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白领姐妹的变装生涯,办公室里的变装记(中)

变装转载 女装子 10948浏览 0评论

我一觉醒来看见天色大亮,已是早晨5点。看看自己,男扮女装的身上穿着一件印花连衣裙,胸部凸出,就急急忙忙脱掉连衣裙和海绵文胸,并把那文胸肩带调整到原来的位置;又脱下那淡粉色透明丝质镂空小内裤。这时,身上一丝不挂的我仔细地检查了这些衣物,生怕在上面遗留了诸如毛发一类的异物,然后,按照原来的折痕折叠好,放到原来的位置上。这一天我非常紧张,生怕衣裙的主人发现异样以后追查起来,那就麻烦了。但出人意料的是,这一天风平浪静,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白领姐妹的变装生涯,办公室里的变装记

下班以后,我和往常一样吃好饭以后去澡堂洗澡,然后再到办公室去看书。办公大楼里静悄悄的,只有我的办公室的门还开着。我觉得很奇怪,进门一看,惊呆了,原来那印花连衣裙的主人–“时装MM”还没有回去。

“时装MM”名叫赵雅芬,年龄大概比我大四、五岁,所以我称她为“赵姐”,因为我的名字叫“雅琳”,她常常叫我小弟,又因我的名字好象有些女性味道,所以她有时候开玩笑地称我是她的“小妹妹”,我也顺势亲热地叫她“姐姐”。

这时,我已经走进了办公室,就笑嘻嘻地说:“我的姐姐,你怎么还没有回家?”赵姐笑了笑说:“等你回来啊。我打算今天要好好打扮打扮我的小妹妹了,准备给你化个靓妆,变成我的名副其实的妹妹,而且是浓妆艳抹的妹妹,怎么样,激动吗?先把门关上。”

我一听糟了,她发现了。她的脾气我是知道的,而且,我一下子明白了这是她故意做的套,因为她以前也常常把好多漂亮衣裙放在办公室里,而我直到昨天才钻进了这个圈套。看来我只能做她的时装人质了,否则,万一她声张出去就不可收拾了。

我关上门以后说:“姐姐,妹妹我很难为情的,既然姐姐你都知道了,我全听姐姐发落。”赵姐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妹妹用不着难为情。今天姐姐我把你漂漂亮亮,可以基本上满足你的要求。不过姐姐把你打扮好了,你应该喜欢哦。”我说:“姐姐给我怎么打扮,我都愿意。”

赵姐非常高兴,她说:“昨天你穿过的衣裙,今天我已经换上了,你穿我今天带来的。”她叫我坐在她对面,脱去我身上的衣服,给我戴上那大红色海绵文胸,把肩带调整到合适的位置,并在那罩杯里分别塞进一个用连裤袜卷成的小球团,这样,文胸就鼓鼓的了。她又拿出一条本白色的透明丝质镂空小内裤给我穿上。这条本白色的小内裤实际就是两根细带连着一块二指宽三寸长三角形小布条的丁字裤,这小布条是镂空半透明丝质细纱,穿上后里面的小弟弟清晰可见,最性感的是两边还露出一些体M。她把裤腰上的带子紧紧地扎紧了,然后调整好背后的带子,使之刚好嵌在我的后庭里。

她又给我穿上一条玫瑰红的吊带纱裙,然后让我站起来。只见那玫红色吊带纱裙刚好及膝,很薄,隐隐可见里面大红色海绵文胸;而那本白色丁字裤却是透明的,穿上后,紧绷绷的,把下面的给压扁了,而且里面黑乎乎的一览无遗。赵姐看了以后,又要我坐下,掀开我的裙子,脱去丁字裤,用剃刀把小弟弟附近的体M全部刮干净,并把小弟弟往下拉,将小弟弟两边的dan皮拉过来压在小弟弟上,粘上胶水固定,在胶水未干,还没有起到胶接作用时,还用胶带纸加强固定。

胶水干了以后,取下胶带纸,只见小弟弟隐藏在dan皮下,头部只露出一小点,外面看过去好象是一个小洞洞,而固定起来的皮肤恰好形成一条小缝缝,小缝缝边上还留了一些体M。赵姐笑着说:“怎么样,有的象女孩子的小妹妹了吧,满意吗?”她给我穿好丁字裤以后,从裙子外面看,隐隐约约的,下面真象有个小妹妹似的。太好了,我的小弟弟变成了小妹妹了,尽管是山寨版小妹妹。接着,她又把我腋下的体毛也刮干净了。

穿好衣裙以后,她把我的手指甲和脚趾甲全部涂了一层红色指甲油,又给我穿上一双白色高跟凉鞋。

接着,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她命令我把手放到背后,从手提包里拿出一把手铐把我紧紧地铐住,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副脚镣锁住我的双脚。她说:“锁上手铐脚镣以后,你就成了我的女奴了。你是我的好妹妹,所以只给你戴手铐脚镣。不过如果以后违反了我的命令,我就要把你五花大绑了,押解到外面绑在水泥电杆上示众。”我说:“姐姐,妹妹一定听你的命令,做个好女奴。”赵姐说:“这就对了。实际上我们是在做游戏,你戴手铐脚镣也是一种享受么!乖乖的,听话。”

伪娘化妆开始了。她先把我的眉毛修成一对柳叶细眉,再在脸上打粉底,等粉底快干了又在两颊上抹了粉红色胭脂,扑上定妆的亮闪粉,接着粘上假眼睫毛,刷上蓝色睫毛膏,描了细细的柳叶眉,眉下的眉骨用银粉打亮、画了重重的蓝眼线,搽上炫彩闪亮眼影,打了鼻影。赵姐又给我描画了精致的唇线,用大红口红把她的双唇涂得很丰满,再在口红上涂上一层液体水晶唇膏,亮晶晶的。化完妆,又给我戴上耳环、耳箍和项链,戴了棕色及腰假发,她想了想又把假发盘到我头顶,做成发髻,并在我脑门上方别了一个镶有珍珠和水钻的发夹。

这样她折腾一个多小时以后,总算把我打扮好了。赵姐说:“这种浓妆是夜总会的xj化的妆,人家称它‘yj妆’,我给我的mm化妆,就叫‘mm妆’吧。”她拿了一面镜子给我,我对着镜子,妩媚一笑,说:“yj太美丽了,‘yj妆’太迷人了,我就是要做美丽的yj,化浓妆艳抹的‘yj妆’。不过,我是一只干净的yj,不会去哪儿的,但是,如果姐姐需要,我一定全心全意地伺候您。”当时,我只不过是油腔滑调而已,但她却是听者有心,我后来竟变成了地地道道的“mm女”–一只整天戴着手铐脚镣或者五花大绑浓妆艳抹的“yj”–当然,这是她和我做游戏而已,并不是真的。

赵姐打开我的手铐,给我双臂戴上臂箍以后,就把我的双手铐在前面,然后用一片卫生巾衬在丁字裤和我的小妹妹之间。她说:“双手铐在前面是为了便于你夜里睡觉,你戴着脚镣去卫生间不大方便,少量的尿可以撒在卫生巾上,但不能把丁字裤弄湿了,也不能把妆弄坏了,明天早晨我来给你卸妆。如果弄脏了衣裙,弄坏了妆,明晚我会狠狠惩罚你。怎么惩罚呢,五花大绑。”她又用一根细细的链条一头固定在手铐上,另一头系在脚镣上,这样,我可以用戴着手铐的双手提着脚镣,使我走路时不会发出锵锵的响声,以免在静悄悄的夜晚,这清脆的声响惊动楼下的过路人,招徕不必要的麻烦。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白领姐妹的变装生涯,办公室里的变装记(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