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一个男人使用月经带(骑马布)的真实经历

变装转载 女装子 57032浏览

我出生在七十年代的中期。那时候根本就没什么好玩的,小小年纪的我对什么东西都很好奇。平常和小伙伴们在一起,大家都会说一些有趣的事儿,不知不觉之间就扯到了男女生理上了。大家从道听途说来的点点认识,便觉得女人的月经是既神秘又有趣的,特别是女人在经期所用到的月经带,只不过伙伴们都还没有触摸过它。为了能弄清它的“庐山”真面目,于是伙伴们就商量好:若谁能领先把月经带寻来给大伙儿开开眼界,以后伙伴们得到的玩具便优先任他玩。

一个男人使用月经带(骑马布)的真实经历

过了几天,一个叫大胖的小伙伴便把他母亲的月经带偷了出来,然后召集我们窝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大家都屏声静气地端详着这条月经带:只见深粉红色的一条胶皮带子,有并拢的三到四指宽,约一尺长,胶皮上还镶着两根细细的白棉布条,胶皮的两端被白布包裹并车缝起来,一端上有两颗扣子,还扣着松紧带做的两个小扣袢,另一端是一个较大的松紧带环,与胶皮的一头,被白布条包裹住缝纫固定在一起,一根大约有一米长的白色布带子从小扣袢和松紧带环眼中穿过。大家仔细地看完了后,开始讨论月经带的使用方法,可惜没有一个知道的,于是很快大家散了伙。

这月经带看起来很好玩又很有趣,可是它是怎么用的呢?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终于有一天,我无意中看到母亲在使用月经带,便知道了它的用法:原来胶皮带子是夹在胯下包住下身的,而那根长长的白布带子则是系在腰上的。知道了用法,我肯定是要试一试的了。我知道,每次母亲把月经带洗净晾干后便会把它叠好放在床单下藏着。

第一次偷偷地用月经带是个什么滋味啊?我站在穿衣镜前,当我把月经带从胯下兜住我的小弟弟时,我是多么的激动。接下来我会把长布带子在腰上打个活结系好。从镜子里看到自己夹着月经带,下身兜住我的小弟弟的那一抹深粉红色是多么的诱人和妖艳。那时我真的沉浸在戴月经带的快感中。从此,我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偷偷戴上月经带自我欣赏一番。不过当时我还在上小学,只觉得戴月经带时,我的小弟弟和月经带相互摩擦感觉很爽。

最搞笑的是有一次,我戴上了月经带又把它解下来,不知道是为什么,居然把我的名字用圆珠笔写在了月经带上。接下来我觉得这样做不好,拿橡皮擦来擦,可是怎么擦得掉啊?把它放回原处时,我很紧张,生怕母亲会发现。万幸的是,母亲没有发现。就这样,月经带伴随着我走过了我的童年。它给我的童年生活带来了乐趣,带来了温馨。

1988年,我读初一了。当时我13岁,正是身体快速发育的年龄,嗓音在慢慢变粗,尤其是小弟弟不时会胀得勃了起,似一触即发般地难受。实在想不出什么好法子能让自己痛快地喧泄一番,于是想起小时候用月经带兜住小弟弟感觉很爽的情景,于是下了决心,像小时候一样偷偷地拿母亲的月经带来用。现在想起来,那是9月的一个晚上,天气还是很热。我轻悄悄地从床上起来,无声无息的走到卫生间里,从门后取下母亲晾在那里的月经带——母亲以前习惯于把月经带放在床单下,现在又喜欢在使用后洗干净把它晾在卫生间的门后,我早就观察得清清楚楚的了。

拿到手里一看,是我最喜欢的那种类似于自行车内胎胶皮颜色的深粉红的胶皮月经带,太爽了,我的心非常激动。先拿来闻一闻,是一股胶皮和肥皂的混合气味,我很享受地深深吸了两口气,然后又静悄悄地回到我的床上。我跪在床上,小弟弟已经兴奋地变大立起来了,我先把月经带上的那根细长腰带穿过月经带上一端的单独的小松紧带袢,接着把腰带系在腰上,打上活结,这时月经带就直直地垂在我的屁股后面了,我拿起月经带的另一头,从胯下伸到前面来,把已经涨大的小弟弟的头部套在月经带里的一根小布条中固定好,然后用力往上把小弟弟兜住,拉开月经带这一端的两个松紧带小扣眼,把它们套在已被腰带系上的两颗小钮扣上,最后把月经带挪了一下,感觉是在胯下正中间。月经带穿戴完毕!

现在只感觉到小弟弟的头部被月经带包得紧紧的,好舒服。那天是晚上,什么都看不见,我触觉得到了快感,但是我的视觉还没有得到快感啊。怎么办?打开床头的台灯,把亮度调到不太亮,我还是跪在床上,低头仔细端详我穿戴着月经带的样子:在我的胯下两腿之间,是垂直的一抹涨鼓鼓的深粉红色,和系在腰上的一丝白色交相辉映,是那么的妖异眩目。我忍不住用手抚摸着那涨鼓鼓的一块粉红,感受我的小弟弟头部与月经带之间的摩擦,快感越来越强,揉搓得也更加用力,突然感觉到腰脊一酸,坏了!小弟弟的头部一动一动的,一股一股的东西射了出来,同时感觉真的太爽了,用欲仙欲死来形容也不为过。

赶忙解开月经带,只见上面已经满布着稍微显乳白色的液体,还有股淡淡的腥味。尽管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但是由于我平时看书较多,我知道这就是男人性成熟的标志之一:**。这也是我第一次使用月经带自慰而**,那种感觉确实是奇妙无比。把月经带用卫生纸仔细地擦拭干净后,我又把它放回原处。在整个初中阶段,我只要一有机会,就偷偷地把母亲的月经带拿来自慰,因为我已经迷上了戴上月经带后自慰**的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我一切做得都很小心,母亲也一直没有发觉。

三年后,我进了高中。15、6岁的男孩的性欲更加强烈,总是偷偷地用母亲的月经带自慰好象不太方便了。决定自己去买一条来用,可是当时已经开始流行使用卫生巾,月经带仿佛一夜之间都不见了似的。我大街小巷到处跑,终于在一个老太太的小摊子上发现了有月经带卖。老太太把月经带盒子和香烟放在一起,我走过去指着月经带盒子说我要买这个,旁边的另外一个老太太说我是要买烟,幸好摊主老太太没有听她的话,把月经带的盒子递给我。赶快掏钱递给摊主,骑上车走人。

到家后回自己的卧室关上门,迫不及待地打开盒子一看,不是我最喜欢的胶皮月经带,是表面是布,里子为海绵的那种。然而这聊胜于无啊,晚上我又戴上月经带入睡,虽然月经带是布的,但是兜着小弟弟还是很舒服,晚上我梦遗了,起来用卫生纸把月经带擦拭干净,又戴上继续睡。后来感觉比较麻烦,再戴上月经带的时候,就先叠好卫生纸,垫在月经带上,这样即使**或者梦遗了也不用清洁月经带,只要把卫生纸取下丢掉就行了。最头痛的是月经带用脏了,不好正大光明地拿出来洗,只有晚上偷偷地洗好晾在我的卧室里,第二天不管干不干都收起来藏好,晚上再接着晾,直到全部变干为止。

有时候我实在经受不住月经带兜住小弟弟的得到的那种快感的诱惑,就夹着垫上卫生纸的月经带上学。这样一来,在学校上厕所会很不方便,生怕有人看到。小便时,先快速把月经带解开,小便完马上把月经带扣上;大便呢,先快速解开月经带,然后蹲下,用衣服遮住月经带,完毕后迅速站起来把月经带扣上。就靠这神速的动作,高中三年也没有人识破我的玄机。

上大学了,学校位于我们省的省会,这个省会也算一个比较大的城市吧。大学里,人很寂寞,空虚,也没有找到女朋友。于是又想起月经带给我带来的快乐,可惜高中三年,那条我一直使用的月经带用烂后就丢了,现在只好重新打主意。巧的是:大学小卖部还有月经带卖,当时我那个高兴劲儿就别提了。终于有一天,注意到小卖部四周无人,我快步走过去,指着月经带对小卖部的售货员说我要买这个。售货员是个瘦巴巴的老头子,他看了看我,问道:“是你用吗?”我当时都快要晕了,一声不吭,丢下钱,拿起装着月经带的盒子就跑回到寝室,正好同寝室的弟兄们都外出去玩了。

我打开盒子,看见又是那种布面海绵里的月经带。管不了这么多了,马上重温旧梦吧。戴上月经带后,紧紧兜住小弟弟的感觉是那么的熟悉又亲切。不知不觉地用手一摆弄,又射了。连续几天都是这样过的,每当我射了过后总觉得有一种罪恶感。想了很久,在一天晚上上厕所的时候,我把月经带丢在厕所外的野地里。当时虽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但是心里还是有一丝惘然。第二天中午我上厕所,发现那条月经带还躺在厕所外的野地上,平平展展地在地上摊开,看上去有点夸张又有点诱惑。一下子,我昨晚毅然决然丢弃它的念头又不知哪里去了,我只想把它再次拿回来,我的心剧烈跳动着,四顾无人,赶快把月经带捡起来揣到口袋里。看来我的大学生活是离不开这个小东西了。

时间过得好快!转眼间,大学四年过去了。我被分配到一个乡镇上工作,远离城市的喧嚣,我的心恢复了一些平静,少了年少时的那种浮躁。生活平淡无奇,虽然处了一个女朋友,因为志趣不投很快又分手了。百无聊赖下,回忆起往昔用月经带的经历,希望能够买到月经带用来自慰,可是当时已经是九十年代末,月经带作为一种稀罕物,从人们的眼中销声匿迹了。万般无奈之下,自己动手作了一个,是用红色胶皮按照以前的样式做的,样子虽然粗糙,但总比没有要强。穿戴在身上虽然没有以前买的那么舒适中看,也算过得去了。但是感觉上没有原来这么强烈,这也是月经带的做工不太精细的缘故,我就这样将就使用了近两个月。

有一天,我被派到一个比较偏僻的村子公干。交代完公事看时间还早,就在这个村子周围溜达,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小卖部前,眼睛下意识的往柜台最下层看去,那里摆着一个粉红色的小纸盒子,是我非常熟悉的颜色和外形。“月经带!”我的心里在大喊。为了确认,我又凑近仔细看了看,不错!盒子上印着“妇女卫生带”这几个字。赶忙喊店主过来,指着月经带问怎么卖,店主是一个姑娘,我问她有多少盒,答有3盒。我决定全部买下,这月经带现在可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啊!递钱给那个姑娘,不要她找零钱,把三盒月经带揣在身上,转身就走。在返回的山路上,我左顾右盼,除了我没有其他人。

压抑不住兴奋之情,我打开一个盒子,太妙了,是我阔别了七八年之久的胶皮月经带,而且还是我最喜欢的那种粉红色。回到住处,关上门,拿出一盒月经带,迅速地穿戴上,当月经带的细腰带系在腰上,接着又是月经带的胶皮紧紧兜裹住我的小弟弟时,那种久违而又熟悉的快感涌上我的心头。此后,我不管家居还是外出,无论上班还是下班,我都要穿戴上月经带才觉得舒服。想想胯下夹着一条胶皮月经带是多么地舒爽,那种肉体的触觉和视觉所获得的快感是语言也形容不出来的。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一个男人使用月经带(骑马布)的真实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