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14.我们上床了

变装小说 女装子 7259浏览 0评论

喝酒这玩意儿要看天分的,有的人千杯不醉,而有的人则是碰一碰就上头,我就属于后者,也许是体内天生缺少酒精降解酶的缘故吧,连灌三杯XO下肚,我便酩酊大醉,一头栽倒在地上。

宝儿等人围上来问我要不要紧,但我的耳朵就像浸在水里一样,根本听不清别人咕噜噜说些什么。朦胧中,一只强壮有力的胳膊托起我的腰,将我背了起来,他厚实的背肌很有安全感,让我不禁回忆起幼时骑在父亲肩膀上看烟花的情景,一种久违的温馨触动了我心灵的深处,两道泪水顺着脸颊悄然滑落。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男扮女装图片

“爸爸,爸爸…….”我在睡梦中呓语着,可父亲的身影却逐渐离我远去,无论我如何奋力拼搏,都无法抓住他的手。忽然,一只皮球滚到了我的脚边,不远处,青梅竹马的邻家女孩正对我微笑,我想拾起球还给她,可是一抬头她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上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我在雨中寻觅着女孩的身影,可我怎么也找不到她,就在我打算放弃的时候,女孩和一名男子的背影跃入了我的眼帘,他们撑着一把红伞在雨中漫步,我赶紧跑上去呼喊女孩的名字,他们回头看了我一眼,眼神是那么的漠然,我却惊讶地发现,她并不是我要找的邻家女孩,而是杜小雨,男子则是杜云飞,他们两人好像不认识我,又继续撑着伞前行了….

就这样,我的亲朋好友如幻灯片般一个个出现在我眼前,又都莫名其妙地消失,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孤独地活在这个世上,强烈的寂寞感让我抱头痛哭,雨,越下越大,逐渐淹没了我的哭泣声。

我昏昏沉沉地不知道睡了多久,有人轻轻摇了摇我说:“小沈,醒醒。”

“爸,别吵了,今天周末,我还想再睡一会儿。”我把对方的手拨开,转过身子还想继续再睡。这时,我忽然觉得不对劲,我爸怎么会喊我起床?我现在在那里?我刚才应该和宝儿、基哥还有姓马的在一起吃饭,后来喝醉了……想到这里,我猛然坐了起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豪华套房的床上,马楚寒正坐在床边盯着我看。

我揉了揉睡意惺忪的双眼对他说:“马……马总?”马楚寒淡淡地说了句:“你醒了?!”我点了点头,可脑子还是又晕又涨,酒意仍未完全消退,心想马楚寒怎么和我共居一室啊……

我没由来地发出一声尖叫,然后赶紧掀开被子摸了摸自己两腿间的私处,可转念一想不对,应该是后面,我又伸手摸了摸小屁屁,一切安好,没有发现不明液体,裤子也穿的整整齐齐的。我拍了拍脑袋再一想,真是喝醉了自作多情,你又不是女的,人家能把你怎么着,神经病!!

马楚寒皱着眉头问:“你又怎么了?”我笑着摇了摇头道:“没事,没事,我喝多了就这德行,一惊一咋的。”马楚寒站起身对我说:“你已经睡了整整一个下午了,起床吧,我也该回家了。”

我心存感激地对他说:“马总,您就坐在床边守了我一个下午?浪费了您宝贵的休息时间,真对不起。”马楚寒面无表情地说:“那还能怎么着?难道让赖总和廖宝儿陪你?他们给你开了间房休息,我留下来陪你,让他们先回去了。”

我结结巴巴地说:“马总……给您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我对他的看法有点转变了。马楚寒却说:“你刚才边做梦边哭鼻子,是不是在公司受了什么委屈啊?还是我马楚寒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这种娇生惯养的独生子女脾气要改改了,不然怎么适应这个社会。”

我摸了摸脸蛋,泪水还没完全干,原来自己真的哭了。回想起梦境中亲朋好友离我而去,自己寂寞无助地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我的泪水又决堤了,呜呜地抽泣起来。

马楚寒见我哭了,还以为我经受不住他的批评,委屈而哭。他皱了皱眉头对我说:“你怎么又来了?动不动就哭鼻子,一点儿也不像个男人,我不说你了行不行,赶紧起床吧,时候不早了。”

我擦干眼泪,掀开被子下了床,可是双脚刚一站立起来,酒的后劲也跟着上来了,我大脑突然一阵眩晕,双腿一软,整个人失去了重心向前扑去,马楚寒见状赶紧上前将我牢牢抱住,我就像只小鸟般依偎在他宽阔、厚实的胸怀里,闻着他身上散发的淡淡古龙水味道,我不由地脸红心跳。

你们别以为接下来发生的事会很浪漫,恰恰相反。两个大男人搂搂抱抱,让我感觉很**,加上酒精的作用,我胃里如翻江倒海,一阵痉挛,把中午吃的东西哇啦哇啦全呕吐在马楚寒的身上,同时也弄了自己一身都是。这时,我脑子完全清醒了,看见这种尴尬的局面,我吓傻了眼,马楚寒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啊,现在吐了人家一身,这个残局可怎么收拾?

我涨红着脸对马楚寒赔礼道歉:“马总,实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马楚寒没说什么,只是皱着眉头,正用纸巾擦着身上的秽物。“还是我来帮您擦吧。”我说完赶紧跑到套房的洗手间取来一条湿毛巾。马楚寒也没表示反对。

不一会儿,衣裤上的秽物倒是擦掉了,但仍残留有浓烈的酒腥味,还有一道道污浊的痕迹。我低着头,内心羞愧地说:“马总,您这身衣服多少钱,我赔你吧。”

“赔什么赔,洗干净了不还是照样穿吗?”马楚寒对我说。我赶紧说:“那我现在帮您洗吧。”马楚寒考虑了几秒钟说:“不用你洗,让酒店服务员拿去干洗就行了,不过今晚只能在这儿过夜了。”

我一听要过夜,差点又晕了过去。马楚寒从衣柜里取出两件睡袍,递了一件给我,并说:“换上吧,等会你喊服务员过来。”说完他就准备脱衣服。我赶紧把头转了过去,红着脸说:“马总,你怎么在这里换衣服?!!!”“你怎么这么罗嗦啊?赶紧把衣服换了。”马楚寒敦促我说。

我还是站着没动,不一会儿,马楚寒已经脱的剩条裤衩了,他见我还没换衣服,便提着睡袍走到我面前说:“哎,我说小沈,你怎么还傻楞着啊?赶紧换啊!”

我偷偷瞟了马楚寒一眼,只见他身形高大健硕,浑身肌肉,汗毛浓密,尤其是胸膛上那一**胸毛,密的就像一片黑压压的森林,他两腿间的那话儿更是大的吓人,直把裤衩崩的紧紧的,隆的高高,有种呼之欲出的感觉。我赶紧一把抢过马楚寒手上的睡袍,冲进了洗手间,并把门关的严严实实的,我靠在门上喘着大气,摸着如小鹿乱撞扑通扑通直跳的心脏,发自肺腑地说了句:“太刺激了!!”

马楚寒看见我一溜烟跑进洗手间,骂道:“有毛病。”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看见马楚寒的**会有如此之大的反应,按理说一个正常男性看见同性的胴体不应该产生过激的反应,除非他是同性恋,但我沈同军不是啊,我心里一直爱慕杜小雨,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异性恋才对,真搞不懂自己究竟那根筋不对路了,我捂着脸叹了口气,这时,我的胸部又闪过一丝疼痛,痛楚似乎比上次更明显了。

换上睡袍后,我打电话喊来服务员,把我们的脏衣物拿去干洗,又让餐饮部送来两份西餐,马楚寒说他付钱,我不同意,坚决把钱付了,就当是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吧。

吃完了饭,看了会电视,时间来到了深夜11点。马楚寒打了个呵欠道:“时间不早了,我们睡觉吧。”听说要睡觉,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这间套房虽然是豪华间,但只有一张大床,我们两个人怎么睡?我不好意思地说:“马总,您先睡吧,我还不困。”

“你开着电视我怎么睡啊?我这个人睡觉很怕吵,有一丁点响声都睡不着。”马楚寒有点不乐意了。今天已经给马楚寒添了不少麻烦了,不能再惹得领导不高兴了,于是我关掉了电视,在一旁静静地坐着。

马楚寒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见我还没上床,他又坐起来对我说:“你平常在家是不是也经常熬夜?难怪你上班开会的时候老打瞌睡,一个不懂的如何休息的人就不懂如何工作,赶紧给我睡觉,别磨蹭了。”

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睡还是不睡,真是左右为难,我只好坐在床边一点一点地朝枕头边挪去,心里有种偷情怕被人抓奸的感觉。

正当我要掀开被子往里钻的时候,“叮咚”门铃突然响了,我如条件反射般抓住被子卷缩成一团,马楚寒下床打开了房门,两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性工作者”站在门口,她们朝马楚寒搔首弄姿,频抛媚眼,并娇滴滴地说:“先生,要不要做保健按摩啊?我们技术不错哦。”

马楚寒冷冷地说:“对不起,我没兴趣。”两名“性工作者”看了看坐在床上的我,咯咯地笑出了声,她们交头接耳小声说了几句:“人家喜欢旱路,不喜欢水路,咱们还是走吧,哈哈”

我被她们的话羞无地自容,脸一直红到了耳朵根。马楚寒把门重重地关上,又回到了床上,我偷偷看了他一眼,马楚寒也看了我一眼,四目对视了几秒钟,我立即羞涩地转过头,用被子盖住脸。马楚寒淡淡地说了句:“不要理会她们,我们睡觉吧。”说完他把房间的灯关了。

房间里一片漆黑,静悄悄的,安静的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和心跳。我想保持和马楚寒的距离,所以把身子尽量往床边挪,我整个人只占据了大床很少的一部分。而马楚寒则伸展开四肢,占据了整张床的绝大部分。我怎么也无法入睡,心想:老天爷,你真会戏弄人,把我和姓马的给撮合在一张床上了,要是出了问题,你老人家能负的起责任吗?

突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把我从床上吓得滚了下来。我摸索着找到了手机,马楚寒打开了床前灯,我一看来电显示,原来是妈妈打来的电话,我赶紧接听道:“妈,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妈妈在电话里说:“军军啊,你瞧你妈的记性,我刚才睡到床上才想起,妈有件大事要跟你说,所以现在急匆匆的打电话给你。”“什么事啊,我都睡了。”我揉了揉眼睛道。

“妈通过人介绍,给你物色了一个对象,条件还不错,定在明天中午见面,地点我都给你选好了,就在咱家附近哪个东北菜馆,你在明天上午11点前赶回来,记住了啊。”

“妈,你怎么不问过我就…….”我话还没说完,妈妈就把电话给挂了,她就这个急性子脾气,还附带有点健忘。我合上电话,又钻回了被子里。马楚寒关了灯,过了一会儿,他问我:“怎么,你要去相亲了?”

我叹了口气道:“唉~~没辙啊,老妈托人给我介绍的,不去不行。”马楚寒说:“你当然要去,结婚是件大事,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嘛,你今年也有25了吧,还想托到什么时候?”我闭上眼睛,脑子里浮现出杜小雨的倩影。我又叹了口气道:“可我已经有喜欢的女孩了,只不过…….”马楚寒问:“只不过什么?”

我转念一想,杜小雨不是喜欢马楚寒吗?他们上次还在咖啡厅约会,幸亏被我给搅黄了,我可不能说出自己的心上人是杜小雨,否则马楚寒还不立马把我杀了。我赶紧把话题转移到马楚寒身上,我问:“马总,您这么英俊潇洒,又事业有成,怎么还没见你结婚啊?你有意中人了吗?哪个女孩是谁?”

马楚寒顺口说了句:“这关你屁事啊。”他想了想觉得自己这话说的有点粗鲁,又改口道:“有,当然有,我心目中的哪个她很纯洁很天真,就像一个美丽的天使,不染凡尘…..”马楚寒想到了若凡,这个让他梦寐以求,又不知所踪的奇女子。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女子”此时正与他同床共枕。

我本想和马楚寒好好聊聊人生大事,却没想到碰了一鼻子灰,我心里有点来气,于是象征性地回应了他几句:“哦,这么好的女孩,你要珍惜啊。”其实我心里根本就不知道他所指的女孩就是我。

思念一旦被勾起,就不是一时半会能平息的,马楚寒辗转反侧,在脑海中反复温习着若凡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他折腾了好一会儿,才渐渐进入梦乡。

也许是下午睡的太多了,也许是因为和我同床共眠的人是鸿达集团高高在上的副总经理的缘故,我侧身躺在床边,眼睛睁的大大的,一点儿睡意也没有,听着马楚寒发出的鼾声,我心里不由的暗暗叫苦:平常大家是上下级关系,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见面也是客客气气的,现在忽然睡在了一起,你让我怎么适应?

忽然,马楚寒粗壮有力的胳膊从身后揽了过来,把我紧紧地抱住,嘴里还喃喃呓语:“你在那里?不要离开我……”原来他在说梦话,我想挪开他的胳膊,可是使出吃奶的劲也掰不开,他实在太强壮了,而我又太孱弱了,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

他越抱越紧,我整个人都被他完全包围了。更令我惊惧的是,他的那话儿正顶着我的臀部,而且越涨越大,又硬又热,我想奋力挣扎脱身,可是一点儿也不管用,他粗壮的手臂就像一个坚固的牢铐,死死地锁住了我。

我哭了,默默地流着泪,心里想到了死,想到了周杰伦的《菊花台》……

“菊花残满地伤;

你的笑容已泛黄;

花落人断肠我心事静静淌………”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14.我们上床了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