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的变装经历-我疯狂的变装行为

变装转载 女装子 10351浏览 0评论

老高出了卧室,见五妹和靓妹正在议论我的事情,他把他看见我的真mm的情况讲了,五妹也感到很奇怪,他们同时把眼光看着靓妹,他们认为她应该知情的,靓妹想了想,反正萍萍已自愿把她的秘密告诉了他们二位,她也不想再为我保守更加深层次的秘密了。于是她就把我的身世、经历,以及我变装的原因由来和发展,以至今天这个地步,同时也把我发明的物理丰胸法的秘密告诉了他们,这二位才解开了心中的秘团。

我的变装经历-我疯狂的变装行为

他们听了靓妹的介绍,才知道他的这些情况和苦衷,对此他们深表同情,加之以前又是同事和朋友,他们表示一定为他保秘并愿意参加她的一切活动。老高过去是做意识形态工作的,他此前也听到或从网上看到一些我的这种情况,回到老本行,他的政治觉悟一下子就高了起来,他说:“象萍萍的这种情况还有不少,他[她]们,由于种种原因,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奇形或心理障碍,因而形成易装癖、恋物癖等心理,总想经常或时时刻刻把自己CD变装或变成与自己性别相反的角色,其心里就会感到非常的舒袒和惬意,还有不少的去做了变性手术

对于有这类情况的人,说他们不正常确实不常,但他们也是一种比较常见的病人,对于病人的病情和病态我们应当给予同情和帮助而不应该羞辱、嘲笑和歧视,而是要帮助他们恢复正常或使他们通过正常途径达到他们追求的目的的人性化处理方法才是正确的。靓妹见他们如此理解和支持,萍萍的目的或苦心如愿以偿了,作为我最好的朋友,她为我感到十分高兴。她就先代表我感谢他们了。待我醒来一定如实转告。于是他们就等着我起来就用晚饭。

大约一个小时我醒了,我睁眼一看,就一人睡在床上,裙装和头发有点散乱,见时钟已是六时三十分,便起身来到镜前,从我带来的箱包里拿出一件黑底白色云状花纹的胸颈部之间有”x“形空花的短袖紧身旗袍和一件白色高腰网眼开背把那套米黄色蘑菇裙装换了下来,整理好衣装和头发,拿出手袋,用化装品象真正的女人一样补好了妆打开房门,来到了客厅。

他们见我又换了一套衣服,踏着模特们走的猫步一歪一扭地走了过来,不知者谁也不会说我是位男的。那黑色的紧身旗袍把她的胸脯和臀部以及腰身的曲线勾画得凹凸不平、错落有致,快走到他们面前时,我又反过去走回了他们俩的卧室,不一会儿,只见我又走了出来,嘿!怎么搞的,大家都看花了眼,就连靓妹也直揉眼睛,不为别的,只是她就象变魔术一样,把黑色的旗袍变成了白色的,把白色的网眼短开背变成了黑色的,又走着猫步来到了他们的面前,其实她是去到卧室里又换了衣服,才变过来得的,但都戴了一付墨镜。

老高和五妹急忙起身迎接,老高说:“老张,我们先吃饭吧。”我一听急了,学着女人的腔调:“谁是老张,我现在是萍萍。”五妹见我急了,连忙喊到:“嘿!萍萍。你没听他的,老高一点也不懂窍,人家怎么会是老张呢?人家是我们的萍妹妹。”

靓妹与我要随便些:“好了、好了,别闹了,老张也好,萍萍也好,反正都是你,都是我们的好朋友,还是先吃饭吧,我们都等饿了。”还是老高多事,他说“萍萍,我就不叫你老张了麻,但我想请你把眼睛取下来,让我们看看你的整个面容,好吗?”我见他话还说得很客气,就说:“好的,不过要等吃了饭后,对不对?”

吃完饭,他们都来到书房,她把眼镜取了下来,他们一看,其脸形和容貌没有大的变化,就是一对眼睛的眼袋太大了,但也还是象年纪大一些的女人。

我的变装行为愈演愈烈。每每到了那一次的高峰时,我几乎就进入了一种既亢奋愉悦又迷惘痛苦、既期盼又懊恼的双重矛盾的境地。要想摆脱这一顽症,近半个世纪的持久延续早已使我象用餐一样每天必不可少,又谈何容易。

要想继续下去,每天的游戏既要花时间又要麻烦好友,还要谨小慎微。眼看变装的条件逐步在恶化和流失,那是因为我已年愈花甲,但从外表上看却只好四十七,八。男扮女装也最多不过近三十岁的女人,这有多好,既遂了心愿又年轻了一半。这是值得我十分欣慰的。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的变装经历-我疯狂的变装行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