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致回不去的青春——我的CD变装之梦

变装故事 女装子 4067浏览 0评论

我是一个新手CD,没有可以伪街的成套的变装衣裙,没有可以掩人耳目以假乱真的假发,也没有可以打扮的各种化妆用品。对于一个已经结婚的CD来说,除了买几件便携的内衣丝袜,偷偷穿下老婆的衣裙,我想也不敢有太多的奢望了吧。

从小到大,变装的情结一直挥之不去,偶尔压抑了一段不再想念,却只会让这种情绪来的越来越猛烈。

致回不去的青春——我的CD变装之梦

如果说要说起我的CD变装情结的显露,应该是从一本叫《知音》的杂志说起,也许这也是我心理上早熟的开始吧。

那时候我十一二三岁,很喜欢看《故事会》、《读者》和小说之类的书籍,偶有的一次,接触到一本叫《知音》的杂志,讲的都是成年人的情感故事,一个叫凤凰涅磐的故事吸引了我,讲述的是一个生活了几十年的男人竟然是女人,最后通过手术还原女性身份的故事,感觉真的很奇妙,也很想体验一下变成女人的感受,从此便在心里埋下了这样一颗奇怪的种子。

变装,从这里开始。还记得那段日子里每个周末偷穿母亲的内衣内裤还有连衣裙的情景,压迫胸口的内衣,收腹绷紧的内裤,套上纱质的裙子, 就像一个小女人一样幻想着。

快乐的岁月总是短暂,俗话说的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偷穿也总有被察觉发现的时候,有一个周末母亲外出,我照旧穿上母亲的衣物,没多久就听见了开门的声音,来不及褪下身上的衣物,我匆匆忙忙钻进了被窝里面,紧张、悸动、兴奋,害怕被发现,各种心情交织在一起,或许正是这种奇异的感觉才会让我如此着迷吧。不过现在回想起来,母亲或许是发现了什么,只是嘴上没说。

上了高中,青春期的渴望,肆意挥洒着,变装的需求亦是愈演愈烈,晚自习穿着老妈压箱底的内衣,结果坐在背后的同学拍一拍肩膀,戳一下后背,脸都能一下子红到耳根,故作镇定的紧张,心口小鹿乱撞般的感觉竟然让我有些迷恋了。

后来出门工作了,社会环境的磨练,工作和生活的忙碌,磨灭了CD的一些想念,只是内心的深处总会有一丝丝说不清的情愫在蛰伏、等待。

直到有一天,我在这里看到了很多跟我一样有CD变装情结的人,美丽的面容,漂亮的衣裙,CD变装的心路和感悟,视觉、内心的冲击夹杂着心底涌动的情绪,我的CD变装之梦在这一刻复活了。

终于我开始购置了衣裙、内裤和丝袜(请查看我的新人帖),再次开启了沉寂了多年的内变之路。以丝质吊带睡裙做衣,用深蓝丝袜做腿,粉红色内裤在其中若隐若现,在这一刻,我的内心获得了极大的满足,CD之梦终于要破茧而出了。

后来在结婚之前,我找到了一家CD的摄影会所,纠结了好久,思想斗争了好长时间之后,终于鼓起勇气第一次去拍这种男扮女装的照片,心底的另一个声音自我安慰着:不想看看自己的另一副模样吗,趁着还年轻,再不疯狂就老了。

忐忑、惴惴不安的心情沿着身体的每一道神经蔓延着,绷紧的脸就像一尊雕塑,冷汗顺着胳肢窝流了下来,外面下着小雨,阴冷的天更是加剧了这种感受,身体似乎有些发抖。

当化妆师开始给我戴上假发,男性的轮廓在镜中渐渐消失,贴上假睫毛,扑上厚厚的粉底,描上细细的蛾眉,男人的脸终于淹没在胭脂花粉丛里,取而代之的是一轮精致的鹅蛋脸显现出来,略显严肃的五官,我讶异的看着镜中的自己,这真的是我吗,看不出一丝原有的印记,破茧成蝶的我努力平复着激动的心情,淡定的神情让面部似乎有些僵硬了。

在化妆师的建议下,我穿上了一套白色的婚纱,开始了后面的拍摄。长时间的固定姿势让我的腿有些抽筋,原来Model也不是那么好做的。几套服饰拍下来,我有些筋疲力尽了,但是红色高跟鞋的诱惑却让我不停的在镜子前徘徊,直到拍摄结束,都不忘多踩几脚体验一下高挑的脚跟。

后来摄影师笑着说可以出去伪街,我的心着实被打动了,不过要以女性的面貌示人,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

和许多CD姐妹一样,除了内变,我是一个不敢走出去的人,缺乏装备、不会化妆和身高较高(1米73)是一个原因之外,更多的是过不去心里的这道坎,害怕被识破,害怕被指指点点,更害怕被流言蜚语中伤,特别是对于已经结婚的CD,要内外兼顾,就更加得小心翼翼了。

我的CD之梦不知何时会终结,心中的那个她又何时会苏醒,也许就是这样了……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致回不去的青春——我的CD变装之梦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