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走进CD变装群落,了解异装癖的族群

变装杂谈 女装子 4591浏览 0评论

天色漆黑,下着毛毛细雨,路灯闪着昏黄的亮光,这正是朱君期待的天气。他细心地往脸上涂抹厚厚的粉底以遮盖胡茬,涂上口红,描上柳眉,再刷上腮红,戴上长波浪假发,镜子里立马浮现一位美娇娘。朱君自我欣赏一番后,戴上D杯文胸,往里塞了团棉花,套上紧身连衣裙,穿上厚长筒丝袜以遮住腿毛,再穿上超高跟凉鞋,从门背摘下雨伞——这是关键的道具,自己伪娘化妆怎样也不到家,必须靠雨伞的阴影作掩护,这就是他盼下雨的原因。

走进CD变装群落,了解异装癖的族群

趁着夜深人静,朱君悄悄闪出门外,在树阴下一路走去,踩着高跟鞋的滋味令他十分陶醉,偶遇路人的紧张使他倍感刺激,挺起高高的胸脯让他痴迷自恋,这样的感觉,比起看&片或裸&女做伴更要命!这是常人无法体验、难以理解的性追求方式,性心理学称之为异装癖,朱君他们则自称CD变装(CD即英文CROSS DRESSING的缩写,意为异性装扮)。

随着社会人文环境的宽松和互联网的普及,各地的朱君们纷纷浮出水面,构成一个个CD变装群落。在北京、保定、苏州、成都、广州、深圳等一些城市,他们以反串摄影工作室作为主要聚会场所。在那里,有专业的化妆师为他们精心打扮,有全套的性感女性衣饰供他们穿戴,甚至有逼真的义乳和让他们做一回惹火女神。经验老到的化妆师化腐朽为神奇,能把60多岁的资深CD变成半老徐娘,把伟岸男儿变成娇美天仙,CD们乐在其中,纷纷在相机前搔大摆pose,留下一帧帧仪态万方的倩影,并晒到网上各变装论坛

之后有些人还舍不得解衣卸妆,要以女儿身在会所里生活一两天,吃饭、睡觉、聊天、娱乐都娇滴滴的,相互之间以姐妹相称。其最高形式,就是变装外出,大白天也敢成群结队地去风景点游览,去商店购物,甚至到夜总会娱乐。能以一个女人的身份在社会上走动,是他们的终极愿望。当路人对他们瞠目结舌或侧目而视之时,他们会有触电般的快感,既想让人惊叹“她们”的美艳,又不想过于引人注目,这种矛盾的心理,形成一种难言的极端刺激。为此,反串摄影工作室成了他们的追梦之地,各地CD趋之若鹜,不顾舟车劳顿,不怕费时费钱,只为来此圆一回梦,甚至有从马来西亚、加拿大等地“不远万里来到中国”的。

当然,固有的社会偏见仍使多数CD处于地下状态。有的国外调查报告认为,有CD倾向者占总人口的1%左右,有的则认为高达10%,不管占百分比多少,人数也是够多的了。由于心理学教科书将这种倾向划为性变态中的“异装癖”,这顶吓人的帽子让众多CD羞于表露自己的性意向。其实,大多数CD并不认为自己属性变态,因为他们都和异性有着正常的性生活,CD变装就像许多人爱看黄片和艳舞、乃至**一样,只是一种增加性趣的方式而已。

他们甚至认为CD变装是一种健康的性刺激方式,比起那些通过非道德方式来满足性欲的,CD变装并没有破坏公序良俗和伤害他人;比起那些真正妨碍正常性生活的性变态行为,CD变装只会增进性生活的质量而非相反。他们目前只是无法抵御世俗眼光罢了,因此只好采取隐蔽的方式,有些人在自己的办公室藏有化妆品、假发、文胸、女服和高跟鞋,不时装扮一番,在落地镜前自娱自乐;有些人在男服之下穿着女性内衣、丁字裤和丝袜,内心感到极大的满足;有些人像朱君那样变装外出,在冒险中寻求极大的刺激……他们的偶像是那些在舞台上反串演出的名角,既能公开变装,又能赢得极高的社会地位,这正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啊!

他们最怕被人们误认为是同性恋、易性癖和恋物癖。其实,男同性恋对女性毫无兴趣,CD则对女性兴趣浓烈;男易性癖一心想变成女性,甚至不惜采取极端手段,CD们则根本没有这种想法,他们生怕失去自己的性能力;恋物癖对女性物品的痴迷超过了对女性肉体的欲望,CD们则迷恋女性的一切,最希望变装后与女性上床,可见其最着迷的仍是女性的肉身。他们还感叹男女不平等,女孩无论怎样变装都得到世人认可,对假小子、“花木兰”人们只会赞其“英姿飒爽”。他们还嗤笑某些媒体的孤陋寡闻,把外国男子穿高跟鞋游行说是“体会女性的辛苦”,把华盛顿男人变装赛跑说成是“庆祝万圣节”,其实那都是老外CD变装的户外节目。他们对百万老外CD大聚会神往不已,不知我们这里何时也能这样宽容?

CD一般都具有较高的文化,对心理学教科书上有关异装癖成因的解释十分不解,因为横竖对照都觉得与自己的情况相去甚远。“从小被父母当女孩抚养”?“自小喜欢与女孩扎堆”?“对性生活的忧虑和负罪感”?“个性受到压抑时释放‘阿尼玛’”?都没有啊!倒是有一点值得注意,CD的身材一般来说会女性化一点,例如朱君,个子不高,皮肤细嫩白皙,削肩,从背后看一副女性身材,而且居然喉结不显!光看他穿着性感高跟鞋的雪白脚趾,感觉比女人还女人。温君则五官清秀,手指修长,化好妆后美艳非常,令姑娘们嫉妒万分。有这类身材相貌者会不会先天具有CD倾向?这很值得从统计学角度上做一番研究。

至于后天因素,则很可能与他们性启蒙时期接触的女性物品有关。像某CD,十二岁时在家中看到大姐给隔壁漂亮阿姨捎买的雪白塑料凉鞋,把玩时感觉软软的很肉感,不觉浮想联翩,兴奋起来,之后他格外留意姑娘们穿的白凉鞋,成为高跟鞋迷恋者,直到成了CD。许多CD谈起自己的往事,都有类似的经历,都有非常女性化的物件激发了自己的性意识。某英国作家调查了众多CD后得出结论说:CD是上帝的赐予而非疾病,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不愿根治。CD们对这个观点推崇备至,对心理学教科书中针对异装癖的治疗方法嗤之以鼻。这个情况,值得性心理学家注意,多到CD变装群落中走走,说不定能归纳出点什么来颠覆某些心理学的传统观点。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走进CD变装群落,了解异装癖的族群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