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男扮女装穿裙子的甜甜的回忆-4圆了我穿裙子的梦

变装转载 女装子 16360浏览

新婚家偷穿水波裙,寂寞夜初圆儿时梦

蜜月过得很快。我们旅行了一圈,去双方的家乡完成必要的程序,俊媳妇见公婆,帅姑爷见岳父岳母,不必细述。

我们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作为我们的安乐窝。大的一室做卧室,小的一室做书房。卧室里有一个四节的大卧室柜。身为工薪阶层的我们,结婚前的衣服大部分都还保留着。

我的衣服用了一节柜子,把西服、甲克、T恤、衬衣之类的衣服挂进去,柜子还显得很宽松。给她分配了三节柜子,光裙子就满满地挂了两柜子,迭着的还不算。把我和她的衣服一比较:在我的柜子里,单调乏味的样式,浑浊暗淡的颜色;在她的柜子里,婀娜多姿的款式,五彩缤纷的颜色——俨然是服装商场的情景在我家的微型翻版。不过这么多年我已经司空见惯了,没有啥可奇怪的。其实,男人好比是松柏杨柳,女人好比是桃杏李梅,各自在自然中有自己的审美空间,男人大可不必嫉妒女人的衣服比自己的更美丽。

我男扮女装穿裙子的甜甜的回忆-4圆了我穿裙子的梦

那件水波纹连衣裙却没有放进柜子里,而是挂在衣架上。自从食堂相会那天起,她就只穿我给她挑选的衣服,水波纹连衣裙成了在家穿的休闲服和睡衣。

生活总有不如意的地方。我和她虽然在一个公司工作,但是我上正常班,她却上三班倒的运行班,八天为一个周期,不分星期六日。每个周期里上两天白班,两天中班,两天夜班,两天休息。中班和夜班在晚上12点交接班。公司地处郊外,半夜里交通既不方便也不安全,公司设有运转休息室,中班下班后到休息室度过后半夜,天亮后再回家。上夜班要晚饭后离家,先在休息室睡几个小时,十一点半起来接班,也是第二天早上才回家。你想:我们燕尔新婚正是如胶似漆如糖似蜜的日子,却叫我每隔四天就要连着四个整夜孤苦伶仃地守着空房,多么残酷啊。我只好用看小说、看电视来度过睡觉前的几个小时。

一天晚上,我百无聊赖地看着一部言情电视剧,心里感到空落落的。要知道,一个人形只影单地看电视,跟两个人依偎在一起看电视的感受完全不是一回事。水波纹连衣裙被她随手扔在沙发扶手上,我顺手拿起来团在手中。这连衣裙的面料薄如蝉翼,两手一合居然能够藏得一点不露。我又把它抖开仔细端详着,一股淡淡的体香荡漾过来,使我觉得这似乎不是一件连衣裙,而是从娟身上蜕下来的美丽的皮肤。我不由得往沙发上一仰,把水波纹连衣裙贴在胸前,荷叶领搭在脖子下,双手抱着轻轻地抚摩着,心里想象着抱的是娟。

突然,一种异样的冲动从我的胸前涌入脑海:我胸前竟是一件连衣裙!童年时的回忆,少年时的梦幻,一起被唤醒了。多年来一直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再穿一次连衣裙,强烈的欲望就象一团火一样。由于没有条件,我到青年时硬是把这团火给压下去了。我以为它已经熄灭了,谁只压下去的只是火苗,火种却仍然深埋在心底,此时一下子燃成了熊熊的火焰。一件漂亮的连衣裙就在我手里,这是我的家,我在自己的家里悄悄地穿自己妻子的连衣裙,又妨碍了谁了,又有什么不对的。对!穿上它,让多年梦想在今天实现。我已经结婚了,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物理空间和心理空间,在这里可以干我自己想干的任何事情。我可以不只穿一次裙子,只要娟不在时随时可以穿,而且有两柜子的裙子供我随意挑选。我在前几个晚上居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竟白白地干熬了十几个晚上。我想起一句格言: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个方面。妻子上夜班留下的孤单,却给了我穿裙子的良机。娟晚上不在家的遗憾顿时烟消云散,又为曾经劝娟调换一个只上白班的岗位感到犯傻。上帝给我安排了一位身材和我差不多的爱穿裙子的妻子,又安排她上夜班,正说明我有穿裙子的命运,也许小时候的那次穿裙子就是命运的安排,命运特意给了我一次提示——要不那么多的男孩都没有这样的机会呢?

我忍住咚咚的心跳,起身检查了一遍门是否插牢,窗帘是否遮严,然后脱掉背心短裤,就把这件水波纹连衣裙往身上穿。第一次自己穿连衣裙,动作很笨拙,生怕给撕坏了,一件裙子居然穿了两三分钟。

啊!一阵陶醉感油然而生,这是遗忘多年的感觉,那种上身紧而下身松的感觉。连衣裙的上身对我来说有点瘦小,所以十分贴身,既滑爽又温柔,而且面料没有弹性,随着我的呼吸时紧时松地按摩着肌肤。我产生了幻觉,就好象娟在抱着我,她不是用双臂抱着我,而是将她的柔嫩的肌肤展开来,从四周把我的前胸、后背和两胁柔柔地抱着,抱得那么均匀。腋下有点紧,有点向上勒,象是娟的绵软的手掌轻轻扶在腋下,似痒痒非痒痒,叫人舒服到心里。我抚摩着自己,我手的感觉是我在抚摸着穿连衣裙的娟,而我身体感觉却是娟在抚摸着穿连衣裙的我,一时间仿佛娟和我融为了一体。

裙子的下摆轻轻地抚摩着大腿,若离若即,这种感觉象什么?对了,就象我们***时,娟的披肩长发垂在我腿上滑来滑去的那种感觉。我的小宝贝有点冲动,让我觉得这个三角内裤此时实在多余,它里面的那部分身体成了体验穿裙子感觉的死角。于是我立即脱了三角内裤,身上只剩下连衣裙。腰上松紧带的束缚顿时消失了,一阵轻松。腰部、小腹和屁股也感受到了只有连衣裙才能带来的温柔。小宝贝没有了拘束,自由地下垂着,却又不象***体时那样无依无靠,裙子把他护在她怀中,时时给着他温柔、爱抚和逗弄。

从前我只能欣赏穿在别人身上的连衣裙,现在终于可以欣赏穿在自己身上的连衣裙了。低头向下看,水波和旋涡从脖子和肩头涌出来,直向下流泻到膝盖。两条小腿从水波中钻出来。可惜脚上一双呆头呆脑的黑色男式拖鞋实在不协调,我又奔向鞋柜。

娟的鞋没有连衣裙数量多,只有三十多双,三分之二是凉鞋。凉鞋中多数是中跟的和坡跟的,也有平跟的,只有两三双是高跟的,那是为了应酬场面而准备的,平时不穿,说是鞋跟太高走路不得劲,跟我在一起时干脆不穿,原因你是知道的。虽然凉鞋不多,但是都是精心选的,娟的每一件裙子都能在鞋子中找到与之最协调的一双。平时欣赏连衣裙时,自然不会不顺便欣赏一下连衣裙下的鞋子。穿连衣裙,也只有配上高跟凉鞋才好看,两者是一套衣裙上不可分割的整体,除非光着脚不穿鞋。穿女式凉鞋,也曾是我穿连衣裙梦想的组成部分,今天既然实现了穿连衣裙的梦想,自然不能不穿女式凉鞋。我很快找出了那双白色半高跟皮凉鞋。穿着连衣裙在一堆女凉鞋中翻检,别有一种情趣。

我的脚在男人中不算大,穿40号尺码。娟的脚在女人中不算小,穿38号尺码。男人选鞋时,尺寸肯定有余量,而女式凉鞋前后露空,有扩展空间,所以我能穿娟的凉鞋,只不过稍微紧一点。

原来穿女凉鞋也和穿男凉鞋的感觉大不一样,只觉得脚下轻轻的,软软的,大地倾斜了,好象地球突然减弱了吸引力,脚步不由得变的格外轻柔,人仿佛要飘起来似的。几根细软的带子,绷在脚面上,又有一根围绕在脚腕上,随着脚步一揉一揉的,好象在给按摩,又是一种说不出的舒服,直叫你心里酥酥的。

我走进卧室,去照卧室柜上的大镜子,要看一看自己穿着连衣裙是什么形象。

哇噻!原来男人穿着连衣裙也是这么漂亮,一点也不让裙钗。心里又一次涌起为男人不能穿裙子而鸣不平的感叹。我在大镜子前来回转动着身体,前后左右仔细地欣赏。还不时快速旋转几圈,欣赏那裙袂飞扬的姿态。心里美滋滋的,忘记了世界的一切。

看着看着,镜子里的形象走了模样,水波纹连衣裙的前面被小宝贝顶得高高的。我赶快躺在床上,先把他抚慰一番。他从刚穿裙子的时候就开始不老实,裙子和凉鞋的每一种美妙感觉都能刺激他的冲动。抚慰结果体会到了这件连衣裙的又一个好处。隔着面料滑软的连衣裙抚慰小宝贝,没有用手直接抚慰时那种生涩干巴的感觉,感到更加舒爽快乐。你不必担心我会弄湿裙子,我在上大学时就学会了逆行射精……

这天晚上,我是穿着连衣裙和凉鞋入睡的。我什么也没有盖,因为不想让任何东西干扰穿连衣裙和凉鞋的感觉。这是热的季节,穿有一件连衣裙,就不需要再盖任何东西了。品味着美妙的感觉:腋下轻轻地扶着,上身松松地抱着,下身柔柔地遮着,脚上软软地勒着,我进入了梦乡。做的梦也都是穿裙子的梦。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有第二次就有无数次。这次偷穿裙子的经历开了我穿裙子的先河。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男扮女装穿裙子的甜甜的回忆-4圆了我穿裙子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