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13.郁闷的饭局

变装小说 女装子 2597浏览 0评论

是男人都忌讳戴绿帽子,宝儿肆无忌惮地表明我们的亲密关系,她未婚夫会不会马上把我杀了?回想起电影题材中黑社会杀人灭口的种种残忍手段,我心里不由的七上八下……

基哥推了推鼻梁上的高度近视镜仔细打量了我一番,脸上的表情时而严肃时而猜疑,情绪很古怪,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心里愈发紧张起来。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男扮女装图片

基哥并没发作,他伸出手来对我说:“你就是沈同军吧,宝儿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很高兴认识你。宝儿就是这个脾气,跟谁说话都大大咧咧的,不注意分寸,呵呵,我想你也很了解她。”

基哥的大度出乎我的意料,能达到他这种境界的男人真的不多,至少我就做不到。

我畏畏缩缩地和基哥握了个手,谦卑地说:“承让,承让,只要基哥你不把我大卸八块丢到江河里喂鱼我就心满意足了。”

基哥大笑道:“哈哈哈,这个小兄弟说话挺有意思的。你放心,我们道上的人最讲究一个义字。”

我兴奋地点了点头道:“是啊,是啊,古惑仔电影里也是这么说的,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宝儿笑骂道:“你个**,那句台词是出自《无间道》,不要胡说。”

基哥抿嘴笑了笑,他背过身子接着说:“不过,我们道上也有个规矩,那就是兄弟的老婆不能碰,小兄弟,你要记住这一点哦。”他说完转身一扬手,一把锋利的匕首如闪电般从我耳边“嗖”地一声飞过,牢牢地钉在了后面的墙壁上,匕柄还在不停地晃荡着,可见这一掷的力道之大。

我吓的双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宝儿赶紧过来扶我,她凶了基哥一句:“你搞什么飞机啊,万一有个闪失,出了人命可怎么办?”

基哥挠了挠头笑道:“啊,不好意思,我跟兄弟们平时都是这么玩的,习惯了,一下子忘了场合,哈哈。”

宝儿把我扶到沙发上,安慰我说:“他这个人其实心肠并不坏,就是下手有点不分轻重,你和他相处久了就会了解的。”我的心蹦蹦直跳,大脑里一片混乱,还没完全从惊吓中恢复过来,我心想自己怎么摊上这对神经病情侣了,又动枪又玩刀的,自己的小命迟早要丢在他们手里。我想尽快结束这个危险的饭局,然后赶紧回家,从此不再和这对神经病来往了。

宝儿向基哥发嗲道:“哎哟,老公,都几点了,人家肚子都饿了。”

基哥说:“再等等吧,客人还没到呢。”

我心里直犯嘀咕,原来他们不是请我啊,自己是来蹭饭的,没劲。

几分钟后,基哥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喂,领导,到那里了?我们在莱斯酒店24楼白金房恭候你啊。”基哥和对方说了几句就合上了电话,他对宝儿说:“已经到楼下了,就上来了。”

不一会儿,房间的门开了,服务员小姐微笑着对进来的人说:“先生,您请进。”我定睛一看,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马楚寒。靠,世界可真小,又和姓马的不期而遇了,为什么我走到那里他就像幽灵一般跟到那里,真是烦死人了,我不想见他,于是找了不容易被人发现的角落坐了下来。

基哥见马楚寒到了,微笑着走上前,二话不说,一拳便朝他面门打去,马楚寒赶紧猫下身子躲过,然后转身回敬了基哥一记扫堂腿,基哥反应奇快,一个后空翻给躲过了过去,马楚寒双手撑地,来了个鲤鱼打挺。两人相视一笑后,张开双臂热情地拥抱在了一起。

“老战友,半年不见,你的身手还是这么灵活,佩服。”基哥拍了拍马楚寒的肩膀道。

“你小子的功夫也不赖啊,要不然在部队怎么有个“草上飞”的绰号。”马楚寒笑着在基哥的胸口捶了两捶。

我听到两人的对话,心理琢磨着原来他们都是同一个部队转业的战友啊,怪不得这么热乎。

两个男人精彩的打斗让在场的服务员小姐几乎兴奋的晕了过去,她们窃窃私语:“太帅了,太MAN了。”

宝儿一下扑到马楚寒怀里,像只小猫似的撒起了娇:“小马哥,人家要你抱抱。”

马楚寒赶忙把宝儿推到基哥的怀里,他笑着说:“弟妹得罪了,我可不敢抢兄弟的艳福啊。”

宝儿跺了跺脚,咬着嘴唇道:“我不干,我就要你抱。”基哥拍了拍她的屁股小声说:“不许胡闹,又不是在自己家,守点规矩好不好。”

“楚寒,请上座,咱们自家兄弟,随便一点,招呼不周不要见怪哦。”基哥笑着把马楚寒请到了主位,马楚寒想让座,基哥硬是压着他的肩膀不让他起来。

宝儿也凑到马楚寒身边坐下,借口要帮他夹菜,其实就是骨子里发骚,基哥怎么受得了这样的女人,我真是想不通。也许是有点社交恐惧症吧,我对这种无聊的应酬感觉胸口发闷,呼吸困难,我心想趁马楚寒还没发现我,赶紧脚底抹油溜了吧,反正今天这个饭局关我屁事。于是我抓起一本杂志遮住脸,走到宝儿身边小声对她说:“我身体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sorry!”

宝儿见我行为古怪,笑着说:“天大的事也得把饭吃了再走啊,你丫把屁股遮住干什么,莫非心里有鬼?”

基哥也招呼我道:“小兄弟不要不好意思嘛,一起坐上来吃饭,就算给我个面子。”

我正要转身离开,只听见马楚寒说了句:“小沈,别跟个大姑娘家似的遮遮掩掩的。”

晕,居然被马楚寒发现了,我只好从杂志后面慢慢探出个头,结结巴巴地对他说:“马…..马总,实在抱歉,刚才我见你们在叙旧,所以没敢过来打扰您。”

“你怎么会在这儿?”马楚寒皱着眉头问我,显然,他也不愿意看见我。

我还没说话,宝儿就抢着说:“沈同军是我的大学同学啊,怎么?你们认识?”

马楚寒一言不发,只是点了点头。

“马总是我的上司。”我低着头小声对宝儿说。

马楚寒对基哥和宝儿说:“小沈现在是我的秘书。

宝儿一拍手,恍然大悟道:“你们两个都是我朋友,又相互认识,还是上下级关系,真是巧,太巧了,看来今天要多喝几杯,哈哈。”

不一会儿,各种名贵的菜肴摆了满满一桌子,有蟹黄面、鲍鱼、清蒸“老鼠斑”等等,不管多好的菜,只要和马楚寒坐在一起,我就没胃口。酒过三训,话便多了起来,我从他们的谈话中得知,原来鸿达集团和天道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赖少基本身就是鸿达的大股东之一,他们天道会除了鸿达集团外,还涉足金融、房地产、旅游等各个经济领域,经营范围广泛,势力庞大。

宝儿在一旁不停地给马楚寒夹菜,她见我迟迟不愿下箸,便催促我道:“你还傻楞着干吗?吃啊,是不是嫌菜不合你胃口。”

我解释说:“我这几天上火,牙疼的厉害,吃不进东西。”

基哥问:“你是不是独子啊?”

我点了点头。

基哥笑道:“小沈啊,常言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如果你想在事业上有所作为,就必须学会吃苦,抛弃娇生惯养的习性。想当年我和马总在部队,虽然没有经历枪林弹雨,但什么苦没吃过啊,正因为我们的毅力和体魄得到了强化,才能在今天残酷的市场竞争中站稳脚跟,这一点,你要多向马总学习哦。”

马楚寒笑道:“那里,那里。你才是我学习的榜样。”他转而对我说:“小沈,还不赶紧敬敬赖总,年轻人要主动些啊。”

我心想马楚寒你放狗屁,你才比我大几岁,就倚老卖老,左一句年轻人右一句年轻人的,当我是你的奴才啊。我心里虽然这么想,却不能不给基哥一个面子,毕竟人家也是鸿达的大老板,还是个黑社会头目,要是惹的他不开心了,后果不堪设想。

我举起面前的酒杯,必恭必敬地站起来对基哥说:“赖总,祝您生意兴隆,生活美满,小弟我先饮为敬。”我一仰头,把酒灌了下去,剧烈的酒精味直冲鼻腔,差点没把我呛死。

可基哥却说:“不算,不算,屁股一抬,重新再来。”

我靠,你这不是摆明了耍我吗?喝酒就喝酒,那来的这么些狗屁规矩,我本来就不善交际,这句话接下来该怎么应对,我是真不知道了,我涨红着脸问:“那…..该怎么办?”

马楚寒摆出一副老资格道:“要想做一个称职的秘书,就应该学会如何控制场面,你连喝酒都应付不来,怎么做秘书工作?小沈,不是我批评你,人际交往这方面你真的要好好恶补一下。刚才赖总让你重新再来,那你就按规矩,自罚三杯。”

基哥嬉皮笑脸地对马楚寒说:“我说楚寒啊,别人当老总,配的可都是如花似玉的女秘书啊,你可倒好,配个男秘书,莫非你有那方面的癖好。哈哈哈”

马楚寒哼了一声道:“又不是我要的人,是那个陈副总定的,谁让他管人力资源工作,算了,不说了…….”

听了他们此番对话,我在一旁气得浑身发抖,原来我是一个任人差遣,谁都可以摆布的跳梁小丑,我在心里问候了马楚寒母亲N次。

宝儿忽然不合时宜地插了句嘴:“谁说沈同军不漂亮,你们没见过他的女装……”

宝儿一句话让我心惊胆战,这让马楚寒知道了我的秘密那还了得?被人耻笑也就算了,弄不好还会被公司以作风不正为由解雇的。我赶紧打断宝儿的话,拿起酒杯对基哥说:“小弟不懂规矩,愿意自罚三杯。”说完咕咚咕咚连灌了三杯XO。

“好!!!爽快。”基哥鼓掌称赞。

辛辣的洋酒刺激着我的喉咙,渐渐地我感觉有点头重脚轻了,周围的事物也开始天旋地转。我趁自己的意识尚存一丝清醒,赶紧凑到宝儿的耳朵边对她小声地说:“千万不要说出我变装的事,不然我会有麻烦的,拜托了。”说完,我一头栽到在地上,稀里糊涂地醉倒了……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13.郁闷的饭局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