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11.腐女来袭

变装小说 女装子 2589浏览 0评论

马楚寒平时一心扑在工作上,很少顾及儿女情长之事,他并没察觉出下属杜小雨对他的爱意,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子留给他的印象还不错,仅此而已。如果不是碰巧来到同一家咖啡厅,也许他们很难有机会坐在一块谈天说地,相互增进了解。马楚寒本想和杜氏兄妹多聊一会儿的,可偏偏就在这时父亲又打来了电话。

马副市长在电话里显得焦躁不安,他声音低沉地说:“你妈心脏病又复发,大夫刚到,你这个不孝之子赶紧给我回来。”

马楚寒闻之,表情一下子凝重起来,妈妈这几年身体一直不好,成了他的一块心病。他合上电话对杜小雨和杜云飞欠了欠身子道:“对不起,家里有点事,必须马上赶回去,失陪了。”马楚寒回到“巴黎情怀”西餐厅,取回车子,以最快的速度往家赶。一路上,他在心中不停地祷告:千万不要出事,妈妈你要挺住。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男扮女装图片

G市市区范围很大,马楚寒的家又在郊外,他足足开了1个小时零15分钟才赶到家,车子刚一停稳,还未熄火,马楚寒就急匆匆跑进家门,就连佣人递过来的拖鞋他都没来得及换上。

马副市长正独自坐在客厅里抽着闷烟,他见儿子回来了,把烟头往地上狠狠一甩,冲着马楚寒劈头盖面就是一顿训斥:“你个不争气的东西,一晚上都给我跑那儿去疯了?我刻意安排你和莎莎晚上吃饭,让你们巩固巩固以前的感情,可你倒好,把人家莎莎一个人丢在餐厅里,自个儿撒腿跑了,你让我怎么向莎莎他父亲交代,气死我了。”

“先不说这个,妈妈情况怎么样了?”马楚寒急切地问。马副市长哼了一声道:“你还知道关心你妈…”一旁的佣人微笑着对马楚寒说:“少爷,您放心,大夫来过了,说没有什么大碍,只不过是有点心悸,多注意休息就能调养好。”

马楚寒如释重负,吁了一口气道:“那就好,那就好……”他转而问父亲:“莎莎呢?”“废话,当然回家去了,你老不回来,人家一个女孩子家能在这儿等你一晚上?”马副市长拉长着脸说。这时,佣人刘妈在2楼对马楚寒说:“少爷您回来了,太太刚醒,她请您上来会儿。”

马楚寒推开卧室的房门,看见母亲一脸安详地躺在床上,他不禁有点心酸。马老太见儿子来了,慈祥地说:“楚寒你回来了,过来,来妈妈身边。”马楚寒走过去坐在了母亲的卧床边,他轻轻握起母亲的手,关切地问:“妈,感觉好些了吗?”

马老太合了合眼说:“你放心,妈没事,妈的身体妈自个儿最清楚。楚寒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事业上有作为,这一点妈不用替你操心,但妈眼看着自己一天天老去,你的终身大事还没解决,我这心里的一块石头总是落不着地啊,要是妈百年之后…”

马楚寒赶紧打住母亲的话:“妈,您的身体一定会越来越好的,以后还要抱孙子呢,不是吗?”马老太抿着嘴笑了笑道:“楚寒你就是爱开玩笑,婚都没结就谈抱孙子了,不过妈倒是想越快越好,你觉得莎莎到底怎么样?跟妈说实话。”

听到莎莎,马楚寒立即把脸转到了一边,他想了想说:“莎莎不是我心目中的理想对象,她太崇尚物质享受了,我和她不合适,如果我们勉强走到一块是不会有幸福的。”马楚寒本以为母亲听了他的一番话会很失望,可没想到马老太却若有所思地说:“莎莎和你是青梅竹马,我看着她长大,但自从她去了澳大利亚这么些年,回来后整个人都变了……”

旁边的佣人插嘴道:“是啊,那个张小姐太蛮横不讲理了,刚才如果不是她顶撞太太,太太也不至于会病倒的。”马老太一听不高兴了,她语气严厉地说:“刘妈,你先出去吧。”刘妈立即关门告退。

马楚寒听了憋气,一拳砸在床上。马老太见状安慰儿子道:“楚寒你也别气了,妈能理解你,如果你不喜欢莎莎,跟她好聚好散就是了,也别闹得太僵,否则对你和你爸的政治前途没有好处。”

马老太松开了儿子的手,淡淡地笑着说:“去追求你的幸福吧,楚寒,妈困了,想休息了,晚安。”马楚寒点了点头,眼眶有点湿润了,他为自己拥有一位通情达理的母亲而感到自豪。终于回到我温暖的狗窝了,我打了个哈欠,看了看时间,现在是星期六的凌晨1点。

洗完澡,我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只要一合眼,脑子里就出现杜小雨诱人的胴体,她丰满的乳沟、粉红色的胸罩以及性感的小嘴令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我只好靠在枕头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任凭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慢慢地,我开始浮想联翩起来:小雨现在是不是也睡了?她有没有梦到我呢?应该不会,就算梦到了,也是女装的我。如果有一天我能抱着小雨睡该有多好。也不知道小雨以前有没有交过男朋友,如果有,他们接过吻吗?如果接过吻,那么他们上过床吗?如果上过床,那小雨就不是**了……我是个有着**情节的男人,对于心爱的女人有着强烈的占有欲,我不希望她把第一次奉献给别的男人。

沈同军,不要用你龌龊的思想去玷污纯洁的小雨了,我轻轻打了打自己的脸,关掉台灯,强迫自己去梦周公了。不知睡了多久,我走进了一个花的世界,万花丛中,我挽着杜小雨的手步入庄严圣洁的教堂,所有人都在为我们祝福,我和小雨来到神父的面前。

神父问我:“你愿意娶杜小雨为妻吗?”我说:“我愿意。”神父问杜小雨:“你愿意嫁给沈同军吗?”杜小雨也说:“我愿意。”神父又对我说:“那么请给你的妻子戴上戒指,然后亲吻她吧,愿主保佑你们白头偕老。”

我取出钻戒给杜小雨戴上,就在我要亲吻她的一刹那,杜小雨突然变成马楚寒,他眯着眼嘟着嘴,正等着我去亲,我被吓的大哭大喊:“还我小雨,还我老婆。”可马楚寒并未理会,而是微笑着给我戴上钻戒,并对我说:“若凡,我们结婚吧。”我低头一看,身上的西服不知什么时候换成了洁白的婚纱,自己从新郎变成了新娘……而杜小雨却在座位席上为我们鼓掌。

“不~~~!!!!”我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惺忪的双眼,望着桌子上滴答滴答的闹钟,现在是早晨9点15分,我这才意识到自己作了一个噩梦。在梦中,我居然成了马楚寒的新娘,估计洞房花烛夜免不了要被他XXOO,光是想象就足以令人毛骨悚然,我爬在床边一阵干呕,太他妈**了,闹得我脆弱的心灵久久不能平复。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但号码很陌生,我赶紧按掉,谁这么无聊啊,大清早就让人不得安宁。但没过多久电话又响了,还是哪个号码,我考虑了片刻,还是接听了:“喂,你是那位。”

“想不想玩个游戏?”电话里一个女声粗着嗓子说道。“你是谁啊?”我对这个不礼貌的骚扰行为有点生气。“我知道你在干什么,沈同军。”女声接着说。“你到底是谁?我没空跟你开玩笑。”我有点火了。女声奸笑着说:“嘿嘿,说出来恐怕会吓死你的。”我不耐烦地说:“你再不说我可要挂电话了啊。”“你前女友兼老同学的电话你也敢挂?”女声恢复了本来的声音说道。

“宝儿?”我诧异地问。“废话,不是老娘还能是谁!”宝儿骂道。“你在那里给我打来的电话?”我有点慌了,我心知这个女人是个麻烦大王加整蛊专家,鬼见了都怕。“你走到门口我告诉你。”宝儿笑嘻嘻地说。

“为什么要走到门口啊?”我不解地问。“就你废话多,赶紧照我说的做,猪。”宝儿骂道。我拿起电话,走到了家门口,然后对她说:“我到了门口了,你可以告诉我了吧?”

“很好,现在你打开门就知道了。”宝儿说。我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廖宝儿突然从墙边闪出来,冲着我大喊:“惊喜不惊喜,开心不开心!!”“啊~~!!!!”我吓得惊声尖叫。而廖宝儿却一下把我推倒在地,爬在了我身上。

廖宝儿是我大学同学,也是我男扮女装的始作俑者。这个腐女从大二开始瞄上了我,说是要和我交朋友,我当时懵懵懂懂地就上了贼船,我们交往期间没有发生过性关系,后来才知道她是把我当作玩偶对待,她帮我化妆,让我穿女人的衣服,然后陪我一块上街,目的是让同性欣赏我,爱慕我,以满足她畸形的变态心理。

“宝儿,你毕业后不是离开G市了吗?现在怎么又回来了?”我战战兢兢地问。“你是不是不想我回来?你是不是不想见到我?说!!”宝儿指着我的鼻子步步紧逼。“我没哪个意思,你误会了,呵呵。”我被她逼到了墙角。

“哼哼,我要惩罚你,咱们开始做功课吧。”宝儿眯着眼,贼笑着对我说。“做功课”是我和她之间的密语,意思就是变装。我不敢反抗,因为她这个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记得大学时,她和一个男同学一言不和,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把对方的裤子给扒了,让哪个男的好几个星期都抬不起头,她反倒若无其事,依旧我行我素,真是个恐怖的女人啊。

宝儿三下五除二就帮我化好了妆,她看着我的脸惊叹道:“沈同军,毕业快两年了,你居然还是这么年轻,真让我嫉妒的想把你活吞了。”“给我的小宝贝穿什么衣服好呢?”宝儿拉开衣柜把我的女装丢得到处都是,忽然,她眼前一亮,看见了我昨天刚买的田园式碎花淑女裙装。

“就穿它吧,你来做淑女,我当恶魔,嘿嘿。”宝儿拿着淑女裙装,转过脸来,对我露出了淫荡的笑容……我穿上淑女裙装,套上肉色连裤袜,在她面前转了个圈,得意地问:“怎么样?还行吗?”宝儿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她晃了晃眼睛道:“天哪~这不可能,你丫什么时候进化成这样了,妈的,这不是幻觉吧。”

我坐在镜子前梳理着长长的假发,笑着对她说:“你不说我是淑女?你来做恶魔吗?那么恶魔在那里,我怎么没看见?呵呵。”

宝儿一言不发,走到CD功放机跟前,放入一张欧美钢管舞曲,性感撩人的音乐奏然响起,她随着音乐的节奏脱下一件又一件的衣服,只剩下了胸罩和内裤。她来到我跟前用大腿不停地蹭我,我这个人特别怕痒,被她弄得浑身不自在,想笑又不敢笑,只好忍着。宝儿见我无动于衷,于是加强了攻势,她抚摸着我的“义乳”,然后顺着“义乳”一直摸到大腿,然后得寸进尺地朝我的私处摸去……

我吓得蹦了起来,赶忙对她说:“我们开开玩笑就好,不能来真的。”宝儿摸了摸下唇,目光中迸发出熊熊欲火,她冷笑了一句:“哼哼,现在才说不玩,恐怕由不得你了。”说完她一把将我推倒在床上,我试图反抗,但她整个人骑了上来,压得我动弹不得,要知道,她个头比我还高上1公分。

“你敢对主人不敬,该怎么惩罚你好呢?”宝儿舔了舔舌头道。望着她歇斯底里的眼神,我心里发慌了,不知道她会怎么折磨我。我恳求她:“宝儿,这可是个重体力活,不如咱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吃个包,喝杯茶,聊聊天,总比你现在压在我身上强啊。哦,对了,厨房还有两包蒙牛酸酸乳,我昨天才买的,你要渴了就先对付着喝点吧。”

“蒙牛酸酸乳?”宝儿脸上露出了狡诈的笑容,我真该抽自己一嘴巴,又说错话了。“HOHOHO~~”宝儿一边狞笑着,一边把酸酸乳倒在我身上,弄得我的“义乳”和淑女裙全都沾满了乳白色的液体。

她俯下身子,用舌尖一点一点地舔食着我身上的牛奶,而她的RF却在不经意间触碰到了我的下体,强烈的快感不停地冲击着我的大脑,我感到它在逐渐涨大,不行,一定要控制住啊,沈同军,只有抵御住美色的诱惑,你才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就在这时,牛奶顺着我的小腹滑落到了下体,而宝儿的舌尖也跟着一路舔了下来………我就快把持不住了。

猛然间,《国际歌》在我耳边奏然响起:“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原来CD机播放完欧美钢管舞曲,自动跳转到革命老歌去了。

我在激昂的歌曲中,将宝儿反推在床,她望着我,神色有点惊恐。靠!我好歹也是个男人嘛,怎么能任由你骑在我头上作威作福,我大喝一声,有如猛虎下山朝宝儿扑去……

正在这时,宝儿的手机响了。她赶忙接听电话,二十秒后,她合上电话对我说:“我未婚夫要请你吃饭。”“你未婚夫?你要结婚了?他是谁?”我惊诧地问,这事真是突如其来,让人摸不着头脑。

“基哥,天道会的堂主,G市的黑社会老大。”宝儿笑着对我说。“黑……黑社会老大??”我下面立即软了下去。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11.腐女来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