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第一次拍变装照片的反串摄影经历

变装转载 女装子 6671浏览

第一次的经历总是难忘的,尤在面临非平常的压力时。诸位姐妹的第一次经历总是那么惊心动魄,或喜或惊,或癫或痴,刺激而又兴奋,后怕中而又极其过瘾!忍不住,也想说说我自己第一次拍变装照片的经历,除了难忘还有点特别,并无多大惊险与刺激,就算有,也是我胆小的缘故。

我第一次拍变装照片的反串摄影经历

动了此念头的还是在欣赏了姐妹们的倩影之后。一个个都是如此的风情万种,自己也心动了,自觉五官还算端正,希望一天天的迫切。况且发不了帖子,也可以孤芳自赏(后来我果真几乎每天都要把这些照片看一遍,我是不是有点自恋了?!)

找照相馆成了一个难题。我工作的地方是个小县城,历史悠久却不开放,人们都很传统。照易装像,成何体统?但我还是决定在本地拍。这样,我问遍了县城的每个角落。也有一两间颇具专业水准的影楼,但那不菲的价格令我这个穷老九望而却步。其余的多在闹市,不好意思去问,只得作罢。

最后终于转到我学校附近的一间新开张的照相馆。这地方偏僻,所以生意冷清。说是照相馆,其实不确切,它外面摆士多,内面是个照相室。看店的是老板娘,带着一个四岁左右的女儿。是那里的喷画吸引了我(当时我以为拍出来的宣传像),伪娘化妆相当出色,这正是我渴望的效果呀!见我是老师,她热情地招呼进去。交谈中我得知她以前在东莞开相馆,会化妆(她的经历使我武观地确信她的化妆一定很专业,后来我才发现一个人的经历往往最靠不住),价格比普通的相馆低一半。当然,我骗她是我的女朋友要拍,到时再说出实情。也没说其实我当时身无分文,决定拍了再说。我们说好明天就拍。

这天晚上,我兴奋地准备易装前的前期工作。我先把胡子刮了一遍(第二天再刮一遍),稍微修了一下眉,拔了眉沿两边的杂毛(由于有过修了细眉而被学生和同事发现的糗事,再不敢修过细的眉了)又用剃须刀刮了腿毛和腋毛,当时的晚上特冷,光着身子直打哆嗦,几处都刮了几道口子,疼了一个礼拜!没办法,为了美总要付出代价的!我甚至把手指和脚趾关节的毛也剃去,美就要美得彻底!然后整理好化妆品(预防老板娘那里会不齐或没有我喜欢的颜色)和平时钟爱的衣服。晚上滴水不沾。大脑一直很亢奋,加上皮肤的干疼,一夜难于入睡。

第二天就是元旦,算准老师和学生们都放假离校了,便于八点多起床打点好一切,来到照相馆。老板娘老早开了门等我。我在那里呆坐了很久,一直思量着该如何开口,她见我满脸焦急的样子,便安慰我说:“女孩子是这样的了,再等一会儿吧!”

我见无法再瞒下去了,便故作轻松道:“其实……其实……我没女朋友……”老板娘迟疑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道:“你是怕我说你一个大男孩化妆拍艺术照吧?这有什么呀!我在东莞那边经常帮他们化妆的。你这么靓仔,应该多照几张,将来交女朋友也方便呀!”

“我想拍女装的……”我的脸刹时通红。老板娘诧异地看了下我,又看了一下我手中的背包,楞了一下,尔后微微一笑:“你早说嘛!我在东莞也照过。什么大事似的。”“真的?我以为我们这小地方……肯定被人笑死了!别人肯定都笑我变态什么的!”我的紧张心一下子释然了。“来吧!还等什么!”老板娘掀开门帘,走进了照相室,我兴奋地便尾随而入。然后她拿出化妆品来,一盒粉饼,一支口红,还有剩半截的眉笔。仅此而已。“就这些?……”“就这些啦!不够吗?”

我见此情景,便拿出自己早准备好的化妆品与化妆工具,摆弄在小桌上,“来吧!我们开始。”她奇怪地望了我一下,“原来你早有准备。”我赶紧说是向学校演出队借的。谁知她看了我的化妆品后说:“这么复杂的呀!我只会涂口红,描一下眉和打打粉。”

这是我始料不及的。“门外的像不是你化妆的吗?”我指着那几幅喷画道。“哈……哈哈……那是喷画!电脑制作的。”老板娘大笑道。天呐!这么低能的问题我都没法识别。怎么办?!难道就随她随意涂抹了吗?我也开始确信她一点儿也不专业,比如她居然不知道睫毛夹为何物!

最后决定自己亲自动手。最起码自己平时也经常化妆以满足做cd的心理。由于照相室只有门帘,我怕别人看到,便苦苦请求她把大门关了,我愿付双倍的价钱。但她执意不肯,说过年关门不吉利。我没有办法,只有叫她帮我在门口望风,自己就硬着头皮化起妆来。

我先拍打化妆水,抹上滋润霜和粉底霜,描了刀型眉,涂上浅褐色的眼影,夹翘睫毛后,轻轻涂上灰色的睫毛膏,画好唇型,抹上口红……一切都好象“有板有眼”地进行着。心里其实虚得很,一个是因为我一向不满意自己的化妆水平,另则老是担心别人会突然闯进来,便不时地叫老板娘帮我盯紧点(谁叫我选了这既没化妆室又没小门的鬼地方呢?)。最主要的是老板娘老是走进来,看我怎么化这“复杂”的妆的。她不停地称赞道:“你真象个女孩子!”……“女孩子也不如你呀!”……你以前一定经常化妆吧?”说得我心里美滋滋的,表面上却连称我只是大学时帮演出的女孩子化过妆而已。当我正要搽紫色的指甲油时,她赶忙制止说:“这颜色太妖了,涂了象妖精一样!”我的心里登时荡漾起来,我就是要当一回又骚又媚的妖精啊!!却假装说只带了这一种,她再没说什么。我的指甲已特意留了几个星期,修长的足以让自己满心欢喜,谁知到拍照时居然断了几根,害得我好几回急得要哭!但想着着急也没用,还是仔细地上了油,使劲用嘴巴吹干,弄得腮帮又酸又疼。

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老板娘已看着我脸上的妆入迷(虽然我自己并不满意),就在我拿出内衣准备换上的时候,两个中年的少妇掀起门帘就进来了,也许是常客,她们没有打招呼。我的心一下子绷了起来,迅速转身背对她们,从镜子里我看到了她们最惊讶的表情!我的脸刹时间通红,加上我抹了腮红,镜子里映出的是猴子屁股一样的红!当时我赤着上身,还来不及换裤子。我又赶快走到挂衣服的背后,假装要换服装。这时老板娘才醒悟过来,若无其事的把她们请到外面,并叫她们下午再来。好尴尬呀!!

我好久才回过神来,并嗔怪她当初关门便没事了。她连声笑着“小姐”大“小姐”小地陪个不是,哄得我心花怒放,紧张情绪荡然无存。这时老板娘的丈夫回来了,挡驾的使命自然就落在他身上,自然也不怕他知道我底细。这时我戴上黑色的蕾丝花边的文胸,中间塞两块软海绵,胸肌还算可以,不做任何修饰便有一条浅浅的波沟。老板娘见了,只是笑笑,帮我换上了她店里的十几套长裙与婚纱系列,我的假发发梢较短,老板娘又不会盘发,只能稍稍理顺即完事。我穿完了她店里的长裙系列后,便换上了带来的衣服,忙的不亦乐乎!

老是怕拍得不好,便对着里面的长镜摆出不同的姿势。天呐!镜子里就是我想定格成永恒的另一个准女人吗?她竟是如此的神韵迷人!神彩奕奕的媚眼,红艳性感的双唇,白里透红的脸庞……或是情窦初开的乡村少女,或是典雅的豪家少妇,或是休闲的都市丽人,或是妩媚的千禧新娘……除了化妆水平的超常发挥,我更对“人靠衣装”这个至理名言深信不疑了!我逐渐地陶醉了,完全进入了想象中的梦幻女孩的角色。小jj无数次地勃起(当时不会处理,不然,想必会更加完美),老板娘看了,微微一笑,只不停地说着:“靓妹,笑一个……”“小姐,头低一点……”

在这最愉快而又兴奋的气氛当中,我们拍完了整整一个胶卷(剩最后一个)。由于开始时过于紧张,我才想起忘了最重要的环节—拍化妆的过程!便补了一张抹口红的镜头。作为一个cd而言,这恐怕是最遗憾的事了!拍照过程当中,也偶有一两个想来拍照的人,被老板劝走了,有惊无险。其实后来我又想他们进来看看自认为不凡的倩影,好矛盾呦!这恐怕是我第一次体会到做一个cd的个中滋味!

卸完妆我才吞吞吐吐地说自己其实没有现钱,能否先拿去晒,我中旬才能出粮如何如何,老板娘居然爽快地答应了。在拿到相片的时侯,我几乎每晚睡不着觉,老是看了又看,后来还偷偷放大了两张,用相框裱起来,一个人锁在房间里,孤芳自赏!不过不敢挂出来,拿出来看了又锁在抽屉里。

这就是我第一次在没有钱的情况下拍男扮女装照片的经历。此时我想起有一位不是很出名的人说过的一句话,大意为:只要希望足够迫切,就可能得到想要得到的东西,失败了,只是证明你的希望不够迫切!平时自认为胆小的我就实现了我梦中的希望啊!姐妹们,你们以为呢?

感谢姐妹们能有这样的耐心把它看下去,别无它好的馈赠,只有把上面的一句不是名言的一句话赠予大家,以作共勉吧!我的好姐妹们!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第一次拍变装照片的反串摄影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