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的CD老师(第三章)-我和CD变装老师的暧昧

变装小说 女装子 6931浏览 0评论

从此,我和舒可泉之间就有了一种无声的默契,一个不为人知的约定。他总是问我一些问题,例如“你为什么会支持CD变装?”“你从女性的角度怎么看我们?”“你是否介意自己的另一半有这种爱好?”这种问题,我在仙女楼变装反串社区已经听的想吐了,几乎每一个知道我性别的CD都会问我类似的问题。我很想给他们,包括舒可泉一个满意的答案,可是我真的答不出。

我为什么支持CD变装?我并没有单纯的“支持”CD啊,我只是对第三性的问题比较感兴趣,就像有些人喜欢文学,而有些人喜欢物理一样。

我从女性的角度怎么看他们?这有什么好说的,大家都是高等哺乳动物而已,人各有志,猎奇也好,单纯的爱好也好,都是自己的自由嘛。

至于我的另一半,我想如果他有能力成为我的另一半,那么很多问题都不重要了。

CD变装老师,男扮女装反串美女图片

我也问过舒可泉一些问题,印象最深的就是“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爱好的”。当时我们正站在一中教学楼的天台上,寒风阵阵,繁星满天。他的单薄的外衣敞开着,在风里猎猎作响。他听了这个问题之后就笑了,说:“我就知道你会问我这个。”

然后他看着远处暮色中阑珊的灯火,娓娓地说道:“我小时候长得很漂亮,眼睛很大,皮肤很白,就像女孩子一样。周围的女孩子都喜欢和我在一起玩,和我分享她们的布娃娃。大一点的女孩喜欢把我当成娃娃来打扮。有一次,好像是我上幼儿园大班的时候,班里排练童话剧〈白雪公主〉,每个女孩子都想演女一号,可是不知为什么,最后老师却选中了我。接下来就是几个老师想方设法地把我装扮成小公主。

记得演出那天,我带着长长的假发,穿着漂亮的纱裙,脸上还化了妆。来看演出的领导们都把我当成了女孩子,演出结束后,还抱着我照了相。”说到这,他停了下来,眼睛里闪烁着灼灼的光辉,我想,他一定是在回忆做公主那美好的感觉。我没有打破安静,空气就这样凝固着。许久,他转过来笑着问我:“怎么不说话了?”

“我在等着你继续说。”

“后边还用我说吗?你已经猜到了吧?”

我想我是懂了,那次经历让他体会到了作为女性的美丽和被拥戴的感觉,尽管当时年幼的他根本不懂这种心理感觉对他意味着什么,但是他就这样懵懵懂懂地走进了CD的行列。

自从我和舒可泉约定了做他的倾诉对象以来,我的生活变得有些放纵,有些刺激,还有些混乱。比如,学校规定学生禁入的天台我上了;阴森的物理实验室我经常不开灯坐在里边;最让人不能相信的是我居然开始做物理练习册了。我和舒可泉的关系也越发扑朔迷离,当然,这只是外人看来。

一开始,我们两个还是很注意避嫌的,可是后来想到现在学校里男女生出双入对的多了去了,根本分不清是情侣朋友还是亲戚,老师和学生又有什么好避的,就不再躲躲藏藏的了。这样一来,周围的同学多了很多八卦的机会,我以前是从不关心老师的隐私的,这下倒从同学们口中知道了不少关于舒可泉的情况。

有一次晚自习前的休息时间,几乎全校师生都去找地方犒劳自己的胃了,我在“政物处”问舒可泉物理题(虽然在舒可泉的逼迫下,我对物理的热情有所提高,但比平均水平还差的很多)。在他很耐心的讲解过后,我见屋里没有别人,便又问了他一个私人问题。

“唉,我听说梁小萌老师是你女朋友,怎么从没你听说过呢?”梁小萌是我们学校一个教政治的女老师,气质十分自信时尚,在校园里很惹眼。

舒可泉听到这个问题笑了,反问道:“你听谁说的?”

我说:“你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这么热门的情感话题你还指望没人宣传?”

“是吗?好吧,我告诉你。我和她是大学同学,后来又一起来了一中,但是到这里之后就分手了。”

“为什么?”我问完后马上觉得有些不妥,又添了一句:“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

他笑着说道:“这件事还真是别人不能说,只能和你说哦。其实我们分手的原因很简单,到了一中后,生活进入一种新的秩序,我们开始考虑成家。在那个状态下,我就把变装的事告诉了她,因为我不能带着包袱去结婚。还记得吗,我问过你能不能接受你的另一半是CD?”

“记得,我说如果有一个人有能力成为我的另一半,那他是什么都不重要了。”

“是啊,我当时也是这么想。可是没想到她知道后并不能接受,这倒也是人之常情,我不能怨她什么。只是我想,也许我们根本就不是对方的另一半,于是我就决定和她分手了。”

“你为了CD变装和梁小萌分手?!”我忽然发现舒可泉受欢迎确实有一定的道理,他是有着很独特的个性魅力的,并不只是靠一个风流倜傥的外表。

我又问道:“那她毫不犹豫地就同意了?”

听了这个问题,舒可泉垂下眼帘,声音黯淡下来:“说实话,她是不愿意的。她一直希望我能改掉这个毛病。再说我们都谈婚论嫁了,为了这个理由分手在她看来太荒谬了。她甚至现在也没有放过我。学校里的很多老师,都以为我们还在一起。”他说这话时,语气中透着一丝疲惫和沉重。我对此深感同情,可惜我无能为力。

我轻声问道:“这是多长时间的事了?”

他想了想说:“快半年了吧。本来我们打算在你们这届入校之前的那个暑假结婚的。”

我突然很为他感到遗憾,又对他的心态有些好奇,便试探着问:“你现在还喜欢她吗?”

他突然仰起脸,看着我,诡秘地笑了。我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在说:“你问这个干什么?你很关心我是不是还喜欢她吗?”我脸一红,本能地低下了头,只听见他说:“其实我一开始也谈不上多喜欢她,只是当时觉得我们很合适,我家人也很喜欢她,我也没有其他更喜欢的人,所以就选择了她。至于现在,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原来是这样。

接下来,我们都没说什么,办公室里很安静、很明亮、很暖和,两个人都若有所思。这时,有一个老师推门进来,我们两个都有些慌,尽管我们之间没什么。那个老师经过我们的时候眼神怪怪的,这没办法,我和舒可泉的暧昧关系已经有人在议论了,我们能做到的,也只是身正不怕影斜了。

出了办公室,教学楼又喧哗起来了。天已经凉了,刚从暖和的办公室出来,我不禁打了个哆嗦。突然想起舒可泉的话,“她甚至现在也没有放过我”。这么说来,梁小萌一定也注意到我了。

快打铃了,我快步向教室走去——也走向我的未知的未来。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的CD老师(第三章)-我和CD变装老师的暧昧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