蕾舞课一样,而我愿意去,部分原因是,我知道,跳芭蕾舞男孩子也可穿紧身的衣裤。我的第一次变装就是穿我姐姐的女人紧身衣裤。我还记得,我八、九岁上学时,我的老师把她女儿的跳舞短裙带到教室里,问我们有没有人要穿。有的男孩子试穿过,但是,我心里想到,不行,不行。我害怕承认自己是变装者,这是我过去经常要应付的事情。类似的经历还有一些,我尽量削弱这种想法,我真地想穿女人衣服。

在过去的几年中,我曾经找过几个人咨询。部分原因是,我身上有一小部分想得到“治疗”,但是,大部分都想能够以变装而得到轻松和释放。想要治疗,是因为我认识到,由于我变装,我把自己推倒了社会的边缘,使我的生活很困难。

我的确不愿意放弃变装。我认为,我仍然处在走出去的过程中。我实际上更多的时候是想打扮成女人。我希望在5年或6年的时间内,人们对这个问题能够更加容忍。大概,我们能够制造一个新的第三性别,我们应该致力于被当成第三性别。

有朝一日,我希望能够穿着裙子,或者穿着男人衣服,在大街上自由行走,而且信心十足。我希望,到那一天,我能够变装上班,能够将变装成为我生活的一个正常组成部分。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的变装心路历程(下)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