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男扮女装从“变装照”中体验另一生活

变装杂谈 女装子 5362浏览

张国荣在《霸王别姬》中的女性造型令人记忆忧新,陈佩斯在《少爷的磨难》中扮成小姐在浴缸里搏人一笑,五大三粗、须眉发达的“如花”点缀了周星驰的一系列影片……这些经典的“男扮女装”,都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男扮女装从“变装照”中体验另一生活

近日,上海某影楼突发奇想,推出了“变装”写真照,开业一个月来,已有近10名男子前来影楼拍摄写真集;而在这之前,“女扮男装”的照片,早已作为女性写真的一个固定组成部分。心理学家朱学军分析,无论是“男扮女装”还是“女扮男装”,都是现代人减压的一种方式,也是现代香港“无厘头文化”的延伸;但值得注意的是,“变装照”应当注意宣传的方式,以免误导未成年人。

“变装照”受“中性化”影响

近日,上海某影楼别出心裁,推出这项“异性变装写真集”拍摄服务。据负责人蔡女士介绍,她从事电影造型工作已有13年,在了解到不少客户有“体验一下异性感觉”

的兴趣后,便决定为这些有特别需要的人拍摄写真。一个多月来,已有近10名男子前来影楼要求这项服务。蔡女士表示,部分顾客可能受一定程度心理障碍的促使,绝大多数人则纯粹是为了“好玩”。据记者了解,在“男扮女装”照片流行之前,女性写真中的“女扮男装”造型,已经是各大影楼吸引顾客眼球的“亮点”之一。

心理学家朱学军点评:受“中性化”影响,女性“男性化”或男性“女性化”都不足为奇。“时下,具有女性特质的男性,以及具有男性特质的女性,他们可能更受青睐。这可能是因为中性化的男女,看上去更容易与其他人沟通。”朱学军认为,无论是“男扮女装”还是“女扮男装”,都可以被看作现代人的一种减压方式,也是香港“无厘头文化”的延伸。

体验另一种性别生活

现年26岁的Eric就职于一家外企,他在拍照时显得大大方方,并且表示事前已经征得女友同意。Eric告诉记者,在拍完“变装照”后卸妆,换衫,拿掉假发,仍然回复到正常男性身份,而且对自己的原本身份认同并无影响。“最初想要拍摄的念头,就来自于之前看港剧明星的变装照,张国荣在《霸王别姬》中的惊鸿一瞥和周星驰电影中五大三粗的如花,都给我的学生时代带来了不少乐趣,所以我想尝试一下这种有趣的拍照方法。”

Eric说,当他把照片和同性朋友分享时,他们都表示愿意尝试一下,把这当作一种比较新颖的减压方式。“只是我其中的一个朋友说,他能接受女性拍男装照,而不能接受男性拍女装照,可能因为他是一个很传统的男人吧。”

和Eric追求的“好玩”一样,选择拍摄“女扮男装”的女生张倩表示:“拍摄男装照,最初源于摄影师的建议,因为他觉得我穿男装十分俊朗。而在拍摄的过程中,我收获到另一种性别的心理体验,这如同一个刺激好玩的游戏,像摩天轮、云霄飞车、海盗船,你只需要在那一段游戏时间内享受刺激就够了,而它和你在日常生活的形象关系不大。”

朱学军点评:“变装”行为存在以下几种心理动机:情色刺激;缓解压力;有机会表现性格中柔弱、敏感、爱美等潜藏特质;羡慕异性,但并不真的想舍弃现在的性别;为了满足闲暇的幻想;展现在服装、化妆、演戏等方面的创造力。像Eric、张倩这样带着“把玩”心理来体验“变装照”的顾客,应该是缓解压力和展示创造力的双重心理在“作祟”,这也是现代人体验另一种性别、给自己减压的一种方式。

“异性装扮癖”需引起注意

和Eric不同的是,思雨拍摄“变装照”时,是为了满足自己多年来喜欢穿女装的梦想。“我只是在上海打工,在这认识的人不多,所以敢来影楼拍照,如果换成在自己的家乡,打死我也不会拍这样的照片。”思雨拍摄了一组非常女性化的照片,在照片中,他穿着旗袍,拿着蒲扇,背景是阴雨中的江南风情。

“小时侯,家中没有女孩,爸妈一直把我打扮成小姑娘,穿女装,打耳洞,直到念小学三年级时,才给我换上男装,当时很多人都不知道我是男孩子。到现在,我也还是喜欢穿女装,不过是在没有熟人看见的时候,因为怕被人家说是‘变态’。为了能穿上女装上街,我经常在周末的时候,去附近的城市旅游,路上不少男性向我大献殷勤,真把我当成个女人了。”说到这里,思雨得意地笑了。但是当记者问他是否真的想变成一名女性时,思雨犹豫了。“其实,这个问题,我问过自己很多次,答案是我并不想变性,我还想做男人,但我还是挡不住做美女的诱惑和成就感。”

点评:思雨是变装者,具有通过穿着异性服装而获得快感的一种心理。他们通过穿戴异性服饰、应用异性专用物品而得到某种心理上的快感,当然这种快感中,不一定有明显的性或色情成分。变装者对自己的性别表示满意,并不希望成为异性,没有性认同障碍,这有别于变性者。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男扮女装从“变装照”中体验另一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