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21.咫尺之爱

变装小说 女装子 2853浏览 0评论

马楚寒是个时间观念很强的人,接到他的电话,我自然不敢怠慢,稍作收拾后,我提上公文包便下了楼。

马楚寒的奔驰ML500已经在楼下等我了,这是他的公务用车,平时私人开着一辆别克凯越,看不出他这个人还挺节俭的。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男扮女装图片

我坐上车子的副驾驶位,跟司机打了个招呼,然后转头向马楚寒点了点头道:“马总,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马楚寒坐在后排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接着他对我说:“你跑前面坐干什么?后面没位置吗?过来跟我坐在一起吧。”

我想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于是找了个理由辩解道:“这样不太好吧,按规定我们职员是坐副驾驶位的,只有老总才有资格坐后排。”

马楚寒啧了一声道:“如果按照国家公务员的习惯,领导还是坐你那个位置呢。你既然上了我的车,就得遵守我的规矩,别说那么多废话了,快坐过来。”马楚寒拍了拍后排的座位。

胳膊又怎么能拗得过大腿呢?我只好和马楚寒坐到了一块。ML500的后排座位很宽敞,就算4个人并排坐也绰绰有余,我抓住车门的把手,身体紧紧地贴在门边上,给马楚寒和我之间留了很大一块空间。

马楚寒瞟了我一眼,嘴角微翘地说:“你好象很怕我啊,我有这么可怕吗?”

我心头一紧,莫非他看出什么端倪了?不会的,应该不会的,是我多虑了。我作出很释然的样子对马楚寒笑了笑说:“怎么会呢?如果像马总您这么英俊潇洒的男人都会可怕,那么我岂不是称得上青面獠牙了?呵呵。”

马楚寒看着我说:“那你坐那么远干什么?”

我赶紧松开车门的把手,屁股往马楚寒这边挪了一点,然后不好意思地说:“习惯了。”

马楚寒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然后对司机说:“开车吧。”

司机点了点头,发动了汽车引擎,奔驰ML500缓缓开出了鸿达集团的大门。

汽车在路上跑了一阵子,我问马楚寒:“马总,我们这是去那儿啊?”

马楚寒淡淡地回应了一句:“去见一个客户。”

我接着问:“我们的客户那么多,究竟是那一家公司啊?”

马楚寒的眼睛望着前方,头也不转地对我说:“问那么多干嘛?到了你不就知道了。”

我把脸转向车窗,背对着马楚寒翻了个白眼,心想:又开始摆臭架子了,不说就不说,谁稀罕你说啊!你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个两面派吗?在女生面前装得像个绅士,在男生面前却喜欢耍威风,假如我真是个女的,也不会爱上你这种男人。

其实我有所不知,我刚才的提问打断了马楚寒的思绪,这段时间以来,他只要脑子一静下来,就会思念若凡,这个女孩的倩影无时无刻不萦绕在他的脑海中,但时隔半月,女孩仍是杳无音讯,这让马楚寒倍感煎熬,爱她却不能拥有她,世间还有什么比这更苦恼的事吗?马楚寒每天只能通过给她发去几个短信作为爱的寄托,可是半个月来的50多条短信却如同石沉大海,至今仍未收到回复。

马楚寒掏出手机打开收信箱,浏览着近几天收到的短信,可是短信菜单里除了业务工作信息以及老同学的有色笑话外,依旧没有出现他所期待的名字——若凡。马楚寒轻轻闭上眼睛,靠在车座上叹了口气。从小到大,只要是他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但此刻他却不能将朝思暮想的女孩拥入怀中,相思之苦令马楚寒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柏拉图式的恋爱,与日俱增的思念正一点一点地蚕食着他的心。

马楚寒是个执着的人,他的人生信条就是四个字“坚持到底”,虽然拨打了无数次若凡的电话都是关机,但他依旧没有放弃。他习惯性地调出了若凡的号码,心里抱着再试一试的想法,按下了拨出键,过了几秒钟,电话里没有任何回音,正当他失望地准备按下关闭键的时候,讯号连通了,电话里出人意料的传出了悦耳的彩铃声,马楚寒整个人兴奋地坐了起来,他脑子里第一时间的反应是:通了!!通了!!她开机了!!!

这个时候我正倚靠在车窗边,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城市风景,车厢里的香水味把我熏得头晕脑涨,正当我昏昏欲睡之际,突然间,裤兜里的NOKIA1200有节奏地振动起来,我在想,是谁打来的啊,莫非是文慧?我不慌不忙地掏出来一看,立即吓得魂飞魄散,睡意一下子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手机屏幕上赫然显示着一个熟悉的号码,这个号码不正是……马楚寒的吗?我侧脸看去,旁边的马楚寒正手持电话放于耳边,兴奋的神情溢于言表。我的脑子嗡一下大了,天哪!我怎么把马楚寒知道我这个电话号码的事情给忘了,不过他要找的人肯定不是我,而是若凡,我该怎么办?眼看着秘密即将被暴露,我不禁浑身上下一阵哆嗦,慌乱中不假思索地把马楚寒打来的电话按掉了。

马楚寒此刻异常兴奋,他期盼着电话里马上传来若凡的声音,这个激动的时刻他等了太久了。可过了一会儿,彩铃声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却是电话断线的“嘟、嘟”声,马楚寒激动的心情在一瞬间落到谷底,他皱着眉头想:若凡为什么不接听我的电话?难道她已经把我忘了,不会的!一定是有其他什么原因。马楚寒摸了摸下巴,稍作思考,给若凡发去一条短信:“若凡小姐,您好,请原谅我冒昧的打扰,我是马楚寒,还记得我吗?”发完短信后,马楚寒紧紧地握住手机,心中默默祈祷:请你一定要回复,拜托了。

我用眼角的余光偷偷观察着马楚寒,只见他的情绪时而亢奋,时而低落,就像个孩子似的,跟往常威严的副总经理形象大相径庭。原来,爱情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可他什么人不好爱,却偏偏爱上了我,等待他的结局只能是一个悲剧。想到这里,我居然为他感到不值。

我正打算关掉手机,这时候NOKIA1200又振动起来,我打开一看是马楚寒刚刚发来的短信——“若凡小姐,您好,请原谅我冒昧的打扰,我是马楚寒,还记得我吗?”我侧过脸来看了看马楚寒,他正用额头抵着手机,闭上双眼默默期待着,我本想删除短信的,但考虑到他曾经救过我,虽说谈不上知恩图报,但我也绝非铁石心肠之人,看见他这副为情所困的可怜样,我的心顿时软了下来,不忍撕碎他美丽的梦,于是我给他回了一条短信:“在上班,不便回电话,对不起。”

马楚寒看了我的回复,顿时欣喜若狂,他赶忙又给我发了一条:“请问若凡小姐您从事什么职业?”

怎么又发来了,真烦人啊!看来泡妞的诀窍就是要脸皮厚,加上死缠烂打,这点我要好好跟马楚寒学习学习,将来好应用在杜小雨身上。该怎么回复他呢?我想胡编乱造一个职业忽悠他,但也要有事实根据啊,总不能说自己是个在夜总会跳钢管舞的小姐吧。我琢磨了一下,除了自己的工作外,其他行业我都不熟悉,不过表妹的职业倒是挺合适的,她在G市机关第二幼儿园当老师。想到这里,我给马楚寒的回复写道:“我是幼师。”

马楚寒很快回复道:“太好了,我很喜欢你的职业,相信你教出来的孩子都是最棒的,因为你是个思想纯洁的女孩子。”

看了他的回复,我差点没喷出来,我回复道:“对不起,我还在给孩子们上课,不多说了。”

马楚寒回复道:“我能约你出来吃个饭吗?”

我草草回复道:“以后再说吧,88。”

马楚寒本想再追问一句我是否有男朋友,不过他考虑了一下,这个问题还是留待日后见了面再说吧。马楚寒合上电话,心情大好,他舒展了一下胳膊,问司机:“还有多久才到希玛克公司?”

司机回应道:“快了,再过10几分钟就到了。”

马楚寒开心地吹起了口哨,他对司机说:“放点音乐听听吧,坐久了真闷。”

司机放了张李斯特的钢琴曲CD,并笑道:“马总,少见啊,遇上什么好事了?这么开心。”

马楚寒笑了笑,卖了个关子道:“呵呵,以后你迟早会知道的,现在就别问了,专心开好你的车。”

听了他们的对话,我在一旁哭笑不得,心想:马楚寒啊,马楚寒,如果你知道了真相,还能笑得出来?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马楚寒迫不及待地要把内心的喜悦传染给每一个人,他见我闷在一旁一言不发,于是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小沈,你那个对象谈的怎么样啦?姑娘家长的还不错吧。”

我被马楚寒突然一拍,条件反射地挺直了腰,我摸了摸后脑勺干笑着说:“还不错,她各方面条件都挺好的,呵呵。”

马楚寒对我说:“那你要把握住机会啊,现在的好女孩越来越少了。”

我故意问他:“马总,你上回不是说你有女朋友吗?她人怎么样?”

马楚寒露出得意的表情说:“这还用问吗?我看上的女孩子当然是最优秀的,她美丽大方,心地纯洁,是个难得的好女孩。”

我好奇地问:“你怎么判断的出她内心是否纯洁?”确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并不很纯洁,除了有女装癖外,有时还看点**,忍不住了还会自己解决一下生理问题。

马楚寒正色道:“这个你就不懂了,你还是在恋爱中多学习学习吧。”

我心想:我怎么会不懂,你说的那个女孩子不就是我吗?

过了一会儿,汽车拐进一条绿树丛荫的岔道,没走多远,眼前的景致便渐渐豁然开朗起来,一座兰顶白墙,又宽又大的厂房出现在我的视野里,墙上镶嵌着几个烫金大字“希玛克(G市)股份有限公司”。

马楚寒对我说:“这是间外商投资企业在我市设立的分公司,他们对鸿达新开发的‘改进型增效太阳能硅片’很感兴趣,今天特别邀请我们前来洽谈。”

我惊呼:“马总你怎么不早说,我没带这个新产品的技术资料啊,怎么办?”

马楚寒摆了摆手道:“我没让你带,当然就不用带,今天只是意向性的洽谈,看资料那是下一步的事了。”

汽车开到希玛克公司的写字楼前停了下来,一胖一瘦两个男人已经在此恭候多时了,我和马楚寒下了车,分别和他们握了握手,瘦子作了个自我介绍:“我姓徐,是这里的总经理。”他又指着胖子说:“这位是我们的刘副总。”

徐总随后领着我们来到公司的会客室,服务员小姐立即给我们每人端上一杯手磨咖啡,我们一边品着咖啡一边洽谈着合作,气氛还算融洽。

谈了近半个多小时,马楚寒问道:“徐总,既然贵公司有合作意向,请你们抽空来参观一下我公司的新产品,提提意见,我们热忱欢迎啊。”

徐总摆了摆手笑道:“鸿达集团的实力绝对是一流的,我对你们开发的产品质量是一百个放心,呵呵。今天请你们过来,一来是谈谈合作,最主要的,还是想亲眼目睹一下您马总的风采啊。”

马楚寒微笑中带有一丝惊讶地问:“哦?承蒙徐总赏识,不知马某人在您看来如何啊?”

徐总笑着拍了拍巴掌道:“初次见面,马总果然是一表人才,相貌不凡,跟萨米拉小姐说的一模一样。”

马楚寒不解地问:“萨米拉小姐?”

这时,我们背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怎么?大英雄,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

我转过头一看,大吃一惊,险些脱口喊出这位女子的名字,原来,她正是那天晚上和我一同出生入死的比利时女孩红豆。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21.咫尺之爱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