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23年变装,有感而发,随写日记以供分享

变装转载 女装子 9779浏览 0评论

昨天独自前往婚纱影楼拍摄反串婚纱照的兴奋慢慢的褪去了,回想起20多年的变装历程,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匆匆写下了以下这些文字。

自从第一次迷上女装起,到现在已经是第23个年头了,28岁的我,收藏和穿过的女装种类数量已远远超过了一般女性,对于女装的喜爱,源于5岁时刚刚上学前班的难忘经历。

23年变装,有感而发,随写日记以供分享

那时同桌的女孩常常穿着或白或粉的公主纱裙,蓬起的裙子色彩鲜艳而靓丽,被女孩偏黑的皮肤衬托的更加惹眼,而对比自己,作为一个男孩,只能穿着颜色朴素,款式呆板的衣服,男女平等的口号在那时在我心中就成为了一个笑话。

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正是因为同桌女孩长相的平庸,才让我的深刻印象仅仅停留在了她的裙子上,加上与自己穿着的对比,我幼小心灵中居然产生了难以化解的羡慕与嫉妒,而这种鲜明的记忆直到现在我也难以忘怀。

一直以来,我都特别喜欢独居,就是为了让自己可以随心所欲的穿上自己从小就憧憬的漂亮衣裙。我的父母都是极度保守的人,尤其是我的母亲,个性贞烈的她顽固的认为男扮女装是一件极其变态且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梅兰芳、李玉刚等反串艺术家都被她视为“变态”,可想而知,从小就被女装迷住的我在家中的生活是多么的压抑烦闷。

小时候偷穿母亲的裙子、紧身裤,偷藏她的丝袜、纱巾,都被发现过,随之而来的往往是来自父母的严厉责罚,我的父母很少打我,但是他们教育(教训)我的方法比起棍棒更加残酷可怕。

在学校教电子技术的父亲用他自鸣得意的“学生教育法”,用他那自成体系的所谓“心理学”,自顾自的分析着我的行为,毫不留情的剖析着我的心理,而不会真正的去了解我内心的想法,好像不用我说什么,他就知道关于我的一切,甚至比我更加了解自己。

而我的母亲更加蛮横,每次她都是哭闹着咒骂我、咒骂她自己,骂我是个“变态”,说我该去死,骂自己“造孽”,说自己不如去死,不该生下我这种“变态”,似乎在这一刻整个世界都要毁灭,而我的听话、孝心、成绩都像草芥一般一文不值。有时候看着她以死相逼,我真想当场赌气一头撞死一了百了,但是想着自己肩上的责任,最后还是能够冷静下来。

还有一次,母亲在检查我QQ空间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来访者,他的头像是一只食指按在一面缀满水滴的玻璃上,玻璃对面隐约有另一只手指,两只手指对接的玻璃上有一点红色的印记,这幅在我看起来再正常不过的文艺青年爱用头像,母亲居然从中看出了“同性恋”的端倪。

她责问我,为什么会有同性恋来访问我的空间,这个来访者到底是谁,我当时被问的莫名其妙,我问母亲,妳怎么知道人家是同性恋,她说你看他的头像就明显是同性恋,她还进入了对方的空间,引用了人家分享的一道速算公式,说该公式里暗含了同性恋的蕴意,我为了证明她的臆测是毫无根据的,还当面使用这个公式计算了许多数据,证实这就是一条单纯的速算公式而已,而母亲坚决的认为依靠头像和公式就可以证实这个访问我空间的陌生人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同性恋。

当时的我感到可笑而无奈,但是后来仔细的回想母亲的逻辑,感到的不再是可笑和无奈,而是可悲和绝望,我想,在缺乏有力证据的情况下,母亲之所以断定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是同性恋,她的逻辑和依据是:儿子喜欢女装——儿子不正常——儿子是变态——儿子是同性恋——会访问同性恋空间的人一定也是同性恋——这个陌生人访问了儿子的空间——这个陌生人也是同性恋……

总之,在我父母的眼里,我是个喜欢穿女装的怪胎,是一个变态,还很可能是个同性恋,我的行为是不可饶恕的,无论我做一千件好事也无法抵消做这么一件“不正常”的事情所造的罪孽,他们根深蒂固的偏见让他们对我产生了一种可笑的不信任感,即使是我与女朋友进展顺利的现在,父母仍然担心自己的儿子是同性恋,对女人没有兴趣,甚至打电话来如查岗一样询问我的行踪和活动。

就是因为父母的管束、偏见和不信任,我放弃了调回家乡当公务员的机会,因为那样我会失去好不容易获得的自由,我还尽量避免和他们视频通话,害怕他们通过摄像头看到我房间的蛛丝马迹,并引发他们天马行空的猜想。

20多年的岁月,无奈的我学会的只有逃避,因为我试过,试过去沟通,但是没有用处,所以现在我虽然有了女朋友,但是还是想独自多生活些时间,我害怕,害怕她与父母一样把我当做无法接受的异类,害怕因此断送了这段感情,或许我该向她坦白一切,因为这是恋人之间信任的象征,但是我还是害怕,还是恐惧,怕自己将最隐私的秘密告诉她,却换来的是鄙视和唾弃,惧自己的信任终将遭到无情的背叛。

我不明白为什么父母无法容忍这样的我,我也无法确定我的她是否能够接受这样的我,我之所以害怕,是因为我真的无法割舍自己从幼年就喜爱的东西,这已经成为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否定了它就等于否定了我自己;我之所以恐惧,是因为我真的很在乎那些爱我的人——父亲、母亲还有她,因为我真的很爱他们……

冰与火可以共舞、油与水可以相溶,为什么我自己和我爱的人不能相互包容相互信任,难道放弃才能让我拥有未来,这种选择是生死攸关的吗,我真的不这样认为,但是我毕竟无法控制他们的思维,我只能去努力尽量说服他们试图改变他们,但是他们的心又是用什么做的呢?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23年变装,有感而发,随写日记以供分享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