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常常记得高中毕业那年的变装故事

变装故事 女装子 4382浏览 0评论

我家在农村,家里条件不好,父亲在车站货场做搬运工,母亲在家收拾家务,小时侯就经常受姨妈们的接济。还有就是我从小体质差,又是独子。由于种种原因,小时侯母亲曾把我扮成女孩子养了7年多。开始读书的时候,父母一心指望我学习好,将来可以读大学,脱离农村到城市里,所以特别关心我的功课,只要我在家做作业,就什么都好。

我常常记得高中毕业那年的变装故事

由于七八年作女孩的经历,我对女装有一种特别的感情,穿了女装就会觉得特别的舒服,做什么都会很有耐心很仔细。母亲知道这个,所以改了男装后还是允许我在家穿女装的。父亲看我穿女装做功课虽说不高兴,可是碍于母亲的脸色,也不多说。这样我在家就可以自由的穿女装了。

我读高二那年,姨妈家买了毛衣编织机做毛衣卖,母亲也借钱买了台在家编织,我在家的时候,常常帮母亲做这些。母亲姊妹四个(生的全是女孩子,)所以我就有五个表姐。那时侯,姨妈们看我家穷就常常接济我家,把表姐们的过时衣服鞋子送过来,母亲对那些送来的旧衣服,照单全收,然后给我穿,初中和高中时我还穿过侧开口甚至后开口的裤子,高中时四姨结婚生小孩后身体发福,许多衣服穿不了,母亲就带家来,我在家还穿过裙子。当然,上学的时候,我穿的是那些中性的衣服裤子。

高考结束了,分数也估算并且报了志愿,然后就是焦急的等待,等待。自从高考结束,我特别的烦恼焦躁,整天都在家里,哪里也不肯去,就是穿女装的时候,心里才安稳些。母亲知道了,就允许我在家里穿那些款式新颖色泽艳丽的女装扮成女孩子帮她编织毛衣。

终于,到了放榜公布分数的时候,母亲催促我去看榜。我心里害怕考砸了,胆子小,直到第四天在母亲的陪同下才去学校的。那天是阴天,早上的大雾直到中午才散开,我磨蹭了大半天,下午才肯去。我身上穿的是四姨给的旧衣服,上身是一件白地碎红花的长袖衫,领子上还有两条长长的飘带,下身穿的后开门的筒裤,我穿了很合身(母亲就没有让人改样式),从后面拉上拉链,系了扣子,我的臀部、小腹和大腿被筒裤包的紧紧的,而小腿部分却很宽松。走路的时候,宽大的裤管在我腿上摆来摆去,真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母亲催促的时候,我舍不得脱下来,就穿着走出院子,母亲看我的穿戴就问“不怕别人笑话?”,我没有吭声,父亲急了,催着要赶快去。看到父亲的默许,我内心特别高兴。母亲借了自行车,由于我穿的筒裤小腿部分很宽松,骑车不方便,而且裤子料子挺好的,母亲舍不得,就带着我“母女”两人望县城去。出村不远,由于浇地,有一段路面都湿了,很泥泥泞,母亲下了车在前面,我在后面跟着。走了一段,听后面有人跟母亲打招呼,听声音我就知道是遇到了正在浇地的爱英姑。母亲停下来跟爱英姑说话。爱英姑看我的打扮,笑了,夸我穿了好看。母亲说:家里条件不好,很多衣服都是姨妈家接济的。爱英姑说:衣服和裙裤很合身,穿了很好看的。看到爱英姑没有笑话的意思,我就放开了。

到学校的时候,诺大的校园空空的,看榜的没有几个人,而且都是家长。我和母亲站在成绩榜前,找到我的名字,看到我的成绩过了中专录取线,我虽说有些失落,母亲就笑了。当初报志愿,听老师的分析,我报的中专文秘专业,只有两年时间。父亲可以不必为我再那样辛苦了。

我不知道那时侯有没有同学注意到我的穿着,回来的时候,半路上我上厕所,出来的时候,遇到个中年人,看了我穿着,又看看没有走错,嘴里嘟囔了几句。我和母亲没有吭,骑车就回家了。

那时侯,我多想自己就是个姑娘家,可以名正言顺大大方方的打扮自己,可是我那时侯一直没有胆量说出来。现在想起来还是很后悔。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常常记得高中毕业那年的变装故事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