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一对双变性夫妇的幸福生活

变性专辑 女装子 7031浏览 0评论

为了不让大家看着乱,原文中间以时间段不同代词有转换,这里不区分。「他」、「她」都是以其生来的性别为准。仙女楼变装。

「爸比,你会唱……哦no,你居然是妈咪?!」当Bianca和NickBowser的孩子们长大以后一定会被一个重磅炸弹炸得三观全毁:他们一直叫妈妈的女人,其实是他们爸比。而他们一直叫做爸爸的Nick,居然是生下他们的母亲。

不要怀疑你是不是看错了,真的是这样的。这对夫妻的大儿子Kai已经三岁,小儿子Pax也还没到一岁,当他们知道爸爸原来应该是妈妈,而妈妈其实是爸爸估计会脑子轰一下炸掉。

一对双变性夫妇的幸福生活

事情是这样的:他们的妈妈,32岁的Bianca生下来的时候是个叫做「Jason」的男孩,而27岁的父亲Nick则是个女孩,本名叫「Nicole」。

他们夫妻都做了变性手术,但是生殖器却还是原有性别的不变。两夫妻都相信他们的孩子能很正常、健康地长大,成长过程将是充满爱、支持和安定无忧的。

Bianca说:「孩子们现在还太小,完全不懂,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告诉他们这个事实。也许会在Kai6岁的时候吧!反正得在他们懂事之后。由我们亲口告诉他们是很重要的,因为你要瞒住他们实在困难,而且如果让他们以别的方式得知可能会引发他们很大的不满。还有一点,我并不担心他们的反应,我们不觉得这是件坏事,他们年纪还小,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很强,也没有辨别能力。做一个变性人并不能对我们整个人进行定义,就像黑人、白人、胖、瘦一样。」

这些话如果放在一个完美的世界里每个人都会认同,但是Bianca和Nick生活的是美国大陆的肯塔基州,很多人都拿看怪人的看光看他们。他们不拿这件事当秘密也不广而告之,现在他们更多地谈论它,试图以此提高人们的认知不再大惊小怪。

在怀孕之前,Nick服用了睾丸激素帮助改变自己的外貌,还做手术切了自己的乳房。Bianca做了隆胸手术,进行激光脱毛,但是并没有服用任何雌性激素药物,因为不论是他的外貌还是声音都特别有女人味。

据Bianca介绍,他们俩走出去绝大多数陌生人都不知道他们变性过,因为他俩看起来都像生来就是这个性别的,所以也没有对生活造成困扰。但是当Nick一怀孕,就很容易看出来了,隆起的肚子给他们带去了一些敌意的、厌恶的眼光和言论。她说:「我怀孕是个很稀奇的事情,所以他们顶着我看我无法直面别人的指指点点和窃窃私语,怀孕晚期的时候我基本门都不出。我只在孕检的时候出门,人们对于无法理解的事情总是心怀恐惧的。」

那个时候让Nick放弃他的男性服装及发型可能会更容易,但是也没多大可能。Bianca说:「他从高中起就不穿女生的衣服了,9个月的时间还不足以强迫他做那种改变。而且我们的朋友和家人都为我们感到高兴,高兴他们有侄子、孙子了。」

对Nick来说,还有一点可能让她动摇的是,经历大多数女性一生中所经历的事情对她来说就像噩梦。她说:「我的脑子告诉我我是个男孩子,我决定生孩子时因为我们想要有自己的孩子,但是怀孕对我来说实在是太痛苦了。我每天都要进行思想挣扎,我讨厌我身上发生的身体变化,它跟我内心深处的感觉不一样。」

因为无法承受自然分娩给她带去的「我是女人」的思想,她决定剖腹产。Bianca笑着说:「还好我不用生孩子。怀孕了做什么都不方便、身体的变化还有生产的痛苦,能够摆脱它真的是太好了。」

Bianca成长与格鲁吉亚一个小镇的宗教家庭,在五岁就开始慢慢发现自己跟别人的不同。他说:「我讨厌一切男性化的动作,喜欢和芭比娃娃玩耍,我跟女孩子一起玩会更舒服,行为举止也非常女性化。

到17岁的时候我开始以为我是受,而没想过还有变性这回事,直到我进入了男同圈子里面第一次遇到变性人才茅塞顿开。「

从那以后他开始「治疗」自己,每天穿女人的衣服。那种感觉有点可怕,就像又经历了一次懵懂的青春期,但我从来没把它当成是个秘密。Bianca家庭为他的改变也很纠结,但是最后还是像开始接受他是gay一样接受了「她」。

他说:「让他们叫我Bianca和用她;称呼他花了一段时间。」

Nick也是格鲁吉亚人,开始也以为自己是个拉拉的攻,巧的是她也在17岁才醒悟。她的内心深处男性意志特别根深蒂固,并开始穿男孩子的衣服。她说:「我很小就想像个男孩一样做事了,说话做事、发型衣服全和男孩子别无二致。我甚至还和别的拉拉一起约会过。但是对性别转换的认识还是花了我4年时间。」

2009年,两人在Bianca工作的酒吧第一次遇见给了Nick做个男人的决心。

Bianca说:「那个时候她还是Nicole但是看起来很男性化,深深地吸引了我。几个月之后我们在一起了,并跟我提起变性的事情,而且也开始束她的胸。在忐忑地想家人会不会接受他的时候,真的是一段灰色空间,但过去之后一切都变得好起来了。」尽管那时候两人都对自己的外表性征不满意,但是也没影响两人的性生活。

他说:「我们仍然利用与生俱来的生殖器,如果可以我们当然想换了它,但是在孩子降临之前我们都承担不起高昂的费用。」Bianca承认他嫉妒Nick能在宝贝们亲切的「妈妈」声里生活,但Nick却说道:「当我们发现怀孕了的时候,我其实对孩子没多少感情。就算把孩子生了下来对我也没多少感情上的影响,我花了几个星期时间才慢慢喝他们亲密起来。」Kai出生的时候医务人员还以为他们是一对女同夫妇,但是当Bianca在父亲那一栏签下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全体人员都石化了。他说:「拿到那张手术单的时候他们才相信这个事实,除了一张纸上签了名字之外,他也一直尽心地融入妈妈这个角色。Nick扮演的是爸爸的角色,这不表示我比她做了更多妈妈要做孕产的事情,我们分担所有的事物。孩子只是叫我妈妈,叫Nick爸爸而已。」

这对夫妻于2011年11月在一个安静得结婚仪式上完婚,两人都表示不会再要孩子了,因为照顾两个孩子对他们来说已经够麻烦的了。Nick在酒吧做经理,而Bianca还是做表演艺人,Bianca说:「带孩子很累,但我们享受养育孩子的过程。要孩子是我一直想做的事,从我发现自己生错性别之后做梦也没想过我会找到一个这么合适的人跟我一起完成它。」-转载自:星空变装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一对双变性夫妇的幸福生活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