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裙装男孩-1.童年的记忆:变装的萌芽

变性小说 女装子 10786浏览 0评论

我叫卞珑,比姐姐卞枫小十分钟,我俩是龙凤胎。从小我们就是妈妈最得意、最值得向人炫耀的宝贝。

我和姐姐长得很像,所以妈妈有时故意把我和姐姐颠倒过来打扮,把我打扮成小姑娘,把姐姐打扮小男孩,或是把我俩都打扮成女孩或男孩,带我们出去玩。

裙装男孩.童年的记忆:变装的萌芽

遇到熟人妈妈总是让人猜我俩谁是姐姐谁是弟弟,每当猜错了,那是妈妈最得意的时候。她会把眼笑的眯成一条缝,然后一一地指出这是姐姐,这是弟弟。之后总会听到:”哎呀,这小姐弟长的可真漂亮,真是分辨不出来,你可真是好福气呀!”

可能是老天在开玩笑,在赋给我俩性格时故意把我俩的性格错了位,姐姐没有一点女孩的气质,不安分,好动,爱淘气,爱打架,说话的嗓门也大,无论她到哪里,干什么事情,总是能听到叮呤咣啷的声音,什么事都大大咧咧,一付假小子样。

我却恰恰相反,非常安静,腼腆,见生人就脸红,总是喜欢静静地一个人玩。姐姐喜欢玩给我买的玩具,刀、枪、小汽车,我却喜欢给姐姐买的布娃娃。爸爸叫我”小乖乖”,叫姐姐”淘气包”。

虽然姐姐只大我十分钟,可是她总是把姐姐作的十分到位,什么事情都要听她的,在一起玩的时候,她是主角,好像我只是她的一个布娃娃,让我怎么做就得怎么做,让我干什么就得干什么。

玩过家家,她得当爸爸,我只能当妈妈,她说她下班回来了,我就要给她做饭,她说孩子哭了,我就得赶紧给孩子喂奶。玩抓特务,她当侦察员,我就只有当特务得份,还得装女特务。

我们十三四岁的时候,有一天,只有我和姐姐在家,姐姐从在院子里大声地叫我出来,我正在床上玩,一听她叫赶紧下床,可是我的鞋却叫我们养的小狗胖胖给叼跑了,我光着脚跑的门口,看见有他*的鞋在就穿上了,不知什么时候我的脚长到能穿他*的鞋了。

我正要出门,姐姐大声叫着推门进来了,我一眼看见她的手里提着一只大蚯蚓,吓的我大叫了起来,她却一眼看到了我穿着他*的鞋,”哈哈哈哈,你穿他*的鞋了,还真好看,过来我仔细看看,哈,哈,哈,哈。”她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

她找了一个小盒子把蚯蚓放在里面,然后把我拉到屋里,围着我转着,看着,笑着。我被她笑的不知所措,低头一看,原来我穿的是他*的一双高跟舞台鞋,两寸高的后跟,怪不得我刚才觉得哪里不得劲呢。

我正要脱下来,姐姐却大声喊道:”别脱!你穿着还真好看,来我再给你打扮打扮。”不由分说把我拉到了她的房间,拉开她的衣柜在里面找着什么。”快把你的衣服脱掉。”她命令我。

我已经习惯与服从了,那是夏天,我穿的衣服不多,两三下就把T恤和短裤脱了下来,她转过身,手里拿着一件她的连衣裙,那是一件白底有粉红色小花的纱裙,不由分说,她就从我的头上套了下来。

我俩的身材差不多,那裙子大体还算合身,只是胸前有些肥大,显得空荡荡的,她从床上拿起了一条枕巾,从我的领口塞了进去,立刻我的胸前长出了一对圆鼓鼓的蘑菇,她围着我看着,笑着,眼泪都笑出来了,我想我男扮女装的样子一定很滑稽,不然她怎么会这样的笑呢。

这时她跑了出去,还喊着:”你别动,我马上来。”随着咚咚的脚步声,她从妈妈房间跑了回来,手里拿着他*的假发,一下就戴在了我的头上,她给我整理好假发,又一把把我按在了椅子上,从口袋里拿出了他*的化妆盒。

我一看她是要给我化妆,我忙说:”我不要。”她理都不理我的请求,那除了眉笔,粉扑,小毛刷,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在我的脸上就忙开了,又是描又是画,还不时地站在哪里仔细地端详着我,好像我是她的一块画板一样。

终于,她认为满意了,拉起了我来到一面大镜子前,她搂着我的肩站在了一起,镜子里出现了两个小姑娘,一个得意的笑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另一个穿着纱裙、肉色的高筒丝袜,高跟鞋,长长的披肩发,脸上还上了妆。

虽然姐姐的化妆技术不敢恭维,可是从描眉到口红却是一道手续都不缺,我窘的脸通红,我要脱掉这些,姐姐说:”等一下,咱们留个影吧。”她总能想出新花样。

她取来了一次成像照相机,用三角架架好后,给我摆好姿势后,随着闪光灯一亮,从照相机里吐出了我俩的合影。她又把我摆成不同的姿势照了几张单人的变装照片,这才心满意足地坐到一边去欣赏她的杰作了,我像她玩够了的玩具被甩在了一边,傻傻地站着,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仿佛我真的变成了一个小姑娘。

从那以后,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可能实际上以前也有这种想法,只不过那时都是在潜意识里,每当看到姐姐戴上好看的新发卡,穿上漂亮的新衣服,看到她高兴就笑,委屈就哭随意挥洒感情的的天真模样,我的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现在想来就是恨自己为什么是个男孩,不能像姐姐一样。

自从这次扮成女孩照相后,时常自己一个人看着那几张照片发呆,回想着那天照像时穿着姐姐的裙子时的感觉,想象自己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女孩,留着披肩的长发,穿着白色的连衣裙,肉色的丝袜,红色的高跟皮鞋。

可是每当回到现实,看到自己还是穿着短裤T恤杉时,恨不得大哭一场,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变成自己想象的那样。

只要家里没人时,我就偷偷的穿上姐姐的裙子,他*的高跟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对着镜子看自己,幻想着自己要是女孩会怎样走路,会怎样笑,怎样撩动长发,还像女人一样地扭动着腰肢,欣赏着自己着女装的样子。

可是当脱下衣服,看到自己腿裆里那垂头丧气的小东西时,真恨不得一把把它揪下来,有几次我真的用力去揪它,当疼痛告诉我它是揪不掉的时候,我就变得和它一样垂头丧气了。

这种情怀使我难以割舍,我想尽了各种方法来转移我的注意力,可是不行,只要一个人空下来,我就会不由自主取出那几张照片,看着照片中的我,冥冥地地幻想着,自己变成了一个姑娘,穿着漂亮的衣服,映衬着俊美的脸庞。

就这样又过了几年,不知不觉中,我的性格更像女孩了,可是姐姐却越发的不像女孩了,她的房间里墙上挂的是足球明星,床上扔着网球拍,足球在沙发上,到处都是换下的衣服和武侠小说,床下还有她养的蛐蛐,钓鱼的鱼饵大蚯蚓,和她要好的几乎全是一帮踢球打蛋的混小子。

我的房间里一切井井有条,窗台上的几盆花使我的房间里充满了一股淡淡的幽香,书架上琼瑶的言情小说使我的房间更像一个女孩的闺房,我几乎没有男孩朋友,到有几位要好的姐妹。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裙装男孩-1.童年的记忆:变装的萌芽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