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被迫男扮女装成了老婆的伴“娘”-8我低估了李思明

变装小说 女装子 6122浏览

我以为,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可我低估了李思明。

张奇是大人物,婚礼将办得非常隆重,有些大人物将会出席。离婚礼还有半个月时间,我们准备彩排两场,以免到时候手忙脚乱。

第一次彩排,就被李思明砸了场子。好吧,或许用这个词并不准确,我们的男主角张奇同志,事先一定是知道,并且默许了的,甚至可能还参与了策划。

我被迫男扮女装成了老婆的伴“娘”

过程是这样的,彩排很顺了。当最后一个环节的彩排完成后,李思明突然从人群中杀出,单膝跪地,手捧玫瑰,向我求婚。要命的是,他身后的一帮同事叫喊连天的跟着起哄,“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我的天哪,我只是个伴娘,可不是婚礼的主角。

老婆显然事先并不知情,也是万分惊讶,连忙跑去找张奇。张奇做了个嘘的动作,搂过老婆,然她静静的看着。老婆看着不知所措的我,摇了摇头。

我想,如果我是个女孩,可能会答应他的请求,哪怕只是敷衍,起码不会让他折了面子。可是,我男人的自尊心不允许我在众人面前接受一个男子的求婚。我拒绝了,冷冷的说:“我们,不可能。”

那一刻,我分明感受到有什么东西碎了一地。是他的心?还是我的心?

李思明悲壮的站起身,哀怨的看了我一眼,逃走了。

他失踪了。从那天开始。再没人见过他。没去上班,不接**。同事怕他出事,顺藤摸瓜联系了他几乎所有的朋友,音讯全无。

这件事像一朵不祥的乌云,压在即将举行的婚礼上空。一周后,第二次彩排,神铁集团的所有同事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眼神里是嗔怪、是怨毒。张奇倒没有特别的表示,可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和我讲话。在他们眼里,我是一个不知好歹的人,我是一朵带毒的玫瑰。他们不理解,即使不接受,也不必把话说得那么绝吧。可是,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老婆一直宽慰说,说没事没事,据她的了解,李思明是想得开的人,不会做出什么傻事来。可谁有知道呢?他毕竟是消失了。这时候,距婚礼还有六天。

倒数第六天

晚上,我和老婆偎依在被窝里,无言。我背冲着她,不希望她从我眼里看到我的自责和焦虑。可她不用看也是知道的。老婆轻轻搂了我,把我揽进怀里。忧愁比运动的减肥效果还好,我的体重只剩下90斤了。消瘦的肩膀,如少女般细弱单薄,已经撑不起任何重量,只有被呵护的资格。我还能算是个男人吗?我笑着,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流进嘴里,苦的。

这时候,**铃声突然响起。我的手机是一机双卡,有一个卡是专门为了灰灰这个身份准备的。一听铃声,我就知道是有人在找灰灰。是李思明吗?我掀起被子,赤裸着上身冲到**前。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我是江蕙。”

**里传来一个阴测测的女声,像是人工合成的:“你还关心李思明吗?”

我心里一紧:“他在哪里?”

“你可把他害惨了。他要为你自尽,如果你再不来,他恐怕真的活不成了。”

“到底在哪里?”我的嗓音已经带了哭腔。

“你会来吗?”

“我会!”

“可他不想见任何人,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你在哪儿,只想见你一个。”

“我自己去!”

“真是个傻丫头啊。朝阳四道口XX胡同XX号。”对方报了地址,迅速挂断了**。

我急速的开始穿衣服。

“傻丫头,你不能去!”老婆冲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衣服。

“我不去,他可能真的想不开啊!”我已经顾不了别的了。

“来电连自己是谁都没说,可能是个陷阱!”老婆死死的抓住我的衣服。

“陷阱我也去。”

“你傻呀。交给警察来解决。”老婆圆瞪着眼睛,态度坚决。

“如果在以前,我是不敢和你争辩的,可是这次不同,”我用力扯回了衣服,望着愣愣的老婆,说道:“**,老婆,我不知道该叫你什么。因为我已经不知道我是谁。这一年来,我迷失了自己,也失去了你。我害了自己,也害了他。不要以为我爱他,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爱,我只知道,他是被我们的计划害了的。他不顾一切的去爱,我们却用绝望回应他。这一切,是我的错,也是你的错!所以,我希望你不要阻拦我。就算是死,我也要挽回因你我而且的这场灾难。”

老婆眼神暗沉下来:“是的,没错,一切都是我的错。因为我的自私,因为我的贪得无厌,因为我的异想天开和不择手段,我伤害了我的丈夫,让儿子失去父亲,现在,又连累了无辜的人。如果有一个人该死,那就让我去吧。”

“你去?你去有什么用?他想见的不是你。”我冷笑着。

“不对,如果这个**真是他打来的,一个求死的人,是不可能还惦记着见谁不见谁的,只要你能出现,他才不会管谁和你一起去。除非这个**是个阴谋。”妻子镇定的分析道。

“我知道是个阴谋。那又怎么样?有人利用了我的软弱。是的,我很软弱,所以,他赢了。我不相信他能从我身上得到些什么。我不是你,不是富豪的未婚妻,绑架我没有用。可你不一样,你不能跟着。”

“拿就报警吧!”

“不行!对方明显有恃无恐。我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但他们能这么说,必然有他们的手段。我不想让任何人冒险。你在家里,等我消息。”我说吧,穿上衣服,开门而去。

“老公!”

倒数第五天

江蕙失踪了,林美也失踪了。张奇找遍了所有知道的人,没人知道她们去了哪里。

倒数第四天

有人匿名往神铁寄了张字条:江蕙负我。不杀此女,此恨不休。如要赎回林美,准备好500万,等**。报警撕票。张奇认出来,是李思明的笔记。

倒数第三天

我在哪儿?我摸了摸头,很痛,似乎流血了。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这儿?

哦,我想起来了。那天晚上我去找李思明,老婆偷偷跟踪我一起到了四道口XX胡同,在胡同口赶上了我。我不敢惊动里面的人,只要让她跟我一起进去。这是一片平房区,处于北京的城乡结合部,平时人流还算多,但现在夜已经深了,没什么人走动,黑洞洞的,只有隐隐约约的狗叫声。XX号是个其貌不扬的小院落,木门,铁栓已经锈迹斑斑,很久没人住过了的样子。

我们蹑手蹑脚的来到门前,踯躅这不敢近前,最后仗着胆子问了声,有人吗?木门开了,一个蒙面人走了出来,身量和李思明差不多。“你是李思明吗”我轻声问了句。蒙面人不说话,把我们引进屋去。

当我跨过门槛的那一刻,突然,我被什么什么东西重重的砸了一下。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这就是我的全部记忆。

当我跨过门槛的那一刻,突然,我被什么什么东西重重的砸了一下。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这就是我的全部记忆。

我发现我置身在一个幽暗的房间,似乎是个废弃建筑的半地下室,只有半扇窗。月光从窗口照进来,阴森森的。

突然,门开了,一个黑影走了进来。借着月光一看,是李思明。只见他阴沉了脸,脸上污秽不堪,像是也有血迹。他手上是一根不知是木棍还是铁棍的东西。

“你还好吧?”不知来人是敌是友,我轻声问道。

“好,好,好。哈哈哈哈,再好不过了。我被一个阴阳人耍的团团转,差点就去阴曹地府报道了。你说,我好不好啊?”李思明的嗓音阴阳怪气,透着邪气。我的身份已经被戳穿了,这反倒让我安下心来。至少,我不需要再骗他了。

“我不想骗你,这也是我拒绝你的原因。但我不知道因此而把你伤得那么深。我很抱歉。我对不起你。”

“你他妈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用?!”他狂笑着,“哈哈哈,我他妈被个阴阳人耍了,还当众求婚,还被拒绝了。我是这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他笑着,狂笑着,手里不断的在木棍上指指戳戳,像是要发狂的样子。

“我真的不想这样。”事到如今,再说一切也只是徒劳。

“你以为我想吗?你的身份已经被戳穿了,你是个骗子,大骗子!而我,是天底下最大的**!所有人都来笑我吧,都来笑我吧。我爱上了个变态!”

“我不是变态!我有妻子,有孩子,是个真正的男人。”

“你不是变态?!啊?!你不是变态呀?哈哈哈哈……”,他一阵狂笑,挥舞着手中的棒子,像是要打过来,“我告诉你,你那个同谋林美现在也在我的手上。我要让你们死,我要让你们都去死!!”

“请你冷静一点。你现在还什么都没有做,回头还来得及,你有光明的前途,千万不要犯下大错。”我头上冷汗淋漓。如果他打过来,我是无论如何没有招架之功的。

“我的前途!我的前途都他妈让你这个变态给毁了。从此以后,我在这个社会上还怎么立足?怎么立足?!”他咆哮着,歇斯底里的挥舞着手中的棍棒。

可是,他忘了一点,就是这屋子并不大,并没有足够的空间给他舞棒。棒头撞在墙上,李思明拿捏不稳,棒子脱手飞了出去。

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一个鱼跃扑向棒子,抢在李思明之前把棒子拿到手里。还好,虽然力气小了,但男性的体能意识还子。

“你别过来!”我紧紧的攥着棒子,生怕他来躲。

“不愧是阴阳人,好俊的身手啊!”李思明面目狰狞,一步步向我靠近。

“你住口,我不是阴阳人!”棒子在手,我说话也有了些底气。

“你不是阴阳人,那你说,你究竟是男?还是女?你说呀,说呀!”

“我……”我一时语塞,是呀,我是男人,还是女人?我算男人吗?我能算女人吗?

“说不出来了吧!你个不男不女的丑婊子!”李思明圆睁着双眼,眼球想要从眼眶里冒出,“你说呀!你说呀!你说呀!”

“我……”我步步后退,最后竟一跤跌倒在地。疼痛从下面穿了上来,搅合着连日来的委屈与憋闷,一口气涌到胸口,涌到眼眶,我居然,不顾场合的,哭了。

“我是女人!我是女人!我是女人!”我呐喊着,像是在抒发连日来的苦闷。此刻我已然迷离,我多么希望我根本没有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那就让我来验验你!”李思明扑向坐在地上的我,发疯般撕扯着我的裤子。

绝望、委屈、怨恨、羞辱……百种情绪一时冲进我的大脑。我疯了,我举起棒子,朝着李思明低下的后脑勺,咣……

倒数第二天

上午,张奇按照接头**指示,将五百万元现金送达指定地点。指示**告诉他继续等待,林美随后就会出现。

下午,失踪多日的江蕙被人在郊区发现。她一身褴褛,满脸血污,手里还拿着根木棒,神志很不清醒。张奇挪用公款被匿名举报。

晚上,张奇被逮捕。

倒数第一天

公安干警根据木棒上的线索,在大兴区某仓库找到林美,同时抓获犯罪嫌疑人五人,外带半死不活的李思明。经过连续审讯,案情真相大白。

原来,由于张奇平日在公司铁面无私,得罪了不少人。犯罪分子就是张奇的员工。他们处心积虑,设计了这个局。他们先是鼓动被爱情冲昏了头的李思明当中求婚,在李思明遭到拒绝,愤然离场后,他们绑架了李思明。通过暗中观察,他们故意于江蕙和林美同时在家,而张奇不在场的时候,假借李思明要寻短见为由,诱骗深深自责、已经失去基本判断力的的江蕙和林美上钩,随即将二人绑架到大兴的一个荒僻仓库中。

随后,他们威*李思明写匿名信给张奇,张口要五百万赎金。由于张奇只是个职业经理人,手头必然没有这么多钱,*迫张奇挪用公款。随后,他们以江蕙的姓名相要挟,要求李思明演一出苦肉计,假装癫狂,找机会被江蕙打翻,放江蕙逃跑,以此将绑架罪全盘嫁祸给李思明。

需要补充的时,在检查江蕙身体是,犯罪分子意外发现江蕙是男人。犯罪分子原以为,在知道江蕙的男人身份后,李思明不会再予以配合,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李思明依然同意出现苦肉计。

在接到张奇的现款后,犯罪分子匿名举报张奇挪用公款,陷害张奇入狱。当他们正准备将李思明和林美二人杀害时,没想到神兵天降,被公安一网打尽。原来,李思明装疯卖傻,假装知道江蕙的真实性别后大受刺激,用精湛的演技转移了绑匪视线,并暗中咬破手指,在木棒上写下林美被藏匿的地址,以及一句:依然爱你。

因张奇入狱,江蕙神志不清不清,林美入院,婚礼被无限期推迟举行。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被迫男扮女装成了老婆的伴“娘”-8我低估了李思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