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27.走为上计

变装小说 女装子 3611浏览 0评论

我痛苦不堪地在杜云飞身下挣扎着,几经顽强抵抗都被他一次又一次地压制下去。兽性大发的杜云飞如雨点般亲吻着我的耳根、脖颈、锁骨,他坚挺如枪的老二此时也没闲着,正隔着裤子奋勇直前地朝我的大腿和胯下间不断地挺进、再挺进……就在不久前,我还对一些女孩子在网上发的失身贴嗤之以鼻,讥讽她们既想做婊子又要立牌坊,并大言不惭地回复道:“**就像过生活,与其痛苦挣扎,不如闭眼享受。”谁知道这才过了没几天,我就现身说法、亲身体验了一回个中滋味,真是马勒戈壁!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男扮女装图片

杜云飞把我的颈项和胸口亲得湿漉漉的,还带有点淡淡的口水腥味,要多**有多**。我被他弄的浑身哆嗦,胃里如翻江倒海,吃进肚子里的晚餐几乎快要“进口”转“出口”了。我屈辱地躺在这个男人身下,绝望悲观地设想:假如杜云飞发现了我男扮女装的秘密,结果无非就两个,一是被他海扁一顿,驱逐出门;二是他把灯关了,凑合着把我给那啥了……倘若是前者倒也算了,大不了受点皮肉之苦,要是后者,你让我今后如何面对他的同胞妹妹杜小雨?我还想娶她呢,这要是碰上一位YY作家,没准灵感一来,还能炮制出一篇《畸恋:舅子和妹夫不得不说的情爱故事》……想到这里,我的泪水不禁夺眶而出,哭着喊着对他乞求道:“不要,不要这样………”但我深知这是句对牛弹琴的废话,其老套的程度不亚于扶着一个将死之人对他说:“你没事吧?”或是对一个劫持财物的逃犯喊:“给我站住!”

不出所料,杜云飞这厮没有理会我的哀求,极度高涨的肉欲已经把他扭曲成一头“野兽”,他望着我的小嘴淫荡地舔了舔舌头,一双布满血丝的双眼几乎快要喷出火来,很明显,他下一步要侵占我的嘴了,我大惊失色,心想:这个变态要用舔过我脚趾头的嘴亲我!万万不可啊!!(当然,没舔过也不能让他亲)

有时候,生活就像一部峰回路转的肥皂剧,正当杜云飞准备给我来个销魂之吻的时候,大门响起了钥匙开锁的声音,这厮立马一个激灵,像弹簧似的从我身上蹦了起来,他慌慌张张地对我诡辩道:“对不起,我跟你闹着玩的,千万别胡说啊。”

我飞快地抱起一个靠枕挡在胸前,并用力拽了他几脚,然后语带哽咽地骂道:“我讨厌你,滚!!”杜云飞急忙捂住我的嘴,小声说:“别哭,我错了还不行吗?”

这时,门开了。杜云飞赶紧松开我,并整了整衣领,又恢复了道貌岸然的本色,他拾起地上的遥控手柄,装出一副好象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玩起了游戏机。

杜小雨拧着个提包进了门,她一边换鞋一边对我们说道:“哟,你们在玩游戏机呢!”

“你才回来啊,我和若凡都玩了好一阵子了。”杜云飞扭过头对妹妹说。

我抱着靠枕,卷缩在沙发上瑟瑟发抖,手脚因为紧张而变得冰凉。听见小雨的声音,我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孤立无助的心终于有了那么一点点暖意。我心想:为什么同是一个娘胎出来的兄妹俩,人和人的差别咋就那么大呢?杜云飞这厮说谎也不脸红,居然告诉小雨我们在玩游戏机,可他刚才分明是在……玩我。不管怎么说,我终于看清了他虚伪的面孔——一个披着羊皮的狼。

杜小雨走到我身旁,嘘寒问暖地问道:“若凡妹妹,你的脚好些了吗?”过了一会儿,她见我紧紧抱住靠枕,一言不发,身上还在微微地颤抖,她赶忙用手背贴在我额头上试了试温度,并说道:“你是不是发烧了,但是额头不烫啊?”

杜云飞转了转眼珠子,笑着对我说:“天气太热也容易感冒的,要不吃点药压一压?”

饱受屈辱的我,此刻心中五味杂陈,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那里还有脸面见心爱的小雨,况且,身边还有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我更是一刻也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了,我举起手中的靠枕朝杜云飞脸上砸去,情感在一瞬间迸发而出,哭着对他喊道:“你这个卑鄙小人,我再也不愿意见到你了!”我说完双手一撑沙发,起身便走,却忘了自己脚伤还未痊愈,结果没走几步,右脚踝处一阵剧烈的痛楚又迫使我不得不蹲了下来。

杜小雨慌忙跑过来,俯下身子抓起我的手,关切地问道:“很疼吧?”

我咬着牙,表情痛苦地回答她:“我没事,我要回家。”我正准备站起来,杜小雨一下子按着我的肩膀说:“若凡妹妹,你的脚都伤成这样了,怎么回去,今晚就住在这儿吧。”

杜云飞也走过来说:“是啊,今晚就住这儿吧。”我注意到,他拿着一份报纸遮挡住下体,这意味着他那话儿还在坚挺着,我一阵哆嗦,刚才那不堪回首的一幕又出现在眼前。不能再犹豫了,我强行要站起来,并对杜小雨大喊道:“让我走,让我走!!”

没想到杜小雨却一把将我抱住,她抚摸着我的头安慰道:“妹妹别怕,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告诉姐姐。”

我的头枕着小雨的肩膀,“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并一五一十地将杜云飞非礼我的事告诉了小雨,中间省略了他舔我脚趾头的细节,因为这个实在难于启齿。

杜云飞情绪激动地为自己狡辩道:“这不叫非礼,我是爱她,所以才情不自禁地………”“啪”!!!!!!杜云飞话还没说完,就挨了自己妹妹一记清脆的耳光,他为了要摸脸,结果顾此失彼地丢掉了手上的报纸,他裆下高高竖起的“帐篷”自然而然地呈现在杜小雨和我面前。

杜小雨指着哥哥欲言又止,她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不一会儿,又皱起眉头,对他厉声说道:“杜云飞,你这样做丢不丢人啊!我都为你感到害臊!!如果你是真心喜欢若凡,就应该关心她,呵护她,不应该干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你的脑子里的思想怎么会如此龌龊?如果我未来的男友会做出你这种下流事,我会毫不犹豫地和他分手,一刀两断!”杜云飞聋拉着脑袋,屁都不敢放一个,任凭小雨对他连珠炮式的训耻。

听了小雨的一番话,我拭去眼角的泪水,心中宽慰了几分,偷偷地想:就应该狠狠教训教训这个伪君子。没想到小雨接下来的话却让我大跌眼镜,只听见她对杜云飞说:“哥哥,我做妹妹的能够体谅你的苦衷,你也快三十的人了,是该有个家了,男人在这个年龄正是那方面需求最旺盛的时期,我何尝不希望你能尽快给我找个嫂子?若凡是个不错的女孩子,她温柔、善良、单纯,只要你真心对她好,慢慢建立起感情,日后你们拿了结婚证,难道她还会不委身于你吗?你有何必急于一时呢?”我真想倒在地上狂喷不止,然后声嘶力竭地对她大喊:该拿证的是我和你啊,小雨……你不要搞错对象了。

杜小雨转过身来安慰了我几句,然后微笑着说:“妹妹,你稍等一会,我去给你拿件睡衣。”她又冲着杜云飞喊了一句:“还楞着干嘛?快把若凡扶到沙发上去啊。”

待小雨一走,杜云飞一下子扑过来抓住我的手,嘴里絮叨个没完:“对不起,我一时冲动…….请你原谅……”

我把手抽回来,在裙子上蹭了蹭,严词厉色对他喝斥道:“你离我远点,我不需要你廉价的道歉,更不想见到你!”

杜云飞二话不说,突然伸出双手把我抱了起来,他左手托着我的背,右手托着我的大腿,慢慢朝沙发走去。

“把我放下!!”我火冒三丈地用粉拳不停地擂着杜云飞的胸膛。

杜云飞假惺惺地安慰我道:“我只是遵照妹妹的指示,把你放到沙发上,呵呵。”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右手却很不自觉地探进裙子里,在我的翘臀上摸了一把,当时他的手距离我的“蛋蛋”估计只有0.2公分,差之毫厘的惊险把我吓呆了,我瞠目结舌地望着这条贼心不死的色狼,为他的恬不知耻感到羞愧。

杜云飞刻意把我放在了沙发最右侧靠扶手的位置,然后神秘一笑道:“你就安安静静地坐在这儿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来。”

我把眼睛瞥向一边,没好气地对他说道:“我不饿,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别老在我眼前晃。”

杜云飞干笑了几声便走开了,他刚到厨房门口,便迫不及待地用鼻子闻了闻自己的右手,并意淫地发出一声闷哼,自言自语道:“这小妮子身上的骚劲太他妈让人销魂了,我都快憋不住了。”此时的杜云飞已是精虫上脑,无法克制自己的欲望了。

我在洗手间里换上小雨给我拿来的睡衣,然后回到她身边问道:“小雨姐姐,我今晚睡那儿?”杜小雨用手顶着下巴想了想,我见她没有答话,便又说道:“如果没有房间,我就睡沙发吧。”

杜小雨急忙笑着地我说:“怎么能委屈你睡沙发呢?我家里客房有好几间呢,不过我担心……”她害怕哥哥晚上会对若凡图谋不轨。

我睁大眼睛不解地问:“担心什么?”

杜小雨拉着我的手,逗趣地对我说:“妹妹,要不跟姐姐一块睡吧?姐姐讲故事给你听。”

我的头“嗡”一下子大了,浑身上下顿时血脉贲张,能和杜小雨同床共枕,这是两年来我渴望而不可求的美事啊,我擦了擦嘴边流出的口水,脸泛红晕,半推半就地回应道:“好啊,只要小雨姐姐不嫌弃我就好。”

我怀着激动不已的心情,跟随杜小雨来到她的闺房,这是间摆设朴素的房间,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多姿多彩。正对门的是一张简单的写字台,上面堆满了文件资料,房间的另一侧竖立着一个高大的书柜,里面放着五花八门的书籍和工艺品,书柜的旁边摆放着一部电脑,显示器上还贴有小雨和朋友们的大头贴以及花花绿绿的饰坠。不过,我最感兴趣的还是小雨的卧床,因为床单上的史努比卡通图案给整间房增添了不少趣稚。等我缓过神来,杜小雨已经脱得只剩胸罩和内裤了,她玉体横陈地卧在床上,笑着对我招手道:“妹妹,快上床,我要关灯了。”

面对眼前这如梦似幻的一幕,我表情呆滞、四肢僵硬,有如“木头人”一般傻傻地楞住了。

“你傻呼呼地楞在那儿干什么呢?”小雨见我没反应,催促我道。

我如呓语般痴痴地念着:“小雨姐姐,你的身体真美………”杜小雨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笑吟吟的脸上飞过一丝红晕。

关上灯,杜小雨爬在枕头边给我讲了个现代都市的童话爱情故事,结果无非是“王子”和“公主”结合,有情人终成眷属的老套结局,小雨对着我的耳朵吹兰吐芳,弄的我浑身心痒难耐,我被她身上飘来的体香迷得神魂颠倒,心思根本不在听故事上。不怕说句粗俗的话,我现在最想干的事,就是和她做爱!

为了压抑自己的淫欲,我不得不找点话题来转移注意力,我对小雨说:“姐姐,你交过男朋友吗?”

黑暗中,小雨顿了顿道:“大学时交往过一个,不过早已分手了。”听到这个答案,我有点失望,自己喜欢的女孩终究还是为别的男人付出过一段感情,而且他们是否发生过关系,还是个未知数,不过依我看来,十有八九是发生过的。我们彼此沉默了很久,房间里安静得就连一根针落地都能听的见,估计我的提问勾起了小雨对往昔的回忆,让她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良久,杜小雨突然问我:“若凡,你对我哥哥的印象怎么样?虽然他性子急了一点,但总得说来,他还是不错的,接触过的人都说他善解人意,通情达理,是个懂得生活情趣的男人,呵呵。”

我心里估摸着:什么善解人意,我看是善解人衣才对!至于通情达理,也是他用于欺骗女孩子的虚伪面具之一。但我嘴上还是唯诺道:“哦,是啊,还不错……”然后假装打了个呵欠,示意不想再将这个话题继续谈论下去了。

杜小雨突然侧过身子把我搂住,并将大腿压在我的下体上,她在我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轻声细语地说:“妹妹,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我怎么也想不出你像谁,你说奇怪吗?”我的小弟弟在经历风雨过后终于迎来了彩虹,小雨丰腴的大腿让它精神为之一震,就像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茁壮成长!不一会儿,它便直挺挺地翘了起来,死死顶住了小雨大腿。

“什么东西硬绑绑的?”杜小雨惊诧地问,她感觉自己的腿被一根硬物顶住了。

我大惊失色,慌忙从床头柜边抓过一个手电筒对小雨说:“是电筒吧!?”

杜小雨摸了摸手电筒,否定了我的假设,说道:“不对,这个东西很细,那有手电筒粗啊。”说完她就准备去开灯。

我大脑里一片空白,心急火燎,“怎么办?”的声音在脑子里反复回荡着,“啪”房间的灯亮了,杜小雨揉了揉眼睛,探过身子来寻找。

“咦,你大腿下面怎么压着一只钢笔?”杜小雨迷惑不解地问。

我接过钢笔看了看,又把它放到了床头柜上,然后不置可否地回答小雨道:“不清楚,可能刚才上床的时候没注意,一不留神就带上来了。”

“哦,没事了,睡觉吧。”杜小雨打了个呵欠,又把灯关上了。

我不禁暗自侥幸地想:幸亏我动作快,不然麻烦可就大了。我躺在床上思前想后,越想越害怕,要是睡着了,身体不受控制,对小雨做出猥亵之事怎么办?上次马楚寒不就抱着我睡了一晚上吗?第二天一早还跑马了,不过他倒解释的过去,男人跑个马很正常,可我呢?一副娇滴滴的女儿相,穿的也是女人的衣服,这要是万一跑个马,还不成了石破天惊的大笑话了?我决定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为妙!

“小雨姐姐,我要嘘嘘。”我害羞地对小雨说。

小雨笑着说:“你的脚能走吗?要不要姐姐陪你?”

我慌忙摇了摇头说:“不必,我脚好多了,可以慢慢走路了,再说,人多了我尿不出。”

小雨掩嘴笑道:“呵呵,那你快去快回哦。”

我点了点头,偷偷提上包包和装衣服的带子下了楼。来到楼下的洗手间,我飞快地换上百褶裙,然后把睡衣叠的平平整整,放置于衣服架上。临出门前,我突然想起了杜云飞帮我付了买裙子的钱,不能亏欠他这个人情,否则说出来不好听,自己买给文慧的生日礼物,却要另一个男人掏腰包,这不成了借花献佛吗?我掏出身上仅有的1270元钱放在门口的鞋柜上,并留了张字条压在上面。穿上少了一个鞋跟的高跟鞋,我艰难地挪动着步子,缓缓走出“金碧华府”,来到室外,我深深吸了一口午夜的清新空气,真是让人心旷神怡啊。天空中,繁星闪烁,凉风习习,我轻叹道:“回家吧,折腾了一整天,人都快累散架了。”我正欲拦的士,结果一掏包包,才想起刚才把钱全部留在杜小雨家了,我可真是个迷糊蛋。

如果一个人的性欲得不到满足,往往会**成变态。杜云飞躺在床上意淫着若凡的胴体,并用手抓着自己那话儿不停地上下套动,弄了约莫十几分钟便索然无味了,眼看就要吃到嘴的肥肉却飞了,杜云飞不甘心。他坐在床上垂首沉思,猛然间,脸上闪过一丝淫秽的笑意,他猥琐地想:美人香臀坐过的地方,一定还留有余味,嘿嘿……

杜云飞鬼鬼祟祟地来到大厅的沙发前,他找到若凡刚刚坐过的位置,便俯低身子忘情地猛嗅,沙发上残留的香水味和淡淡的体味让杜云飞再度亢奋起来,他用下体不停地摩擦着沙发,嘴里还不时地发出低沉的呻吟声,这头色狼看来真是饿慌了。突然,沙发的缝隙中滚出一颗细小的晶体,杜云飞停止了猥亵的动作,他拿起晶体物质仔细辨别了一下,嗯?这不是若凡百褶裙上的钻石吗?难道是因为刚才上她的时候,动作太猛,一不小心把这颗钻石给扯掉了?杜云飞把钻石放进了口袋,心想明天早晨再给她吧,现在她应该已经睡着了。

沙发上虚无缥缈的体味已经不能满足杜云飞的需求了,他决定把自己的变态性行为再提高一个层次,最爽不过的就是嗅丝袜、内裤还有胸罩了,可惜这些东西都穿上若凡的身上,他是决计弄不到的,怎么办才好呢?一件物品在杜云飞脑子里一闪而过——她还有双高跟鞋啊。他带着这个邪恶的念头来到门口前寻找着若凡的高跟鞋,可惜找了半天也没发现,妹妹的高跟鞋倒是不少,不过他暂时还没变态到那种程度……杜云飞失望地挺直腰板站了起来,鞋柜上的一张字条和一叠人民币吸引了他的注意,他拿起字条仔细一看,念道:“人初油,男根持久的秘密?”哦,拿反了,背面才是,原来字条写在一张广告宣传单背面,内容是:“无功不受禄,差额日后奉还——若凡留。”

杜云飞歪着脑袋笑了笑,自言自语道:“这小妮子太有趣了,合我口味,哈哈。”既然人已经走了,那么小雨也管不着了,还等什么,开车去追啊!杜云飞临出门前,拿了两盒避孕套,一盒是浮点颗粒套,另一盒是草莓味的*套……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27.走为上计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