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31.情愫萌生

变装小说 女装子 3138浏览 0评论

“这边请。”我领着两位颇具公务员派头的男人朝马楚寒办公室走去。途径走廊的时候,“小平头”抢在我前面,扭转头问我:“这位小弟,我总觉得你有些眼熟啊,你老家是那的?”

我本来想忽悠他一下的,可是老实巴交的性格却迫使我的嘴巴不由自主地道出“重庆”二字。“小平头”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惊叹道:“怪不得你生的细皮嫩肉的,我认识好几个重庆过来的妹子,都长得水灵灵的,不是有句话常说嘛,不到北京不知道官小,不到广东不知道钱少,去了重庆才后悔结婚太早,哈哈。不过你的口音听上去不像重庆人啊,倒是有些闽南味。”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男扮女装图片

我不好意思地回答说:“我外婆是福建莆田人,是她把我带大的,说话自然带有点闽南音。”“小平头”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你说话有点台湾人那种嗲里嗲气的感觉,一开始我还以为你是在刻意模仿呢。”我气不打一处出地想:幸亏我没什么脾气,要换了其他人不说给他一巴掌,至少也骂他个狗血淋头,那有这样评价人的。

我身后那名老者对“小平头”打趣道:“小谭,我可提醒你啊,人家是位小伙子,你不要搞错对象了,呵呵。”我心里嘀咕道:“原来这家伙姓谭。”小谭故作老成地“嗨”了一句,并把声调拖得老长,继而对老者说道:“罗处您尽管放心,我的思想还没开放到要和欧美接轨的程度,我只是觉得他挺面熟的。”

罗处和小谭又闲扯了几句,不一会儿,我便把他们领到了副总经理室门外,我轻轻敲了敲门,房间里传出马楚寒的声音:“请进。”门刚一推开,眼前便出现了我极不愿意见到的一幕,马楚寒居然杜小雨独处一室,只见小雨神情忸怩,脸颊绯红,手上还拽着一条蓝色的手帕。面对此情此景,我脑子里不由地冒出一句话:“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女孩子必有损失。”

如果换成是半个月前的自己,我也许会抡圆了胳膊冲上去框马楚寒一耳光,然后把一份辞呈甩到他面前,敢抢我的女人,大不了老子不干了。但时隔半月,我和马楚寒的关系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面对他三番五次的真情告白,纵然我有铁石心肠也不免为之动容,尤其是昨晚,他在电台上作出那为爱守侯一生的承诺,更让我女性的另一面萌生情愫……我不禁扪心自问:“难道我爱上他了?”这时,男性的另一面跳出来劝我悬崖勒马,并孜孜不倦地开导我:“沈同军,你不要误入歧途啊,杜小雨才是你的真爱。”到底该爱那一边?我大脑里一片混乱,整个人仿佛陷入一个不停旋转的无底洞中。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真讨厌。”我跺了跺脚,捂住脸说道,女性的矫情在不经意间自然流露,身后的罗处和小谭面面相觑,搞不懂我那根筋不对路。这时,马楚寒的脸上划过一丝不悦,眉头微蹙地对我说:你在发什么神经呢,站在门口又不进来。”杜小雨情急之下,涨红着脸解释道:“我是来跟马总汇报工作的,不要误会。”
我心道:汇报工作?杜小雨真是心急了乱抓药,马总又不管人力资源,你要汇报也是找陈总啊,当我沈同军是傻子啊。鉴于这种复杂的三角关系,我认为处理方法不外乎四种:一是抽马楚寒一大嘴巴,然后拽上小雨走人;二是抽杜小雨一大嘴巴,然后蹦到马楚寒怀里撒娇;三是抽自己一大嘴巴,然后摔门而去;四是装着什么也没看见,全当自己是来打酱油的。前两种方法不论抽谁,我都会心疼,可第三种方法我又会肉疼……

马楚寒原本还想说些什么,这时,他看见我背后站着两个陌生的男人,脸上的表情立即阴转晴,并连忙起身走过来笑着招呼道:“两位领导这么快就到啦,快请进,怎么称呼啊?”小谭微笑着向马楚寒介绍道:“这位是省政府办公厅秘书处的罗处长,我叫谭耀明,在罗处手下工作,您叫我小谭就可以了。”

马楚寒和他们分别握了握手,礼节性地说了句:“罗处和谭科大驾光临,马某没来得及亲自恭迎,怠慢之处还请多多包涵啊。”双方客套了几句,便随马楚寒一同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我黯然神伤地叹了口气,心道:“还是选四吧,就当自己什么也没看见。”

杜小雨对马楚寒欠了欠身子说道:“马总,您忙吧,我先回去了。”马楚寒望了她一眼,说道:“小杜,你先不忙走,给我们沏沏茶。”接着,马楚寒又把目光转向我,说道:“小沈,你找个本子记一记,回头把今天的谈话内容整理出来,作为信息上传到公司局域网上供员工们参阅。”“哦”我耸拉着脑袋点了点头,然后找了一支笔和一个本子,端坐在沙发的一角,安静地作起了笔录。

简单的寒暄过后,罗处从公文包中取出一份文件递给马楚寒看了看,并心平气和地说道:“这是省府办、团省委以及省青年企业家协会联合下的文,决定在全省开展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评选活动,马总您可是热门人选啊,要抓住机会。此外,张副省长计划下周率领八家知名企业的负责人来贵公司学习交流,这项活动是省厅秘书处近期工作的重中之重,希望贵公司能引起足够的重视,配合我们抓好落实这次交流活动的开展。”

马楚寒心里咯噔一下,忙问道:“您是说张春生副省长吗?”罗处点头笑称:“正是,省里计划在民营企业中树立一批典范,分管经济工作的张副省长首当其冲便想到了贵公司,鸿达集团毕竟是个实力雄厚的企业嘛。”

这时,马楚寒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一个念头:“他在这个时候突然率团考察,该不会是为了我和莎莎的事吧?但愿是我多虑了……”马楚寒暗自思量了一会,转而对杜小雨说道:“茶沏好了吗?”杜小雨双颊绯红,手忙脚乱地回应道:“差不多了……”原来她不谙茶道,对如何沏泡功夫茶的操作技巧一窍不通,居然直接把茶叶倒入小杯中,还兀自纳闷地说道:“杯子这么小,怎么够喝啊?有没有大一点的杯子?”谭耀明抿嘴一笑道:“你一定是北方人吧,没有喝功夫茶的习惯。”小雨难为情地回答:“嗯,我祖籍河北。”

眼见杜小雨处境尴尬,我心头一痛,慌忙把话抢过来说道:“河北的大碗茶也不错啊,怡神醒脑,相比小家碧玉的功夫茶另有一番情调。”马楚寒哼了一声,颇有些瞧不起我的意思,他发难道:“小家碧玉的功夫茶?这么说你还挺有研究的嘛,要不要试一试?”

我胸有成竹地笑道:“很有研究谈不上,只能说略知一二吧,如果在座各位不嫌弃,我倒是愿意献献丑。”要知道,我也算半个福建人,沿袭着外婆家喝功夫茶的习惯,家里还祖传了一个顺治年间的紫砂壶呢。马楚寒和罗处等人相视一笑,对我作了个手势道:“那么,就请沈师傅开始吧。”

不给他露两手,还当我沈同军在装逼呢。说干就干,我放下本子,卷起衣袖,用开水把茶杯和茶壶冲洗干净,并解说道:“这是第一步,美其名曰:治器。”接着,我用小勺从茶叶罐中盛出上好的铁观音放进茶壶,待水三沸起串泡之时,沿着茶壶边缘高冲而入,氤氲的水汽散去后,四周顿时茶香四溢,我微笑道:“这道工序有个讲究,冲茶切忌直冲壶心,沸水要沿茶壶边缘高冲低洒,这样才能避免温热不均,防止茶香挥发过快。”我边说边将壶口溢出的茶沫轻轻刮去,然后用滚烫的茶水迅速将5个小杯均匀地淋烫了一遍。杜小雨诧异地问:“你怎么用茶水洗杯?多浪费啊。”谭耀明笑道:“这你就不懂了,第一道水是用来洗茶烫杯的,第二道才能喝。”马楚寒和罗处在一旁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我用夹子将小茶杯按“品”字型摆好,然后把新泡的茶水沿着茶杯一圈圈循环斟沏,绕了三四圈后,我将壶中余下精华在每个杯子上点了一点,解释道:“此为‘关公巡城、韩信点兵’,这样做可以保证每杯茶水味道均匀,避免浓淡不均。”斟好茶后,我偷偷瞟了一眼马楚寒,然后微笑着对大家说:“各位请慢用。”

马楚寒拍了拍巴掌,轻叹道:“行啊,小沈,看来是我小觑你了。”罗处泯了泯杯中的香茗,晃了晃脑袋称赞道:“不错,此茶香味醇厚,令人喉底回甘,不过纵然茶叶再好,没有正确的冲泡技巧也是枉然啊。功夫茶很多人都会泡,但像他这么娴熟的手法,还能道出个一二来,确属不多,马总,我看这个小年青是个可塑之才,你要好好培养哦,呵呵。”

杜小雨和谭耀明也对我泡的功夫茶大加赞许,我脸上一红,谦虚道:“各位过奖了,雕虫小技不足挂齿……”马楚寒却笑着打趣道:“让你做秘书太屈才了,不如打扮成女的,去公司公关部搞接待吧,大不了我让陈总给你多加些薪水,哈哈。”

杜小雨扑哧一下笑了出来,结果被茶水给呛住了,连咳了好几声。我脸泛红晕,垂首嘀咕道:“靠,公关不就是三陪吗?只要马楚寒你忍心让我去,我又何所惧?”罗处见我有些害羞,便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怎么像个小姑娘似的,动不动就脸红,呵呵,参加工作几年了,那里毕业的?”

谭耀明插嘴道:“罗处有个女儿,还没男朋友呢……”话还没说完,罗处便瞪了他一眼,小谭立即把话咽回了肚子里。我挠了挠头,表情腼腆地回答说:“我是S市财经大学毕业,前年参加的工作,不过….”我刚想说已经有女朋友了,这时,谭耀明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惊呼道:“哎呀,原来是校友啊,我也是财大毕业的。”

我睁大眼睛,惊诧不已地问他:“是吗?你是那一届的?”谭耀明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00届的,04年毕业,比你早两届,你该称呼我师兄,呵呵。”我抑制不住心头的兴奋,跟他握了握手道:“师兄,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好象在外语系久仰过你的大名。”

谭耀明飞了飞眉毛,莞尔一笑道:“我就是00届外语系的学生会主席啊,哈哈,你是那个系的?”“统计系…”我声音细的跟蚊子叫似地说道,因为统计系在财大一直都是末流的代名词,无论是体育运动还是演讲比赛,该系从来没有拿过名次。

谭耀明顿声说道:“统计系……”然后陷入了沉思,须臾,他试探性地问我:“你认识廖宝儿吗?”想不到关系越扯越近了,我迫不及待地回答他:“认识啊…”话才刚开了个头,马楚寒便从中打断道:“他们两个是同班同学,上周六我们还在一起吃的饭。”

谭耀明一拍大腿,惊喜道:“廖宝儿什么时候来到G市了?也不说一声,我这就给她打个电话,让她今晚请我们搓一顿。”他说完便准备拨电话,我急忙按住他的手机,凑到耳边细语道:“宝儿现在的社会背景比较复杂,依我之见,你们还是少接触为妙。”说句心底话,对于这个疯婆子,我恐避之而不及,那还敢招惹她啊。

经常跟在领导屁股后面转的人,都练就了一身察言观色的本领,谭耀明看得出我有难言之隐,他也没继续坚持,而是笑了笑说道:“没关系,那就下次吧。”言毕,他和我交换了电话号码,并叮嘱道:“下次我们校友组织活动,你一定要参加哦。”我勉强挤出笑容点了点头。

回到沙发上,我又给大家斟了几道茶,众人一边品茶,一边闲聊,话题逐渐从工作转向了生活上的琐事。我对他们的谈话充耳不闻,独坐在一隅,品着杯中的香茗,脑子里反复推敲着谭耀明和廖宝儿之间究竟是个什么关系,我拿捏小杯的右手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微微翘起了兰花指,修长的双腿呈45度紧紧地并拢在一起,整个人在不知不觉中显露出“淑女”的仪态……却没留意到谭耀明正在一旁饶有兴致地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

谭耀明望着我清秀的脸庞,心中忽然掠过一丝悸动,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勾起了他的回忆:那是大四临近毕业的一个下午,他站在宿舍阳台上享受着午后的阳光,顺便欣赏着楼下街道上来来往往的美女,突然,一个飞扬跋扈的女声对他喊道:“猪头明,你在楼上**那个妹妹呢?小心老娘上去一脚把你踹下来。”谭耀明低头一看,楼下说话的人正是他大学的初恋情人廖宝儿,他们曾经有过一段短暂的交往,后来因为性格不合分手了,不过他的视线并没有被廖宝儿所吸引,而是被她身边一位楚楚动人、长发披肩的女孩给紧紧栓住了,女孩偷偷瞥了他一眼,便又飞快地把头低了下去……

虽然只是一面之交,但这个女孩却给谭耀明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深刻印象,他原本想通过廖宝儿认识这个女孩,却因为毕业找工作的重重压力给耽误了,来到G市后,谭耀明还一直念念不忘她的矜持和美丽,毕竟,在现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上,这种女孩子已经不多了。谭耀明想到这里,又看了看我,心头不由地诧异道:“为什么眼前这个男生给我的感觉竟会和她一样啊?”

马楚寒光顾和罗处谈话去了,没有留意到我的“女儿态”,倒是给细心的杜小雨注意到了,她瞪着我语带惊诧地说道:“沈同军,我今天才发觉,原来你好娘哦。”“你说什么?”我冷不防回过神问道。杜小雨掩嘴笑道:“我说你的动作非常娘娘腔,配上你这副清秀的容貌,简直就是个女孩子嘛。”话音刚落,众人的眼睛立即齐唰唰地转向了我。

“噗”的一声,我把一口茶喷了出来,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朵根,我慌忙矫正好坐姿,故作镇定地回答她:“不要相信你的眼睛,这完全是一个错觉,我还经常把恐龙看作是美女呢。”

马楚寒翘起二郎腿,背靠着沙发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我赶紧把脸侧向一边,回避开他的眼神,马楚寒沉思了一会,突然笑道:“你别说,小沈还真有点女孩子气,上回有个叫萨米拉的比利时女孩也这么评价他。我说小沈啊,如果遇到合适的对象,趁早结婚吧,不然时间拖长了,别人会怀疑你的性取向呢,哈哈。”马勒戈壁,我心道:“你性取向才有毛病呢,不然怎么会三番五次地追求我?”罗处和小谭却在一边不停地笑。

这时,杜小雨忽然眯起眼睛仔细端详我的脸庞,并若有所思地说道:“咦,我越看越觉得你和我的一个朋友长得有点像,她是女孩子,不过也姓沈哦。”这句话宛如一针强心剂,马楚寒突然侧过身子问道:“小杜,这个女孩子叫什么名字?”

“阿嘁”~~关键时刻我鼻腔一痒,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我揉了揉鼻子起身对马楚寒说道:“马总,我有些感冒,要回去吃点药。”继而又对罗处和小谭赔笑道:“失陪了,对不起。”罗处稍作收拾,拉上公文包的拉链,站起来对马楚寒说道:“马总,我们也该回去了。”

马楚寒赶忙起身,极力挽留道:“两位领导,中午就在这里吃顿便饭吧。”罗处笑了笑说道:“多谢您的厚意,不过今天中午的确不行,我们在别处还有应酬,下次吧,我做东。”马楚寒和罗处握了握手,莞尔一笑道:“这怎么行得通,你们可是上级领导,还是我来吧,下次找个机会聚一聚……”

10分钟后,马楚寒和我将他们送上了车,临行前,罗处透过车窗把我招呼到他跟前,并压低声音对我悄悄说道:“小伙子,我有个女儿跟你差不多年龄,她性格偏内向一点,平时就跟她妈比较多话,每天下班一回家就上网,赶都赶不出门,我做父亲的看在眼里着急啊,不知道她一天到晚在网上搞些什么名堂。你能抽空和她聊聊天吗?顺便也侧面帮我了解一下她的想法。”

我没有料到他会提出这个要求,愕然道:“聊天……当然可以,她有QQ吗?或是MSN什么的。”罗处皱起眉头想了想说道:“应该有,不过我不懂那玩意。”他转头问谭耀明:“你有珊珊的QQ吗?”

谭耀明回答:“您忘啦,上回她来找您的时候,不是给过我吗?不过我们没怎么聊过,记不是很清楚,我回去查查吧,到时候发条短信给小沈。”待罗处把头转回去后,谭耀明偷偷对我作了个鬼脸,并举出一个“V”字型手势,示意我要加油!我却楞在一旁不知所谓。

罗处和马楚寒挥手作别后,汽车便缓缓驶出鸿达集团,望着扬长而去的O牌车,我心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这时,马楚寒走到我身旁说道:“小沈,给你布置两个新任务,一是帮我准备一份履历材料,字数控制在2万以内,另外再撰写一篇鸿达集团的经营概况,主题要鲜明,内容要详实,要能把我公司各类高新技术和拳头产品都反映出来,但又不能太罗嗦,字数不限,自由发挥,写好后先给我过过目。”我一听说又要搞材料,还是大块文章,差点晕了过去。可马楚寒却拍了拍我的屁股,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好好写,别弄砸了,不然我打你屁股。”

我一把弹开他的手,条件反射似地冒出一句:“你…”马楚寒凝望着我,似笑非笑地问道:“我怎么了?”我杏眼圆瞪地质问他:“这次不会再有蜈蚣了吧?”马楚寒甩了甩胳膊,不假思索地回答道:“谁规定一定要有蜈蚣才能拍你屁股啊?你是我的秘书,也是我的手下,我高兴什么时候拍就什么时候拍,你要真写砸了,我说不定还会揍你呢。”

此话不假,我只要一想到被他揍得满地找牙的情景,浑身上下便不由地一阵哆嗦,他真是个让我又爱又恨又怕的男人……画面切换到我们的“午夜牛郎”杜云飞身上,这厮一夜风流后,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张丽莎开出的现金支票极大地伤害了他的男性尊严,他怎么也不会料到自己阅女无数,最后竟会沦落到被女人玩弄,他仰天长啸道:“我**祖宗!”

杜云飞发泄完后,驱车赶回了公司,他坐在老板椅上,怅然地叹了口气,脑子里情不自禁地回忆起若凡的芳容,他感叹道:“唉~有妇如此,夫复何求啊,若凡,我已经厌倦了尘世的风景,只想与你相伴坐看细水长流…”杜云飞从衣兜里掏出那颗细小的钻石吻了吻,自言自语道:“我爱你,我爱你,只有你才是我追寻的真爱……”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被发现-31.情愫萌生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