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的变装经历-我去做人体彩绘

变装转载 女装子 5187浏览 0评论

似乎一切都很顺利。我和小蒲商量准备收拾好行李后,到长城去游玩一天就回宾馆去了。这时,那胖老广又来了,他敲开门又用老广腔说到:“小几(姐)呀,我还有一戏(事)商(相)仇(求)拉,你的心(身)材条件太好拉,我赏(想)让你跟我去做人体彩绘呀,报酬很高啦,做成以后,跟我们去展示一周,就完戏(事)啦,酬劳5万块啦。怎么样啦?”

我的变装经历-我去做人体彩绘

小蒲比较有心眼,心想那老广是诚心而来,志在必得,不等她开口就枪先说道:“不行,我们小姐不干那种事。”老广说:“不存在拉,那是一门高雅艺术,阳春白雪,是允许的,不违法啦。”“不违法也不干,那多丢人啊。”“这位小几(姐)拉,不丢人的,参加这类活动的都是文明人士,上流社会,没有下三赖,小几(姐)又是外地人,不碍事的。”“不行,要是你们发照片可不得了。”“我们不会发照片的。”“谁信你们。”“要不我们把这些写在合同上,那样有法律效力,违法必究的,我们不发照片,不作纯商业行为,展示时允许眼部以上用薄纱遮挡写进合同,这样行了吧?”

“不行!”还是小蒲。那老广见总是小蒲说话,就问我:“小几(姐)呀,你说呢?”我说:“我不知道。”其实我知道小蒲在熬价钱,我自己要考虑的是要不要答应他的事情。我灵机一动:“她是我的经济人,(操涨了,什么时候小蒲成了我的经济人了!)你先跟她商谈。”那老广不是傻瓜,一眼就看出我们的心思:“这样吧,我再给你添两万,怎么样?”“不好,三万,不过还得看我们小姐她干不干。”

这下皮球踢到我面前了,倒底干不干?怎么办?这么短的时间要作出这样重大的决定,我还真有些为难,我想,这一辈子的工作中,奉公守法,不贪不占,也没给子女和亲朋留下些什么,他们中还有不少下岗吃底保的,弄点钱回去支助他们为何不可,况且又在外地,没人知道的。

于是我说:“胖老板,说话做事要讲良心和信用,如果合同象你说的那样写,又能兑现的话,八万我就同意,不过要先付五万。”“还有,每天展示多长时间?”胖老板求胜心切:“好好好,八万就八万,每天两次,每次两个小时。”“每天两次可以,每次八十分钟。”“姑奶奶,九十分钟拉。”生意就这样讲成了,接下来就签了合同。当场胖老板就付了五万元。

第二天上午,胖老板一行把我们接到市里一相当华丽的艺术宫里,有不少男女模特儿全都赤裸着身体和画家们在作人体彩绘,各干各的,鸦雀无声,没有人认为不正常或感到奇怪。一切都井然有序,井井有条。

在这种气氛的感染下,我们特别是我原来忐忑不安的心逐渐平静了下来。我们来到一间较为隐蔽的画室,一个穿着入时,神情严肃的女士等在那里,见我们走来,微微欠身,她那敏锐的目光一眼就看出谁是来作人体彩绘的。“你好,我是胖先生请来专门为你作画的,我姓李,希望我们合作愉快。”说完李女士向我伸出右手,我下意识的也把右手伸给了她,李示意大家离开,小蒲见这里治安良好,管理有序,文明高雅,就放心地跟胖老板离开了画室。

画室里只有我和李老师,我见就李一个女的,心里就更平静了。李说:“小范,我知道你近期的一些情况,我和陈教授是好朋友,你变性以后取名范莎萍也是他告诉我的,你手术的成功和变性后那样美丽,使教授兴奋不已,他已据你的真实故事写成了学术论文。”我第一次听到有人叫我小范,我心头一热,这说明我的女性身份进一步被人们认同了,李这样一说,一下子消除了我心头的所有顾虑,一不耽心被人侮辱,二不耽心李发现我是变性人,于是我说:“李老师,我们开始吧。”

室内早已调试成24度的恒温,我慢慢的脱掉了全部衣物,一丝不挂。李老师被我那玉白无暇,三围惹眼,五观娇好楚楚动人的身材相貌所折服。其创作的**和欲望一下子冲动起来。不到两个小时,在我身上一幅“金鱼戏水草”的工笔彩绘落成了。

一条红金鱼从我的左肩向下游,一条大金鱼从她的脖子下面向乳沟游去,一条大金鱼在左乳下向肚鸡眼游走,一条大金鱼在右腰际朝腹部慢游;mm上下和腹下到双大腿及其根部都布满了水草。之后,我又在我的后腰和臀部画了一些山水画。彩绘之前李给我吃了一片安眠药,绘制过程中我一点也不知道,待我醒来已画完了,李叫我还在画台上躺一个小时,才能起身穿衣。

就要展示了,小蒲陪着我来到了展示大厅的地下室,那里有一些升降机之类的机器,还有其他的展示模特也在这里等待。一会儿一个工作人员来带我到一台升降机旁的更衣室,听到上面音乐响了起来,那升降机缓缓向上升去,我的眼以上用黑色薄纱罩着,裸露着全身站在中间,我看见头顶上一个圆形的洞口,我从头部开始刚好从那洞口慢慢伸出去。

我刚刚过洞平面,只见五颜六色的灯光不停地游走,巨大明亮的彩色光拄从上面泻下来,把我照得特别耀眼,洞口被一个高两米六面形的透明玻钢拄罩着,待她的脚全部升上去后,那脚下的托盘就慢慢的开始旋转,由于光线太强,她只听到一片欢呼声、喝彩声、口哨声响个不停,却怎么也看不到观众。其他的展示模特也在各自不同的玻钢拄里旋转。就这样,一天两次,一连七天,总算过去了。

胖老广还很守信用,脸上笑咪咪地拿着三万块钱走到我面前说:“小几(姐)啦,社社(谢谢)你啦,钱拿着啦,愿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啦。”我和小蒲回到宾馆,我脱去衣服去卫生间洗澡,可怎么也洗不掉那些颜色和图案,那已经成为永久。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的变装经历-我去做人体彩绘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