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20.失败的告白

变装小说 女装子 2719浏览 0评论

斗转星移,东方泛白,沉睡了一晚的城市渐渐苏醒了,休息了两天的上班族们又开始了“朝九晚五”的忙碌生活。观澜路上,宏伟的鸿达大厦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值勤的保安正在向一辆缓缓驶入的奔驰ML500敬礼,不一会儿,车子停在了大厦的正门口,坐在后排的马楚寒对司机说:“上午10点,我要去见一个客户,你等我电话吧。”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男扮女装图片

司机尊敬地回答:“好的,马总。”

马楚寒下了车,把公文包递给了早已在车外恭候多时的男职员,两名男职员必恭必敬地拧着包跟着马楚寒步入公司大堂。

大堂内,陆续赶来上班的职员点头哈腰地向马楚寒打着招呼:“马总早上好。”马楚寒也面带微笑地一一和他们招手致意。

马楚寒和职员们有说有笑地等着电梯,这时,一个靓丽的身影来到他身旁,马楚寒侧脸看去,杜小雨手里正捧着4、5个又厚又重文件盒,显得有点吃力。

马楚寒笑着问她:“小杜,手里捧着什么呢?厚厚的一大落啊。”

可能是因为周围人太多,一时没留意,听见马楚寒的声音后,杜小雨这才发现马总就在身旁,她向马楚寒微微鞠了一躬,表情惊讶地说:“不好意思,刚才没留意您在这儿,马总,您早。”接着她抬了抬手中的文件盒说:“这些是人力资源部制定的2008年员工培训计划,上周还差一点没做好,我拿回去周末加班赶出来了。”

马楚寒点了点头道:“很好,你这种勤奋工作精神非常值得鼓励,不过平时能完成的工作尽量不要拖到周末加班,我们要注意劳逸结合,只有懂得休息的人才能更好地工作。”接着,他又对左右两旁的职员说:“你们都要向杜小雨学习啊。”一帮小职员立即附和道:“是,是,是。”

杜小雨不好意思地说:“马总,我下回一定注意。”

马楚寒伸手去帮杜小雨搬文件盒,并关切地说:“很重吧,我来帮你。”

杜小雨慌忙道:“不重,真的不重,我一个人搬的起。”

马楚寒身后的男职员醒目地说:“还是我们来吧。”他们见马总主动帮杜小雨搬东西,自己做下属的总不能傻楞着不动吧,于是他们赶紧上前抢着搬,谁知道在争抢过程中一不小心没拿稳,厚重的文件盒噼里啪啦全摔地上了,里面的文件散落了一地。

“你们怎么那么冒失啊!”马楚寒指责他们道。两名男职员本想拍拍马屁的,却没想到拍到马蹄子上了,于是赶紧跟杜小雨道歉。

杜小雨浅浅一笑道:“没关系。”说完便和周围的职员俯下身子一张一张地捡拾着地上的文件,马楚寒也弯下腰来帮忙,他和杜小雨的注意力同时集中在一份文件上,并同时伸手去捡,他们的手在不经意间发生了触碰,杜小雨立即像触电一般把手收了回来,马楚寒对她尴尬地笑了笑,小雨的俏脸上立即泛起了羞涩的红晕。这一细微变化没有逃过周围人的眼睛,几名女职员互相吐了吐舌头,在一旁偷偷窃笑。

下了公交车,我走在上班的路上,一手提着公文包,一手拿着昨天刚买的NOKIA1200,边走边删马楚寒给我发来的肉麻短信,我心里产生一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再这么下去迟早是要出事的,如果让马楚寒知道了他梦寐以求的若凡是我男扮女装的,还不给他活活揍死才怪,而且当天我就会收到一份解雇通知书。我对马楚寒的感觉除了过去的厌恶,现在又增加了一丝畏惧,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与我命中相克的男人,真是越想越害怕。

有时候人越害怕就会越见鬼,我刚一进公司大门,好家伙!立马就看见了马楚寒,他在和一帮职员在地上捡着文件,我再仔细一看,杜小雨也弯着腰在捡。我心想,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这些人都凑一块去了。我本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过去,没想到就在这时,出现了我最不愿意看见的一幕,马楚寒和杜小雨发生了肌肤之亲,他们的手触碰到了一块,更要命的是,小雨的脸上居然泛起了红晕,这是她对马楚寒爱的暗示吗?我脑子一乱,不禁浮想联翩起来——温馨浪漫的玫瑰花雨中,马楚寒握住杜小雨的手,两人深情对视,眼神充满了爱意,马楚寒的嘴慢慢亲了过去,杜小雨闭上眼睛主动把小嘴凑了上来,最后两人抱在一起当众拥吻,周围的公司员工一起鼓掌称赞:“有情人终成眷属。”

想到这里,我猛然大喝一声:“住手!!!”这时候周围的人,包括马楚寒和杜小雨都被我莫名其妙的一声大吼惊得站了起来,并用疑惑不解的眼神看着我。我看见他们手里拿着的文件,一拍脑门,心想:坏了,刚才胡思乱想过头了,情不自禁地就喊出了口。

马楚寒指着我严肃地说:“你在这儿大声嚷嚷做什么?公司内部禁止大声喧哗,这条规定你不会不知道吧。”

两名男职员也见风使舵地帮腔道:“喂,沈同军,你发什么神经病呢?想把人吓死啊,鸿达培养的人才都是精英分子,不是梁山好汉,你别给我们在这儿咋咋呼呼的。”

马楚寒皱了皱眉头,对他们作了个手势,这两名男职员立即焉了下去,屁都不敢放一个。

马楚寒走到我面前,拍了拍我肩膀道:“小沈,你要时刻牢记,你我都是鸿达的一分子,我们的一言一行代表着公司的形象,下回注意了啊。”

我难为情地低下了头,低声应道:“嗯。”

马楚寒接着说:“既然你违反了规定,就应当接受处分。”他指了指刚刚收拾起的一大堆文件对我说:“你去帮小杜搬文件吧,别让人家女孩子受苦受累,你身为男子汉就应该主动点,快去!”

我心里直犯嘀咕:姓马的,你在短信里肉麻地追求我,把我捧成了天仙,可现实中又对我指手画脚,呼来喝去,反差也太大了吧,不过让我为杜小雨效劳,这倒是我求之不得的,呵呵。我赶紧对马楚寒点了点头,笑道:“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可惜我高估了自己,捧起这堆厚重的文件盒,我感觉自己纤细的胳膊在微微地颤抖,小臂的肌肉一抽一抽的发酸发疼,没辙,只能硬撑着。不一会儿,电梯到了首层,我们跟在马楚寒后面走进了电梯。

电梯间里,马楚寒站在中间,我和杜小雨以及其他职员分别站在两侧。

杜小雨探过头来看了看我,并关心地问:“沈同军,你要是搬不动就别硬撑哦。”

马楚寒笑道:“小杜你别管他,一个大老爷们连这点粗活都干不了,那还能算是男人吗?”

我勉强对杜小雨笑了笑说:“没事,我……能行,能为杜小姐效劳,是我的荣幸。”

杜小雨抿嘴一笑,打趣地说:“你那么老实的人,什么时候也开始学会贫嘴了。”

我的脸登时红了,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傻呵呵地直乐。

马楚寒的两名跟班看不过眼了,他们交头接耳起来,男职员甲笑道:“今天晚上我请你吃蟾蜍肉火锅怎么样?”

男职员乙装出一副惊诧的表情道:“癞蛤蟆肉也能吃?”

男职员甲愤概地说:“废话,天鹅肉都让癞蛤蟆吃光了,咱们也只能吃癞蛤蟆肉啦。”

电梯间里随即爆发出一阵哄笑,马楚寒更是笑的合不拢嘴。

我心里很清楚,他们是在挖苦讽刺我,鉴于这种场合,我不能当场发作,行走江湖最重要的一个字是什么?“忍”啊!我忍、忍、忍!你们气不倒我,哼!

不一会儿,电梯到了第19层人力资源部,我和杜小雨走出电梯。在楼层的走廊间,杜小雨接过我手中的文件资料,并微笑着对我说:“谢谢你,辛苦了。”

我瞬间沦陷在她迷人的微笑中,两年了,这是她第二次对男性身份的我露出笑脸,上一次是在刚进公司的时候,我一直把她对我的鼓励珍藏在记忆的最深处。我低下头,不敢直视小雨的眼睛,心里扑通扑通直跳,肢体和神情都显得十分忸怩。

大脑里仿佛有个声音在对我说:“沈同军,幸福就在你眼前,要把握机会啊!”可我不敢冒这个险啊,万一被她拒绝了怎么办?声音又对我说:“你还想唯唯诺诺到什么时候?你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不敢大胆追求,还是不是个男人?”废话,我当然是男人,不然我长个小JJ干嘛用的?

想到这里,我红着脸鼓足勇气向杜小雨作出了表白:“小雨,还记得刚进公司时,你对我说过的话吗?你鼓励我加油努力,永远不要放弃,这些话我时刻铭记于心,并把它作为推动我勤奋工作的精神动力,我打心底感谢你。其实从哪个时候开始,我就喜欢上你了,呵呵。小雨,做我女朋友好吗?”我真佩服自己,居然一口气说完了。不过,我低着头等了老半天也没见丝毫动静,难道小雨已经被我的话感动的晕过去了?我抬头一看,走廊上空无一人,原来杜小雨早就走了。

又错失了一次向小雨告白的机会,我失望地回到了办公室,坐在椅子上望着电脑屏幕发呆。旁边的张栋看见我无精打采,于是笑嘻嘻地凑过来说:“怎么像条死鱼一样?跟你女朋友这么快就吹了?”

我没好气地回答他:“什么呀,我那来的女朋友呀?”

张栋把胳膊架在我脖子上,嘴巴凑到我耳朵边吹气,我被他吹的直痒痒,不耐烦地拍了拍他的臭嘴道:“烦不烦啊你。”

张栋奸笑道:“做人怎么能不诚实呢?昨天在街上分明看见你牵着个美女,她不是你女朋友,难不成是你妈呀?”

我一下子想到了文慧,恍然大悟道:“哦,你是说她啊,我老妈托人给我介绍的,昨天第一次见,现在关系还不确定呢。”

张栋舔了舔舌头道:“也就是说,她还不是你女友?可否先介绍给我认识认识?我觉得她长得好销魂哦。”

我皱着眉头对张栋说:“你怎么见一个爱一个啊?你也不数数自己有几个女朋友了,满脑子都是那些龌龊事,我真怀疑你张栋的生殖器官是不是长在大脑里了。”

我的话提醒了张栋,他赶紧把我拉到他电脑前,给我看他在网上刚刚结交的一个女网友,从表情夸张的**照可以看出,她是个典型的非主流女生,我心想:人长的不咋地,不过衣服还不错。张栋得意地对我说:“怎么样?长得不赖吧,我玩劲舞团认识的,这小妞床上功夫可了不得,吹拉弹唱,样样精通,搞得我都快精尽人亡了。”

我敲了敲张栋的头说:“你就知道乱搞,迟早有一天要得病。”

张栋忽然握住我的手说:“一般的性爱已经不能满足我了,我的情欲境界需要上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

我抽出手问道:“你该不会想玩性变态了吧?”

张栋惊讶地问:“你怎么会知道我是怎么想的?不错,我就是想玩点变态的,沈同军,我们约个妹子来玩3P吧。妹子归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我很大方吧,嘿嘿,不过…….”张栋看着我的屁股,咽了咽口水道:“你的菊花归我,怎么样?很公平吧。”

“你他妈去死吧,给我有多远死多远!”我抓起桌子上的文件夹朝张栋的脑门上砸去。

张栋慌忙笑着招架道:“别打,别打,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还不成……….”

时间很快来到了9点50分,我正在电脑前打着材料,突然桌上的办公电话响了,张栋像二流子似的提起电话问道:“喂,鸿达集团市场销售部,你找那位?”

很快,他的表情就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变,他满脸堆笑地对电话里的人说道:“您找沈同军啊,稍等,呵呵。”

张栋捂着话筒小声对我说:“是马总。”然后把电话递给了我。

我接过电话客气地问:“喂,是马总吗?”

马楚寒在电话里对我说:“小沈,你现在赶紧下楼,车在下面等着。”

我回答道:“好的,我现在就下去。”放下电话,我心里纳闷地想,不知道马楚寒又有什么指示,真反感和他在一起。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20.失败的告白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