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男扮女装穿裙子的甜甜的回忆-3赏裙赢得姑娘的芳心

变装转载 女装子 5293浏览

赏美裙无意遇知音,赢芳心有情结鸾凤

大学毕业后,我求职来到广东省。这里夏天炎热,冬天温暖,一年四季都可以穿裙子,所以每天上班下班走路随处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裙子。欣赏了多年裙子,我的目光也变得挑剔了,不是什么裙子都能吸引我的眼球。

我男扮女装穿裙子的甜甜的回忆-3赏裙赢得姑娘的芳心

我最欣赏的是连衣裙和套裙,对半截的裙子不太喜欢。

就裙子的长短而言,我认为裙子应该或者是短裙,或者是长裙。短裙最长刚好遮住膝盖,长裙则应该长到脚面。那种不长不短正在小腿肚子上的裙子最不好看。

不做任何装饰的裙子,就象穿了一个花布口袋,光秃秃的没有太多欣赏价值,恰到好处的装饰可以起到画龙点睛锦上添花的效果,大大增加了欣赏价值。但是装饰得太过分,又往往人给画蛇添足的感觉,甚至显得臃肿累赘。

我对颜色没有偏好:喜爱这几种颜色,不喜爱那几种颜色。世界本来就是五彩缤纷的。但是用颜色组成色彩,那就不一样了。我喜欢那些鲜亮、明快、纯正的色彩,不喜欢含糊、浑浊、暗淡的色彩。有些色彩不知是怎么设计的,搞得一件新新的衣服显得陈旧不堪,或者脏兮兮的。我把这种色彩叫做“自来旧”。

穿裙子很重要的是搭配,对每一款裙子,都要有配套的鞋、帽、包、表、巾、首饰。有不少人不懂或不重视这一点,虽然身上每一件东西都不错,但是因为不协调,结果穿着效果并不好。

在我们的公司里,女工比男工多,没有成家的都住在单身公寓楼里,下班后吃饭也到公寓楼下的食堂就餐。上班时,大家都把躯体包裹在公司统一样式的工作服里,埋头干活,就象吐丝的蚕一样。下班后,女孩们立刻换上自己喜爱的裙装,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飘扬在青草绿树鲜花之间,仿佛春天突然来了,虫蛹都化成了蝴蝶。

我对眼前飘来飘去的裙袂早已经司空见惯了,不再有多大兴趣,看见打扮得出色的,也不过多瞟上一两眼。但是,时间一长,我注意到有一个女孩,每次她进入我的视线中,总能赢得我的那“一两眼”。

这个女孩清纯可爱,虽然用赏视美女的眼光看,嘴稍稍大了一点。身子算不上苗条,大概是喜欢锻炼的原因,比那些“苗条淑女”显得健壮,但不是发胖。她肯定喜欢穿裙子,因为在我的印象中,每次见到她时,总看到她是穿着裙子的,而且大多数是连衣裙。她的裙子不算高档,但是都做工精细。她的裙子款式新颖,但又不是象时装模特穿的那样怪里怪气的。她的裙子颜色鲜艳明快,但又不过分耀眼。她的裙子似乎不是很多,每一件我都看见过若干次,但是她很会选择,在不同的气候不同的季节不同的场合中,总会选择最合适的那一件。她也不太爱装饰,很少佩带首饰,但是但凡戴一件就有画龙点睛的作用。她也从不浓装艳抹,化装极其浅淡,不仔细看就好象素面朝天,更显出天然之美。关键的是:她的裙子非常适合她的体形,非常适合她的气质。她不象有些女孩穿着不讲究,过于朴素随便,尽管天生丽质,却显得土气。也不象有些女孩又太讲究了,穿得雍容华贵,象个矜持的阔少妇而少了青春的气息。更不象有些女孩爱打扮却不会打扮,只管把好看的衣服首饰鞋袜往身上堆,搞得十分俗气。她的穿着打扮我实在挑不出什么毛病。

那是一个夏天,我去食堂吃晚饭。买饭后,我端着不锈钢快餐盘找了一个空桌子坐下,一抬头,她也进食堂来了。

今天她穿着一件新的短袖连衣裙,长及膝盖。纤足穿一双白色半高根皮凉鞋,肉色丝袜。裙子面料不知是什么纱,非常轻薄。面料的图案倒是十分稀罕,底色是白的,上面印着些好象正弦曲线那样的浅蓝色的波浪线,其中也有几条是淡绿色的,线条自上而下舒缓而流畅,宽窄和疏密有节奏地变化着,线条中间夹着十几个旋涡,使图案极其具有流动感。随着她轻盈的步伐,波纹在来回摆动,旋涡也似乎跟着在波浪中旋转,就好象山石间的清泉潺潺流淌。连衣裙的上身十分体贴合身,优美的人体曲线散发着青春的活力。连衣裙的下摆轻盈飘逸,恰似一段山溪间的小瀑布在倾泻着。灯笼短袖松松地蓬起,就象两朵浪花在跳动。我似乎感到有一股清新凉爽的微风向我袭来,透过我的肌肤,沁入心脾。

走到打饭的窗口,她停住了,水波和旋涡顿时平静下来,象是小溪流到了一个池塘里。连衣裙的鸡心领口两边镶着淡绿色的荷叶边,正中点缀着一个翡翠绿的大纽扣。玉颈上戴着一串珍珠项链,秀发上别着一个银色发卡,衬托着红润的脸庞,一双大眼睛天真无邪,真象是在清清的池塘中一柄荷叶捧出的一朵莲花,那圆润的玉臂不正是两段鲜嫩的莲藕。

我忘记了吃饭,从她进来那一刻起,目光就没有离开她。她买完了饭一回身,我躲闪不及,跟她的目光碰了个正。我赶紧低下头吃饭,余光中看见她端着快餐盘向我走来,就坐在我的左面,和我成九十度。她边吃边看着我,我却不敢迎接她的目光,只想着吃完赶快走人。

“哎!你这人,刚才那么死盯着人看,现在坐到你脸前了,你又不看了,怪不怪。”她开口了,普通话很纯正,略带一点北方口音。

“没什么,随便看一眼啦。”

“得了,别装了,我早就发现你老是贼溜溜地偷看我,你当我不知道?说实话,是不是对我有点意思了?”

这么直白的话差一点让我噎住。我用力咽下一口饭说:“小姐呀,别自作多情了。我连你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就有那个意思啦?我只不过是看你打扮得漂亮,欣赏欣赏罢了。”

“好吧,那你说一说我怎么打扮得漂亮吧。”她的嘴角告诉我,她在克制着内心里的不想流露出来的喜悦。

我知道女孩子最喜欢别人夸她长得漂亮,打扮得漂亮。这时我已经不紧张了,就她的打扮这个话题投其所好,把她从头到脚称赞了一番。我向你保证,我一句恭维和夸张的话也没有编,全是心里话。把她夸得美滋滋的。

吃完饭,她兴犹未尽,邀我去散步。你想我会拒绝吗?我们的话题仍然是她的服装,把她从前的衣服也品评了一遍。我欣赏女装这么多年,心得体会没有向任何人讲述过,怕朋友同学们笑话。今天遇到了知音,从来没有打开过的话匣子被打开了,说得滔滔不绝,兴致勃勃。她一会儿凝神屏气地听我说,一会儿被我的幽默逗得哈哈大笑,一会儿问我问题,一会儿又跟我辩论。到了华灯初上的时候,我们已经熟了。

她告诉我她叫杜娟(多象鸟的名称),以及家在哪省,芳龄多少,学历如何,在哪个车间干什么工作等等。最后说:“其实我穿衣服只是凭自己的感觉,不象你,还有一套一套的理论,好看不好看都要说出一个理由来。前几天我在商场看到一身连衣裙,拿不定主意,没买。这个星期日我正好休息,你陪我去一趟怎么样,顺便逛一逛,给我现场讲一讲。车钱和饭钱我出。对了,我还没问,你星期日有事吗?”

“没事。正好我也打算去商场一趟,咱们顺路。”别说我那天真没事,就是有事也得答应。

星期日是个一生难忘的日子。我指导着她买了连衣裙和套群各一套,其他东西不必细说。当然,最后车钱和饭钱是我付的,初次逛街哪能就让女孩掏腰包?

事情后来的结局我想您一定猜着了。一年以后,娟成了我的妻子。至于经过,我就不细说了,我在这儿讲的是裙子的故事,而不是讲恋爱故事。其实也实在没有什么好讲的,凡是顺顺当当的恋爱,都是平淡无奇的。不信你看那些爱情故事,里面总是充满了阻力、挫折、失败、误会、欺骗、三角恋等情节,要不然怎么能吸引读者。

当然也不会一点麻烦都没有,麻烦来自我的身材。我比较单薄,显得有些文弱,缺少女孩子喜欢的那种人高马大虎背熊腰的男子汉体魄。个头也只有一米七零。虽然说一米七零的个头在南方也不算矮了,可问题是:娟的身高是一点六三米,穿上高跟鞋后,再做一个高一点的发型,跟我站在一起差不多一般高,有人就说我跟她“不般配”。但是娟有她自己的主意。她认为所谓的“般配”只是外表,更重要的是人品。我跟她一开始接触时自惭形秽,压根没敢想和她谈恋爱,所以想啥说啥,没有拘束,谁知歪打正着,给娟带来个“为人实在、直率、厚道、热情”的好印象。我不相信光凭这些就能赢得姑娘的芳心,追问她:“你到底爱我什么?”娟回答得很妙:“其实要是真正爱上一个人,是没法说出来是究竟爱上他什么的。感情是什么?就是那种叫你强烈地感觉到、又叫你说不出来的那种感觉。”

这个美满的婚姻,除了给我带来一个温暖幸福的家庭外,还给我带来一个副产品,圆了我多年来穿裙子的梦想。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男扮女装穿裙子的甜甜的回忆-3赏裙赢得姑娘的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