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妍妍之蝶变之路-我要变成女人

变装转载 女装子 6310浏览 0评论

一九八一年十一月,在美丽的厦门,我的母亲忍着巨痛,在家中生下了我。我的母亲一开始就希望我是个女孩子,可事以愿违,我却是个白白胖胖的小男孩子,我的父亲是个普通的船员,长年在外地工作,但他十分地疼爱我的母亲,我们全家的婚姻生活十分的美满。

妍妍之蝶变之路-我要变成女人

童年时期,我就表现出了和一般男孩子不一样的地方,我喜欢女孩子的一切,喜欢安静,喜欢撒娇,喜欢哭,女孩子拥有的一切气质我天生就有,在很多方面,和身边的女生比起来,我比她们更优秀,更女性化,比如爱干净,爱漂亮,爱穿漂亮的衣服。

十三岁那年,我看到了粱妍蝶变成功的报道,第一次听到了可以做变性手术。我开始打听这方面的消息,咨询做这样手术的医院,经过多方打听,终于找到了医院。我咨询了医生,明白自己不是同性恋,而是易性癖,就是生活在男人身体里的女人,在心理上,易性癖患者认为自己就是女性,所有的心理感受和情感,从小时候就全部是女性化的,这种患者是可以通过变性治疗好的。

自从知道自己是一个TS之后,变成女人成了我最大的愿望。我常常一个人逛商店,看那些漂亮的女人衣服,看漂亮女人试穿那些我向往的衣服,看她们走路的姿势,看她们扭着腰笑的样子。我喜欢买各种各样化妆品,晚上的时候,就把自己关在家里,描眉画眼,涂上艳艳的口红,穿上漂亮的连衣裙,带上胸罩,摆出千重娇媚的姿态,自我沉迷在自制的幻境中,不能自拔,从中得到虚妄的满足。白天的时候,我又只能以男性的角色出现,生怕自己的言谈举止遭遇旁人的冷眼和耻笑,这种生活一直在压迫着我,令我喘不过气来,自杀的想法时常出现。在这重情形之下,只有变性才能救自己脱离苦海,重获新生。

二零零一年二月四日,那是个我刻骨铭心的日子,我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把水果刀,划向了自己的下身…看着鲜红的液体从裂口冒出来,平躺着等待时间的停止,即将解脱让心变得平静。命运没有放弃我,我被人送进了医院,幸好抢救及时,我再次从鬼门关闯了回来。看着下身那些讨厌的累赘永远消失了,看着用血的代价换来的解脱,我忍不住放声痛哭。每到夜晚,病床上的我被术后的疼痛唤醒时,我没有流泪,我对自己说:妍妍啊,要坚持啊,很快就会好的。一次次的疼痛,一次次的勉励。我知道,想要如愿就得挨过这一切。

在换吊瓶的时候,护士姐姐悄悄的对我说:“你为什么这么想不开,要自残啊”。我对她说:“因为我要变性,做一个漂亮的女人,我期待身心合一的那一天,所以我要那样做”。护士姐姐听完我说的话后,只得无奈的走了。

出院后,我在家里整整休养了一个月,我发现自己的皮肤比以前白了,人也比以前瘦了,一张椭圆形的脸变成了瓜子脸,结实的大腿也变成了纤细的粉腿。身体完全恢复之后,我去整形医院咨询了医生,了解做变性手术的一些问题和注意事项。在准备手术的那些日子里,总有一些男人不怀好意,想要我陪他们上床,我都拒绝了。因为我觉得我已经很痛苦了,不想再给自己增加更多的伤害,我要的是一份真正的感情,一个爱我,尊重我,能够和我相守一生的男人。

出于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渴望,我更加卖命地工作,由于常常晚上工作,休息受到了影响,加上一直在吃雌激素,身体常常会有很虚弱的感觉,经常感冒发高烧,但为了实现蝶变的愿望尽快变成女人,我只能咬紧牙关坚持着。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妍妍之蝶变之路-我要变成女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