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28.爱有天意

变装小说 女装子 3363浏览 0评论

我受伤的脚踝此时仍未痊愈,还在不时地隐隐作疼,加之穿着少了一个鞋跟的高跟鞋,我就像小儿麻痹症患者一般,步履维艰,一瘸一拐地缓行于大街上。如果我没记错,这片街区应该地处G市F区,距离我住的地方打车也要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更何况徒步呢?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男扮女装图片

唉,长路漫漫,何处才是尽头啊?我垂头丧气地自责道:“沈同军,你真是头不可理喻的蠢猪,居然放弃和小雨同床共枕这么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偏要‘万里长征’徒步回家,真是自作孽,活该。”

但我转念又一想:不管怎么说,我没有任何理由留在小雨家啊,我是她什么人?是男友吗?别美了,这根本就是一相情愿的想法。是萍水相逢的红颜知己吗?别扯淡了,人家小雨心目中一直拿你当她哥哥的发展对象呢,我可不想就这么稀里糊涂地上了杜云飞的床。

再说明天一早我还要赶回去上班,总不能穿着这身粉可爱的百褶裙就去公司吧?我的矛盾心态便在这“否定”与“肯定”间螺旋式地徘徊着,斗争了半天,在脑子里也没转出个所以然……

为了不让自己的玉足再受虐待,我毅然决定把另一只高跟鞋的鞋跟也掰断,这样两只鞋就左右平衡了,穿起来自然会舒服一些。事实证明,我的设想没有错,穿上这对“平底”高跟鞋,我感觉步履轻快了许多。

仲夏的午夜,闷热的空气中夹杂着徐徐凉风,三五成群的人们聚集在大排挡里热火朝天地喝着扎啤,吃着宵夜,并不时地爆发出猜拳的吆喝声,给原本夜深人静的都市平添了一份不羁的喧嚣。偶有几对情侣迎面而来,嬉笑着擦肩而过,他们时断时续的窃窃私语在不经意间触碰了我脆弱的心灵,我知道,是寂寞又来作祟了……来到大街中央的城市广场,我感觉有些疲倦,索性在喷水池边上的靠椅上坐了下来。我坐在椅子上轻抚着自己的纤纤玉足,脑子里不禁回想起杜云非如饥似渴地吮吸我脚趾头的一幕,**之余,让我感觉又可气又可笑,他的变态行经真是令人啼笑皆非,如果他知道这是一双同性的脚会作何感想呢?

我将不愉快的记忆抛之脑后,抬头向天上望去,浩瀚的星空中布满了闪烁的繁星,就像数之不尽的小天使们在顽皮地眨着眼睛,那挂在宙宇间永恒不变的星座,让我思绪翻飞,不由地回忆起儿时和父母在庭院里纳凉数星星的情景——父亲指着晴朗的夜空对我说:“哪边哪个是蝎子座,哪个是小熊座,而哪个长得像勺子似的叫大熊星座,我们中国人称之为北斗七星……”略知皮毛的我急切地拉住父亲的手问道:“爸爸,爸爸,哪**座是那个呢?”父亲笑着对我说:“**座只有8月至10月才会出现,而且出现在北半球纬度较高的位置,我们这里一般是看不见的。”从那以后,“**”这一词便在我稚嫩的心灵中埋下了种子,后来上了中学、大学,直至现在,我才逐渐明白“**”这个事物不但天上难睹其芳容,便是在人间,怕也难觅芳踪了。联想到我身边的几位女孩:杜小雨、文慧、廖宝儿,还有表妹……我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苦笑,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斩不断、理还乱的情节啊,到底是谁的错呢,是男人?还是女人?抑或是上帝?鬼才晓得。

我正兀自思考着,“滴滴滴…”一阵清脆的短信提示音把我从纷乱的思绪中抽离出来,我取出手机一看,又是马楚寒发来的问候短信,内容是:“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并不是相隔两地,遥不可及,而是我深爱着你,却不能够和你在一起。回家的路上,我脑子里又浮现出你的倩影。午夜1点钟了,想必你已经睡了吧,祝你好梦——楚寒。”看毕,我心中涌出一丝丝暖意,暗自叹了口气道:“看不出姓马的还是个痴情的种,不过你爱错了人,我们之间是不会有结果的,因为我不可能给你生孩子………”这个滑稽的念头让我不由地捧腹大笑,就连脚踝的痛楚,此时也感觉不那么明显了。待我笑够之后,内心却又升腾出一股莫明的悲伤,我活了25周岁,头一回感受到被爱的滋味,就像一叶孤舟在无尽的大海中漂泊,终于找到了停靠的港湾,可惜对方却是个男的……想到这里,我感觉鼻腔一酸,眼泪止不住在眼眶里打转。这时,几滴零星的雨水飘落在我的手机屏幕上,我抬头望天,心道:“老天啊,莫非你也感动的澘然泪下了?”

六月的天气就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轰隆隆”天空中突然炸起一道惊雷,我大惊道:“不好,要下暴雨了。”大街上,路人们行色匆匆,纷纷找地方准备避雨,个别乐天派却嬉笑道:“打雷了,下雨了,回家收衣服了。”

我慌慌张张赶到马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不过车还没到跟前,只听见“哗”地一声,天上便下起了瓢泼大雨,我根本来不急躲避,瞬间变成了落汤鸡,一头湿漉漉的长发贴在脸颊上,透湿的百褶裙正滴滴答答地淌着水,样子别提多狼狈了。坐上出租车,我难为情地对司机说道:“到长乐路,不过我身上没带钱,到家后我拿给你行吗?”

司机是位好心人,他爽快地回答道:“好说,好说,总不能让你一个女孩子冒雨回家吧。”他说完递给我几张面巾纸,我接过纸巾道了声谢,正要擦脸,却冷不丁打了个喷嚏,我擤了擤鼻子心道:“我真笨,早想出这个办法,也不至于走那么多冤枉路啊,搞得现在还感冒了,唉。”

不知道是缘分未到还是天意的捉弄,出租车刚一启动,一辆别克凯越便迎面开来,从出租车旁边飞驰而过,开车的不是别人,正是马楚寒,只见他眉头紧锁,看上去神色有些疲惫,完全没有留意到我正坐在与之“擦肩而过”的出租车上。马楚寒心情不好不是没有理由的,马副市长原本安排张丽莎今晚到家里吃饭,想拉下自己这张老脸撮合儿子和莎莎的婚事,可马楚寒偏偏不买父亲的账,他借口外面有应酬走不开,便邀上三五好友,找了个幽静的场所,吃吃饭,聊聊天,一直折腾到凌晨1点才开车回家,期间马副市长不知道打了他多少次电话,令他不胜其烦,最后索性关了手机。虽然回去避免不了要和父亲再次发生冲突,但马楚寒觉得这一切都无关紧要,他不想再做父亲的扯线木偶了,未来的人生幸福要靠自己去把握。思绪烦乱的他又想起了若凡,于是习惯性地给“她”发去一条短信:“………想必你已经睡了吧,祝你好梦——楚寒。”

马楚寒一边开着车,一边收听着G市广播电台的节目“午夜心声”,女主播正用甜美的声音和收音机前的各位听众交流着都市男女间的爱情故事,每说完一个故事,她都会应听众的要求插播一首歌,动人的故事,伤感的歌曲就像一双温柔的手,撩拨着马楚寒的心弦。他情不自禁地拿出手机拨打了节目的热线电话。

接线小姐礼貌地问道:“您好,这里是‘午夜心声’节目热线。”

马楚寒顿了顿,说道:“我想点首歌送给一位朋友。”

出租车的冷气太过强劲,让我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肌肤上的感觉很不好受,我揉了揉呼吸不畅的鼻子,瓮声瓮气地对司机说:“师傅,你能不能把空调关了,我有点感冒。”司机擦了擦汗,转过胖的几乎看不见脖子的脑袋对我说:“关了空调我可受不了哦,这样吧,我调低一点。”司机把空调温度适当调高了一点,并打开收音机笑着对我说道:“听听音乐吧,这样你就不会感觉冷了。”我见拗不过他,只好抱着双膝卷缩在车座上,以此抵寒气的侵袭。“阿嘁”~~我一个没忍住,又打了个喷嚏。

这时,广播里传来一个亲切甜美的女声:“各位听众,您现在收听的是本台晚间节目‘午夜心声’,时间临近凌晨的1点半了,我们的节目也即将接近尾声。在这个时段里,我们最后接听一位马先生的电话,看看他会给我们带来一个怎样的故事,您好,马先生……”

广播里出现一个浑厚的男声:“您好,主持人。”我心里纳闷,这个声音怎么听上去那么耳熟?

女主播微笑着问道:“马先生,我们非常期待您在节目临近尾声之时,能给大家叙述一段动人的爱情故事。”

男子停顿了一会儿,继而道:“我不是个会说故事的人,我只是想通过电波寄托对她的相思之情。她是一位让人一见倾心的女孩子,既单纯又美丽,如果不是半个月前那次偶然的邂逅,也许我们仍将天各一方,各自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经历着属于自己风格的爱情故事。但是她的出现,却令我平静的心泛起阵阵涟漪,只要我的脑子一空下来,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她,猜测她现在过的好不好,心情怎么样,呵呵,也许这只是一厢情愿的单相思,但我坚信她就是我今生今世所追求的爱。”

女主播笑着说:“呵呵,相信你们的邂逅一定是非常浪漫的,我很想听听你和她的故事。”

男子咳了一声,便将他与她的故事娓娓道来:“故事发生在半个多月前的一天夜晚,就跟今晚上一样,我在外应酬完客户,准备开车回家,当我路过和平大道西侧的一条小巷时……”

我竖起耳朵聆听这个男人的故事,接下来发生的情节居然和我那天晚上的遭遇惊人的相似,同样是两名女孩被歹徒逼到墙角欲行不轨,同样是一名男子挺身而出英雄救美,我心里不由地咯噔一下,心道:这名马先生该不会就是马楚寒吧?”故事结束后,女主播情绪激动地说道:“感谢马先生给我们带来的故事,想不到您还是一位见义勇为,身手不凡的英雄呢,我衷心地祝愿你和故事中的女主角能走到一起,共坠爱河,相信这也是收音机前每一位听众的心声。不过,我还有个小小的要求,马先生,你方便透露一下这位女孩的芳名吗?我想送一首歌给你们。”

我屏住呼吸,静静等待着这个男人的答复,不一会儿,男子开口说道:“她叫沈若凡。”听到这个答案,我心头一悚,暗暗心惊道:“不出所料,他就是马楚寒。姓马的居然已经发展到上电台情叙衷肠了,下一步他会不会捧着999朵玫瑰到我家求婚啊?”霎时间,我感觉天旋地转,有一种掉入冰窖中的感觉,心中说不出是悲还是喜,抑或是恐惧。

女主播又追问了一句:“马先生,如果沈小姐此时正在收音机前聆听这个节目,那么你最想对她说句什么话?”

马楚寒几乎未经思考,脱口而出道:“我爱你,若凡,如果你认为爱需要用时间来考验,那么我将一直等下去,直到你接受我的那一天为止。”

节目结束时,女主播动情地说道:“接下来,让我们一同欣赏来自秦海璐的这首《爱有天意》,祝愿马先生和沈小姐能喜结伉俪,终成眷属,各位收音机前的听众朋友,晚安。”言毕,广播里传来一曲动听的旋律:“

我恨爱上上你怎么就爱上你,

莫非爱有天意?

在茫茫人海里,想爱谁都可以,

你并不是唯一,

可是一离开你,几乎不能呼吸。

才发觉多爱你,

所谓神仙眷侣,注定要在一起………”

虽然我是堂堂七尺男儿身,却有着一颗感性而柔软的心,马楚寒的心声,让我的眼泪瞬间决堤。我捂住耳朵,任泪水在脸上肆意流淌,可他感人肺腑的情话却如同魔咒般一字一句地钻入我的耳中:“如果你认为爱需要用时间来考验,那么我将一直等下去………”我心潮起伏地想:天哪,这句话需要一个人有多大的勇气和多么坚定的信念才能说出口啊,将心比心,如果换了是我,决计无法作出这种海枯石烂的承诺,即便对方是杜小雨,看来马楚寒是死心塌地爱上我了。情感上的防线往往是最难监守的,我死死咬着嘴唇,试图不让自己哭出声,可没过多久,感情在内心的涌动还是随着眼泪一同迸发而出,我拍着车座大哭道:“你这个大笨蛋,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司机还以为我在责备他,慌忙安慰道:“小姑娘,别哭了,我把空调关了就是了。”他关上空调,打开车窗,一股暖风迎面拂来,却丝毫没能缓解我纷繁复杂的心情。

马楚寒通过电波将心声传述到千家万户,自然有人欢喜有人忧,更有勃然大怒者,杜云飞就是其中一例,只见他拼命拍打着汽车的方向盘,嘴里怒不可遏地嘶吼道:“FUCK,FUCK,FUCK!!!”喇叭也很配合地发出“嘟嘟嘟”的鸣叫声。须臾,杜云飞镇定了一下,心道:“究竟这个姓马的是何方神圣,胆敢和我抢女人?我操他祖宗!”

色欲熏心的杜云飞原本想开车追上沈若凡,然后想方设法骗她上床,供自己好好销魂享用一番,他甚至连用什么体位做爱都计划好了,却没想到兜了一大圈,非但没找到人,还听到这么一段让他憋气的故事。杜云飞关上收音机,点了只香烟,眯起眼睛吸了两口,他吐了口烟圈,心道:“若凡,你跳不出我的手掌心,我一定要把你弄上床,让你像发了情的母狗一样在我身子下面浪叫,嘿嘿。”

精虫上脑如果不发泄出来会变白痴的,杜云飞不想回家睡觉,他打算找个女人发泄一下多余的精力,夜店是最容易吊马子玩一夜情的地方,可是去那间好呢?杜云飞在心里盘算了一下:对,就去‘夜未央CLUB’,这是F区最大的一间夜店,据说后台很硬,警察也不敢随意踩场,那里不但可以欣赏诱人的钢管舞,还能肆无忌惮地吸食K粉,至于骚的发浪的女人。更是要多少有多少了,就去那儿!杜云飞下定决心后,猛踩油门,汽车如脱了缰的野马,奔腾而去。

二十分钟后,车子开到了升平路,夜未央CLUB就座落在这条灯红酒绿的街道上,这里遍布着大大小小的酒吧、迪高、娱乐城等声色场所,而夜未央CLUB的霓虹招牌无异是这里最醒目的,一张女人的性感红唇正吐蕊着串串红心,勾勒出CLUB几个英文字母。杜云飞泊好车后,哼着小调来到这间夜店门口,一位体形彪悍的“保安”对他恭维道:“飞哥,又来捧场啦。”

杜云飞塞给“保安”一些小费,拍了拍他肩膀道:“帮我看好车,谁敢碰一碰就打折他的腿。”说完,他便迫不及待地走进大门,刚一步入场池,一阵阵节奏激昂音乐和烟雾缭绕的环境便让杜云飞精神为之一震。舞池中,红男绿女们正在疯狂地甩摆着脑袋,扭动着肢体。圆形舞台上,一位身穿丁字裤,丰乳肥臀的女郎正怀楼着一根钢管不断施展着性感撩人的舞姿。杜云飞咽了咽口水,身体也跟随着音乐节拍扭动了起来。两位打扮的妖里妖气的女人笑脸相迎地走到杜云飞身边,搂着他肩膀娇嗲道:“飞哥,你怎么好久都不来了?人家想死你了。”

杜云飞在她们屁股上捏了一把,油嘴滑舌地说:“我这不是来了吗?嘿嘿,你们这对小妖精,上次把我折腾的真他妈舒坦啊。”

两个“妖精”女人妩媚地嘟了嘟嘴说:“今晚想怎么玩?还像上次那样把K粉撒在我们RUFANG上面任你吸吗?或是……”其中一个女人舔了舔舌头补充道:“或是我帮你吸。”

杜云飞楼着这两个骚货,兴奋地发出一声怪叫道:“喔,你们那么快就想让我弹尽粮绝啊,不成,不成,先来个‘毒龙钻’吧,让我**也舒坦舒坦,哈哈哈。”

两位“妖精”假装用粉拳擂着杜云飞的胸膛娇嗲道:“死相,你真坏。”

杜云飞打情骂俏之余,也不忘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吃在碗里的望在锅里的是****们的习性。他的眼睛一扫而过,猛然间,视线停留在一位非主流女子身上,这个女子正独自一人坐在吧台前喝着闷酒,她留着一头蓬松的黄发,穿着一身性感的黑色吊带裙,皮肤看上去还算白皙,面容也姣好,虽说杜云飞并不欣赏她这身行头,不过就长相而言,至少也比他怀里的这两个骚货强。杜云飞眼珠子骨碌一转,对两位“妖精”嬉笑道:“妹妹们,哥下回陪你们玩,今天约了女朋友,就在那边,呵呵。”他说完指了指吧台前的非主流女子,两位“妖精”哼了一声,颇有些悻悻然地离开了。

杜云飞笑眯眯地来到女子身旁坐下,接着很潇洒地打了个响指对酒保道:“两杯威士忌,加冰。”

看得出,一定有什么事让这位非主流女子心烦意乱,她用手撑着额头,双眼微闭,面前的酒杯也已经空了。不一会儿,酒保递了杯威士忌给她,说道:“小姐,请慢用。”

女子惊诧道:“我没要威士忌啊。”

酒保笑着对女子说:“是这位先生请的。”

女子转头看去,潇洒不羁的杜云飞在一旁对她举了举手中的酒杯,并抱以迷人的微笑。

女子摸了摸耳朵上的耳钉,嘴角边滑过一丝狡黠,原来她便是马楚寒青梅竹马的朋友——千金小姐张丽莎。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28.爱有天意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