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的变装经历-离开北京前夕和安检事件

变装转载 女装子 5699浏览 0评论

小蒲见我侧着身子,双手仍被粗绳捆在背后,一头冷汗,嘴里还呢喃着呓语。小蒲急忙把我彻底弄醒后问我为什么惊呼,我把刚才梦见三位美女被同化后脚被粗铁链套住,一根青蛇缠绕在身边,口吐长须,吓得我直叫唤的画面告诉了小蒲。

小蒲从小在农村长大,对一些民间的东西有所考究,听后给我说:“这梦有所指。”“指什么啊?”“你听我慢慢跟你说,有两点,一是那粗铁链套住你是指你既然千辛万苦变成了女人,就不能三心二意,不能遇到一点麻烦就打退堂鼓,天大的困难都要挺住。二是那条青蛇就是你的夫人,意思是说,你虽然变了性,但你千万不能抛弃或离开她,否则将有不测。”我听了以后,虽然这两点对我来说不是难题,因我在做变性手术之前就反复琢磨,慎重考虑,不后悔,不怕难都早有心理和思想准备,不离开夫人和家庭也已同陈教授达成共识早已下定决心。不过我细想起来这冥冥之中还有无形的力量在左右人生,监察世事,可谓奇也。

我的变装经历-离开北京前夕和安检事件

小蒲圆梦的水平和切中要害的两点内容叫我佩服不已。小蒲这次陪我来北京特别是在我做变性手术期间她给我的细心照料付出的辛劳使我十分感动,加之在几次与文化商人的斡旋中充分体现了其聪明才智。因此我对她从心底里都十分感激,为有这样的挚友而欣慰。

当小蒲把梦说完后,我就叫她把身上的绳子解下来,手臂和胸部都有较深的勒痕。早上起来,好好地洗了一个澡,想要温水把那勒痕泡掉,光光的身子在一冲浪澡池中时起时伏,两颗红樱桃在水里时隐时现,一堆深色的水草在波中时起时落,我微闭着双眼,尽量地在水里放松、放松,把一夜捆绑的劳累和汗水洗涤干静。

泡舒服了起来搽干了身子先穿了一曾在变装俱乐部参加化妆舞会时穿过的一条大红乳罩背心长裙,当时大家嘻戏搞怪,划的划了口子,扯的扯成了洞洞,就成了这个样子。底着头斜靠在窗台上,若有所思。实际上我在安排今明两天的日程。打算今天去长城玩,还要把明天的反程机票弄落实。

良久,我换好了出门的衣服,叫起小蒲就出了门。昨天已约好赵师傅,他已等在门外,上车后直奔长城脚下。车上赵师对我说:“美女,现在如愿以偿了,改名没有?”“改了,叫范莎萍。”小蒲嘴快。“耶,这个名字好,三个字都有草头,都有水旁,有草有水生命长绿,更有甚者,除去水草之外,{已少平}就是凹凸较多,很具曲线美啊。”

我想,昨天小蒲为我圆梦,今天赵师为我圆名,且都是为我好,希望我平安幸福,有所作为。我太感谢他们了。不一时就来到了长城脚下,赵师说:“中午我来接你们,我作东。”“那怎么敢当,还是我们小姐埋单。”小蒲操起了北京话。

我们一鼓作气蹬上了八达岭,极目远眺,群山起伏,峰峦叠障,葱绿苍翠,北风呼呼,云起云飞。我边蹬边想,作任何事都跟蹬长城一样,只要下定决心,一鼓作气就蹬上去了,蹬上了长城还有什么后悔的。感叹一翻后我们沿着石梯拾级而下,慢慢地平缓了气踹,小蒲说:“啊!我们好伟大啊!”我把她看了看,心想我们有什么伟大呢?可过不久,她却噗哧一笑,好鬼的家伙,原来她是把自己比作了“人民”。

下到城脚,赵师已来了,我们上车后,赵师说:“姑娘们,想吃点什么?”“吃烤鸭,德胜门的。”这可不是我们说的。“烤鸭就烤鸭,德胜门就德胜门,走!”三人坐下不久,一只香味扑鼻的大烤鸭就端上来了。“萍萍,哦,还有小蒲,你们快吃,这是正宗的北京烤鸭,”赵师边说边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我,弄得我第一次作为少女有被男人久看不已的那种羞涩,一下子脸就红了大半。

小蒲是个机灵鬼:“吔,赵师,请我们吃烤鸭原来是有目的的啊,看上我家小姐了吗?”“嗨、嗨、嗨,鬼精灵,开什么玩笑,我是有家室的人,我看小姐是看她变性后实在是太美了,太动人了,她弄得我也动了心,不过,我才四十多岁,家里还没法交待,不忍心丢下他们,等我多年后可以脱身了,我也去象小姐那样变性算了,她好惹人眼谗啊!”“嘿,无独有偶,你们男人怎么了,我做了这么多年女人没感觉到那些好处,真是怪了。”之后,我们边吃烤鸭边说地谈天,互留了联系方法,互祝了平安幸福后,赵师送我和小蒲到了北京机场。

过安检了,我拿出原男性的身份证,又拿出北京整形外科医院的变性证明和陈教授的亲笔签名,安检的男性武警把我的身份证和我的相貌反复认真地端详了许久,总觉得不可能,不相信,眼前的美女何等漂亮,那身份证上的男的再有回天之力也不可能变成这天仙般的姑娘,他困惑了,有安检多年经验的他一下子失去了辩别力,他只好向他的上级汇报,他的上级也没有遇到这种情况,不过他看了陈教授亲自签名的整形医院的证明后,说声“有了!”因他是陈教授的朋友,他立即给陈打了一电话,陈在电话里哈哈大笑:“兄弟,那是我最得意的杰作,她叫范莎萍,大胆放行,没有任何问题。”这时,我心里像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但见那领导打完电话就笑了起来,我心里才一块石头当时就落了地,我们还算顺利地过去了,我们向赵师傅挥手告别后就蹬上了回家乡的飞机。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的变装经历-离开北京前夕和安检事件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