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23.温柔的陷阱

变装小说 女装子 4554浏览 0评论

我提议:“把这张相片删除吧。”

红豆不解地问:“为什么要删,不是照的挺好吗?这么传神的表情,我好不容易才抓拍到的。”

马楚寒走过来,开玩笑地说:“把它保留吧,今后作为你以下犯上的证据。”

我不得不再解释一便说:“我真的是误会了,不知道你手里抓的是条蜈蚣。”

马楚寒侧过脸来,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对我说:“你误会什么了?说来听听。”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男扮女装图片

我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口,总不能说误会你想摸我屁股吧。红豆看见我们有点小摩擦,立即过来打圆场道:“中午了哦,两位如不嫌弃,就在我们公司将就吃顿便饭如何?”

马楚寒客套地说:“怎么好意思呢,你可是我们公司的客户,按理说,应该我做东才对。”

红豆像个男孩子似的拍了拍马楚寒的肩膀道:“客随主愿,今天我说了算,不过你也逃不掉,下回你请客,怎么样?”

马楚寒跟红豆击掌道:“一言为定。”随后两人哈哈大笑。

三人漫步于厂区的林荫小道间,慢慢地,我拉在了后面。看着他们走在前面有说有笑,我心里不是滋味,甚至有一点点嫉妒,但我也说不出究竟是嫉妒谁,是马楚寒,还是红豆?为什么这些天我总感觉心里怪怪的,连自己都有些不认识自己了,刚才拍照时我居然会臆想到和马楚寒接吻,这要换到以前早就把肠子都吐清了,还会大病三天,卧床不起,可我刚才心头的感受分明是激动的,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期许,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绽放着心中春暖花开的情怀。想到这里,我突然产生了一个诡异的念头——妈的,老子是不是彻头彻尾变态了?

红豆领着我们来到公司食堂的一个包间内,这里虽说是食堂,但装潢一点也不比外面的五星级酒店差多少。马楚寒和红豆坐上主位,我和司机以及徐总、刘副总等四个人分别坐在两旁。

徐总笑着说:“本公司条件有限,只能委屈几位将就一下了。”话虽这么说,但端上来的菜式一点也不含糊,山珍海味,应有尽有。刘副总提议是不是弄点酒,马楚寒以下午还要开会为由婉言谢绝了,最后每人上了一杯鲜榨果汁。我心中暗自庆幸,幸亏没喝,否则又要现场直播了。

席间,徐总等人有意无意地将话题扯到了马楚寒的个人问题上,马楚寒也跟他们打着太极,没有正面回答。

红豆毕竟是个外国女孩,在感情问题上不像部分中国女孩那么婉转,她单刀直入地问了马楚寒一句:“马先生,请问您现在有女友了吗?”

这个看似简单,谁都可以回答的问题却偏偏把精明的马楚寒给难住了,因为在他心里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骄横跋扈的张丽莎肯定不算,他心怡的女孩是若凡,但对方是否愿意和自己交往呢?单从几个短信回复还无法判断,毕竟感情不是一相情愿的事。

马楚寒呷了一口茶,客观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女朋友暂时还没有,不过我有心上人了。”

红豆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不过很快又重新绽放出自信的神采,她睁大眼睛问马楚寒:“能告诉这个幸运的女孩是谁吗?虽然我不一定认识她,不过我还是想知道她的名字。”

马楚寒微笑道:“这个人你认识。”

红豆用手轻轻理了理亚麻色的发梢,不解地问:“我认识?”

恰好这时候电视上正重播着《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这部电视剧,马楚寒的视线一下子就被剧中的女主角抓住了,他指了指电视对红豆说:“我说的就是她,你还记得吗?”

红豆盯着电视看了好一阵子,还是没理清头绪,她单手托鳃,皱着眉头问马楚寒:“你的心上人是江一燕?……..江一燕…….”突然,她一拍桌子惊呼道:“若凡姐姐!!!”

马楚寒笑着点了点头。

我对他们的谈话充耳不闻,只管风卷残云般扫荡着桌上的佳肴,两大碗米饭下肚只感觉掂了个底,今天的胃口真是出奇的好。我嘴里正咀嚼着一团米饭,不想红豆突然一声惊呼:“若凡姐姐!”我心里一紧张,一团米饭咽不下去吐出不来,活活把我给噎住了。我卡着喉咙,痛苦地爬在桌子边呜咽道:“水……..水…….”

旁边的司机立即递给我一杯饮料,我接过杯子不由分说地朝喉咙里猛灌下去,米饭倒是咽下去了,不过一阵刺鼻的酸味呛得我直飙眼泪,我咳了几声,慢慢抚摸着胸口问司机:“这是什么啊?”

司机回答:“我喝了几口也没尝出来。”

红豆笑着对我说:“呵呵,你先别吃那么急,你看看这个女孩子怎么样?她可是你们马总喜欢的类型哦。”红豆说完指了指电视中的江一燕。

我抹掉粘在嘴角上的饭粒,眯着眼睛对着电视看了半天,然后挠了挠头问道:“她是谁啊?”

马楚寒对我说:“江一燕啊,你不知道?”

其实我是真不知道,N年没看国产电视剧了,平时也就用BT下载点日剧、港剧或者美国**什么的看看,要不就玩玩网游,那有工夫看这个啊。我回想起在KFC的那个晚上,马楚寒曾拉住我的手说:“你无论气质还是长相都特像里面的女主角周蒙。”原来他说的就是这部戏啊。

我拍了拍脑门,傻了吧唧地对马楚寒说:“我想起来了,你说的江一燕就是她啊,我就长成这模样?”

马楚寒和红豆同时惊诧发出一声“嗯”??

嘴快了就是坏事,我慌忙改口道:“呃……其实我是想说,马总喜欢的女孩子就长成这副模样?”

马楚寒和红豆再次发出一声“嗯”??只不过这次马楚寒的语调比刚才更重了一点。

我被他们犀利的目光盯得直冒冷汗,整个人顿时“矮”了半截。我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汗,结结巴巴、语无伦次地说:“其实…….其实…….我是想说,马总的女朋友能长成她这副模样就很不错了。”

马楚寒终于忍不住了,他温怒道:“小沈,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别一句话喘了半天说不完。”

我不想再在“江一燕”这个问题上纠缠不清了,于是抓起桌上的遥控器胡乱调了个台,说道:“国产电视剧多没劲啊,这个节目好看。”没想到这个台正插播着性药广告,一位貌似专家的中年女士正在电视上讲经说法:“所谓的男性性功能障碍,主要的临床表现为:一是性欲减退;二是勃起障碍;三是性交疼痛…….”

马楚寒咳了一声道:“想不到你对这方面也有研究啊。”

我垂下红的跟猴儿屁股似的脸蛋,用细得跟蚊子叫的声音回应道:“略懂……”

午饭过后,我们准备启程返回鸿达集团,徐总等人和我们一一握手话别。马楚寒握住徐总的手说:“我代表鸿达集团,盛情邀请你们回访指导,衷心希望我们能尽快达成合作协议。”徐总笑着和马楚寒客套了几句。

这时,红豆走到马楚寒跟前,嘱咐道:“下次记得叫上若凡姐姐哦,我好久没见到她了。”接着,她又侧过脸来对我神秘一笑道:“沈先生,你也要来。”

我不就是若凡吗?一个人怎么能同时分饰两角,你当是演电影啊。我表面允诺道:“好的。”心里却在想:反正女装的我到时候找个理由推掉不就结了。

坐在回程的车子里,我和马楚寒一言不发,气氛变得有些沉闷,完全没有了来时的活跃。我望着车窗外的风景,脑子里不停地在思考:自己变装究竟图了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体验一下做女人的感觉吗?又或许是想尝试一下被别人追求的满足感?是与否,我说不清,但我内心总感觉隐隐有一种动力在驱使我这么做,记得有句至理名言曾说过:“当你热衷于做某一件事,但又找不出其中的原因,就表明你已经沉迷了。”看来我是真的沉迷,如果只是我一个人受害倒也罢了,现在闹的马楚寒也跟着魂不守舍,我心里有种负罪感,并为之深深自责。我在心里对自己说:“试着放弃吧,沈同军,重新回归到正常男人的生活轨迹上,尽情地去喝酒、泡妞、看**………”

命运之神似乎总喜欢捉**,就在我萌生退意之时,裤兜里的NOKIA1200又富有节奏地振动起来,我惊惧地扫了马楚寒一眼,他正在眯着眼睛打盹,并没有打电话,这会是谁打来的呢?我拿起电话一看,号码很陌生,不过这也不奇怪,我朋友本来就不多,算上老爸老妈的电话,我能记得住并且经常往来的号码不超过10个。

犹豫片刻,我还是接通了电话,客气地问对方:“喂,您好,请问您是那位?”

电话沉默了几秒,一个甜美的女声轻轻地问:“请问……是若凡小妹妹吗?”

听见这个银铃般的熟悉声音,我的脑子就像通了电的灯泡,“噌”一下亮了,瞬间浮现出杜小雨的形象。我赶忙细着嗓子小声说道:“你是小雨姐姐吗?”

杜小雨在电话里说:“是啊,我们上个星期五晚上还见过面,一起喝的咖啡,没有忘记我吧。”

我顽皮地笑道:“呵呵,姐姐这么漂亮,就像天使一样,我天天晚上都梦见姐姐呢,怎么可能会忘。”这句倒是大实话,杜小雨本来就是我的梦中情人嘛。

杜小雨听见我赞她漂亮,开心地说:“是不是真的啊,你可不许撒谎哦,真的有想念姐姐吗?”

我娇滴滴地嗲道:“真的,真的,人家说的都是真心话嘛。”

杜小雨对我哄道:“嘻嘻,我相信你,但你用什么来证明呢?”

我迫不及待地说:“今天晚上我请姐姐吃饭吧。”

杜小雨爽快地回应道:“好啊,地点你来定,我等你电话,不见不散哦,BYEBYE。”

杜小雨放下电话,脸上露出浅浅的微笑,她双手合十,在心中默念道:哥哥,你要加油哦!

通完电话,我情绪激动地将手机贴在胸前,脸上洋溢着幸福,脑子里反复畅想着晚上和杜小雨约会的情景,虽说她要见的是女装的我,但只要能和小雨在一起,我就心满意足了。

“女朋友打来的吗?”马楚寒冷不丁冒出一句话,把我从物我两忘的畅想中拉了回来。

我干笑道:“是啊,呵呵。”

马楚寒摸着下巴对我说:“我怎么感觉你跟她说话的语气不对啊?”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慌忙道:“她是个小孩子脾气,就喜欢别人这么哄着,宠着。”

马楚寒没说话,他在心里想:就连沈同军这个剩男也找到销路了,可我呢?何时才能抱得美人归哦?马楚寒怅然地靠在车座上叹了口气,我却一边幻想一边偷笑,两人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回到单位办公室,我整一个下午都沉浸在喜悦之中,时而对着电脑屏幕“咯咯咯”傻笑,时而忘乎所以地娇嗲一声道:“讨厌。”我反常的举动没少引来周围同事的注目礼,某同事端着茶杯走过来偷偷问张栋:“小沈是中禽流感了,还是脑子让驴给踢了?我怎么感觉他神经不对路啊。”

张栋嘴里叼着支笔,经验老道地哼了一声说:“依我之见,思春了。”

下班后,因为要赶时间,我破天荒地打了个的士回家。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从头到脚洗了个干干净净,接下来轮到梳妆打扮了,我裹着浴巾坐在镜子前熟练地操作着一道道化妆的工序:描眉毛、画眼线、涂眼影、夹睫毛、刷腮红、抹唇彩、打粉底……最后再给自己戴上一对晶莹剔透的硅胶“义乳”,整个冗长的化妆过程就算大功告成了。

我对着落地镜欣赏着自己的美丽,多么诱人的胴体啊,一双圆润的“双乳”结实饱满,粉嫩白皙的小腹平坦光滑,微微翘起的臀部富有弹性,就连大腿和小腿间的黄金分割比例都是那么的完美无暇。望着自己的胴体,我不由地兴叹:“这是上帝在创作人类时犯下的错误吗?难怪马楚寒会被我勾得魂都没了,换作是我也一样。”不过有件事一直困惑着我,记得别人曾说过,人妖和TS都是靠服用雌性激素来维持其女性外表的,可我从来就没吃过那些东西,为什么还能保持得那么好?难道是传说中的“天生丽质难自弃”…我看纯属是放屁!!想那么多干嘛,还是赶紧挑衣服吧,看看今晚和小雨吃饭穿什么好。

我拿着不同款式的衣服在镜子前比划着,“西装女裙?”NO!太OUT了,丢开。

“田园式淑女裙装?”NO!上次穿过了,这次再穿人家会以为你10天半个月都不换一次衣服呢。丢开。

“夏日清爽吊带裙?”NO!这么暴露的衣服我只能用来孤芳自赏,暂时还没勇气穿出去。丢开。

这时,衣柜里一件白色雪纺连衣裙映入我的眼帘,这件裙子是我半年前买的,还没怎么穿过,我试着比划了一下,还挺满意,穿在身上,性感不失清纯,朴素而又大方,我歪着脑袋想了想,就它吧。我戴上披肩长发,穿上连衣裙,套了条肉色丝袜,配上一双浅兰色的系带高跟鞋,最后在身上淡淡地喷了点香水,一切准备就绪,我眯着一只眼对镜子作了一个打枪的手势,嘴里念了一声:“啪!”然后自言自语道:“沈同军,你是最棒的。”

至于约会地点,我下午早就考虑好了,上次我和文慧聊天的那个儿童公园附近,有间叫“旺角美食”的港式茶餐厅很不错,他们的招牌菜式“黯然消魂叉烧饭”据说味道一流,我早就想去尝尝了,今天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和小雨一起试试,嘿嘿。我拨通了小雨的电话,告诉了她约会地点,并温柔地嘱咐道:“小雨姐姐,不见不散哦。”杜小雨甜甜地回了句:“OK,不见不散。”通话结束后,我狠狠地嘴了嘴NOKIA1200,口中高呼:“万岁!~~杜小雨,我来了。”

半小时后,我乘车来到“旺角美食”茶餐厅,一进门,服务员小姐就礼貌地问我:“小姐,请问几位?”

我微笑着回答她:“两位,请给我找个靠窗的位置,谢谢。”

服务员小姐说道:“好的,请顺我来吧。”

我跟在服务员小姐后面走了进去,所到之处吸引了无数的眼球和羡慕的目光,有几位男士把眼珠子都看直了,我的美貌令他们为之倾倒,其中一位中年男士更是贪婪地打量着我,仿佛想把我身上的衣服看穿。我突然想搞点小恶作剧整整这个色鬼,于是对他挑逗性地眨了眨眼,这个**还以为我对他有意思,立即傻呵呵地朝我招了招手,结果被老婆匡了一记清脆的耳光,不用说,他下面那话儿肯定和光秃秃的脑袋一样垂了下去。哈哈~~

服务员小姐把我领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并问道:“小姐,请问您想吃点什么?”

我轻轻摆了摆手道:“先等等,我还有个朋友没来。”

服务员小姐给我倒了杯柠檬水,礼貌地说:“那好的,请您先喝点水。”

“谢谢。”

餐厅里播放着白日梦的钢琴曲《Loveis…》,我一边欣赏着音乐,一边翻阅着精美的菜单以此打发时间,心中默默推敲着如何应对见到杜小雨的第一句话。

10分钟后,一部日产天籁轿车在“旺角美食”茶餐厅门口停了下来,一位英俊帅气的男士手捧玫瑰下了车,他对着车子的观后镜梳了梳油光发亮的头发,又整了整领带,接着打了个响指道:“若凡小姐,我来了。”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23.温柔的陷阱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