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女友的恶作剧:3我长教训了

变装转载 女装子 6141浏览 0评论

我只得弯曲膝盖,尽量优美的行了一个屈膝礼,然後说:“请问我可以拿回我的裙子吗?”笑声更大了。那个妇女示意大家安静,然後说:“你做得还是不够好。这样吧,你做什麽让我高兴的事情,然後我再还给你裙子。”透过窗户,我可以看见玛丽安,她正坐在车的前盖上,边看边笑。

女友的恶作剧:我长教训了

“你要我做什麽呢?”我问道。“你忘了行屈膝礼哟!”周围的人又忍俊不禁了。我行过屈膝礼,重复道:“你要我做什麽呢?”她装作思考的样子,其实很显然,她早就想好了。“把你的罩衫脱了,让我们看看你那件漂亮的连体内衣。”

“请不要这样。”我哀求道。“屈膝礼!”她提醒。我照做了。“你想要回裙子,是吗?”“是的。”她给我使了个脸色,我会意的行了屈膝礼,然後重复了我的回答。“那你最好听我的话。”周围的偷笑和耳语渐渐大了起来。窗外,玛丽安已经笑得不行了。

慢慢的,我解开了罩衫的纽扣,脱下来放在旁边的椅背上。偷笑和耳语不绝於耳。那个中年妇女又给我使了个脸色,我很自觉地行了屈膝礼。餐厅空调吹出来的风没有丝毫的凉意,我全身的皮肤就像着了火似的——滚烫滚烫。只有眼角凉凉的……

中年妇女不为所动,继续说道:“现在,把连体内衣脱了吧。”我看着她,饱含泪水的眼睛充满了乞求,但是我知道没有用的。於是,我行了屈膝礼,脱下了连体内衣,把它搭在罩衫上面。“”瞧这内裤!这麽可爱呀,你真是一个狐狸精,不是吗?“观众发出一片狼嚎。

“还有束腹!”不知谁说道:“噢,一定很不舒服吧。”“这算什麽不舒服”,那个中年妇人说:“把你的内裤和裤袜往前拉拉。拉开一点就好了。让我们看看你哪里有东西没有。“这句话刚一出口,餐厅里已闹成一团了。我的脸色,可想而知——红得发紫!

我笨拙的行了屈膝礼,把内裤和裤袜往前拉开身体几寸。中年妇人往里面看看,然後失望的摇摇头说:“怎麽这麽一点点呀!”全场乱成一团。邻桌的两个小女孩为了看清楚一点,几乎从椅子上摔下来。其中一个,因为笑得过猛,已经喘不过气来了。

当骚乱的人群平静一点的时候,中年妇女说话了:“嗯……或许我们可以帮你让它长大一点。让我想想,怎麽办呢……”她向四周看了看,然後假装灵机一动的样子,说:“我知道了——水!”我惊出一身冷汗。“那麽谁愿意助他一臂之力呢?”中年妇女向众人问道。

一个叫贝基的妇女说她愿意。她似乎很激动,但是还是抑制住了急促的呼吸,拿起一杯水,把水浇到了我的裤袜里面。水立刻从裤袜里流了出来,顺着我的腿淌到了地上。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知道我因为不舒服而发出几声喉音,他们又笑了。“北极帮了你这麽大的忙,你怎麽谢她呀?”

“谢谢。”行过屈膝礼,我说道。围观的人几乎是在怪笑了。“让我看看,嗯……好像作用不是很明显哦。谁还愿意帮忙呢?珍妮,你怎麽样?”“乐意之至,安。”原来那个中年妇女叫安珍妮拉开我的裤袜,有一杯水浇了进去。安对我一使眼色,我心神会的行屈膝礼,对珍妮表示感谢。

安察看了一下:“不行,还是没有进展。”说着,她把杯子里的水倒了进去。习惯性,行屈膝礼,表示感谢。“如果你把它淹在水里,它是永远也长不大的。”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人群中笑声不断。我真想找个地洞钻呀。“嗯……那麽,我们现在怎麽办呢?”安说:“我有主意。我们喂它好了。多些营养会有帮助的。”她把吃剩下的沙拉倒了进来。“我想它还是饿。”安说。贝基站起来,把一盘意大利面条以及那些红色的酱也到了进来。

“还是不行。”贝基说。站在椅子上的一个小女孩,拿着一叠薄和配套的果汁走过来。安示意她继续。女孩迫不及待的把盘子里的东西刮进我的腹股沟。“你还挺受欢迎的。你看,这麽多人愿意帮你。”安说,“让我看看,嗯,有点气色了。”“现在,一般的营养是不够了。我看看多来点蛋白质吧。”贝基说。

“好主意”,安接着说道,“服务生,给我来一些生鸡蛋,谢谢。”人群中又是一阵骚动。大家都很期待接着会发生什麽。玛丽安曾经也用过鸡蛋对付我,那次真是把我整惨了。我开始觉得我的下面开始有反应了。几分钟以後,服务生拿着一打鸡蛋回来了。

“转过身。”安说。我缓缓的转过身去。大约有30多个人在围观。绝大部分是女人和女孩子。至於男人们,後来玛丽安告诉我说,他们早就走开了,因为他们觉得我给男人蒙羞。一个鸡蛋从背後打进了我的裤袜里。一直流到我的尾骨末端。接着,又是一个。难受的感觉让我轻轻低呼。“他挺喜欢这样,那麽不要停。”安说。贝基迅速的打了两个进去。蛋黄和蛋青在我的腿上流淌着。

我的下体黏糊糊的一大片。接着,蛋黄和蛋青从我头上流了下来,流进我的胸罩。又是一个。“你们看,它大起来了。哈哈。”人群一阵欢呼。是的,它真的挺起来了,可我已经麻木了。脑中唯一的想法是拿回裙子。我机械的行过屈膝礼,问道:“请问,我可以拿回我的裙子吗?”安居然显出一脸无辜的神情:“我没有拿呀。”然後,她望向窗外。我也跟往外看。

紧闭的窗户不知道什麽时候开了一点。窗外,玛丽已经坐在车里,手上舞动着一件白色的东西——我的裙子!在人们的哄笑中,我开始艰难的走出餐厅。走出餐厅的回程一点都不轻松,我心里总是惴惴的,老觉得她们不会这麽轻易的放过我。

幸运的是,什麽都有发生,除了一队结束用餐的女初中生从餐厅里排着队从我身边经过。无论她们是嘲笑也好,尖叫也好,说一些阴损的话也好,我都已经无动於衷。羞耻?我已经“恬不知耻”了。走到车前,玛丽安熄了火,手从车里出来,把钥匙递给我,说:“给你。你自己拿着,如果你不信我的话。”

我接过钥匙,把身子探进车,点火,发动车子。然後,我抽身出来。玛丽安把身子探出来,用手抹掉我脸上的蛋液,激烈的吻我。而我则在把已经一片狼藉的衣服一件件脱掉。束胸,连体衣,胸罩,裤袜,内裤,高跟鞋,脖子上的丝巾。“丰盛的”营养餐撒了一地。

玛丽安用一块毛巾垫好後座,然後我坐了进去。车向海滩开去……“你长教训了?”她微笑着问我,还给我一个轻轻的吻。“是的。”“说说看。”“下会我变装接你,我会穿件长外套的,那样就不会被人发现了。”“是嘛?我会成全你的,你这个小妖精。”她说。

<完>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女友的恶作剧:3我长教训了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