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的丝绸之路-我的CD变装被发现之后

变装故事 女装子 8031浏览

偶然的机会,看到一个网民推荐的SM捆绑网站,把我带入了一个陌生的、全新的世界。那么漂亮的女孩子,被用绳子捆绑成各种姿势,那样痛苦,那样无助,却从中感受到极大的乐趣。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如果那是我,会有什么感觉呢?我喜欢看,并且感到刺激和兴奋。“受虐和施虐”,这也是一种生活方式。

我的丝绸之路-我的CD变装被发现之后

世界真奇妙啊!我试着捆绑自己,用丝巾把双腿紧紧绑在一起,双手绑在身后,躺在床上,想象自己被人虐待,被人**。可是不行,我不喜欢男人,我不许他们碰到我的身体。我不行……看来我对这种神奇的生活方式是无法体验了,能看,能欣赏,也好啊。

初夏的一天,我独自一人坐在江滨公园柳树下的连椅上。几个小孩在草地上嬉戏,情侣依偎在一起甜蜜私语,一对老年夫妻互相搀扶,走着自己人生的余程。他们都有自己实实在在的生活,相距咫尺,却又是那样遥远。我的人生注定了是一场悲剧吗?

一个穿黄裙子的姑娘沿着卵石小路走过来。“那么高的鞋跟,亏她还能在这样的路上走”,想起自己学穿高跟鞋时的狼狈像,心中不由暗自好笑。突然,脚一歪,姑娘果然摔倒了。

“哈哈,尽管久经训练,还是……”

心里这样想着,我还是跑了过去。

“小姐,你不要紧吧?”我伸手拉她起来。

“哎呦,别动我!”她甩开我的手,抱着脚腕,皱着眉头。

“好痛,我扭到脚了”

我傻眼了,这该怎么办呢?

“我送你去医院吧”我热情的献殷勤。

“不要紧的,活动一会就好了。”

我扶她在连椅上坐下,她抱着脚慢慢摇着。

“都是这该死的卵石路,还有这该死的高跟鞋。”她生气的嘟着嘴,埋怨着。

她真漂亮,生气的样子更可爱。

我不能走,也不想走,陪她坐了下来。

能跟一位这么漂亮的姑娘聊一会,也是人生快事。

“小姐,还疼吗?我送你去医院吧。”我没话找话的献殷勤。

“我没事,休息一会就好了。”姑娘似乎对我不感兴趣。

哼,女孩就这点不好。越漂亮就越高傲。

我不再自找没趣,乖乖闭起嘴,扭过头去,装出在欣赏风景的样子。

“嗨,你干嘛不跟我说话?”姑娘竟然生气了。

嘿,她还有理了,小性儿的丫头。

“我倒是想说话,可你还得理我呀?”真是的,我就这副德行,在漂亮女孩面前,永远低声下气。

“谁不理你啦?想叫我上赶着找你说话吗?”她冲我嚷着,一副凶霸霸的样子。

“我不知道……”我低下头,吱吱呜呜的,双手拨弄着衣服上的纽扣。

我这个假丫头碰上这个假小子,胜负立判。

“嗨,你叫什么名字呀?”看到我的窘态,她大概心中不落忍,先打破僵局。

“我叫庞光明。”我老实回答。

“哈哈哈哈,膀胱明!哈哈哈哈……”她笑得弯下腰去。

我也笑了,我明白她为什么笑。小时侯,这是我的绰号,尽管相同的发音,可每当老师点名到我的时候,全班都会发出会意的笑声。

“你叫什么名字啊?”我不跟她计较,一副大**量的样子。

“我叫李枚。”她停住笑回答。

“李梅?真俗气。”我反击。

“什么呀,不是梅花的梅,是一枚两枚的枚,量词。写在纸上特漂亮。”

僵局打开,气氛立刻融洽起来。

她开始唧唧喳喳的介绍自己,大约觉得我这个人没啥危险性。于是我知道了她在一家外企工作,算是白领。跟三位女同乡合住在一套公寓里。

“你做什么工作啊?”她开始问我。

“我没有工作。”看她不信,我就简单介绍了自己的情况。

“可真羡慕你,有个好爹娘,不必像我们,一天到晚好辛苦。”

真是人心无足,长那么漂亮,又年轻,还是外企的白领,这才真令人羡慕哪。

轻松的交谈着,不知不觉已是黄昏。

“脚还疼吗,我送你回家吧。你住哪儿?”是我表现绅士风度的时候了。

“南华山庄,不远的”

我心里一跳:“咦,这么巧,跟我住在一块!”

邻家有女这么漂亮,我竟然不知道。

“真的吗?那太好啦,以后我们可以经常交往的。”她高兴的说。看那神情,不像是客套话。

只有傻瓜才会拒绝,我心里美滋滋的。

叫来的士,很近的路,一会就到了。我扶她上到三楼,她掏出钥匙开门。

“进屋吧。”她盛情邀请。

我犹豫了一下,毕竟是第一次到单身女孩宿舍。

“傻样的,进来呀。”

我跟在她后面进了门。

“来,我给你介绍我的同屋。”

沙发上坐着三个姑娘,见我进门,连忙站起。

“这是倩姐,于倩。这是岚姐,刘岚。这是周子玉,阿玉,你叫她玉姐。”

然后,她指着我说:“这就是咱们的小邻居,膀-胱-明-。”

“哈哈哈哈……”大家一齐笑起来。

我被她们笑的满脸通红,手脚都不知该放那里了。

倩姐过来拉住我的手,把我拖到沙发上坐下。她坐到我旁边,两手扶住我肩膀:“来来,让姐姐瞧瞧小邻居,小模样真让人疼呢。”

大家又笑起来。

我拼命低下头,找不到地缝钻进去。心里蓬蓬乱跳,脸上一阵阵发烧,别提多狼狈了。

“倩姐,饶了他吧,人家今天下午可真绅士呢,整个英雄救美。”李枚笑着,边走回房间换衣服。

我看到她的脚,怎么一点都不瘸啦。

“好啦好啦,咱们先吃饭吧,为欢迎小邻居,我们做了好多菜呢。”岚姐站起来说。

说的话不对,我疑惑了:“你们怎么知道我要来?”

“哈哈哈哈!”她们笑着,冲我做着鬼脸,向厨房走去。

我站起来,环顾着房间。

这是一套四居室的公寓,姑娘们每人一间。还有厨房、餐厅、客厅,非常宽敞。

李枚从自己房间走出来,打开北面一扇窗户。

“阿明,你来看,这是谁家?”

不用看,我也知道北窗正对着我家。下车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

“枚姐,你们以前是不是知道我?”

“呆会你就知道啦。”枚姐伸手拍拍我的脸,诡秘的一笑。这是怎么回事?我被搞迷糊了。

饭菜上桌,真是非常丰盛,还有酒。我没喝过酒,但经不住她们硬劝,被灌了好多,头脑晕晕忽忽,说话也不顺了。气氛热烈,大家放浪形骸,无拘无束。我已经好多年没有这样高兴过了。

谈话中,我知道她们是一起从家乡出来的,在家就是好朋友。倩姐最大,今年二十四岁了,是学医的,在市医院当医生。岚姐稍小几个月,在另一家外企当内勤。最小是玉姐,跟枚姐同一家公司。我醉了。我不知道喝醉是什么样,但我现在肯定是醉了。

我坐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天旋地转,不知人间何世。枚姐坐到我身边,双手搂住我,摸着我发烧样的脸说:“你看我们阿明,小脸红红的,多可爱呀!来,让姐姐亲一下。”说着,在我腮上使劲亲了一口。我试图挣脱,可枚姐使劲搂住我,她的力气好大。“哈哈哈哈……”大家开心的大笑。玉姐坐到我另一边,把我紧紧夹在中间。

“阿明长的这么漂亮,是男孩还是女孩呀?”“摸摸看不就知道啦?来,乖宝宝,让我摸一摸。”倩姐边笑边走过来,伸手要摸我小弟弟。“噢!不行不行!”我尖叫起来。我里面穿着一条粉红色的丝质内裤和一条同色的紧腹裤,小弟弟还粘在屁股沟里呢,一摸肯定露馅!我拼命站起来,挣脱搂抱。要是给发现了,那可太丢人了。

“嗨,你还想跑?”脖领给岚姐揪住了,腿一挑,“吧唧”,我摔了个屁股墩,然后一下把我扔到沙发上。四人一齐动手,我被压得结结实实。“好姐姐们,饶了我吧!”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赶紧讨饶,保住秘密要紧。“不行,今天一定要验明正身。”枚姐开始解我的腰带。“噢-”我绝望的叫着。

自从变装以来,从没被人发现过。今天要在姑娘们面前丢丑了。她们会笑话我,会瞧不起我的,而我本来是多么喜欢跟她们在一起呀!腰带解开,牛仔裤被扒掉,秘密暴露无遗。撕开粘住的胶布,小弟弟雄赳赳崛起。

“哈哈哈哈……”姐姐们笑得前仰后合。我转过身,爬在沙发上痛哭起来。

“呜呜呜……”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羞耻、痛苦、委屈、绝望……

“呜呜呜……呜呜呜………..”我放声大哭,天昏地暗……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的丝绸之路-我的CD变装被发现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