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5.阴差阳错

变装小说 女装子 2899浏览 0评论

观澜路是G市最负盛名的繁华商业区,这里高楼林立,商铺集中,车辆及行人川流不息,勘比上海的南京路。鸿达集团大厦地处观澜路黄金地段,被誉为G市的标志性建筑之一。

清晨,一辆奔驰ML500缓缓驶入鸿达集团,车子在公司大楼门前刚一停稳,两名西装革履的公司职员立即面带微笑地走上前打开车门,尊敬地对车里的人说:“马总,早上好。”马楚寒下车后把公文包递给他们,整理了一下领带,然后迈着矫健的步伐朝公司大堂走去。不管马楚寒走到那里,职员们都立即起身向他鞠躬问好。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男扮女装图片

许多女职员甚至为能见上马楚寒一面而激动不已,在她们眼里马楚寒高大威猛,英俊倜傥,而且有权有钱有势,是个大白天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完美好男人。只见女职员甲怀着激动的心情,用颤抖的语音向迎面而来的马楚寒打招呼:“HI~马总,Goodmorning!”

啊~~女职员甲立即沦陷在他迷人的微笑之中,捂着被丘比特之箭射中的心口倒了下去。周围的女职员乙、丙、丁…..纷纷“中箭”倒地。不得不承认,马楚寒的男性魅力杀伤力实在太强大了。

画面切换到主人翁―沈同军,也就是我,一个可怜的上班族,刚从闷热拥挤的破公交车上下来,一手提着厚重的公文包,一手拿着包子和豆浆(今天的早餐,哭~)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在街上狂奔,街上的人还以为我发了疯。因为还有3分钟就要上班了,迟到不是闹着玩的,可不能让一个月的奖金就这么飞了啊,那能买多少件漂漂女装哦,我边跑边想。

鸿达集团工作纪律非常严谨,无论是公司管理层还是一般员工,每天必须打卡上班,还是指纹打卡机,容不得半点弄虚作假,这也是我每天必须赶在9点之前到公司的原因之一。还好,我总算没迟到。

今天的例会跟往常一样,由集团公司各部门负责人向管理层汇报上周业务工作完成情况及本周工作计划,我匆匆赶到会场去交汇报稿,各部门负责人早已就位。刘部长见我来了,把我拉到一边小声说:“梅子从今天开始休产假,我跟陈总商量了一下,秘书工作由你顶替,今天的会议内容你要做好记录。”

“啊”我脑袋一下子大了,市场销售部那么多业务要做,现在又让我当秘书,我能兼顾的了吗?刘部长似乎洞穿了我的心思,微笑着说:“市场销售部的工作你可以暂时放一放,先把秘书工作抓起来,就这样决定吧,你赶紧去准备准备,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

我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感觉脑子晕晕的,望着周围都是集团公司的头头脑脑,心中不免有点怯场。刘部长见我发呆,便用手做了个写字的动作,示意要做好笔录,我见状赶紧从公文包中掏出本子和笔,规规矩矩放在会议桌上。

不一会儿,马楚寒和另外几名副总经理陆续步入会场就座。马楚寒在会议开始后对大家宣布杨总经理出国洽谈贸易,今天的会议由自己主持,接下来请各部门负责人依次汇报。我一边竖起耳朵听着汇报一边枯燥地做着笔录,不由得呵欠连连。我偷偷瞄了一眼马楚寒,他正一脸严肃地听着汇报,联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特别是他向另一个我,也就是“若凡”索要电话号码时的表情,我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哈哈哈”。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过来,寻思这小子发了什么神经。我也不知道那根筋不对路,居然荒唐地说了句:“没事,大家继续。”过后才反应过来,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刘部长赶紧打圆场说:“小沈,请注意会场纪律啊。”我望了望马楚寒,他正用锐利的目光盯着我,吓得我赶紧把头低下去,继续做着笔录。会议开了整整一个上午,待散场后,我已是饥困交加,倒在了桌子上。

下午一上班,刘部长就对我说:“马总请你去他办公室一趟,要跟你谈些事。”我心想坏了,一定是今天开会笑场的事,估计要挨批了。来到副总经理室门外,我轻轻敲了敲门,马楚寒说了声:“请进。”

我怯生生地推门进去,满脸堆笑地跟马楚寒打了个招呼:“马总,您好。”“你是市场销售部的沈同军对吧,坐。”马楚寒翻着文件头也不抬地说。“啊,是的是的,马总真是好记性。”我的笑容有点僵硬,还有点手足无措。“知道今天我找你来有什么事吗?”马继续说。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马楚寒面无表情地说:“杨总出国了,公司工作委托我全面主持,而他的秘书又去做月子去了,现在由你顶替,也是说咱们要相处一段时间了。”“那就好,你下去吧。”姓马的把手一挥。我还没走到门口,他又把我喊住了:“我不希望我的人今后带头违犯工作纪律,OK?”我背着他吐了吐舌头。

我大脑里一片空白,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这时,马楚寒抬头嗅了嗅,寻思:这空气中淡淡的幽香是那来的?好像在那里闻过………

下班后,马楚寒开车回到郊外的别墅家中,佣人已经把拖鞋整齐地摆在门口,并微笑着对他说:“少爷,晚饭已经准备好了,老爷和太太都在等着您就餐呢。”说起马楚寒的父亲,在G市可是位呼风唤雨的人物,现担任G市的常务副市长,马楚寒出国深造读博士,然后到部队锻炼,再安排到鸿达集团担任副总经理,完全都是他一手设计的,在老爷子眼里,马楚寒不但是他的乖儿子,更是他引以为傲的杰出“作品”,现在,他还要为儿子操办人生大事。

“楚寒啊,上班累了吧,咱们一边吃饭一边聊,你爸要宣布一件大喜事。”马楚寒的妈妈马老太笑的合不拢嘴。“什么事?”马楚寒其实心里已经猜到了七、八分。“莎莎明天就要从澳洲回来了,你也不小了,这事也该办了。”马副市长对儿子说。

“我还是不明白什么事。”马楚寒装作不知,继续扒饭。“结婚啊,你今年8月份就满27了,还想拖到什么时候?”马副市长见儿子装聋作哑,心中不快。“不错,婚我肯定是要结的,但我拜托二老别乱点鸳鸯谱成不成,她张丽莎是什么人,也许你们不知道,可我心里清楚的很,水性扬花…..”马楚寒情绪有点激动地说。

马楚寒话还没说完,马副市长就把桌子狠狠地一拍骂道:“放肆!真是越大越不懂事,气死我了。”马老太在一旁敲着边鼓道:“楚寒啊,莎莎不是你说的那种人,她父亲是G省的副省长,家教很严的,再说你们从小青梅竹马…..”

马楚寒把碗一放,起身说:“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你给我说清楚了,你在外面是不是自己找了对象?”马副市长继续追问,没打算放过儿子。“爸,您别再问了,反正这桩婚事我不答应。”马楚寒说完便上楼回房休息去了。“气…气死我了,咳咳咳…”马副市长气得直哆嗦。”

回到房间,马楚寒一头栽在床上,静静地听着萧邦的钢琴曲,以缓解心中的烦闷。马楚寒心想:自己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具备独立思考能力,难道还要想以前那样沿着父亲给自己设计好的人生道路走下去吗?不,我有自己的人生道路,我要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可我的幸福在那里呢?…….是她吗?

马楚寒的脑海中浮现着昨晚和沈若凡邂逅的一幕幕情景:这个女孩很单纯也很奇怪,她似乎不愿意与我接触,在我拥抱住她的一刹那,她天使般的脸蛋泛起了红晕,让我不由的心跳加速,这种感觉就象回到了清涩的“初恋”一般,是我接触的其他女人所不能给予的。马楚寒不由地思绪万千,他在想:这个女孩现在在那里?她在做什么?在她身旁是不是已经有了一位….

”马楚寒失望地把手机甩在了一边,又重新靠回了枕头上。他对自己没由来的烦躁情绪感到困惑,为什么一向稳健持重的自己,会为了一个素昧平生的女孩搞得心神不定,这难道就是….人们常说的一见钟情吗?

马楚寒开车来到江边上,他想让清爽的江风抚慰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些,可女孩的身影在他脑海中却怎么也挥之不去,他想了想,还是打开手机调出若凡的号码,给她发了条短信:“若凡,你过得还好吗?――马楚寒”

我过得当然不好,此时正在家里加班加点赶材料,完成马楚寒压给我的一大堆工作任务。“阿嘁”我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想:是谁想我了?难道是妈妈?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5.阴差阳错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