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22.合影留念

变装小说 女装子 2457浏览 0评论

我从头到脚细细打量了红豆一番,只见她身穿一件玫瑰色的清凉夏日吊带裙,脚穿性感系带高跟凉鞋,大腿上还套着肉色丝袜,跟半个月前T恤加牛仔裤的形象截然不同,应该说更有女人味了。

虽然她还未完全发育,但粉嫩白皙胸部已初具规模,一道不算浅的乳沟在胸前若隐若现,诱人的“画面”令我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我心想:原来红豆的身材这么好啊,上次抱着她的时候怎么没留意?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男扮女装图片

红豆从我身旁经过,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用鼻子贪婪地索取着从她身上飘来的香水味,整个人不由地心旌荡漾起来,我赶紧喝了一口咖啡,尽量让自己镇定下去。

红豆面带笑容地来到马楚寒身旁。马楚寒望着她惊讶地问:“你是红豆小姐?!”

红豆甜甜一笑道:“马先生,久违了,见到你很高兴。”

红豆的突然出现令马楚寒始料未及,他稍微楞了几秒钟,不过很快便恢复了常态,他礼貌地伸出右手对红豆说:“很高兴我们能再次见面。”

红豆大方地跟马楚寒握了个手,微笑道:“欢迎来到希玛克公司,希望你喜欢这里。”

马楚寒突然想起了什么,他问红豆:“盖特?萨米拉先生是你什么人?”

红豆歪着头,对马楚寒笑了笑,活泼地说:“他就是我父亲啊。”

徐总插了句嘴道:“萨米拉小姐是我们董事长的掌上明珠,她在很小的时侯就随董事长来中国了。”

刘副总也迫不及待地补充道:“是啊,萨米拉小姐虽说是比利时国籍,不过她从小就接受中西合璧的教育,现在她的谈吐和生活习惯更像是一位中国人。”

马楚寒恍然大悟,他对红豆说:“原来如此,怪不得你中文说的那么溜,更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令尊居然是大名鼎鼎的盖特先生。”

红豆莞尔一笑道:“我相信这就叫缘分吧,不过说巧也不巧,我们需要的硅片材料也只有你们公司才能生产,我自然就联想到马先生您啦,今天邀请您过来洽谈,徐总和我的意见不谋而合,他也想结实您这位大英雄呢。”

徐总对马楚寒赞叹道:“马总,您见义勇为的行为,我都听萨米拉小姐说了,徐某很是佩服啊。”

马楚寒谦虚地跟徐总客套了几句,随即转头跟我介绍道:“小沈,这位是希玛克公司董事长的千金,萨米拉小姐。”

我连忙站起来和红豆握了个手,并自我介绍道:“您好,我是马总的秘书,您叫我小沈好了。”

红豆用水蓝色的眼睛望着我,脸上露出一丝惊诧的表情,她“咦”了一声,然后转到我身后又瞧了瞧。我被她看得浑身发毛,却又不敢乱动。

“沈先生,你挺面熟的,我们好象在那儿见过,不过我一时想不起了。”红豆把胳膊交叉在胸前对我说。

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立即扑通扑通直跳,我赶忙避开她的视线,眼睛左顾右盼地说:“都怪我长了张大众脸,谁看见我都说眼熟,经常有人误会我是她的某某亲戚或同学,甚至是老公或男友,我说你们平时误会了不打紧,关键是床上可得看仔细了,不然后悔一辈子。”

红豆掩嘴笑道:“难道没有人误会过你是他的女友吗?”

马楚寒拍了拍我的背,严肃地说:“少胡扯,正经点,好好回答萨米拉小姐的问题。”

女人毕竟是女人,对外貌长相比男人要敏感,红豆搭着我的肩膀说:“沈先生,你的五官长得太精致了,脸蛋也很小巧,就连皮肤也那么的白皙,就像个女孩子一样,除了你中规中矩的发型外,我看不出你的长相有那一点平凡,为什么你要那么含蓄,不敢大胆展示自己的美丽呢?”

马楚寒听到红豆一个劲地夸我漂亮,他在一旁开玩笑地说:“呵呵,我天天和他在一起,我怎么就没发觉他有多好看?”

红豆笑着说:“这就叫同性相斥,异性相吸嘛。如果沈先生化个妆,穿件漂亮的衣裳,保证能吸引你的目光。”

马楚寒一听乐了,说道:“我倒想看看是不是真有这么神奇?”说完,他俯低身子想仔细看看我的脸。

我怕被马楚寒看出什么端倪,于是赶紧把红豆拉扯到一边,红着脸说:“萨米拉小姐,你们公司环境很不错,你能带我参观参观吗?”

红豆作了个非常可爱的表情说:“当然可以,跟我来吧。”她又对马楚寒说:“马先生,您也一块来吧。”

马楚寒点了点头道:“求之不得,请萨米拉小姐带路。”

徐总和刘副总会意地笑了笑,他们找了个借口,便先行告退了。

希玛克(G市)分公司面积很大,占地约600多亩,环境绿化搞得十分不错,整个厂区看不到一点污染的痕迹,红豆领着我们走在绿树丛荫的厂区小道上,让我感觉到这里不是工厂,更像是一个公园。一路上,马楚寒时不时就**我几眼,我猜他大概是想应证一下我的相貌和红豆的赞美之间有多大出入,不过我没让他看,只要他的眼睛一瞟过来,我就立即把头扭向一边,假装在周围的花儿、草儿中发现了什么,然后大呼小叫地把红豆拉过去看,殊不知我和红豆的一举一动在旁人看来,俨然就是两“姐妹”。马楚寒望着我,摇了摇头,嘴角边露出浅浅的笑意,他心想:沈同军对任何事物都抱有一种新鲜感,真像个长不大的孩子,虽然我不怎么欣赏他,但也并不反感,自从我们在酒店共渡一晚后,不知怎么搞的,我对他突然产生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种感觉蕴藏在心里暖暖的,很亲切,最好象若凡带给我的感觉一样,不含任何杂质,完全是最纯洁、最原始的情感。如果说我和若凡之间的情感叫作爱,那么我和他沈同军之间算什么?我们都是男人,不可能产生爱,姑且称之为好感吧,这种莫名其妙的好感让我情不自禁地想和他亲近,想让他坐在我身边,想和他说说话,聊聊天,甚至还想重温那天晚上………

马楚寒想到这里,定住了脚步,他揉了揉眉心,为自己光怪陆离的胡思乱想叹了口气,他警告自己:这是错觉,一定是错觉!!!

红豆看见马楚寒不走了,赶忙倒回来问:“马先生,你怎么了?”

马楚寒听见红豆的声音,缓过神来笑道:“没什么,我刚才在想,你们公司环境太美了,如果能在这儿留个影该多好。”

红豆活泼地拍了拍手道:“好呀,那咱们就留个影吧,我提包里碰巧带了部数码相机。”

红豆把数码相机递给我,让我先给她和马楚寒拍了张合影,我本以为拍完就算了,没想到红豆却坚持要给我和马楚寒拍一张,我心想你这不是坑我吗?我和他身高差距那么明显,往他跟前一站,这不等于标明自己是个二等残废。

马楚寒见我犹豫不定,便说:“小沈,你什么时候能改掉婆婆妈妈的坏习惯?不就是照个像吗,你就不能爽快一点。”

我挠了挠头道:“我不是不想照,而是因为……”

可话还没说完,我就被红豆推到了马楚寒面前,她笑嘻嘻地说:“别不好意思了,你们赶紧站好,我要照了。”

马楚寒身高接近190CM,我才到他肩膀多一点,足足比他矮了一个头还有多,他就像一座挺拔的大树,而我完全只是一个陪衬,巨大的压力让我羞于和他并肩站立,我偷偷溜到了他身后。

“小沈,站好。”马楚寒把我拉到身旁,他怕我还会乱动,于是紧紧揽住我的腰,不让我动弹。

“别碰我那里,我怕痒。”我情不自禁地笑出声,马楚寒赶紧松开我的腰,但他的手并没有撤离,而是轻轻滑落到我的臀部。

红豆没有注意到这一细节,她举着相机对我们说:“准备了,一、二……”

我忍了几秒钟,见马楚寒没有把手从我屁股上挪开的意思,便抬起头瞪了他一眼,想用眼神警告他——“你手放到了不该放的位置。”可马楚寒却丝毫没有理会我的警告。我见他无动于衷,于是用力掐了掐他的手,把指甲陷进了他的肉里,这是我第一次斗胆违抗自己的上司,心里不由地七上八下,不知道他会把自己怎么样。

马楚寒似乎没有感觉到痛楚,他轻轻转过脸来,凑在我耳朵边小声说道:“刚才有条小蜈蚣爬到你屁股上了,差点钻进你的衣服里了。”

我半信半疑地说:“你拿出来让我看看。”

马楚寒摊开手掌,掌心上赫然躺着一条寸把长的小蜈蚣,它的触须还在左摇右摆,但身子已经不动了。

我对马楚寒说:“小东西怪可怜的,还是放它一条生路吧,反正它也没咬我。”我用手接过那条小蜈蚣,把它轻轻地放到草丛上,小家伙翻腾了几下身子,慢慢地爬走了。

红豆见我们折腾了半天还没摆好姿势,她急着喊:“还没站好啊,我手都拿酸了。”

我赶紧回到马楚寒身旁,轻声对他说:“马总,不好意思,刚才误会了。”

马楚寒伸出被我掐出两道印子的手背,笑着说:“没想到小蜈蚣挺温顺的,反倒被你给‘咬’了。”

我摸了摸他手背上鲜红的指甲印,红着脸说:“如果你觉得心里不爽,我让你掐个够,保证没有半句怨言。”

马楚寒的眼神里忽然闪过一丝奇异的光彩,他喃喃地说道:“我怎么舍得呢,看见你,我就想起了她……”

我羞涩地低下了头,想回避他热辣辣的目光,因为我心里很清楚,马楚寒口中所指的“她”正是另一个自己——若凡。

马楚寒用手轻轻抬起我的下巴,深情地说:“看着我,让我好好看看你的脸。”

我们的目光在一瞬间交织在一起,迸发出了爱的火花,马楚寒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脸庞,轻轻地说:“你太像她了,实在是太像了,这是为什么………”

我的脸颊上泛起了红晕,柔声说道:“因为我就是她,我就是若凡,你相信吗?”

马楚寒点了点头,他把目光集中在我柔软的嘴唇上,然后慢慢将脸凑了过来。他是想亲吻我吗?我感觉自己呼吸急促,心跳加快,我想挣扎,却在不知不觉中被马楚寒抱地死死的,丝毫不能动弹,我心想:罢、罢、罢,今天死就死了。于是我闭上双眼,嘟起小嘴,静静地等待着这个吻的到来……

忽然间我被什么人拍了一下,我睁开眼睛一看,红豆正手持数码相机笑眯眯地望着我,她对我说:“你在做什么白日梦呢?刚才叫你也不回应,只管闭着眼睛发傻。”

我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烈日,这才回过神来,原来自己刚才在臆想呢,晕。

我对红豆说:“可能是有点中暑了吧,太热了。”

红豆把我拉到树荫下,调出刚才拍的数码照给我看,相片上,我正抚摸着马楚寒的手背,两个人神情暧昧。时间被定格在了2008年5月26日。

视角转移到我们一位老朋友的身上,他就是“凤梨头”杜云飞,杜小雨的哥哥。

这位公子哥此刻正若有所思地坐在办公台前吞云吐雾,面前的烟灰缸里塞满了烟蒂,看的出他有心事。也许是香烟无法压抑他的思想问题,杜云飞拉开抽屉,取出一本成人杂志放在台面,他一边翻阅着杂志上赤裸裸的女人图片,一边吸着闷烟。看了一会儿,杜云飞忽然来了兴致,他拉开裤链,掏出那话儿不停地上下套动,嘴里还兴奋地喊:“哦哦哦~~我爱你~~我想要你!”

这时,碰巧一位女职员推门而入,眼前发生的一幕让她目瞪口呆,面红耳赤。杜云飞一见有人进来,赶紧拉上裤链,那话儿也立即软了下去,他冲着女职员怒不可竭地大骂:“FUCK,FUCK,我告诉你多少次了,进门要先敲门,你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吗?出去!!!”

女职员红着脸说了句:“对不起。”然后急匆匆地带上了门。

杜云飞恼羞成怒,他抓起桌上的成人杂志一撕两半,然后把腿翘到办公台上,双手枕着后脑勺,背靠在椅子上喘着粗气,待气渐渐消下去后,他眯着眼睛,嘴里一字一句地挤出一句话:“我一定要得到你,你是属于我的。”

杜云飞拨了个电话给妹妹杜小雨,说道:“喂,妹妹啊,你等会打个电话给若凡小姐,约她今天晚上吃饭。”

杜小雨在电话里说:“不行啊,今晚我还有个材料要赶,不一定有时间,明天晚上行吗?”

杜云飞狡狯地笑道:“不,就今晚。”

杜小雨嘟着嘴道:“哥哥,那你自己打电话约她吧,反正号码你又不是不知道。”

杜云飞忙说:“不,这个电话只能你来打,除非你不想帮哥这个忙,哥的终生幸福就全托付你了。”杜云飞又在电话里悄悄和妹妹说了几句。

杜小雨吞吞吐吐地说:“这样做…….不太好吧。”

杜云飞回了一句:“就按我说的做,记住了。”说完,他把电话挂掉了。

杜小雨放下电话,微微皱起了眉头,因为这件事让她感到有些为难。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22.合影留念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