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的变装经历-男扮女装出游

变装转载 女装子 9115浏览 0评论

一天下午我在办公室更换了几套装束直到下班后才感到基本满足,正想换装时忽然内急,我来不及变回男性服装就急急忙忙冲向厕所,一阵释放后倍感轻松。可返回刚走到一半时,忽见一人影从楼梯间转身走来,要想回避已不可能了,我定睛一看,原来是单位的清洁女工小蒲。

我的变装经历-男扮女装出游

小蒲大约三十七,八岁,个儿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模样却长得十分乖巧,女性线条也很优美。她的家庭经济条件不太好,很珍惜这份工作,加之她任劳任怨,心地善良,不怕吃苦,乐于帮忙,单位的人都很喜欢她,此前我与她之间往来不多。在这种情况下突然相遇她会是什么反应我却不得而知。这时,小蒲已看见了我,她一时没有认出我到底是谁。

她想,都下班了,哪里来这么一个高个子女人,她细细一看,只见这女人一身全白,上衣是白色韩式背帽白绒毛镶边的防寒服,貼胸一白色乳罩外套一白色薄型底胸吊带衫,高高的乳胸在白色乳罩后面直往外挤,抖动的RF透过薄型吊带衫明明白白地显现出来;下套一白色细呢绒短裙把脚穿绿色北京高跟布靴着白色紧身裤的一双长腿罩住了一小半。

她看了以后还是不知是谁,倒还吓出一身冷汗,急忙转身要往楼下跑。这一瞬间我也楞住了,见她要跑,急忙想喊住她,哪知一开口,一厚重的男音从一“女人”口中发出,更把她吓得魂飞魄散,一溜眼跑得无影无踪。

小蒲跑了以后,我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不知会是什么结果。急忙恢复了男装,心想事不宜迟,第二天我主动找到小蒲,如法泡制,又把我那一整套变装故事说给她听。她听得聚精会神,开始她还不相信是我装扮的,以为是我的女朋友,感到又新奇又好玩,也表示予以理解。

之后又有一次在办公室变装被单位里曾经给我开过车的一个叫小羽的驾驶员碰见,也处理得很好。至此,先后以有五位好友知道我的事情,这些朋友都为我作了严格的保密,没有丝毫的消息泄露出去。直到现在,早的已有十多年了,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我对大家好,大家就向着我、护着我。

由于我变装技巧的水平提高,变装的场地增加,变装的频率加快,变装私密的知晓度的扩大,仅在室内活动已无法满足我CD变装后作为女性需要展现炫耀的欲望,那次在梦中我被牛郎带上街和靓妹说可以手挽手了以后,我想明明白白地在街上穿着女装作为女人尽情地慢步游玩,让人们欣赏变装女郎的美丽和性感,那该有多舒坦啊!

为了实现这一愿望,我作了精心策划。我向知道我这一私密的好友靓妹,小蒲,小羽发出邀请,请他们下午下班后到城郊一路口上车,到离本市近三十公里的另一城市去玩。他们都很爽快地应邀赴约。

下午我驱车来到小屋,精心挑选今天要穿的服饰,挑来选去我选了一条黑底上有白色呈云彩状发光图案的旗袍和一双白色高跟凉鞋,穿好后在小屋耍到快六点钟时就离开小屋开着车子来到城郊路口,远远的我就看见了他们,车开到后,他们还没有发现是我开车来了,男扮女装的我打开车门走下车来到他们面前:“嘿,你们咋还没看见我啊!”我的好友们才仔细一看,只见一个子高挑留齐肩长发戴一墨镜身穿黑色旗袍胸部挺得很高的女郎站在他们面前。

小羽接触我变装的时候不多,怎么也把我认不出来,“嗨!你是哪个?”靓妹和小蒲在一边掩着嘴不停地笑,小羽见她们笑得蹊跷才看出了一点眉目:“天啊,原来就是大哥啊!你这样子我们怎么称呼你呢?”我一想:“对呀,他们怎么喊我呢?”我想起我曾经给自己着女装时取过名字,好象是叫范什么萍,哦,叫范莎萍,你们就叫我“范莎萍”吧,也可叫“萍姐”好吗?大家一听齐声说“好!起得好!字也好看,三个字都是有草有水的,名也好听,我们就叫萍姐吧!”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的变装经历-男扮女装出游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