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的婚纱之恋的变装故事-年少的记忆

变装故事 女装子 4122浏览

记得那是刚进初中的时候,一天的中午自休时间,我正趴在桌上午睡,我被前排两个女生的嬉闹声吵醒。

“给我嘛!!!”。她在争抢着什么。“唉,唉,别吵了,静一下”我说,“你们在抢什么啊?”“婚纱。”“婚纱?”我没有听清所以反问道,“给我看看。”“不给。”女生道。“给我看看嘛。”出于好奇心,我坚持着要看。

我的婚纱之恋的变装故事-年少的记忆我的婚纱之恋的变装故事-年少的记忆

“你也要婚纱啊!”一个女孩奸奸的说。“婚纱是每个女孩的梦想,你们男生就等下辈子吧。”这个女孩笑道。虽然如此说,她还是递给我了一张照片。“这就是婚纱,每个女孩的梦想。”另一个女生很自豪的说。

我假装不以为然,把照片还给了她们。“有啥稀奇的。”我说,然后我又趴在桌上,假意睡觉,但内心却不再平静。“不就是条裙子嘛,我又不是没穿过。”我默默的说,差点说出了口。

说起穿裙子的经历,那还是在我上小学的时候。一年的暑假,有一天我跟两个同班同学在一女生家里玩牌。女生的名字叫马菁,是我们班里的假小子,每天放学都跟我们几个男生玩,我们玩什么她也跟着玩,所以我们也重来没把她当女孩子。一开始玩牌还很正常,可玩了一会儿她说没劲,想玩点花样,问我们想不想。

“好啊,说来听听。”一个同学说。“输了不能白输,要受罚。”“罚什么?”我问。“罚穿女人的衣服。”马菁说。“不行,这不公平。”我说。“你是女孩子,穿女人衣服怎么能算受罚呢。”“你们男生怎么那么小心眼呢,让让女孩子好不好。”马菁厥起了小嘴。“罚别的行不行。”另一个男同学说。“不行,”马菁说,“这是我家我做主。”

我们先是不肯,又想了几个别的点子她就是说“不行”。最后我们只能答应了她的要求,这下马菁开心了,乐呵呵的跑到自己的房里,过了一会儿,抱出了一堆花花绿绿的衣服,这些都是她的衣服,有裙子、衬衣等物。

牌局重新开始,因为有了这个受罚的事情,大家打的很小心。一局过后,一个男生输了,马菁给他拿了件花的半身裙,他很害羞的套上了。然后很快的就想脱掉。马菁说不行,一定要他在房间走一圈。我跟另一个同学在边上起哄,搞得他很不好意思的在房里转了一圈。马菁说还不行,非要他穿着裙子再打一局牌,赢了才可以脱掉,输了继续穿着。我们也表示同意,那个同学就坐下继续打牌。

第二局是马菁输了,她就把那条花裙子给自己套上,然后在房里转了一圈。说实话,马菁这个小姑娘其实长大挺水灵,平时大大咧咧的是个假小子,现在穿着裙子在房里走,感觉很淑女的样子,我们三个男生看的眼都直了。

在接下来的牌局中,起先我的运气很好,但是到了后来,我开始输牌了。再后来是连续的输,马菁可是乐坏了,一会帮我穿裙子一会儿有帮我穿衬衣,反正她的那堆衣服我几乎穿了个遍,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女人的衣服穿在身上,尤其是裙摆在我的两腿间荡漾,摩擦着我皮肤,让我心不在焉,我的小弟弟也慢慢的硬起来。

在我又输了一局以后,马菁说,不行了最后一件了,说着拿出了一件粉绿色连衣裙。这条裙子我曾经看马菁穿过,但只看到过一次。这条裙子确实不符合她假小子的性格,非常的淑女,她穿上后简直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所以以后没有见她穿过。但是由于那次给我留下的影响,我一直认为马菁这个假小子其实是个小美女。

这是条长袖连衣裙,袖子类似于泡泡袖,袖口有白色的蕾丝边。领子是白色大翻领,领口上有个很淑女的蝴蝶结。下摆是百褶裙,很长可以到脚面。这样的裙子在80年代是很漂亮的款式了。

“快把衣服脱了,换这件。”马菁拿着裙子笑着说。“这件衣服那么漂亮,你舍得啊?”我问。“谁叫你的牌技那么臭。我当然是不肯啦,可是边上的两个兄弟好像是预谋好的,一遍贼笑一遍把我按住。就这样他们把裙子套在了我身上,然后扣上了扣子,这时我才注意到原来扣子是在背后,我自己是解不开的了。

穿好了,要围着房间走一圈。他们起哄着,于是我就这样沿着墙开始走。等迈开了腿我才感觉到长裙的不方便,裙子不停的摆动,并紧贴这我的迈出的腿,使我无法大步的走,我只能小步伐的往前挪,感觉像个女生。而且裙摆的前后摆动,走路的时候感觉整个人在飘,并且裙摆的每一次摩擦我的皮肤,让我有种兴奋的感觉。

好不容易走完了一圈,我又坐下来打牌,由于裙子很大,后边的裙摆已经拖到了地上,而前边的裙摆正好到我脚面上。这时候一阵微风吹了,裙摆被轻轻吹起,顿时我感觉下半身好像真空了一样。

好了,继续玩牌。这次我的运气不错,拿到的牌很好,但是只要裙摆轻轻一动,我的人就是一惊。裙子在底下晃动着,我的心也在飘。还好这局靠着牌不错,我赢了。我正打算脱掉这条裙子,马菁叫道,“不能脱,前面输了那么多,再赢一盘才能脱。”我不理她,可是这裙子的钮扣在背后,我只能解开两个其他的怎么也解不开。这时候我叫另外两个同学帮忙,那两个只是在一旁傻笑。

“不许帮他,再赢一局才能脱。”“不行。”我也来了脾气了,我追着那两个同学,要他们帮我脱掉。那两个人见势就逃,长裙就是累赘,移动起来很不方便,于是我学着女人的样子,抓起裙摆就追。这时就看到整个房间里两个人在躲,一个人提着裙子追,这条裙子就像飞起来了一样,下身只露出了我的短裤。

跑了一会儿,那两个同学就夺门而出,这下我是没法追了。没想到她倒来了脾气了,说什么也不肯,还说要么你自己穿着裙子回家,要么把那两个逃跑的同学叫回来继续打牌。

这怎么可能,穿成这样出去还不笑死人。于是我打算一不做二不休,索性把衣服撕坏,也不能穿着出去。马菁看我要撕衣服,她假意的哭起来。“撕坏了要你赔。”看到她这样,我没了主意,只好劝她。“不要哭,你帮我脱了我就不撕。”“不行,要你赔。”她还在闹,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这时马菁的妈妈回来了,看到我们这样又好笑又好气。她过来帮我把裙子脱了,我说了声谢谢,就灰溜溜的跑回来家。

后来的几天我都没有再找马菁,但是她倒是蛮不在乎,一周后又来我家找我玩。其实小孩子闹不开心也是常有的事,这事过后我们还是不错的朋友直到进了中学,由于学校的不同交往的少了,后来她搬了家就再无联系。

这事以后,有时候我会梦到我穿着裙子在路上走,有时候会想起裙摆在腿间荡漾的感觉。有时候我会乘家里没人穿上妈妈的裙子去体会那种感觉。但是,妈妈的裙装不多,更没有这种飘逸的长裙,所以那种感觉一直没有找到,随着时间的过去我已渐渐淡忘。只到这天我看到的那张婚纱照,我内心中埋没的感觉再次被点醒。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的婚纱之恋的变装故事-年少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