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变装俏老师-娇媚的笑容和我的回忆

变装转载 女装子 6532浏览 0评论

又一个明媚的早上来临了,我从睡眼惺忪中清醒过来,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走到窗前,拉开窗帘,一道明媚的阳光射进来,照在我的睡裙上,映照出婀娜多姿的身材。我走到落地镜前,慢慢脱下睡裙,任它滑落在脚下。

镜子里出现了一个青春可人的果体女孩,柔顺的长发,娇俏的脸蛋,弯弯的柳叶眉,水汪汪的大眼睛,挺拔的鼻梁,粉红的双唇,我打量着镜中的倩影,目光移到她的胸前,骄挺的双峰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粉红的乳头娇艳欲滴,再往下看,是只有18寸的纤腰,目光再下移,哎呀呀……

我不禁皱起了眉头:我最讨厌的就是这里了,是他破坏了我女儿身的阴柔美,虽然经过八年的激素治疗,那东西已经变的很小了,小到几乎可以隐藏在阴囊里,但我还是很不满意。我从床上拿起表哥从国外帮我买回来的乳胶假阴穿上,顿时,小峰变成了小山谷,那谷周围长满了茂盛的小草。我脸上露出了娇媚的笑容: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我!

变装俏老师-娇媚的笑容和我的回忆

我穿上属于女孩的内衣,走到洗手间,很自然的蹲下去小解,这是我21年来一贯的姿势,我不能忍受站着的粗鲁的姿势。梳洗完毕后,我从衣柜里选了一件素色的连衣裙穿上,穿上丝袜,换上粉白的细带高跟鞋,镜中出现了一个纯情的披肩长发女孩,这就是我!我随意把长发往脑后拢拢,背上小坤包,拿起教本轻盈的下楼去,骑上自行车往学校赶。

早上的空气多清鲜!走进校园,一路碰上学生,不断向我问好:“杨老师早!”我柔柔的还以一个微笑:“早。”亮丽的早上,亮丽的心情,亮丽的我!

上完第一节课,我迈着轻盈的步伐回到办公室,静静的坐着,慢慢抿一口清水,看着桌面上放着的紫薇的照片,心中一动,托起腮帮出神……“晓婕,干啥了?若有所思的,唔,一定是在想着谁了?哎呀!是谁让我们的小美人心思思了?说,要不,我挠你胳肢!”旁边的开心果邹莹捅捅我,我转过头,用手把风扇吹乱的头发撩到耳后,微微一笑。

“没啥,在想着刚才那节课呢!”邹莹不依,伸手要来挠我,我可不会让她得逞,先下手为强,我趁她不备,先挠她的胳肢窝,邹莹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嘘!一点也不文静!象个小燕子似的疯丫头,没个姑娘样,让男同事见了多难为情!”我逗她。“是啦是啦,我是小燕子,你是紫薇,我疯你文静,行了吧?没有小燕子的疯,那能衬出你紫薇的文静?”邹莹仍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唉!这疯丫头,真拿她没治!

邹莹凑上来,俯在我耳边,悄悄说:“小美人,又在想你的计划了吧?甭想那么多了,慢慢赚够钱再说吧,迟做早做还不是一样?反正你现在比我还漂亮。”邹莹说着有点妒忌了,“其他人又不知道你的真相,我可是拿你当真姐妹看的哦!”我搂着她的肩膀说:“是啦!好姐妹,我们十多年是好姐妹,往后还是好姐妹!”说真的,我还要真的谢谢她,是她,为我保守着这个秘密。

 

我的童年跟别的男孩子没有什么差别,同样是喜欢爬树、打仗、玩水等等。只不过我的样子生得比较秀气,皮肤永远也晒不黑,声音也是非常的娇嫩清脆,性格上比较文静,但男孩子的天性在我身上还是一一显露出来,谁也不会想到往后的日子会发生什么变化。

读到五年级的时候,那次六一节文艺汇演,学校要求各班出一个节目,我们班决定出一个女声二重唱,可是班里的女生只有邹莹的音乐天分、声线比较好,音乐老师把其他的女生筛来筛去也难以确定,后来,不知是她灵机一动,还是昏了头,反正她把另一个人选落在我头上。当时我真的很难接受,我可是一个男孩子哦!叫我扮成一个女孩子上台唱歌?不行,太羞家了!我一个劲儿的摇头。

音乐老师找到我,恳切的说:“晓杰,现在真的很难选人,你的样子比较秀气,声音又嫩,扮起女孩子来蛮象的,你是一个上进、热爱班集体的孩子,相信你一定能把这个任务完成的很好,况且,也就是扮演女孩子表演唱歌而已,又不是叫你一辈子扮女孩子,男孩子干么忸忸捏捏的?大方一点,勇敢一点,为班集体争取荣誉回来!”

我想了一想,也就是,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吗?于是,我点头答应下来。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和邹莹在音乐老师的指导下练唱,进步很快,互相配合得很好,老师也非常满意,说这次一定能拿冠军。正式表演那天,我穿了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头上戴上小饰物,化了淡妆,邹莹穿一件粉绿色的连衣裙,老师直夸我比邹莹还漂亮,害得邹莹直嘟嘴。

那次表演获得了全场最热烈的掌声,我们班获得了冠军。我和邹莹那个高兴劲儿可真的没法说!在领奖台上,我俩情不自禁的拉起手又跳起舞来,音乐老师见了直摇头,笑着说:“你看,这两个孩子,那得意劲儿,不过,他们也蛮象一对姐妹花的。”

旁边的老师问:“这个女孩子是谁呀?怎么好象没见过的?是最近才转学来的吗?”音乐老师和我俩笑的弯了腰,音乐老师好久才喘过气来,说:“你真的不认得他啦?他是晓杰啊!”旁边的老师瞪大眼睛:“什么?他是……晓杰?哎呀,你看他,多象一个女孩子!一点都看不出来!原来你们班还有这样的秘密武器!”

那次表演之后,我和邹莹成了知心好朋友,课后无话不谈,这时我发觉,原来女孩子之间凑在一起可以有这么多话说,这比我们男生强多了,气氛轻轻松松的。不知是不是我的心态比较柔弱,天生有点女性化,反正我觉得和邹莹她们在一起觉得很开心,好象自己也是她们一份子,她们也不把我当外人,有零食吃余我的一份,做游戏也叫我参加。

小学毕业前夕的那段时间,我觉得过的特别开心,就连一些男同学嘲笑我说我专扎女人堆、“娘娘腔”,我也不在乎了。有几次,邹莹都不无妒忌的对我说:“晓杰,你虽然是一个男生,可是你长你比我还漂亮,我真怀疑是不是你老妈把你生错了。”

我说:“我也不知道啊,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做一个女孩子比较合适,那样可以跟你做姐妹了。不过,我觉得做一个男孩子也不错啊!我可以做你的哥哥保护你!”“臭美!我年纪比你大耶,你要做我的弟弟或妹妹还差不多,让我来保护你!”那时侯,还没听说过变性手术这回事,只是把变男变女这些事当作日常的闲谈话题,抬抬杠而已。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变装俏老师-娇媚的笑容和我的回忆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