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被变装捆绑禁锢的酒店生涯-17.捆绑

捆绑变装 女装子 13331浏览 0评论

第二天早上,从迷糊中清醒过来,我已经被倒吊了一晚上了,我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和四肢,好像只有一个受困的灵魂在链子上游荡。如果不是刘静进屋的声音唤醒我的意识,或许我会一直成为一个孤魂野鬼。刘静把我放了下来,用水把我喷醒,又去掉我的口器,给我喝了点水,接着她又解开我身上的绳索,脱掉我身上所有的衣服,把我平放在地板上,拿出相机拍下了我身上的深深的绳印,又把我翻过身拍下背后的印子。

我被变装捆绑禁锢的酒店生涯

等她欣赏完她的杰作,她扔给我一件长袖训练长裙和一点吃的,看我穿好吃完,又给我带上口器,让我回宿舍收拾一下然后去大厅迎宾。我迈着瘫软的步子挪到宿舍,李娜见了我也是大吃一惊。她昨天等我等了很久,一直不见我回来,最后和衣在床上睡着了。见我回来了关切地询问我的情况,我的口型器让我对着她傻傻的微笑,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见我蓬头垢面,眼圈黑黑的,知道又是刘静干的好事。她只好默默地扶着我去卫生间,替我梳洗打扮,又给我冲了一杯芝麻糊,看着我吃完,画好妆,搀扶着我一起下楼。在一楼大厅,我站了很久才逐渐缓过劲儿来浑身的不适逐渐消失,加上刘静看我吊了一晚上,没有给我施加其它酷刑,所以高跟和口器的折磨已经不算什么了,今天要比前两天都要轻松的多。不时有人问我问题,我的口器让我无言以对,只好把他们领到前厅经理那里。

就这样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到了吃饭时间,我去找刘静,可是没有找到,无法除去口器,也吃不成饭,只好饿着肚子,继续下午的迎客。直到晚饭时间,我终于找到了刘静,她给我去掉口器,一起吃了饭,回到她宿舍。我再次跪倒在地听候她的吩咐,看见她沉着脸,一副生气的样子,知道自己今天又要受难了。

“主人,奴儿给您按摩吧?今天有人惹您生气了吗?”“你说呢,我的奴才居然不听话,私自不佩戴主人给的赏赐,你说她把主人当什么看啊?”我这才明白,原来刘静今天给我开恩并不是发善心,只是找个借口好惩罚我。我只好求她原谅并处罚我。

刘静拿出一副沉重的脚镣手铐给我带上。手铐脚镣的链子都很短,而且重量都至少都在两公斤以上,让我的行动举步维艰。她又给塞上振动器,给我带好**带,这下我的下庭和后庭都被填充的满满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解放,只有看刘静的心情了,但至少可能都得明天早上了。

刘静又给我带好口型器,吩咐我转过身,她拿绳子在我身上左捆右绕,把我的上身捆的结结实实,又把剩余的绳子栓在脚镣的链子上,使脚镣的链子不会拖在地上发出声响。最后她在我身上披了一件风衣,从前面系好,对我说∶主人要出去逛逛,你随我来吧。说着她换好衣服出了门。

我是骑虎难下,只好迈着小碎步紧紧地跟在她身后。脚镣沉重地磨着我的脚踝,拉扯着我的神经,我低着头,生怕别人看出来,脸涨红地像苹果。这还是来到酒店这么多天,第一次跨出酒店的门。

夜幕笼罩下的街道上,行人稀疏,只有一些临街的小店还亮着灯。我第一次穿着高跟鞋在街道上行走,脚底下深一脚浅一脚,几次都差一点摔倒,而且上身被缠得紧绷绷的,身体找不到往日的平衡感,再加上脚镣的限制,我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上了,我也说不出话,只好全神贯注地跟着刘静走。

虽然已经是夜晚了,没有几个人,但我还是觉得自己这副样子好像在被人参观一样,身上的披风也似乎是透明的一样。我低着头,全力扭动着腰身,保持自己的稳定性,全然顾不上脚踝被磨的痛楚。就这样逛了大约一小时,刘静终于领着我回到酒店。

进酒店时,我觉得酒店大厅的姐妹们看我的眼神是那么怪异,我也不敢抬头看。你想想,大夏天,我还穿着披风,裹的像面口袋似的,还在这么晚的时候出去,如果不是和刘静一起出去的,早就被当做违纪典型来对待了。我们进入刘静宿舍,刘静倒在床上说,∶“走了一圈还真累”我知道自己又要给她按摩了,就呜呜着示意她给我松绑,我好给她按摩。

刘静却装作没看见似的,我就试着用下巴在她身上按着,可是受到身体的限制,只能在脚和小腿部分动作,再往上就够不着了。可能看我按摩效果不明显,她也不让我安按了,起身把我揪起来拉到门口说,你回去吧,明天还是这样来报到,说着把我推出门。我听着身后门关上的声音,心好像掉进冰窟窿一般。这就意味着我不仅要无助地回到宿舍,而且还要在李娜面前曝光,即便晚上李娜解放我,明天还要恢复我这身打扮,除非我一晚上徘徊在刘静宿舍外面。。。

我现在该怎么办呢?如果在刘静宿舍外面晃荡,被人当不法分子检查,那可就有嘴难辨了,还是回宿舍休息一下吧,也好让李娜明白我的苦衷。我挪步到楼梯口,我被难住了,以往穿高跟鞋和训练服下楼,好歹可以用手扶着楼梯,侧身下楼,如今我上身捆的像杆子,脚下还带着沉重的脚镣,两个腿分开的距离也就十公分,这如何下楼啊?如果跳着下,一不留神就可能不死也伤。唉,往常很简单的动作,现在对于我来说都比登天还难。。

我在楼梯边蹲下,歪着身子倒下,再费了很大劲坐起来,由于手被捆在后面使不上劲,只好脚在前面勾着下面的台阶,pp一点点往前挪,最后重重地落到下面的楼梯上,完成了下楼的第一级台阶。虽然台阶并不高,却也墩的我的pp木木的,我都为自己的聪明方法感到自豪,恐怕这是用这种方法下楼的第一人吧。我好不容易到了最后一级台阶,pp也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我站起身,来到宿舍门口。我想敲门,却没有手,想了想只好用脚踢了踢门。李娜开门看到我,好想看大猩猩一样,看了我半天,扑哧一声笑了,“妹妹今天打扮的好怪啊!我看看。。。。。”她把我拉进屋接开披风后大吃一惊。“妹妹你这是。。。。。你怎么不说话?你。。。。。。”接着她仔细看了我的口型器,看了我全是身的束缚和镣銬,眼泪哗啦啦救就流下来了。

“老公,你受苦了,我替你解开好吗?”我点点头。“老公,我们辞职吧,在外面找个别的工作好好生活吧,你这哪是人干的活啊?”我摇摇头,心里想,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只希望不要殃及李娜。李娜费了半天劲,终于把绳索都解开了,可是手铐脚镣却没有办法。我想要告诉她明天我还得这个装束去见刘静,就用眼神寻找能给她传递信息的东西,聪明的李娜拿了纸笔递到我背铐的手里,我就凭着感觉写着,告诉她耳有监视,不要说不利的话。

学着刚才我身上的捆绑方法,明天早上还要原样绑好。你可以现在练习几遍,要不明天没法绑。李娜流着泪,在我身上反复练了几遍,终于可以绑的很像样了。最后她给我松绑以后,若有所思地抚摸着我身上的绳印子,她忽然想起什么说∶“老公,你还没有吃饭吧,我给你弄点好吃的”。可是她刚起身又坐下了,我的口型器让我什么也吃不成。她领我来到浴室,帮我洗澡。

我的镣銬让我无法脱下衣服和内裤,李娜就用湿毛巾给我一点一点擦洗。看着她尽心尽力地为我做着这一切,我心里更加感动了,情不自禁地亲了她一口,我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她,不能让她也沦为刘静的奴隶。当她替我脱下内裤时,又是大吃一惊,她仔细观察着我的**带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我给她写了清洗器的所在和用法。她一边细心的清洗,一边流泪。

我不想再让她伤心,洗完就站起身离开浴室,想了想,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只好倒在床上想心事。过来一会儿,李娜从浴室出来,她看我躺在床上,就挨着我坐下,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盯着我看了一会,又走进卫生间,不一会儿,她出了温柔的说∶“老公,你今天累了,就早点休息吧说,我给你盖好被子。”说完给我盖好被子,关了灯。

我正奇怪她怎么突然这么早休息了,黑暗中感觉有什么东西罩在我头上,她的小手在我脸上摆弄了一会儿,接着我感觉到有一丝暗淡的光亮了,原来她在我脸上罩了一个东西,只露出两只眼睛和鼻孔,再点一只蜡烛。啊,多聪明的老婆啊,我高兴的不得了,但是也不敢动,也不能发出声响。

李娜也为自己的小聪明暗自得意,她也不敢发出声响,就在嘴里咬了一个小牙刷,手里拿的纸和笔,“我写,你回答,如果是,你就用手拉拉我,不是就摆摆手。”就这样,通过这种特殊方式,她了解了我的处境和刘静是如何对待我的,我也有机会表达了对李娜的担心。就这样,我和李娜之间有了一次心与心之间的交流,让我们的关系有了质的飞跃。李娜想了想,让我不要担心,我们一定要去改变这种状况。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被变装捆绑禁锢的酒店生涯-17.捆绑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