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29.一夜风流

变装小说 女装子 11107浏览 0评论

父亲是**,母亲办企业,张丽莎打小便成长在一个养尊处优的生活环境里,造就了她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脾气。因为她财貌双全,自然追求者甚众,床上的男友如走马灯似的换了一拨又一拨,却依然乐此不疲。

阅尽人间春色后,张丽莎得出一个结论:“男人不过是部性欲提款机,随时需要,便可招之即来。”但肉体上的满足并不能填补她精神上的空虚,经过5年的国外生活,她也想给自己漂泊不定的心找一份归宿,女人嘛,人生的最大理想终归还是拥有一个疼爱她的丈夫。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男扮女装图片

张丽莎首先想到的便是和她青梅竹马一块长大的马楚寒,她从父亲那儿了解到,这个男人无论是从气质相貌而言,还是从事业成就上来看,都是无可挑剔的最佳人选。回国后,张丽莎主动向马楚寒展开追求攻势,自信满满的她误以为轻而易举就能将对方折服在自己的石榴裙下,却大大地忽略了中国男人几千年来固有的传统思想。

头一次约会,马楚寒便不辞而别,这让素来心高气傲的张丽莎感觉颜面尽失,并为此耿耿于怀了好几天。世上只有藤缠树,人间哪闻树缠藤。这些天,张丽莎都在为这事儿赌气,她冀望着马楚寒能主动和解,然后可怜巴巴地求她宽恕自己犯下的错误。

可是连着几天,马楚寒那边却丝毫没有动静,张丽莎不甘心放弃如此优秀的男人,但她又放不下千金大小姐的架子和女人与生俱来的优越感。正当她踌躇不定之时,接到了马副市长打来的电话,邀请她到家里吃饭。

张丽莎是个聪明人,马副市长一翘尾巴就知道拉的什么屎,她心道:“你还不是指望通过联姻攀上我父亲这颗大树吗?哼,没问题,那就让你儿子跪在我面前认错,至于接不接受,还要看姑奶奶到时候的心情如何。”

不过事情的进展完全与张丽莎的想象背道而驰,马家的晚宴因为马楚寒的迟迟未归而一拖再拖,她憋了一肚子气,索性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脑子里却在飞快地转着:好你个马楚寒,敢跟姑奶奶我玩失踪,你不想见我,可我就偏偏不走,看你老头子怎么收拾这个残局。

马副市长在一旁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每隔10几分钟就跑到房间里给儿子打个电话,催促他赶紧回家,接着又满脸堆笑地走到张丽莎跟前解释道:“莎莎,你再等等,楚寒手头上有一些要紧的事,待他处理完,很快就赶回来……”

墙的挂钟滴滴答答地走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餐桌上丰盛的饭菜也凉的差不多了,可是马楚寒却依旧连个人影也没有。张丽莎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深夜11点多了,为了一个男人,自己足足等了4个小时,这对娇生惯养的张丽莎而言,简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她认为自己一定是疯了。

张丽莎起身整了整裙角,然后提上包包,毫不客气地甩给马副市长一句话:“马伯伯,我回去了。”说完便头也不回地朝大门走去。马副市长正为儿子关了手机无法联系而感到头疼,待他回过神来,张丽莎已经摔门而去。这时,佣人刘妈慌忙跑过来,不合时宜地问道:“老爷,要不我把饭菜热一热给你吃。”

马副市长把烟头一甩,劈头盖脸地骂道:“还吃个屁啊,人都走了!!!!”

午夜时分,一辆奥迪A6正以110公里的时速疾驰在城郊通往市区的高速干线上,眩目晃眼的车灯,在夜色氤氲的空气中划出两道闪亮的轨迹,车厢里轰鸣的重金属音乐给道路两旁寂静的景致带过一阵喧嚣,张丽莎情绪失控地把握着方向盘,嘴里还不时地发出一声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啊!你去死吧,去死吧!”

在溺爱温床中长大的张丽莎错误地认为,这个世界上只要是男人都应该对她顶礼膜拜,而女人都应该对她高山仰止,可现在却偏偏遇到了一位水米不进的主,马楚寒的冷漠彻底触怒了张丽莎,她甚至疯狂地设想:如果他的车迎面过来,我会毫不犹豫地撞上去,大不了来个玉石俱焚。

马楚寒所幸没有撞到她的“枪口”上,张丽莎一路上倒也相安无事。半个多小时后,她开车路过F区升平路,这里灯红酒绿的繁华景象令她颇有些吃惊,想不到才离开短短5年,G市的发展变化竟然如此迅速,其开放程度已经不输给国外了。“夜未央CLUB”的醒目招牌令张丽莎不安分的心变得有些蠢蠢欲动,常年混迹于声色场所的她自然不能抗拒夜店带来的诱惑,她停好车,缓步走了进去……

借酒消愁愁更愁,几杯芝华士下肚,张丽莎原本脑海中早已淡去的记忆,此刻又变得鲜明起来,她想起了自己无忧无虑的孩提时光、情窦初开的少女时代以及感情多桀、肉体放纵留学生涯。

她为自己财貌双全却难觅真爱而感到唏嘘,却丝毫不曾想过真情需要用忠贞来换取。酒精在刺激记忆的同时,也能够麻痹人的神经,张丽莎兀自沉浸在这物欲横流的夜店之中,渐渐地,她感觉脑子有些沉了,激情四射的音乐节奏传到耳朵里也变得模糊起来。

朦胧中,一杯加了冰块的威士忌移到张丽莎面前,一个温文尔雅的男声对她说道:“小姐,请慢用。”

张丽莎抬起微微低垂的头,眨巴眨巴眼睛,面前的影象倏然重叠,渐渐地合成了一个面带微笑的男人形象,是酒保。张丽莎语带惊诧,却又在瞬间转为媚笑地对酒保说道:“帅哥……你……搞错了吧,我没……没要威士忌啊,呵呵。”

酒保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笑容,他把头往张丽莎的另一侧偏了偏道:“是这位先生请的。”

张丽莎顺着酒保的视线转脸看去,一位五官俊美、发型前卫、衣着时尚的男子正坐在她的右手边,独自泯着杯中美酒,男子和她打了个照面后,举了举手中的酒杯,并抱以迷人的微笑。此男正是杜云飞。

阅男无数的张丽莎看见这副英俊帅气的脸庞,不由地怦然一动,激起了内心对情欲的渴望和需求,欲念的骚动令她习惯性地摸了摸穿在耳朵上的耳钉,嘴角边滑过一丝难以觉察的狡黠,她暗自心道:“哼,好一个帅气儒雅的夜店牛郎啊,这种货色老娘还没享用过,今晚不妨尝个鲜。”

而一旁的杜云飞见张丽莎颇具几分姿色,心中亦是淫念顿生,他眯了眯眼睛,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这个女人撅起屁股叫床的骚劲……一阵意淫的快感像电流般迅速布满杜云飞全身,他定了定神心道:“好久没操过这么正点的援交妹了,今晚我要在床上把她弄得死去活来,最后跪在我胯下唱征服。”

两位情场“老运动员”的目光火辣辣地交织在一起,瞬间便擦出了欲望的火花,他们都试图用挑逗的眼神去征服另一方,较量了几个回合后,可是谁也没有沦陷在彼此的眼眸之中。张丽莎微微翘起嘴角,猜想对方一定是重口味的,顽疾还需下猛药,她咬了咬下唇,伸出性感撩人的舌尖沿着酒杯的边缘舔了一圈,然后摆出妩媚的姿势向杜云飞吹去一个飞吻。此招果然奏效,杜云飞有点按奈不住了,他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莞尔一笑道:“同是天涯寂寞人,相逢共饮杯中酒。美丽的小姐,我敬你一杯。”杜云飞说完对张丽莎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张丽莎洋洋自得地将酒杯迎过去碰了碰,微笑道:“cheers.”两盏酒杯充满激情的碰撞揭示出又一场灵与肉交易的开始。

两人海阔天空地闲扯了几句,便迫不及待地将主题引向了重点,张丽莎接过杜云飞递来的香烟,吸了几口后,神色淡然地说道:“既然大家都很寂寞,为什么不一起找点乐子呢?我是爽快人,你给个价吧。”

杜云飞一听乐了,心道:“哟呵,老子阅女无数,头一回遇到这么直白的小妞,卖家主动要价,有意思。”他也没说什么,只是笑眯眯地伸出一个手指头,意思是一千元。

挥金如土,出手阔倬的张丽莎根本没有意会到这是一千,她认为对方要的是一万,更不会想到杜云飞把她当作卖家,而非买家。张丽莎微微摇了摇头,想把价格压下去。

这一切早在杜云飞的算计之中,经验老道的他熟知肉体交易的讨价还价规则,如果一下子把价格飙得太高,便失去了回旋的余地。他不慌不忙地伸出两个手指头,意思是增加到两千元。

张丽莎眨了眨眼睛,心里惊诧道:“两万?这个牛郎有意思,价格不降反升啊,看来他对自己很有自信。”张丽莎还是摇了摇头,嘴角泛出一丝讥讽的微笑,她想看看杜云飞的自信和下体哪个更坚挺一些。

杜云飞心中暗暗叫苦:“妈的,以前1000元都能玩双飞了,她2000元还不干,我靠。”杜云飞抓起面前的酒杯,将剩下的威士忌一饮而尽,火辣辣的酒精刺激着他的味蕾和喉咙,杜云飞发生一声爽快的轻呼,然后一撂头发,对张丽莎猛然伸出三个手指头,他心想:3000元,这是封顶价了,就算世界小姐张开大腿在床上诱惑我,老子也是这个价。

张丽莎哼了一声,掐熄了手中的香烟,她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越来越有意思了,心道:“正好找不到出气筒,行,我就用3万元买你一个晚上,看老娘怎么收拾你。”她继而对杜云飞媚笑道:“好,就这个价,不过我要先验验货……”话音未落,张丽莎便猛地伸手向杜云飞的裆部掏去。

杜云飞在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情况下,被张丽莎突然袭击,一把抓住了下体,他条件反射地发出一声闷哼:“嗷~~”酒保隔着吧台,看不见他们在搞什么名堂,于是关切地问道:“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杜云飞一边暗爽一边回应道:“**病了,腰尖椎盘突出……”

酒保跟他开了个玩笑道:“呵呵,那你可要记得补钙啊,多喝点哈药六厂出的那啥口服液。”

张丽莎抓着杜云飞坚硬如铁的老二,隔着裤子轻轻揉捏把玩了几下,继而舔了舔舌头笑道:“还不错,我比较满意。”杜云飞爽得快翻白眼了,他定了定神,把嘴凑到张丽莎耳朵边轻声说道:“还是放开吧,不然我现在射了,你也没的爽了。”

杜云飞付了酒钱,领着张丽莎来到自己的座驾前,他打开副驾驶的门作出一个很绅士的动作道:“小姐,请。”

张丽莎歪着脑袋打量着这部白色的日产天籁,嗤之以鼻地哼了一声,心道:“真寒酸,本小姐什么时候坐过60万以下的破车啊,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牛郎还真不简单,年纪轻轻地便拥有自己的汽车,一定在床上服侍过不少富婆,很好,今晚就等我试试他的功力如何。我的汽车暂时先放这儿,明天再回来取。”她笑了笑,便坐进了杜云飞的车子里。

心急火燎的杜云飞在附近随便找了间三星级酒店,两人开好房后,刚一关门,杜云飞就拦腰抱起张丽莎,把她丢在了雪白的大床上,张丽莎杏眼圆瞪,噘起小嘴怒斥道:“你有病啊,这么用力。”

杜云飞一边迫不及待地脱着裤子一边淫笑道:“嘿嘿,现在你是我的人了,我想怎么玩都可以。”张丽莎有点纳闷了,心道:“这个牛郎也不像刚出道的啊,怎么不懂规矩?”

不一会儿,杜云飞就脱的只剩下条裤衩了,他取出两盒避孕套丢在床上,皮笑肉不笑地对张丽莎说:“你看先用那一盒?”

张丽莎打算狠狠教训一下杜云飞,一来把他当作出气筒,发泄对马楚寒的不满,二来也教他点规矩,让他知道牛郎应该如何服侍自己的客人。想到这里,张丽莎一边吮吸着自己的手指,一边拿起草莓味的KJ套对杜云飞挑逗地说:“我想………”

杜云飞眼睛一亮。兴奋地涨红着脸说道:“宝贝,我就知道你想要这个,哈哈。”

张丽莎把裙子的吊带拨到一边,露出了半边雪白的奶子,她一边蹬着腿,一边嘟起嘴娇嗲道:“嗯~~~人家要的是原味………”

杜云飞心头猛地一跳,大悦道:“原味?也就是说不用戴那玩意儿?你就直接给我……”

张丽莎在床上放肆地作出一个野猫伸懒腰的撩人动作,并舔了舔舌头地说道:“对,我还会把它吃下去。”

杜云飞内心的欲望如火山般喷发了,他全身的血液在这一刻仿佛全部集中在坚挺如枪的老二上面,士可忍孰不可忍,忍无可忍便无须再忍,还等什么,上啊!!!!杜云飞大喝一声,腾空而起,向张丽莎猛地扑去。

早有准备的张丽莎翻了个身子,躲过了杜云飞的饿狼扑食,她飞快地从提包里取出一把瑞士军刀架在杜云飞的脖子上,狞笑道:“哼哼哼,我想看看到底是你的动作快,还是我的刀子快?”

杜云飞看了看眼前明晃晃的利刃,他吞了吞口水,打消了霸王硬上弓的念头,并嬉皮笑脸地说道:“呵呵,你瞧瞧你,大家寻欢作乐嘛,动刀动枪的多不好,快收起来吧。”

张丽莎把杜云飞推倒在床,踩着他的下体呵斥道:“少给我废话,想玩就得按规矩。”

杜云飞无奈地摊了摊手道:“好好,你说了算,想怎么玩?”

“首先当然是要脱了………”张丽莎一边脱着衣服一边扭动着性感的胴体,诱人的身体曲线把杜云飞勾引的直咽口水,他一个没忍住,抱住张丽莎的大腿就是一顿猛亲,却被张丽莎一脚踹回到床上。

为了不让杜云飞乱动,张丽莎脱下腿上的黑色丝袜,将他的双手捆绑在床头的木桩上,令他动弹不得。杜云飞慌忙道:“你这是干什么?”张丽莎用刀背在杜云飞脸上刮了刮,狠狠地说道:“不要企图挣扎,除非你不想要这张英俊的脸蛋。你喜欢《本能》这部电影吗?我现场表演给你看好不好?”杜云飞惊惧道:“不,不,我不喜欢,咱们玩点正常的,太刺激的我怕受不了。”

张丽莎把杜云飞的皮带从裤子上抽了出来,奸笑道:“哈哈哈,女王和奴隶的游戏很正常吧。”杜云飞惊恐万分地喊道:“不要!”话音未落,只听见“啪”的一声爆响,张丽莎手中的皮带如疾风骤雨般落在他身体上,杜云飞顿时发出杀猪似的嚎叫,皮带所抽之处的肌肤就好象抹了辣椒油一般,火辣辣地生痛。张丽莎边抽边骂道:“你们这些臭男人,都不是好东西,都该死!!我抽死你,抽死你!!”

杜云飞欲哭无泪地喊道:“你别把其他男人的账算到我头上啊,我是无辜的。”

“你这个欠抽的货,还敢顶嘴,今天不抽死你,我的钱算岂不是白花了?”张丽莎歇斯底里地吼道。她用脚把杜云飞翻了个身,然后举起手中的皮带,毫不含糊地向他臀瓣上招呼过去。杜云飞暗自纳闷:她白花了什么钱,我怎么听着那么费解?张丽莎没容他多想,又是一阵暴风骤雨似的狂抽,硬是把杜云飞的屁股打开了花。直到现在,杜云飞才明白什么叫痛并快乐着,皮肉之苦反而令他快感倍增……

张丽莎一直抽到手臂发酸才停止了虐刑,她骑在杜云飞身上,抽出瑞士军刀比划道:“我要在你身上留下一道永恒的印记。”杜云飞见她的视线慢慢移动到自己的下体,大惊失色道:“有话好商量,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千万别胡来啊。”

不幸中的万幸,张丽莎没有阉割他的意思,她只是用刀尖在杜云飞的胸膛上轻轻地划了一道口子,殷红的鲜血瞬间涌出,张丽莎赶紧把嘴唇贴了上去,忘情地吮吸着伤口流出血液。变态的性行为让杜云飞的肉欲就像死灰复燃的火焰一般再次迸发而出,他用坚挺的那话儿顶着张丽莎丰满的双乳,反复不停地摩擦着………张丽莎的性欲在这一刻也达到了颠峰,她泯了泯嘴唇上的血迹,一把握住杜云飞的男根,放荡不羁淫笑道:“我要尝尝两种液体混在一起是个什么滋味。”说完便张嘴咬了下去………

凌晨4点的街巷,一个男人凄厉的尖叫声划破的夜的寂静:“啊~~~~~~~”三三两两的路人停止了晨练,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附近那座三星级酒店,一名老者摇头叹息道:“又是一出人间悲剧啊。”另一名青年男子则道:“关我屁事,我是来做俯卧撑的。”

杜云飞被折腾了一宿,整个人筋疲力尽,一直睡到太阳晒屁股才爬起来,他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操,已经是上午9点45分了。哪个女人呢?杜云飞周围望了望,没有发现张丽莎的身影,他打开洗手间的门,里面也是空空如也,杜云飞心里估摸着:嘿,这女人钱都不要就走啦?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赶忙摸出钱包点了点,钞票、信用卡、证件一个都没少。

这太他妈有意思了,想不到这年头还真有为人民服务、无私奉献的“活雷峰”啊,杜云飞挠了挠头硬是想不明白,突然,他的视线被梳妆台上的一张支票抓住了,杜云飞拿起一看,脑子一阵眩晕,只见现金支票上填写着,人民币:叁万圆整,出票人:张丽莎……杜云飞一拍脑门,骂娘道:“操,老子敢情成鸭子了。”

张丽莎此时正一边开着汽车一边对着观后镜涂抹着口红,她早已将昨晚的风流韵事抛之脑后,像这种一夜留情的事她经历的太多太多,神经自然也就麻木了。她开着军牌奥迪A6在大街上恣意穿行着,这时,身旁车载电话响了,张丽莎看了看来电显示,微笑地接听了电话:“HI~Mammy,GoodMorning.”她一边聊一边兀自点头道:“ok….ok…”过了一会儿,她挂上电话,脸上露出阴冷的笑容,并自言自语道:“马楚寒,我看你怎么接这步棋。”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29.一夜风流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