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的CD变装真实故事-1萌芽

变装故事 女装子 5123浏览 0评论

恋物的习惯从我很小的时候也许就埋下了萌芽。在小时侯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电影、电视里放的故事片中的国民党女特务、女机要员等就非常的喜欢,心里总是不明白,这么好看的女人为什么就是坏人呢?看到正面角色的女性反倒没有什么感觉。

我的CD变装真实故事-萌芽

记得在每次和姐姐过家家的时候,姐姐总是学着电影里女机要员的摸样,装扮起来,那时候条件不好,其实就是拿毛巾被围在下面当礼服裙,她自己心里还美滋滋的,我也是傻傻地羡慕着!那时候,我也经常的趁家里没人用枕巾折成长条,两端卷起来塞在自己的小背心里,充当胸部,效果当然不好,但是自己依然感觉良好。嘻嘻。

当以后再次玩过家家的时候,姐姐当机要员,我就充作卫兵,站在一旁欣赏,当感觉姐姐的胸部没有女特务的丰满时,我就不失时机地递上我的秘密武器——枕巾。记得姐姐当时说:不需要,我本身就有。当时刚刚发育的姐姐确实有一点,但和我看到的电影里的人物差远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就不再玩这样的游戏了。也就在那个时候,可能我的习惯就在我的潜意识里埋下了种子。

有时候放学的路上能看到一些卫生带(长大以后才知道那东西是卫生带,但那时候也知道那是女性专用的卫生用品),被一些不道德的女人从楼上扔下来挂在树枝上,随风飘荡,同样也产生了好奇的心理,就在家里没人的时候用毛巾折成长条垫在自己的小内裤里,将弟弟向后拉,挤压在毛巾里,感觉很舒服,同时又有点奇怪。

在我7、8岁的时候,姐姐已经长成大姑娘了。妈妈的朋友送了几条从香港带来的,而在大陆当时尚未流行起来的连裤丝袜,妈妈就都给了姐姐穿。我是在上厕所的时候发现它晾在晾衣绳上的,白色的,颜色很正,很漂亮。当时我非常好奇,虽然也知道这东西是女孩子的专用物品,但我就是抑制不住好奇的心理。以前也见过姐姐穿,但是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对我来说绝对是第一次,试一试的想法占据了我当时所有的思维。那时候我有个毛病就是上厕所的时间特别长,而我家从我记事以前好像就一直住楼房,所以我上厕所不超过40min是没人来叫我的。

当我学着姐姐的样子,把连裤丝袜从腰部卷到足尖,再顺着双腿向上提从而穿好连裤丝袜的时候,一种从没有过的被包裹的感觉充满了我所有的感觉器官,一时间血往上撞,真的有点头晕目眩!这种感觉真的好舒服啊,即有点紧缚,又很舒展,当时的我只有9岁左右,身体尚未发育,光滑的双腿洁白细腻(当时母亲单位的阿姨们都说我们家的孩子是黑丫头白小子,就是说我姐姐长得黑,我却很白)而又修长。

记得那时候是夏天尚未过完,里面当然什么也没穿,当我左顾右盼地欣赏自己的身体的时候,我发现下身的小雀雀很碍事,于是我就把它从下面拉到了后面,这样从前面看就什么都没有了,因为当时还小,自然还没有长体毛,双腿夹紧后,下身的前面就自然地出现了一条小小的“缝隙”,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是像什么了!那种感觉美美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高兴的感觉。(多年以后看到了美国电影《沉默的羔羊》,那里面就有一段“变态”杀人狂自恋的戏,对于下身的处理完全和我一样,当时看电影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人怎么和我一样啊,我这样是不是也是“变态”啊?于是内心深深地自责、苦恼……)

后来有了机会我就经常偷着穿姐姐的连裤丝袜。也奇怪,从那条白色的连裤丝袜以后,别人送的和妈妈外出演出给姐姐带回来的丝袜都是连裤丝袜,颜色也大多都是肉色的,黑色的连裤丝袜在当时非常少见,即使后来出现了一般的女性也不敢染指,因为那在当时(1985年左右)好像不是“好人”穿的,而我最喜欢的白色却从来没有再见到过。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的CD变装真实故事-1萌芽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