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爱穿女装的男人,我越来越迷CD变装做女人

变装转载 女装子 15514浏览 0评论

  我是个爱穿女装的男生,在我的整个生活中几乎都是女人的,我对自己的生活也很感兴趣,但我不想变性。我皮肤白腻,嗓音细脆,我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做正常男人,但我越来越迷CD变装做女人……

爱穿女装的男人,我越来越迷CD变装做女人

  7岁时父母因意外都去世了,我在远处农村的姨妈把我接养了。她当时离异待嫁,多了一个我,添了累赘。也许正因为如此,她一开始就把我扮成了女孩,当女儿养了。人口普查时,我的户口也就成了女的。姨妈教我在外不要让人见到解手,而发现不是女的。她把她的衣服改了给我穿,给我梳辫子,扎头花,街坊都知我是女孩,还夸我好看。学校离姨妈家很近,我从没在学校解过手,虽然进过女厕所打扫卫生。

  后来姨妈结婚了,是本村,姨丈待我也还可以,出门有时还给我买花衣服。上五年级时我生活基本能自理,衣服自己洗,辫子自己梳。我爱辫辫子,这时我的两条辫子已有一尺多长了,我对自己的形象很满意。上六年级时,姨妈为我做紧身背心,让我将胸微微垫起。姨妈告诉我,你就做女孩吧,你姨丈知道你是男的,就不会要咱俩了,他养不起。姨妈说:“让你受委屈了孩子”,我说很好的,大家都喜欢我。

  上初中时,我打扮的不错,老师让我参加文艺组,跳新疆舞。我把胸垫换成水充气球的,胸部随着舞姿颤动,无数条辫子摆动,大家不断鼓掌,我男扮女装的节目在县里获了奖,学校把跳舞服装奖给了我个人,我心里特美。我有时穿着上学,女生围着我乱摸,男生也很接近我,我心里更愿跟女生斯摩,心里特舒服。老师见了总要我跳一段,舞蹈老师跟我个头差不多,她把不爱穿的衣服都给了我,我当时觉得很富有,我特喜欢老师的衣服,还带着她的香味,有时一天把她的衣裳换穿一遍。上初三时,女老师同伴不在时总要我做伴,我很怕,总借故推辞,有时推不开就做一次,也不敢睡实。

  毕业了,我报名去县城一家超市打工,心想总算能自己挣钱了,不再托累姨妈,不再担心姨丈不要我和姨妈,可是人家要检查毕业证和身份证。毕业证我有,身份证我没有。办身份证也不难,只要带着户口本去公安局照个像就能办。可我犹豫了:做女人太辛苦了,总要装来装去,从内心说还愿娶媳妇成家立业。可是户口本上的姓别是女,还有一个王丽娜的女生名子,况且做男人还要剪掉辫子,脱去花裙子,我舍不得。我看着毕业证上的姓别和名子,尤其花上衣衬托的长辫子、弯流海、轻柔鬓发、长圆脸、大眼睛的女生照片,想着她就是我;看看毕业像上,前排女生中间,最年轻漂亮的女老师搂着的大闺女,她就是我;同学合影,几个女生脸贴脸挤着,各露风姿,天真烂熳,中间最惹眼的是我;而我真心爱的又是女生,一旦变成男生恐怕她们都会不认识并远离我;我暂且把自己当媳妇也很不错呀,我能娶到自己这样的媳妇吗。我还是认真妆扮了一番,以变装美女办了个女身份证,做了合法的女人,成了超市女职员。

  老板根据长像和个头把我和李延影分到服装组,都是一米七的个头,较适合做服装模特,并分到同一个宿舍。第二天穿着统一的浅红色西装套裙,肉色长筒袜,红高跟鞋,化了轻妆,站在女装货架前。我上初二时就开始服雌激素,男性特征不明显。也许延影和我的姿色打动了人,服装生意很好,不仅女人,男的也光顾。“小姐,你给我拿这件”、“小姐,你穿这件我看看,你跟我女朋友身段差不多”,我穿上崭新的女装,男人们摸来摸去,有时故意把我的辫子捋过来捋过去。有时女的让我帮着穿,在换衣间只对着我脱上衣和下衣。太**了,我真庆幸选择了女装。晚上我和延影同住一屋,更是难忍,几乎控制不住。她只穿乳罩和裤头,我外面总套个不透明的背心,她说我不嫌热吗。

  延影有个亲戚在超市傍新开了个照像馆,她约我去照婚纱做广告。我们每人照了几张,她穿了男装要与我合影,我第一次做了新娘,太美了。她穿上婚纱又要我换男装,我穿上男装(多年来第一次穿男装),她却直眼了,我照了一下镜子,我也觉得自己太帅了,长发套在帽子里,有地方稍露,脸上化着妆,笔挺西服,打着领结。她突然抱住我在嘴上来个对吻。摄影师抓住了这个镜头。第二天她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套男装,晚上非让我穿上,然后又吻我,我也忍不住与她对吻在一起,但我清醒地告诉自己,我要的女人不是她。

  第一个月工资奖金我领了将近一千,又借了一千,告假看姨妈,却去了省城,买了义乳和**,在厕所里就套在身上,又买了半透明乳罩和裤头,打了耳洞。我很轻松也很舒心,我上班时服饰开放了很多,上身不套内衣了,胸部双乳不时抖动。去厕所和女伴同去,蹲下小便,也象有了月经。有几次男顾客说为女友买紧身上衣要我试,我干脆脱去外衣试穿,在镜子面前扭扭身,我都为自己的身段打动了。

  我看了一趟姨妈。我穿着桃红色吊带斜摆连衣裙,上披浅绿纱披肩,佩大耳坠,彩珍珠项链,轻施薄粉,涂口红眼影,装了长长弯弯的假睫毛,长发挽起,用桃红色大发卡加住,发尖甩在一旁,带了手镯戒指,手脚打了红指甲,浅绿高跟女鞋,夸一红色女包。我摇摇摆摆走了一趟街,到姨妈家里,姨妈不认识我,“小姐,你?”“姨”。“孩子,是你吗?”“嗯”。我偎到姨妈身旁。“你还这样?” “不好吗?”“我对不住你妈。”“姨,放心吧,知道怎么做。”上来两个小男孩,围着我喊姐姐,我给他们糖果吃。“姐姐”称呼听来特舒服,我大声嗨着。

  我和延影经常在一张床上睡,有时她让我穿上男装亲吻一会,舍尖互吐。我脱去男装,只穿乳罩裤头,就搂着她睡,盖一条被子,胸乳相对。白天衣裳互穿,化妆品共用。然而我们始终没越轨,她只知我是女的,但她需要我,我也需要她,象是***。

  姨丈来了几次为我提亲,有两个非见面不行,我仔细妆扮后和他们见面谈话,他们很乐意,我也没办法推辞,反正我过足了女人瘾,穿低胸上衣,有时被他们夸臂搂肩。我不能嫁他们,也不愿娶延影。我想找自己的女人,更想嫁一回,做真正的新娘子,新媳妇,和其他媳妇们拉家常。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爱穿女装的男人,我越来越迷CD变装做女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