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被迫男扮女装成了老婆的伴“娘”-1出轨的老婆

变装小说 女装子 25698浏览

我与老婆是大学同学,上学时感情很好,一毕业便进入了婚姻殿堂,成了所谓的“毕婚族”。我是个孤儿,父母都在车祸中去世了,从小由奶奶抚养长大。大学期间,奶奶也撒手而去,我成了彻头彻尾的孤家寡人,还好有老婆陪我。老婆大我一岁,也是早年丧父,由母亲拉扯长大,相同的经历也是我们能够走到一起的原因。

我被迫男扮女装成了老婆的伴“娘”-1出轨的老婆

我们是南方人,上学都比较早,结婚时,我20岁,老婆21岁。两年后,我们的儿子出世了。看着爱妻爱子的容颜,我发誓尽我的全力去撑起这个家。那几年,我们夫妻和美,儿子乖顺,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仙女楼变装。

可是好景不长。老婆是做销售工作的,五年工作下来,由于业绩突出,跳槽到了一家大企业做了销售部门经理,而我,还在记者的道路上苦苦打拼。现在想想,该来的总该会来,怨不得谁。

起因是这样的,老婆在商场上偶遇了她高中时代的初恋男友,张奇。高中时,张奇和老婆是最为人所看好的一对,堪称郎才女貌,可惜由于还在读书,被老师和家长硬生生的拆散了。这么多年来,老婆把对张奇的思念深深的埋藏在心底,却从未忘怀。突然间,张奇以甲方副总经理的身份出现在老婆的生活中,他那雄壮的身材和过人的才华再一次将老婆深深的吸引住了。

张奇也始终惦记着老婆,加上老婆为了工作的缘故,对外一直隐婚,除了极少数同学以外,几乎没有人知道她已婚的身份,整个一大龄未婚女青年,张奇又怎会放弃着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先是以谈工作为由,几次三番的请老婆吃饭,碍于他是甲方,老婆也不好拒绝。几次下来,老婆沉睡的激情被重新唤起。从餐桌到酒吧,从酒吧到卧房,老婆“顺理成章”的背叛了我和儿子。而这一切,我始终被蒙在鼓里。

可惜纸里包不住火。有一天,我的一个朋友过生日,我们集体去唱K,万万没有想到,被邀请的人里居然也有张奇。当然,这时候我还不认识张奇是何许人也,但我一眼就认出了以张奇女朋友身份亮相的老婆!我当场便两眼发黑,几乎无法站立。

老婆见我也在,也十分尴尬。但她不愧是销售界的女强人,很快便调整了心态,反正也被发现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装作若无其事的各朋友们聊天。整个唱歌期间,我始终一动不动的呆坐在那里,如泥塑的菩萨。我不敢面对这个事实,更不敢当面揭穿,令自己声名扫地。我眼睁睁的看着老婆跟张奇亲昵的相互拥抱,深情的对唱,却不知道该怎么办。过了一会,老婆端了酒杯过来,装作不认识般,向我敬酒。我尴尬的应着。老婆悄声说:这事回家再解决。

散场时,老婆由张奇护送走了,而我一个人灰溜溜的回到了家里。由于我们工作繁忙,三岁的儿子由老婆的妈妈带着,住在老家。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心如刀绞。又过了两个小时,老婆回来了。我的怒火瞬间被点燃,冲过去打了老婆一耳光。老婆不躲也不闪,眼神居然还是那么温柔,不像被我打了,倒像是刚刚被我温存的抚摸过一般-仙女楼变装。我无言了。

老婆坦陈了这半年来发生的一切,说她已经是张奇的女朋友了,她爱张奇,但同时也爱我。我愤怒的说:“难道女人可以同时爱着两个男人吗?”老婆轻轻一笑:“你们男人可以,我们女人为什么不可以。”我猛然想起来,自己在工作中也并非无可挑剔,跟两个漂亮的女同事也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情愫,顿时哑口无言了。

我问老婆下一步打算怎么办。说实话,我是不想离婚的,无论是看在孩子的份上,还是看在多年夫妻感情上。老婆轻描淡写的说:“我不会跟你离婚的,你永远都是我丈夫。但我也要与张奇结婚。”

什么?我以为自己听错了。中国女权运动什么时候高涨到这程度了,女人可以同时拥有两个丈夫吗?老婆耐心的给我解释,原来,张奇的父母亲也一直在催他把婚事办了,老婆之前已经以女朋友的身份去见过了张奇的父母,夫妇俩很满意这个未来的媳妇,婚礼已经提上日程了。

“但是,你不和我离婚,又怎么与他结婚,你想犯重婚罪吗?”我吃惊的问道。

“没有人说办两次婚礼会犯罪呀,我不跟他登记便是。我之前跟张奇说过,我们都是事业型的人,不希望用一纸法律文书舒服住双方事业的发展,只办婚礼,不领证,张奇爽快的答应了。”老婆胸有成竹。

“但是,但是,这样一来,我们算是什么关系?”

“你是我老公,是我儿子的爸爸,无论在感情上,还是法律上,你永远都是。我是你老婆,也是张奇的老婆。说实话,张奇现在根本不知道有你的存在。我跟他说,我自从跟我男朋友生下儿子后,就分手了,现在是未婚妈妈。张奇愿意接受我们的儿子。”

我惊得合不拢嘴。老婆思想的前卫程度让我吃惊。不同意,我当然不同意,当我以向张奇揭穿她来威胁时,老婆立刻以与我彻底离婚来要挟我。天哪,我气呀,但是,看在孩子的份上,我真的不想离婚。老婆不愧是商界精英,她早吃定了我不想离婚这一点,所以才如此的肆无忌惮。

最后,我妥协了。但随后我又提出了一个问题,她跟张奇结婚以后,是否还会回到这个家?是否还会和我像往常一样生活?“这个,”老婆一时语塞,“会有办法的。”

如果我知道,老婆最后会想出那样一种办法,我宁可不问这个问题。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被迫男扮女装成了老婆的伴“娘”-1出轨的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