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伪娘转变记-2疯狂的假期

变装小说 女装子 5452浏览

尹科岩和丁惠终于把儿子盼了回来,从小到大,直到上高中,孩子还从没单独去过那么远的地方。暑假开始,那吊吊的心就放下了。尹成一进家门,两口子嘘寒问暖,喜不自禁。对儿子略显落寞的神情,夫妻二人看法一致,那就是他们的宝贝儿子成熟了,深沉了。

伪娘转变记

在家住了两天,尹成就提出要和爷爷住在一起。丁惠极力反对,说好不容易团聚了,干嘛要离开啊。尹科岩说,他想去就让他去吧,反正爸一个人在老房子住,也够孤单的,让孙子陪陪,他准能高兴。丁惠白了尹科岩一眼,算是默许了。

尹成推开市郊老宅大门的时候,看见院子里爷爷尹恩朴正搂着扫帚坐在藤椅上,两眼眯成一条线打着盹。尹成知道,这是爷爷当兵时养成的习惯,搂着枪睡觉。

随着大门吱嘎一响,尹恩朴的眼睛迅速睁开了,看见是尹成,那脸上的笑容就象一朵花一样,在瞬间就绽放开来:”哟,我的大孙子,你可来了。”尹成亲切地喊了声:”爷爷”。尹恩朴站了起来放下扫帚,发现走到面前的尹成比他整整高出一头,欣喜与心慰溢于言表。

之后,尹恩朴如数家珍地向尹成介绍他的劳动成果。满园的蔬菜喜洋洋地象是等待检阅的士兵,什么辣椒、黄瓜、茄子、扁豆、南瓜。后园里还栽满了果树,苹果、梨、桃、李子。但老人很快发现,孙子对这些并不感觉兴趣。

晚上上床后,尹成有一句没一句地回答着尹恩朴的问话。老人明显地感到,这孩子是怀着满腹心事来的。尹恩朴就问:”怎么了大成,考试成绩不好了?””没有。””那你挨人欺负了?””没有。””你处的对象黄了?””也没有,爷爷你别问了,我累了,咱们睡觉吧。”

尹恩朴的鼾声大如雷响,尹成根本没有睡着。他想着校园里发生事情,感到胸中象是一股气憋闷在那里,咽不下去,吐不出来。夜就在这样的感觉里很快度过了。早餐后,尹恩朴仍象昨天那样兴致勃勃,他说:”你既然来了,就陪爷爷好好玩玩,别蔫头耷脑的,走,今天你就跟我走吧。””去哪啊爷爷?””你就别问了,保你玩得高兴。”

尹成坐在了尹恩朴的踏板摩托背后,一路提醒着他:”爷爷你慢点。爷爷你行吗?让我来骑吧。”

车驶出了郊外,直到宽宽的沼苏太河横亘在爷孙俩的面前。”爷爷,来河边干什么?””游泳。来,和爷爷一同游过去。”尹恩朴的话音刚落,身上就脱得只剩下一条短裤了。还没等尹成反应过来,他已经”扑通”一下跳进了湍急的水流中。

尹成一下子替爷爷担心起来,七十多岁的老人,这可不是闹着玩的。”爷爷,你还是上来吧,水太凉了,好太急了。”尹恩朴在水里喊:”快下来,不用替我担心,别害怕,我一个老头子都不怕,你怕什么。”尹成脱了衣服,也跟着跳进了河水里。

岸边的水很浅,游到中流的时候,河床就变得很深,也很急,水呈黑色。尹成也明显地感到了水的清凉和水流的力量。他有些心慌,但尹恩朴始终游在尹成的前面,这使他增添了信心,他看见老人的皮肤因用力和水凉变成了红色。

上了岸,他们躺在了草地上,夏日的阳光开始烘烤两人的身体。心有余悸的尹成看见爷爷把短裤也脱了去。尹成还偷偷看了一眼爷爷的那个物件,不禁想到那是爸爸获得生命的路径,内心涌出一种对生命产生的奇妙感觉。

尹成被阳光晒得眯上了眼,他对爷爷说:”爷,这水太凉了,水流也很急,不适合游泳,您以后可千万别自己来。”尹恩朴说:”是啊,爷爷是老了,可这小河还算不了什么。我象你这么大的时候,部队遇到了河流,我们身上穿着单衣,身上背着枪和弹药。那水啊,是十一月份将要结冰的水。下了水,不淹死也得冻死。先过去的战士就在对岸燃起火,营长说过去了就能烤火了。我们就游了过去。过去了,就那么几堆火,几百号人,根本就烤不过来,我们就跑啊,跑啊,不让自己停下来,停下来就会冻死……现在我们眼前的这条小河不算什么。”

尹成坐了起来,看着静静流动着的沼苏太河,经爷爷这么一说,它显得温情多了。

尹恩朴没有让尹成闲下来,第二天,他把尹成带进了山里。

山里采石场,哨音一响,警戒员的红旗一落,山上的岩石便”轰”的一声在震耳的巨响中炸烈,烟尘与碎石骤然飞溅开来。远望着硝烟弥漫的石山,尹成发现爷爷的目光此时变得有些凝重。

尹恩朴说:”我就喜欢听着炮声,一有空我就一个人来听听。我是个有福的人啊。解放吉林四平,我身边的战友就在这样的炮声里被炸得肚肠子满天飞,当时,我们都不满二十。可我活了过来,今天,我还能和孙子站在一起,我是个有福的人啊。可他们,他们的尸体被马车一堆堆地拉走,被埋在一个大坑里,分不清谁是谁。”

爷爷的话深深地震撼着尹成的心,他觉得这个经过了半个多世纪的老人,是一本厚厚的书,他只把几页插图展现给自己,自己就已经窥见了他不凡的一生。烽火年代,使他变成了一个勇敢,坚毅,顽强,隐忍的人。

第三天,尹恩朴和尹成登上了这片群山的最高峰–调兵山。

调兵山曾是南宋时期金国四太子完颜宗弼、即金兀术调兵遣将的地方。八百多年前,北方的金兀术抢走了宋朝半个江山,又带了三十万兵马,开到长江北岸,直逼南京。尹成和爷爷站到山顶,遥想这个和岳飞对阵的金国大将,百对万千兵马,内心是何等的气魄啊。

游泳,钓鱼,捉虾,爬山,听炮声,尹恩朴把日程塞得满满的。他还教尹成摔跤,打拳。告诉他,会打打一顿,不会打打一棍。打架就往软肋上打,疼,没伤。每天尹成都无暇多想,吃过晚饭就呼呼地睡着了,第二天又有新的触目惊心的内容在等着他。爷爷还教会了他喝酒。就着钓回来的小鱼小虾,爷孙俩有滋有味地对饮着。谈话渐渐由爷孙对话,变成了男人和男人的对话。尹成的细声细气也渐渐变成了和爷爷一样的粗声大气,喝到尽兴时,尹成还为爷爷高歌一曲,尹恩朴也高兴地哼起了四十年的革命歌曲。

尹科岩和丁惠有空就来看看,每次来,他们都发现儿子尹成都有一点改变。这改变到暑假结束的时候,已经到了使他们吃惊的程度。那白嫩的皮肤被夏日的阳光晒成了闪亮的黄铜色,尹成的一举一动看上去都那么协调,胳膊腿透出一股力量,听惯了他的奶声奶气,觉得现在他每一句话都是从他的粗嗓子里喊出来的。

假期结束,尹成依依不舍地挥手和爷爷告着别。尹恩朴把他送出了大门外。尹成泪眼模糊,他知道,这个暑期,爷爷是很累的。他加速了自己的血流速度,唤醒着内心潜伏的兽性。整个暑假都象是一场梦,但对他来说,又更象是从一场梦中醒来。他感到爷爷把一样东西交给了他,自己又把它溶进了血液里。或者,那就是一个老兵的血。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伪娘转变记-2疯狂的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