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被变装捆绑禁锢的酒店生涯-5.化妆

捆绑变装 女装子 12522浏览

清晨,闹铃响过之后,我迅速爬起来,系数停当开始装扮自己。Xiong部沉甸甸的感觉让我知道已经和内衣结缘了,穿上后还紧绷绷的,小内裤不需要穿三条了,但是为了防止我的宝贝激动,我还是在内裤里垫了一片卫生巾,接着是连裤袜,最后我怎么也穿不上紧身塑身内衣,只好求助李娜。李娜看了笑着说,你这种紧身塑身内衣是不需要穿别的内衣和短裤的,你也可以在它外面穿内衣和短裤。

我被变装捆绑禁锢的酒店生涯

我请李娜帮我穿好内衣,穿上连裤袜,套上那件白色长裙。长裙很紧,所以穿时很费力,衣服现出了我塑身后优美的线条。我系上腰带,随着锁扣发出咔嗒一声,腰带紧紧地箍在我的腰上,没有刘静的允许我这身打扮是无法摆脱的。该穿高跟鞋了,看着鞋跟的高度,我心里直嘀咕,这鞋是谁发明的,怎么这么折磨女孩子,不,应该是怎么这样折磨我啊?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尽快去适应它了。

我把脚放入鞋内,好像比现在穿的还要小些,只能忍受了。穿好后把锁扣一搭,鞋子好像张在脚上一般,再也取下来了,两只脚丫被彻底封闭在14厘米的高跟之中。我站起身想朝外走却没有成功。这鞋跟太高了,对于我连七八厘米的鞋跟还没有适应的人来说,简直是一种酷刑。我不得不尽量把身子朝后仰以保持平衡,别说走路,就连站都要好好练练。我深吸一口气,努力站稳,试着一步一步挪动身躯,这让我想起古代的妇女的三寸金莲,莲连不轻挪百媚生。

挪到镜子前,我学着女孩子的样子,拿出口红在上下唇各抹了一下,再双唇一呡,一个靓丽的红唇显得格外诱人。由于不会化妆,也害怕抹得乱七八糟,就没有化妆,看看时间也不早了,连早饭都没敢吃,就准备和这14厘米的高跟作斗争。我站起身,裙摆刚好盖住鞋面。我对刘静都佩服的五体投地,她选择的裙子和鞋子简直是完美的搭配,如果跟再低一点或者裙子再长一点,我的训练绝对过不了,这个高度让我不得不尽量挺直腰板,让裙摆提升到最高的位置。我小步挪着,一切动作都是那么别扭,那么艰难。

我学着女孩子扭动腰部和臀部,这招比较有效,我走路也变得容易了。到了楼梯口,我犯难了,这楼梯台阶有十几厘米高,踩着这么高的高跟鞋,怎么下啊?而且宽大的裙摆挡住了我的视线,我根本看不见台阶。为了不弄脏裙子,我不得不双手提起裙摆,无法用手扶楼梯。我犹豫了半天,把裙摆拢到一侧,用一只手提高,另一只手扶着楼梯,颤颤巍巍地下了楼。出了楼梯口,我汗都下来了。我不敢停留,迈着小碎步快速向刘静办公室走去。

突然,旁边有人说:“实习生,等一下。”我意识到应该是叫我,就停下脚步回头一看,是一位身着制服西装的中年男子,员工号牌上有中英文字样,但没有看清写的是什么,我也不敢得罪,低头问了声:“先生,早上好!”“你是新来的?”“是的,先生,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以后请多关照。”“那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我一听头都大了,还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听口气估计也是高管,不能得罪,但是刘静那里如果迟到,她可能都会把我吃了。这该怎么办?我必须先去报到,再到他这里。拿定主意后我对他说:“先生,我要去刘经理那里报到,请问您是?我能不能等会去您那里?”“我是人力资源部经理迈克,你可以叫我陈经理。我还没有收到你的人事关系,所以需要你去确认一下。如果我不同意,你都不用去刘经理那里报到了。”他冷冷地对我说:“不会耽误你几分钟的。”说完转身就走。我只好跟着他来到他的办公室。他详细询问了我进酒店的经过,伸手拿过电话,打了两个电话以后示意我可以走了。我如释重负出来了,一看表,都已经九点多了,我慌忙一路小跑,冲到刘静办公室,一看她已经坐在办公桌前,玩弄着手里的手表。我知道自己又完蛋了。我走进门,没有说话,知道自己的一切表白可能都无济于事,倒不如主动请罪算了。我撩起裙子,跪倒在地:“刘总,对不起,我又迟到了,请您处罚我吧。我愿意接受任何处罚,只求您不要开除我。”“你不想为自己的行为表白吗?”我知道刚才陈经理一定给她打过电话了,但是我也不能确定,说和不说结果都是一样的,于是也就不解释了。“刘总,我错了。”“认错倒是挺痛快,可是为什么连续犯错呢,这是让人难以原谅的。”你先去学习化妆和礼仪课程,回来再等候处罚。

我只好先去学习,路上心里一直忐忑不安,不知道会有什么酷刑在等着我。

化妆间在酒店的五楼。由于已经被告知在培训期间不允许乘坐电梯,所以我一边轻挪莲步走向楼梯,一边注意观察裙摆是否会蹭地。看来我只要尽量保持挺拔的身姿是不会蹭地的。我不由得佩服这个训练服和高跟鞋的发明者。解放了双手,我开始绷直脚尖迈步并用力扭动腰和臀去适应这要命的高跟鞋,以使自己的步伐可以快一点。在全身重量的压迫下脚尖已经开始疼痛,就好像被一条蛇咬在嘴里无法摆脱,这才穿了一个小时,真不知道还有二十多小时怎么度过。该上楼了,我真想像小时候爬山一样,卷起长裙飞奔上楼,可惜现在只能是一种幻想。我把裙摆提高一点都怕被指行为不检点,唉,只有小心的提着裙摆一步一步艰难地爬上五楼,只想早一点到化妆间,可以坐下让可怜的脚丫稍息片刻。化妆间接待我的是一位大姐,她告诉我因为我从未美容过,所以要做很多项目,然后才能系统的学习化妆,这些项目包括全身褪毛、拔眉、纹眉、纹眼纹唇、穿耳等等,还要学习给自己和她人化妆,估计一整天都完不了。从这里走出去时,绝对是改头换面的美少女了。我有些后悔,早知道昨天应该去照个像,现在好嘛,当了18年的男孩居然连一张男孩子的照片都没有,今天走出这个门就彻头彻尾变成女孩子的模样了。第一项工作就是褪毛,由于训练服无法脱下,只能对腿、手以及面部除睫毛以外的地方脱毛,强力脱毛药水抹在皮肤上又疼又痒,等时间到了,洗去药水,细小的汗毛也随着水流消失了,皮肤好像白了许多,我可以想象出自己没有毛的白森森的面孔会不会像鬼一样。我不敢照镜子,要求大姐快点进行下一个项目。经过痛苦的针扎之后纹线的工作完成。大姐告诉我由于工作需要,穿耳至少一边要穿三个眼,我想既然受罪就一次受完吧,大姐就给我一边穿了三个并在每个耳洞上挂了耳钉,要我经常动一动,免得耳洞长死。“你可以起来照镜子了。”我走到镜子前,镜子里的女孩白皙的皮肤,弯弯的细眉像两轮新月,一双传神的眼睛经过纹线的修饰更加漂亮,秀过的双唇薄饰红妆好像两片红樱桃。这是我吗?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长这么大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美女。我眨了眨眼,镜子中的美女也对我眨了眨眼,我笑,美女也笑,我这个开心啊,不当男孩做这么漂亮的美女,我也知足了。大姐看我对着镜子傻笑,拍了拍我的头,“别臭美了,我们还要学红妆呢,化好了岂不要美死你了。”我也意识到还要完成很多项目,就赶快和大姐学习化妆。原来女人化妆这么麻烦,什么这个奶那个霜的,又是粉,又是油,好不复杂,虽然麻烦点但又不能不学,毕竟这是每天的必修课,也是要过关的科目。等全天的学习结束都已经快晚上了,我顾不上看自己最后的样子就谢过了大姐往楼下跑。如果晚了又要被那个玉面罗刹惩罚。下楼时我又用早上的方法,侧着身,一步一步往下走。听着高跟鞋发出的声音在清静的楼道里回响,想起来小的时候,看着拉磨的小毛驴脖子上拴着小铃铛,孤独的绕着磨盘转,小铃铛清脆的声音一停,毛驴就会被挨一鞭子。回想我现在的处境也比毛驴好不到哪里去。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被变装捆绑禁锢的酒店生涯-5.化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