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的变装心路历程

变装故事 女装子 4920浏览

我是一个异性恋变装者,我愿意与你们分享我作为一个保守社会的变装者的经历。只有表达出来,让更多的人看得见,社会才可能改变它的态度。

在我的15年左右的生活中,我一直把我个人的变装作为一个秘密。我不愿意将此秘密告诉我的朋友和家人。

我的变装心路历程

我10岁开始变装,但是,我想,变装的欲望比这早得多,可能是我的无能为力掩盖了这个欲望。在这个阶段,我仍然习惯于我无能为力这个事实。我一定知道,变装是一件不同寻常的事,因为我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我对这个问题的感受-仙女楼变装。

那时,我并不是真正地将变装看成是“释放自己”,直到最近几年,当我认识到,这个问题是我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时,才认识到这一点。

我使我自我感觉良好,我非常欣赏自己变装。我不想停止变装,正是因为社会并不理解变装。我是一个异性恋者和变装者,这个事实使社会更加难以理解我。大约90%的变装者是异性恋者——在大多数的百科全书中都有这个统计数字——但是,看不见这些变装者,因为他们太胆怯,不敢“走出来”被人看见。

我喜欢打扮得花枝招展,在城里逛逛。我喜欢被人家看见,因为我实在看不出变装有什么不妥之处。

由于我的身体方面的无能为力,我一生都卷入在向社会的所谓的准则进行挑战的斗争中。我真厌烦我不得不掩盖我变装的个人脾性。

当我在城里花枝招展打扮起来的时候,通常是在某个特殊的地区,在那里我最有信心,因为那儿的人们的态度使所然。我曾经变装到这个地区的几家咖啡馆去过,我感到十分轻松。我没有回头四下张望,看有没有人在跟踪我。

在我住的地方,我不能变装,因为那是一个很小的社区,肯定会被父母亲看见,我不打算告诉他们我的变装事。

我到是喜欢能在本地区变装,我尽力穿不太明显的女装,比如长裙子,但是,我不想穿迷你裙和高根鞋,去冒这个险。人们知道我,因为他们首先能识别出我的无能为力,不管我穿女人衣服与否。

我的一个朋友曾经对我说,要让社会接纳变装很难,因为当一个人变装时,通常是显而易见的,而社会不喜欢明显的差异。我同意这个观点,因为我一生在成长过程中都带着这个明显的身体上的缺陷,知道人们不理解的否定态度总能表现出来。

过去要我接受和理解这点是很困难的,但是,我下定决心,不为我为什么要变装而困扰。当我变装时,也不担心我的心理状况是什么,等等,就这样变装生活下去-仙女楼变装。

去年岁末,我变装去见我姐姐和她的朋友时,我感到双肩如释重负。我开始在我的屋子里保存“女性”衣服,而且可能在家里变装。我感到我可以放松自己,更加愉快地变装,被人发现也不会恐惧了。我仍然有点紧张,但是希望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紧张会慢慢减少。

发生了几件事情,使我充满了希望,社会会慢慢地朝着正确的方向,改变它对变装的态度。我不知道有多少朋友了解我的改变了的自我,但是,我已经与同事有了联系比如,鞋子售货员和美容理疗员。

我愿意描述几个样板人物,以说明这个观点:

那天,我打扮成小伙子,到商店去,对老板说:我要花钱买女人衣服。老板正和另外一个顾客在喝咖啡。

当老板从货架上取下女服装时,那个顾客问我是不是给女朋友买的。

我还来不及回答,老板就说:“不,是给他自己买的。他是变装者”。

一部分的我感到尴尬,另外一部分的我更大的一部分感到:老板很自信地这样说,多美妙啊!

现在,我经常到那儿去,我们相处得很好,这真是棒啊,因为这使我到那儿购物成了一种愉快的经历——不仅考虑赚钱,还对顾客产生了兴趣。

第二个例子发生在1993年,当时我在惠灵顿。

我走进一家商店,去买我在窗橱里看到的女人衣服。我是第一次到这个商店,我穿着男人衣服我的牛仔裤里面穿的是裤袜。我走到货架前,取下那件女人衣服,我打量了一会儿。

商店老板走过来,问我要不要试穿一下。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抓住这个机会。不幸的是,我喜欢的那件女服不合身,但是,女老板花了大约一个小时,帮我选了另一件女衣服。我感觉棒极了?

第三个事例

几个星期前,我走进一家鞋店,我还是穿着男孩子的衣服我在牛仔裤里面穿的是女人紧身内裤。

我对老板说:这也许是个愚蠢问题,但是,我想为自己买双这样的鞋子黑色、高跟鞋。

她只是说别发傻了,你当然可以给自己买这些东西。然后,她花了半个小时,找了一双合脚的鞋子。打那以后,我几次去那商店买东西。他们真地是我有受到抬举的感觉。

有一次,我变装并且化着浓妆走进这家鞋店,一个店主对另外一个店主说:“她看起来真美啊!”“的确,她很美。”被人当成“她”使我感到异常高兴,这也是使我看出这个“问题”不是我的问题,而是社会的问题不仅仅是穿上异性服装的问题,而是要实际被人当成女性的问题。

我想我决不会转换我的性别,但是,在我身上仍然有一点可能,我希望自己出生时是女孩子。

第四个事例发生在几个星期后。

那时,我找到一家美容时尚诊所。我到那儿去了三次,去作女性化妆、作世上分析和退步脱毛。

第一次,我穿男孩子衣服,只是问他们是否愿意给男小伙子做女性化妆。几个星期后,我做了第一个女性化妆预约,自此以后,我去那儿时,总是打扮成女人。那儿的雇员使我感到非常舒服,他们告诉我,欢迎我参加他们时常举行的时装变装表演。

当我问她有关其他也可能参加时装表演的顾客时,她回答说,她对男孩子打扮成女孩子,其他人会有什么看法,她真地无所谓。当我为时装表演做分析准备时,美容师似乎毫无问题,对我做女人前景进行分析。这是我感到异常高兴。

像这样的其他事例在几年中连续发生,使我自我感觉十分良好,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我不知道这些事例是否能表明社会的态度在改变,或者是否是我很幸运,在正确的时间遇上正确的人了。

在这些关系中,我不喜欢的其他事情是,它们是建立在顾客-商贩的基础上的。我只是希望能将这种关系从专业关系转变成私人关系。

我从5岁起就认识的一个最要好的朋友,最近发现我在变装。我认为,他接受我的变装事实会有多么好,但是,我仍然认为,知道此时我才告诉他我变装这个事实,仍然使他有点不高兴-仙女楼变装。他对我说,人们不理解或者不接受变装这个问题,因为它不是一个问题,它不需要纠正,也没有引起社会的关注。

我记得,我姐姐不喜欢上芭蕾舞课一样,而我愿意去,部分原因是,我知道,跳芭蕾舞男孩子也可穿紧身的衣裤。我的第一次变装就是穿我姐姐的女人紧身衣裤。我还记得,我八、九岁上学时,我的老师把她女儿的跳舞短裙带到教室里,问我们有没有人要穿。有的男孩子试穿过,但是,我心里想到,不行,不行。

我害怕承认自己是变装者,这是我过去经常要应付的事情。类似的经历还有一些,我尽量削弱这种想法,我真地想穿女人衣服。

在过去的几年中,我曾经找过几个人咨询。部分原因是,我身上有一小部分想得到“治疗”,但是,大部分都想能够以变装而得到轻松和释放。想要治疗,是因为我认识到,由于我变装,我把自己推倒了社会的边缘,使我的生活很困难。

我的确不愿意放弃变装。我认为,我仍然处在走出去的过程中。我实际上更多的时候是想打扮成女人。我希望在5年或6年的时间内,人们对这个问题能够更加容忍-仙女楼变装。大概,我们能够制造一个新的第三性别,我们应该致力于被当成第三性别。

有朝一日,我希望能够穿着裙子,或者穿着男人衣服,在大街上自由行走,而且信心十足。我希望,到那一天,我能够变装上班,能够将变装成为我生活的一个正常组成部份。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的变装心路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