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9.人海寻芳踪

变装小说 女装子 2842浏览 0评论

25岁还未有过性经历,甚至连嘴都没亲过的我,在不经意间和心上人杜小雨发生了肌肤之触,这种感觉就像触电,爱的电流帮我打通了任督二脉,呃…这个比喻不恰当,应该说是瞬间点燃了我心中的热情,激发出我对爱的渴望。

面对杜小雨的诱惑,我难以把持,差点大大出糗,幸亏我急中生智,假借闹肚子为由才逃过一劫,本想找个安静地方消停消停的,可没想到一位帅哥又从天而降,对我大胆示爱,令我不胜其烦,最肉麻的是他还拉住我的小手,含情脉脉地问:“小姐,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男扮女装图片

如果我是个女的,也许会半推半就晕倒在他怀里,可偶是男的啊,大哥,插头和插头是不来电的!正当我为甩不脱这个大麻烦而心慌意乱之时,杜小雨出现了,冲着纠缠我的帅哥大喊:“哥,不许对人家无礼!”

“你喊他哥?你们是…..”我诧异地问杜小雨。

“他是我哥哥,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杜小雨向我欠了欠身子道。

“实在是对不起,我….我刚才情不自禁,所以…..请你多多包涵。”凤梨头向我大大地鞠了一躬,把我唬得倒退了两步。

凤梨头抬起头,礼貌地作了个自我介绍:“我叫杜云飞,杜小雨的哥哥,很高兴认识你。”

杜云飞说完伸出右手,想和我握手。鉴于他刚才的举动,我本想回避的,但人家主动伸手,不给个面子也不好,于是我勉强笑了笑,也僵硬地伸出了右手,杜云飞一把便将我的小手握得紧紧的,眼含秋波地望着我,我被他弄得很不自在,想抽开手,可他不放。

杜小雨赶紧上前把我们分开,她狠狠地瞪了杜云飞一眼道:“哥哥,你怎么又来了!”

杜云飞这才回过劲儿来,定了定神笑道:“我今天一定是脑子短路了,平常都不会这样的,怪不得别人常说男人遇到美女智商会变成0,哈哈哈。”说完他又看了看我。

我被他看得很不自然,于是把身子转了过去,心想:刚才我还在YY杜小雨,这才过了没多久,就换成她哥哥杜云飞YY我了,老天爷的报应也来得太快了吧,靠。

“哦,对了,小妹妹,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杜小雨走到我面前微笑着问,迷人的体香再度袭来,我赶闭上双眼打消杂念。

“是啊,请问小姐芳名。”杜云飞也过来凑热闹。

杜小雨有点生气地凶了哥哥一句:“我说你能不能少说两句,看把人家小姑娘吓的都合上眼睛不敢说话了。”她那里知道我这是在跟心里的淫念作斗争呢。

杜云飞不敢再说什么了,乖乖地走到一边呆着。

“能告诉姐姐吗?”杜小雨歪着头笑着问我,神情就像在哄小孩子。

既然戏已经演到这份上了,就把它作下去吧。我慢慢睁开紧闭的双眼,长长的睫毛下扑闪着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一只手抓着裙角,另一只手点着下唇,天真烂漫地望着杜小雨说:“我叫沈同…….呃,不…..”我差点说漏嘴了,还好反应及时,回想起上次告诉马楚寒和红豆胡编乱造的名字,我改口道:“我叫沈若凡,人如其名,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人。”

“若凡……谦卑中表现出不凡,委婉里蕴涵着坚韧,很不错的名字哦,姐姐叫杜小雨,你就叫我小雨姐姐吧。”杜小雨牵着我的手开心地说。

牵手了,终于牵到小雨的手了,一股暖暖的感动从心头涌出,我好想放声大哭,发泄出内心的情感,然后紧紧地将小雨揽入怀中,对她说三个字——我爱你。可是现实无情地回答我,这样做行不通,你是个“女人”。

这时,杜云飞笑眯眯地走过来说:“两位女士,去喝点什么吧,我作东,les’go。”

“总算说了句靠谱的话。”杜小雨瞟了哥哥一眼,笑着说。

于是我们三人向商城外走去。

牵着小雨暖暖的小手,我想这就是幸福吧。

大街上,一个男性的身影在形形色色的人群中快步穿行,他行色匆匆,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这位西装革履,英俊潇洒的男士正是马楚寒,从“巴黎情怀”西餐厅出来,一连走了好几条大街,也没发现若凡的踪影,可他依旧努力寻觅着,并没有放弃,这个女孩已深深占据了他的心,他发誓一定要找到她。马楚寒脑子里此时此刻只思考着一个问题:若凡,你在那里?

街上的女孩,只要和若凡的服饰以及发型有几分相似之处的,马楚寒都要多看几眼,避免错过。这时,他看见正前方有三个女孩并肩而行,其中一个女孩的背影让他心头激动不已,这位女孩留着长长的披肩秀发,身穿碎花裙子,马楚寒兴奋地想,一定是若凡,没错。

马楚寒快步追了上去,跑到女孩身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礼貌地问:“对不起,打扰了,您是若凡小姐吗?”

三位女孩停住脚步,同时回过头,这一回头不要紧,可把马楚寒给吓了一大跳,只见甲长得像整容前的棒子女性、乙长得像“车祸现场”,丙长得一脸的美人痔,整个一“背影杀手三人组”,被马楚寒误认为是若凡的女孩正是“车祸现场”。

“车祸现场”白了马楚寒一眼,一张稀牙漏风的龅牙嘴一张一合地对马楚寒说:“你认错人了吧,本小姐可是名花有主的人。”她发出的声音就像漏了气的鼓风机。

马楚寒赶紧赔礼道歉:“对不起,我认错人了。”说完一溜烟跑了,再不跑会死人的,他可不想出演侏罗纪公园第4部的男主角。

望着马楚寒绝尘而去的身影……

“车祸现场”稀牙漏风地说:“又是一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棒子脸”说:“还没我的偶像李亚鹏长得帅,也好意思来搭讪。”

“一脸美人痔”说:“男人都是些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一个个都垂涎我们的美色,哼。”

“姐妹们,走,泡夜店去喽”~~“背影杀手三人组”扭着屁股消失在人群中。

时间已经过去一小时了,马楚寒仍未找到若凡。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马楚寒看了看来电显示,是父亲的电话。

“喂,爸爸吗?”马楚寒接听电话。

马副市长在电话里大声训斥儿子:“你在那里?给我滚回来!”

马楚寒沉住气说:“我现在有事。”

马副市长怒不可遏地说:“今天晚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为什么把莎莎给惹哭了??莎莎现在在我们家,你赶紧给我滚回来向她当面道歉,并把这件事给我原原本本地解释清楚!”

马楚寒刚想说莎莎打人的事,那边马副市长却把电话给挂了。

马楚寒火气攻心,越想越不顺气,一拳朝旁边的路树打去,只见树冠抖振了一下,哗啦啦地落下许多干枯的叶片,把周围的行人吓得纷纷避让。

马楚寒并不打算现在就回家,因为他不想和父亲大吵一架,更不想见哪个张丽莎。马楚寒心想:现在最好是喝点冰镇啤酒,让自己头脑冷静冷静。他看见不远处的亿华名城外有间露天式咖啡厅,便径直走了过去。

杜云飞领着我和杜小雨来到一间名为“阿姆斯特丹之恋”的露天式咖啡厅,这里人气很旺,还有不少老外,不过座位已经所剩无几了,我们只好找了个靠角落的位置坐下,我揣摩着咖啡厅的名字,心想这儿的老板该不会跟荷兰国某个MM有一腿吧?或许是老板娘也不一定,我在胡思乱想。

“若凡,想喝点什么。”杜云飞含情脉脉地问我。

“我很少喝咖啡的,来杯铁观音吧。”我回避着他的视线。

杜云飞:“………”

“姐姐要杯山度士咖啡,你也来一杯怎么样?”杜小雨温柔地对我说。

我沉醉在小雨的温柔之中,绵绵地说:“小雨姐姐喝什么,那我也喝什么吧,嘻嘻。”

杜云飞打了个响指,服务生立即走了过来。

“一杯蓝山,两杯山度山,再来三份芝士蛋糕。”杜云飞对服务生说,视线却一刻也没从我脸上挪开。

不过此时杜小雨没再责备杜云飞了,她看了看哥哥,又望了望我,嘴角露出了浅浅的微笑。我被他们俩看的不好意思,感觉脸颊发烫,又把头低了下去,这时,我看到了自己还穿着红色圆头高跟鞋……红色圆头高跟鞋??!!我怎么给穿出来??钱还没付呢!!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刚才借口闹肚子要上洗手间,我穿着高跟鞋就跑了,接着遇到了杜云飞,然后杜小雨来找我们,最后来到这间咖啡厅,天哪!我把付钱的事忘的一干二净,回头让人发现了还不把我当小偷给扭送到派出所?不行,我得赶紧回去把钱付了,不能让我沈同军的一世英名付之东流。

我赶紧起身急急忙忙对杜小雨说:“不好意思,小雨姐姐,我要回去一下,有点事忘记了。”

杜小雨问:“怎么了?”

我难为情地说:“我太健忘了,刚才忘记付买鞋的钱了,呵呵。”

杜小雨掩嘴一笑道:“不要紧,我已经帮你付了。”说完她递了个袋子给我,里面还装着我的旧鞋。

我如释重负,感激地说:“太谢谢你了,小雨姐姐,多少钱我还你。”

杜小雨和杜云飞两兄妹都抢着说:“不用啦,这点小意思算什么。”“只要你喜欢就好。”

“无功不受碌”是我做人的一贯原则,我坚持一定要还,他们也扭不过我,只好同意。我赶紧打开提包取钱,谁知道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钱包。我忽然想起,钱包还留在我男装裤口袋里,晚上急匆匆出门忘带了,晕,看来我真是个马大哈。

“小雨姐姐,恐怕只能先欠着了,我…..我…..”我结结巴巴地对杜小雨说,就像做错事的孩子。

杜小雨觉得我好可爱,用手掐了掐我的脸蛋,笑问:“怎么了?我的若凡小妹妹?”

“我把钱包忘家里了。”我红着脸说。

“哈哈哈哈哈哈~~~”杜小雨和杜云飞笑的前仰后覆。

“你真是太可爱了。”杜小雨说完在我额头上飞快地亲了一下。

幸福来的如此之快,反倒令人难以招架,我感觉鼻腔里一阵血腥味正往上涌,不好,要流鼻血,我赶紧一手捂住鼻子,一手假装捂住肚子对小雨说:“我….我肚子又开始疼了,对不起,我要去趟洗手间。”然后撒腿就跑。

杜云飞望着我离去的背影,微笑着对小雨说:“她太单纯了,让她做你嫂子怎么样?”

还好,由于控制及时,鼻腔没有大量出血,我把脸清洗干净,又取出化妆盒补了补妆,正当我离开洗手间准备回到座位时,一个熟悉的面孔走进了咖啡厅,我定睛一看,居然是马楚寒。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9.人海寻芳踪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