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雨夜自缚行-一次终身难忘的捆绑经历

捆绑变装 女装子 91446浏览 0评论

秋天的夜晚,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个不停。望着窗外夜幕渐渐降临,我知道,我要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了。

自从在网上看了一篇网友写的《自缚夜行的女孩》后,很是羡慕,很佩服她的勇敢,一直想自己也能够尝试捆绑夜行一次。可惜和父母住在一起,很难有这样的机会。父母亲是老师,只有暑假会外出旅游几天,可惜那时穿风衣实在不太可能。有一天下雨,套上雨披的一瞬间,发现雨披也能够作很好的掩盖的,很懊悔自己怎么才发现。只好耐心等待着机会的到来。

雨夜自缚行-一次终身难忘的捆绑经历

终于,表姐要结婚了,婚礼定在2006年11月18日。原来说好一家人11月17日一起去。14日听天气预报说,过几天可能会有雨。15日,早晚果然下起了雨;16日,雨还是下个不停。听天气预报说17日还会有雨。

机会来了,16日吃晚饭的时候,我对父母说这段时间单位工作忙,周末还要很多事情要做,这次去不了了。看到父母有些不高兴,急忙说表姐那边我会打招呼的,还把精心挑选的礼物拿出来请父母转交。

现在,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了。秋天的夜晚,由于是雨天,夜幕很早就降临了。看看路上行人、车辆还很多,实在下不了决心马上就实施自己的计划。回到书房,上网,和网友聊天。

十一点,和网友说完再见,打开收藏已久的《自缚夜行的女孩》,又仔细看了一遍。撩起书房的窗帘,看看小区里已经非常安静了,只有路灯还睁着昏暗的眼睛。走到客厅,撩起临街的窗帘,看看路上行人几乎没有了,车辆也是偶尔有一、两辆驶过。

终于,拿起绳子,望着镜子里的女孩,笑了笑。

用了网上学来的自缚方法:五花大绑——背吊双手式。等到绳子在手腕上分别打好结,犹豫了30秒,最后还是把雨披套在身上。利用门拉手把两手在背后吊了起来,并打了两个结。挣扎了一下,不用门把手自己好象没有办法解开绳了。

抖了抖身上的雨披,将身体转来转去,看看有没有破绽,会不会被人看穿。还好,深红色的雨披比较厚,很好地掩盖了反绑的双手。其实雨衣比风衣还好,雨衣没有袖子,不会因为两个空空的袖子引起别人的怀疑。

把梳妆台上的门钥匙和楼梯大门的钥匙抓在右手里,走到门口。从猫眼望出去,楼道内一片漆黑。转过身,背*着大门,听着楼道上有没有人上下。人慢慢蹲下一起,用左手慢慢拧开了门锁,忧郁了一下,轻轻推开了大门。客厅的灯光从门逢漏了出去,楼道亮了起来。

迈出门口,吸了一口气,发现对门的猫眼里漏着亮光。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万一在楼道内遇到邻居怎么办啊?万一问半夜出去干什么啊?一紧张,身体把门碰了一下,门“砰”的一声关上了。由于声音蛮响的,楼道的声控灯一下子全亮了。

当时很想逃回家,不过冒险的念头占据了我的脑海。等待声控灯熄灭需要一段时间,想了想,决定还是先下楼吧。家在五楼,要走过四楼、三楼和两楼层面。走到四楼,声控灯熄灭了。还好,四楼的人家已经睡了,猫眼里没有亮光。三楼喜欢呼朋唤友一起砌砖头,很怕他们突然散了,走出一拨人。

走过三楼层面,听得见客厅里还有喧闹声,好象还在大战。运气很好,楼梯上没有遇到一个人。走到底楼,转过身,用手摸索着轻轻转开楼梯门的旋钮,然后用身体顶开门,侧身走了出去。还好,绵绵的秋雨还在下。这样的雨最适合撑着一顶花伞,挽着心上人一起慢慢散步。现在,我却被自己反绑着要在雨中散步。

楼梯门在身后悄悄地自动关上了,小区里没有一个人影,只有昏暗的灯投下雾蒙蒙的亮光。低头看看身上的雨披,好象没有什么破绽;挣扎了一下反绑的双手,好象无法挣脱。跨下台阶,我慢慢踏上了夜行的路程。走过一段路,还是没有一个人影。想想也是,已经深夜十一点多了,小区的人自然很少很少了。奇怪的是,心里竟然期盼着有人从对面走过来。

小区内整齐地停泊着许多小车,走过的时候,心想如果被绑在车上也一定很刺激。正胡思乱想之际,不远处的一辆小车突然打开了灯,一下子我被罩在了明亮的灯光中。强烈的光线让我看不见车内的人,当时真想转身逃跑。不过还算镇静,心想人家又不知道我反绑着,就保持原来的行走路线和速度,慢慢走向小车。

小车没有动静,只是开着灯。很怕被看出破绽,那段路好象走了很长很长,不过觉得很刺激。走过那辆小车的时候,很紧张,根本不敢看车里的人在干什么。走过了大约十多米,小车从我身边开过走了。

小区的大门就在眼前了,我停下了脚步。很犹豫,心里在思考要不要走出小区。一方面觉得只是这样走走,还不够刺激;另一方面又怕万一走出去被人发现了怎么办。终于,冒险的念头再次让我作出了决定:走出小区。

小区的大门口灯火通明,我故作镇静,慢慢走过去。还好,值班的门卫在打瞌睡。走出小区大门,外面就是马路。我不知道,如果看见一个女孩半夜披着雨披在雨中散步,你会怎么想?

左边是热闹的商业街,现在大概也不热闹了。但我不想找麻烦,于是决定右拐走一段路马上回来。沿着人行道才走了6、7米,就看见有两个人影在20多米远迎面走过来。我有点紧张,仔细看,好象是一对恋人。撑着一把伞,有说有笑的样子。看了看身上的雨披。

侧面好象有点露出来的样子,只好抖了抖肩膀,反绑的双手更加贴紧后背。转眼,两个人走到了面前,说得很开心的样子,好象根本没有看我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很失望。既希望别人注意到我,又怕被别人发现。很矛盾的心理。前面有一家小小的点心店,只有一个门面,很亮的光线洒在人行道上。

原来不打算走到那边的,现在很想走过去。吊起的双手有点麻了,只好挣扎了几下,算给自己放松放松。试着想解脱,发现短时间里肯定挣扎不脱的。慢慢走过去,突然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好象是店老板。已经到了这一步,回头当然不是我的选择。他也看见我了,不知道当时他是怎么想的。眼睛的余光告诉我,他一直在盯着我看。

如果他仔细看我背后的话,一定会发现雨披下面会鼓起一块,那是我被反绑的双手。当时真的很怕,一边走一边想,万一被他识破了,会不会把我拖进去,然后……。很快就走到他的面前了,不敢看他,只管往前走。走过去后,很害怕突然有一双手把我抱住,然后……。还好,什么也没有发生。猛然想到等一会儿还要走回来,万一他真的有什么想法了,我怎么办啊?还好,我想到小区有个北门,走过去从那边回家不是很好吗?

转弯角上是一家花店,因为常去那边买花,女老板有点认识我的。不过现在已经很晚了,估计已经关门了吧。怀着侥幸心理,没想到一拐弯发现花店正在准备关门,女老板就在外面收拾东西。回避已经是不可能了,她看见我了。停下手中的活,等待着我走过去,或许以为还能做一笔今天最后的买卖吧。那时候真后悔把自己反绑起来,很怕被她发现真相。只好稍微走在*马路一边,尽量与她隔一段距离。

“买花吗?”看我走过她面前,她习惯性地问了一句。我只好站住,尽量用自然的声音对她说:“今天不买了。”她大概也发现我的装束很奇怪,一般应该撑着伞,我却披着雨披。

“这么晚了才回家啊?”她有点好奇。“和朋友一起玩得晚了。“我送你两支你喜欢的花。”她转过身去拿花。天哪,她竟然要送我花!其实平时买花的时候她有时也会送一、两支其它品种的花的。可我今天没有办法拿啊!很害怕她热心地要把花强塞到我手上,那时一定会被她发现我的手反绑着了。

趁她拿花的间隙,我急忙一边说:“不要了,谢谢!”一边快速离开花店。我不知道她会怎么想,反正我这几天一直不敢去她的花店买花。重新回到昏暗的树阴下,有点后怕。

如果真的被她发现自己双手被反绑着,怎么解释啊?再想下去,万一路上被自行车撞了,人家好心来扶,会被发现,人家溜走的话,自己撞趴在地上,或许爬都爬不起来。万一碰上坏人,反绑着走,跑都跑不快。越想越后怕,觉得自己很愚蠢。当时真的很想把双手解脱出来。

暗暗把自己骂了几句,好象挣扎了有好几分钟,手勒得很痛,两个肩膀弄得酸酸的,却无法解脱。原来寻求冒险刺激的念头已经差不多都消失了,只想着快点回家吧。还好,再转个弯,北门口的那条马路就到了。

这是一条很幽静的马路。看看四下无人,想快点回家,索性跑了起来。反绑着双手跑起来的感觉怪怪的,和平时很不一样,没有手的协调摆动,好象很容易失去平衡,觉得也跑快确实不太可能。反绑的手在背后一抖一抖的,绳索一拉一拉的,感觉很奇妙,也很开心。跑了一小段,我觉得心情放松了许多,刚才不好的感觉消失了不少。北门快要到了。

然而北门竟然关着!小区的保安工作做得确实不错,深夜自然是留一个进出口比较好,免得梁上君子这门进去那门出。但对我来讲,实在是当头一棒。

总要回家的,我面临着两个选择:走回头路,怕花店的女老板还没有关门回家,到时候硬塞花给我就会露馅了;更怕点心店的老板,不知道他会不会等着我走回去。从东面绕到南门,要走一条灯火通明、热热闹闹的商业街。犹豫了半天,想想还是不走回头路好象安全一些。

拐弯就是商业街了。灯光很亮,有点害怕身上的雨披在强光下会不会变成透明装,那样的话满街的人都可以看见一个被反绑双手的女孩,傻乎乎地在街上行走。还好,白天很是热闹的商业街,晚上行人不是很多。毕竟不是上海的南京路,毕竟已经是深夜了,何况还在下雨。行人一般都打着伞,没有人穿着雨披行走。从身边走过的行人不多,一般也就管自己赶路。

“小姐”。好象身后有人在喊,外地口音,男的。我只当没有听见,继续往前走。“对不起,我问个路。”一个中年男子跑到我前面,打着伞,拦住了我的去路。我只好站住,抬头望着他,双手悄悄地紧贴在后背上。

“**旅馆怎么走,晚上出来逛了一圈,喝了点酒,下雨天分不清东南西北了。”男人自嘲着。“一直往前走,第二个路口右转弯就到了。”我巴不得他快点离开。

“谢谢!”他这个时候开始打量起我,眼神中流露出一点疑问。“你怎么不打雨伞啊?”他忍不住发问,然后走到我身边,把伞撑在我的头上。“自行车坏了,只好走回家了。”我急中生智。这时候,手臂有点酸,开始麻了,但也只好忍着。真不知道这个人真问路还是假问路。

“那我给你撑伞,反正要同一段路。”那人大概算表示感谢,要让我和他一起走。真怕他不是好人,到时候把我嘴巴一捂,我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你先走吧,我想慢慢走。”实在想不出其它的借口了。我往边上跨了两步。“那我先走了。”中年男人快步离开了我。

看看周围没有行人,赶紧活动活动反绑的双手。忍不住想,如果和他走一段路的话,他会发现我被反绑吗?万一发现的话,他会怎么做呢?步知道为什么,竟然有点后悔没有和那个人一起。

商业街上还有几家店铺开着门,往往只有店老板一个人。很想走进店铺逛一逛,看看会不会被发现。不过不敢冒这个险,万一店老板误会了,以为我是做这个生意的,把门一关,我就成笼中之鸟了。

胡思乱想之际,该拐弯了。没走几步路,小区的南门到了。保安醒了,站在值班室门口,好奇地看着我。我有点紧张,怕被他看穿。那段路好象很长,生怕他走过来盘问。走到他面前,他好象要说话的样子,我就对他笑笑,说:“今天值班啊?”

“恩,值班。”乘他回答之际,急忙走过去。还好,他没有追过来。

很快,走到楼下了。确定周围没有人,用手指摸着找到了楼门钥匙。背转身,慢慢撩起雨披,摸索着把钥匙插进钥匙眼。有点紧张,怕楼内有人下来。插了两次,终于插进去了。门锁开了,急忙拉开一点,用脚卡着,拔下钥匙,用脚用力拉开门,赶快闪了进去。

才上到四楼,听见三楼的门开了,很响,楼道里的灯全亮了。有人出来,和里面的人说再见。运气真好,如果差几分钟,我在开门的时候,他们下来的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走到自己家门口,找出房门钥匙,还是得背对门,撩起雨披。声控灯自动熄灭了,突然发现对面的猫眼透着亮光,好象还有脚步声。吓了一跳,手里的钥匙差点掉地上。摸索着轻轻插进锁眼,门开了。走进房间,把门关上。不知道为什么,好象有点不满足。如果刚才钥匙掉地上,能不能找到并捡起来呢?很想开门出去试一试。

当尝试用门把手解脱时,发现绳子几乎掺在一起了。原来的办法已经无法解开了。忘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好傻。还好家里有小刀,费了好长一段时间,终于割断了绳索。

洗了个澡,躺在床上,抚摩着手腕上深深的绳印,有点后怕,刚才万一找不到小刀呢?总不见得等父母亲回来帮助自己解开吧?如果让自己的死党来帮忙的话,以后会被她笑话一辈子的。如果让自己喜欢的男孩来帮助自己解开的话,万一他……这次经历让我既害怕又兴奋,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再玩一次。如果能扮演一次无臂女孩多好!我想,冬天会有机会的。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雨夜自缚行-一次终身难忘的捆绑经历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