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被迫男扮女装成了老婆的伴“娘”-3情敌见面,我失眠了

变装小说 女装子 9641浏览

出门时,碰见了邻居老张。老张是这片的业主委员会主任,对这片小区的人都比较熟悉,见到老婆,很熟稔的打了招呼,却只是对我点点头。“这是我妹妹,漂亮吧。”老婆大大方方的介绍说。老张笑着点点头,露出欣赏的表情来。男扮女装的我差点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被迫男扮女装成了老婆的伴“娘”

像是为了故意刺激我一样,老婆又补了一句:“还没男朋友呢,张叔要是有好的男孩子,帮忙介绍一个。”说完冲我眨了眨眼睛。我的脸红到了耳根,简直无地自容。老张说:“你们年轻人就爱说笑,这么好的姑娘,还愁找对象。呵呵。”

我一路低着头跟她走出小区,老婆不时提醒我挺胸抬头。我们俩有一辆车,是老婆为了工作方便,赚钱买的。可她今天偏偏不开,有意拉着我走公交路线。公交车上,我坐也不敢做,动也不敢动,感觉所有的目光都在看我,所有的目光都能把我看穿,额上全是汗,几乎要把妆花掉-仙女楼变装。老婆不断的提醒我擦汗。

一个戴眼镜的男生突然站起来,说:“这位小姐身体不舒服吧,坐我这里吧。”我赶紧说不用,刚说完,觉得自己嗓音有点粗,怕露了马脚,假装咳嗽了两下,换了较细的嗓音说谢谢。那男生丝毫没有察觉我的失态,只是一个劲的让我坐。我不胜推辞,只好坐下来,双腿并得紧紧的,生怕走路了“春光”。拿男生见我坐下了,满意的站在我一旁,但似乎欲言又止。过了几站,他一看自己快到站了,于是怯生生的凑到我跟前说:“小姐,我能跟你交个朋友吗?”

“额?!”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对方显然也是个生手,吱吱呜呜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最后一咬牙,说:“可以给我一下**号码吗?”

我脑子一片空白。刚一出门就碰上这种事,这样太狗血了。我手足无措的望着老婆,投去求救的眼光。老婆憋着笑,就差前仰后合了,见我求救,就跟那男孩子说:“这位帅哥,可惜呀,人家已经结婚了。”

那男生明显没有准备,脱口而出:“这么小就嫁人了?!”说过之后自觉失言,讪讪的挤向车门。

老婆低下腰来,笑眯眯的说:“小蹄子还挺招人,桃花朵朵呀。”我听得满头黑线,装过脸去不理她。

到了街上,老婆领着我一家一家的逛女装店。以前我是经常陪老婆来买衣服,对女装店也不算陌生,可今天以女孩子的身份来逛,倒是破天荒的头一遭,尴尬得恨爹妈生足了手脚,害得手脚没地方放。老婆也不急,她以自己挑衣服的口气来试探我对服装的好恶,让我慢慢适应环境。渐渐的,我找回了之前陪她看衣服时的感觉,不那么紧张了,也能给出一些建议。但老婆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每当我指出那件衣服比较漂亮,她就会故意说我穿上一定好看,弄得我苦笑不得。不过,这招还真有效,逛了几家店之后,我渐渐找到了女孩子的感觉,每看一件衣服,就会在脑海里想象着自己穿上它的样子,遇到漂亮的,也会去试穿一下。到后来,我跟老婆一路挑挑试试,倒跟两个逛街的普通女孩没什么区别了。不同的时,由于我们是两个美“女”在一起,一路上吸引了不少眼球。

不知不觉,已经采购了两大袋子的衣服。我本要想平时一样自己都提着,可老婆硬抢过去一套,还冲我眨了眨眼睛,似乎在告诉我大家都是女孩子,不必客气。我心里一阵不是滋味,但也只能由着她了仙女楼变装。老婆用空着的手牵起我的手,大摇大摆的招摇过市。本来,我们原来上街也经常是手牵着手的,但那是一种情侣或夫妻间的行为,而现在,俨然已经变成了两个女孩子间的亲昵。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见确实没有人能发现我的秘密,便放下心来,心态也逐渐放开了。华灯初上,我和老婆走在喧嚣的街头,犹如一对姐妹花。

“灰灰,你饿了吧。”我的大名叫做张江辉,老婆结婚前也叫过我辉辉,不过好多年都改叫老公,乍一叫,我还没反应过来。

“走了一天,是有点饿了。”我这才想起来,我俩除了早上吃了点早点,竟连午饭也没吃,此时早已饥肠辘辘,竟然毫无觉察,可见逛街对女人的杀伤力之大。可我,算女人吗?黑线。

“晚上有人请。”老婆故作神秘的说。“谁请?”我不由得纳闷,但马上明白过来——请我们的人一定是张奇了!好吗,老婆这是一竿子插到地啊,这是怕我反悔,一天之内全给搞定了。只要我见了张奇的面,承认了闺蜜的身份,以后再想反悔也来不及了。女人心海底针,真是深不见底啊。

“你都猜到了啊。哈哈,不要紧张,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嘛。”“你才丑媳妇。”我恨恨的说道。

“待会你见了张奇,要大大方方的,就说是我大学时的师妹江蕙。要自然点哦。呵呵呵,我们这个家还能不能存在,就全看你的表现了,灰灰。”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我气不打一处来。但面对嬉皮笑脸,软中带硬的她,也只好收了脾气。

高大帅气的张奇站在街口,远远望见我们,连忙挥手招呼。不得不承认,从外形上,我比这个该死的张奇差得太远了,他那玉树临风的身子,就是我这个男人看了也眼热。想到这个,我半点气势也没有了,羞答答简直像个要进家门的小媳妇。

“你个死人,车停这么远干嘛,瞅把我们美女累的。”老婆见了张奇,脸上一片灿烂,笑吟吟的用小拳头捶打着他。我看了,不由一阵心痛。

“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张奇,理工大学的高材生,神铁集团的副总裁。这位是我大学时的师妹加闺蜜,江蕙,叫她灰灰就可以。”

“灰灰?不该是蕙蕙吗?”张奇好奇的问。“原来是叫蕙蕙,这不嘛,小丫头最近迷上了《喜洋洋与灰太狼》,灰太狼和红太郎的孩子就叫灰灰,可爱吧。”老婆胡说道。

我差点没喷出血来,说起《喜洋洋与灰太狼》,我还真蛮熟悉的,一来是家里有小宝宝,二来老婆也喜欢看。可没想到我竟然被按了一个这么卡通加幼稚的名字,还被叫小丫头,不由得不笑不得。

从见面到饭店,我一路上都没敢看张奇的眼睛,主要是怕自己的怒火暴露了身份。天可怜见,这世上居然有正牌老公惧怕“小三”的。唉,谁让我这么爱这个家,偏偏老婆又这么不着调呢,只能认命了。

席间,张奇碍于有外人在场,倒没怎么和老婆亲昵,可老婆却摆出一副女朋友的架势,时而撒娇,时而埋怨,丝毫不把我放在眼里。想当初,我和她又何尝不是这样甜蜜。心如刀绞,心如刀绞啊……

“灰灰怎么不爱说话呀。”张奇见我沉默不语,没话找话的说。“哦,逛街逛的有点累了,你们聊你们的。”我随口解释道。

“我们小美女怕生。”老婆一口一个小丫头、小美女的叫着,毫不留情。张奇笑着说:“呵呵,没事,以后姐夫常带你们出来玩玩,熟了就好了。”

姐夫?靠,你是谁姐夫?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我心里把他八辈祖宗都问候了一遍,可脸上还要装得平静。“谢谢姐夫。”说完这句,我真想抽自己一巴掌。真贱!

老婆满意的冲我点头示意。

“灰灰有男朋友了吗?”张奇见我又沉默了,继续没话找话。“人家还小呢,今年才22,哪来男朋友。”老婆口无遮拦的乱盖。

“22也该有了啊,看不出来,灰灰还挺传统的。”

传NM的桶!你就说老娘嫁不出去不就得了!额?我怎么用女生的思维来考虑问题了。囧。

张奇继续说:“我有个助理,男孩不错,要不,给灰灰牵个线?”

牵NM的线!关你*事,吃饱了撑的!

“呃,这事就不劳你费心了,我还想把她多留身边几年呢。”老婆一看张奇挺认真的,连忙接口说。

张奇讨了个没趣。他以为女生都喜欢给别人前线,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奇怪,也没好意思问。饭局就在这不尴不尬的闲言碎语中过去了。

快分手时,老婆说今晚要去我那里住,让张奇用车我们送到家里,张奇爽快的答应了。到了楼下,老婆又说女孩子的房间也不方面你进去,你今天先回家吧,就把他大发走了。

张奇一走,我气呼呼的不理老婆,扭头就上楼了。老婆一路小跑的跟着。到了家里,她变得想个温顺的小绵羊一样,一口一个老公的叫着,弄得我心烦意乱,也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

这天晚上,我失眠了。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被迫男扮女装成了老婆的伴“娘”-3情敌见面,我失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