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尴尬的变装-4.糟糕的变故和新工作

变装小说 女装子 7341浏览 0评论

这次变装出游我们前后共去了七天,比预计的多了三天时间;由于我现在是着一身女装,所以我只能先到芝琳的住处变回男装再回去;一进门我就要芝琳先帮我解决我胸前和下身的两个假东西,我好换回男装赶到单位去,芝琳找来溶解剂涂到我的义乳和假阴**。

过了约十分钟,我看好象没什么反应,我用手扯,好象跟开始粘上去时一样,一点动静都没有,我急了,忙问芝琳,芝琳过来说:“怎么会不溶解?等一下,我再看看说明书。”芝琳拿出说明书仔细一看,说糟糕。我说:“怎么回事?”

尴尬的变装-糟糕的变故和新工作

芝琳把说明书递给我一看,脑袋一嗡,我趺坐在沙发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原来说明书上写得清清楚楚,这种溶解剂只能在144小时内(即六天时间)用才能溶解那种胶水,现在已经在已经七天多了,超过了30小时,所以那种溶解剂不起作用。

事情的突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芝琳这时象个做错事的孩子,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眼里含着泪水对我说:“对不起,都怪我没有注意细看说明书,把你害成这样,对不起,对不起!”说完就自己哭了起来,我说:“行了!别哭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看着自己身上的这些外来物,也不知怎么办好;现在的问题是:在没把义乳和假阴弄下来之前,我没法回单位上班,而且这两样东西一天不弄下来,我就一天没法恢复男装。

我们虽然旅游回来了,可我仍然只能着女装,所以我哪里都不能去,在恢复男装前,我只能老老实实呆在芝琳这里。几天的女装生活,我也习惯了上侧所蹲着小便,每天早上起床后象女人那梳理扮;粘在胸前和下身的东西质量还可以,还比较透气,粘在身上也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晚上我仍然和芝琳睡,她知道我反正无法对她实施“伤害”;倒是芝琳还在为我的事感到内疚,作为补尝芝琳上床后总是主动搂着我,这样的亲热我倒是喜欢,可就是苦了我的“小弟弟”。

后来芝琳到购买义乳的商店去问了,人家说象我这种情况暂时还没办法;建议到医院去咨询下,医院说:义乳倒是可以通过手术拿下来,但是会留下疤痕,假阴就没办了,因为“小弟弟”在里面,除非“小弟弟”不要了;我还没有做变性的打算,所以只好以后再说;这样我在芝琳的住处住了一个月了,其间单位也多次打电话来问怎么不去上班?我没法解释,只能说暂时回不去。

在这一个月里我什么也干不成,因为我现在是穿女装,以前的朋友、同事没法去找他们,成天除了看电视就是等芝琳回来,我成了真正的家庭妇男;这无聊的日子实再难过,而且我也不能总这么呆着,我要出去做事,不能让芝琳来养着自己;于是我与芝琳商量,我出去找份工作,可这样问题又来了,我是一个名牌大学的本科高材生,但这些都是王小洋的身份,我现在是王小琼,是个连身份证都没有的女孩,更别说什么本科文凭了。

现在到哪里找工作不是先要看身份证,再看文凭?就算身份证可以到那些电线杆的广告里找人做,可文凭却没用的,用人单位上网一查就知道真假了;后来芝琳倒是想出一个办法,可又说这样太委屈我了,我说:“是什么办法?你先说说看?”芝琳说:“你先办个女性身份证,然后由我介绍你到我们酒店做服务员,因为你没有文凭,只能先从服务员做起。”我想了一下,也只能这样了,去做服务员也总比成天在家强,于是我也就同意了;第二天由芝琳帮我打扮一番,去照相馆照了张漂亮的女装相,然后由芝琳联系办证。

在芝琳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副总经理刘姐的办公室;芝琳对刘姐说:“刘姐,我表姐来了,你看是安排做点什么?”刘姐说:“你那天跟我说了以后,我想了一下,依你表姐的情况,只能是先到餐厅干服务员;我看这样吧,就让她先到民族厅做服务员吧,我已经跟人事部门说好了,你带她去报到吧。”我和芝琳向刘姐道了声谢就去了人事部。

报到后又到后勤部门去领服装,后勤部门的人根据我的身材拿了两套衣服给我,我一看,怎么是大襟衫?就是现在这个季节穿的春秋大襟夹袄;一件是兰底白花包边、全部是布扣的上衣,裤子也是一样的布,只是裤脚也绣了边;另一件是红底白花的,式样都是一样的;还有两条和衣服想配套的头巾、围裙及布鞋;这么女性化的衣服我能穿出去?芝琳说:“没关系,民族厅体现的就是民族特色,所以民族厅的服务员都是穿这样的服装,你习惯了就好了。”

领了服装芝琳和我来到民族厅报到,在休息间里找到民族餐厅的领班阿英,芝琳对阿英说:“阿英,这是我表姐——阿琼,今天刚到,以后请多关照。”阿英早已接到通知,听到芝琳的介绍就点着头说:“琳姐,看你说的,琼姐欢迎,欢迎;以后我们就是同事、姐妹。”说完就把我介绍给在休息室里的其她姐妹;阿英是在“三.八”旅游时就认识了(因为酒店的三.八旅游是领班以上的干部才有资格),随后阿英带我到更衣室,给我一把钥匙,告诉我每天上班前先到更衣室换衣服,换下的衣服自己锁在柜子里,领来的两套衣服一天换一套,今天统一穿红色的,明天统一穿兰色的。

我拿着衣服站在那里不知怎么好?因为有阿英在场我还是不好意思换衣,我毕竟是男生,正在这时芝琳过来了,芝琳看着我的样子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便对我说:“表姐呀,没事的,这里都是女生,来换衣服。”阿英听了笑了笑说:“我还以为什么呢,没关系的,大家都是在这里换衣服,慢慢习惯了就好了。”我不好再犹豫了,转过身把自己身上的外衣脱了,叠好放到柜子里,换上刚领的衣服,穿裤子还好说,是松紧带的裤头,拉上来就好了,可衣服就不一样了,半天都没穿好,因为是大襟衫,是从右边开口的,右边腋下的布扣子我怎么也扣不上去,最后还是芝琳过来帮忙才穿好(因为是新衣服,所以布扣更难扣);害得我红着脸对芝琳说了一声谢谢,芝琳作了个鬼脸说:“不用谢,我的好表姐。”气得我举起手掌装着要打她的样子。

待我穿戴完毕,阿英说:“琼姐,同样的衣服,怎么穿在你身上就那么好看、漂亮?”芝琳把我推到穿衣镜前,确实,镜子里出现了个大美女;头发是刚才芝琳帮我盘在脑后的,并系着与衣服同样花色的头巾,(因为餐厅服务员,为防止头发掉到食物里,要求长发服务员都必须把头发盘好。)一套红底白花便衣,腰间系着同样花色的围裙,使我的胸脯显得更高,细细的腰身(由于我里面穿了一个多月的紧身束腰,我现在的腰围可以和芝琳媲美。),脚上穿的是黑色平底女式布鞋;一个完整的乡村美女展示在镜子里,我这一身打份,比较完美地凸现了一个具有民族特点的美女型象。阿英说还有一件事——照相,阿英说服务员都要戴胸牌上班,现在穿了这身工作装照好相,马上就可以给你制作出胸牌,你戴上就可以上班了;胸牌上有相片、职务和编号。

在餐厅里,阿英把我交给了另一个服务员小慧,阿英对她说:“这位是新来的琼姐,这几天你多带带她,帮帮她。”说完对我说:“琼姐,这位是小慧,你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问她。”我谢过阿英后就跟着小慧去了;小慧是个乖巧的姑娘,小巧玲珑,个子也不算高,估计160cm,这在我们南方也不算矮,(我168cm的个子在南方女生中就算较高了。)我对小慧说:“小慧姐,我初来乍到,有许多地方不懂,以后还请多指教。”小慧一笑说:“琼姐,我可能还没你大呢,我今年才21岁,你就叫我小慧就行了,我们能在一起做事算有缘份,不用那么客气。”

我说:“小慧,不是我客气,我是第一次做服务员工作,肯定会有许多不懂的地方。”“其实这也没什么,主要注意几个字就行;一是勤字,即手勤、脚勤,手要勤快,多做事;脚要勤走,要多走动,特别是客人多的时候;二是要学会忍,服务员是受气包,因为顾客是上帝,顾客永远是对的,所以要忍,而且还要微笑服务;大部分顾客都是不错的,只是少部分不文明顾客难侍候;不过也不用怕,我们这么大的酒店一般是没什么大问题,最多也就是语言上的不文明和一些小动作,只要不理他们也就没事了。”这些我也知道一点,因为我也曾经作为男性顾客到酒店消费过,那些场面我也见过不少,现在只是角色换了,身份换了。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尴尬的变装-4.糟糕的变故和新工作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