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永别了我的男人生活-11.我本来就不是女儿

变性小说 女装子 6024浏览 0评论

‘你穿上鞋子,我们出去走走。‘他说。

天,我这样子出去,要是碰到熟人怎么办?上次可以借口化装舞会,这次又找什么借口?而且经过那晚会公开露面后,肯定会有人认得出女装的我。我迟疑地看着他。

永别了我的男人生活.我本来就不是女儿

江鹰好像从我的眼神中读懂了我的顾虑,笑了一声说道:‘我们去另一个区,一个你完全陌生的地方。‘

我听他这么说,只得依言穿上那双高跟鞋。

我原是1米68的身高,加上高跟鞋的4、5厘米,也有1米73左右了,但和江鹰比起来,仍和他差了半个头左右。

出门的时候,我心虚地朝四周看了一圈,见没有熟人,才匆匆跟着他跑下楼梯。到了楼梯的最后一阶,由于心慌,加上还不习惯高跟鞋,哎哟一声差点扭了脚,幸亏有江鹰在旁边扶了一把,才稳住身子,不过样子很是狼狈。

‘以后还要多走走才行!‘他笑着说。

我涨红了脸,哪个男人***要穿着高跟鞋走路,这简直是活受罪。

我远远地看见一个同事沿着路边走过来,赶紧躲到江鹰的背后。

那个同事跟江鹰打了个招呼叫道:‘你和林倩没事了?小两口又到哪里潇洒去?‘

江鹰笑着朝他挥挥手,那同事冲着我笑了笑,没有细看我,就转上了楼梯。

我松了一口气,心想原来他以前有个女朋友叫林倩,然道我和她有点像?不然那同事为什么把我认作了她?

江鹰叫了一辆出租车,说了句到省艺术学院,的哥答了一声就发动了车子。

一路上,我们都没说话。

大约十五分钟后,我们就到了省艺院的大门,下了车。

大学的门口有许多男女学生在进进出出,我这才想起来今天是星期天,学校里没有功课。

一条干净的梧桐大道直通校园内部,不时有怀抱书本的清秀女学生走过,一路上充满着书卷味,让我感到很亲切,我从来没有到过高等学府,但这地方曾是我十分向往的,现在突然到了这里,心中难免感慨万千。

江鹰拉了拉我的手,要我跟着他走。我觉得我这身打扮似乎不太符合校园的环境,很有些拘谨不安。

我们两个在林荫道上慢慢走着,那条大道可真长,好像永远走不到边,当有学生向我们看来的时候,我的心跳就加快。只要有人眼光有些异样,我就像觉得被人看穿了,恨不得在地上钻个洞逃走,心里紧张得要命,我不得不竭力掩饰,强忍住脚上的疼痛,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不久,我找到了一个分散注意力的好方法,我发现在我前面有个女孩走路的样子很好看,斯斯文文,腰部微摆,很像个大家闺秀,我欣赏着她的背影,竟不自觉地跟在她后面学起来,从怎样迈腿,怎样松髋,怎样随着脚步扭动屁股,双臂又怎样摆动,我一心注意着她,竟感觉不到别人的存在了,走了一会儿,这种走路的方法慢慢熟练起来,身体也不像刚才那般紧张了,由于全身的放松,似乎感到脚尖的疼痛也好了很多。

那个女孩转过一个叉道,消失了,但现在我不用看她,觉得自己有了这个惯性,仍保持着那种女孩特有的走路姿势,居然还能得心应手。

我们又走了一段路,我正沉醉在那种松松垮垮漫不经心的步伐中,突然看到一名男生捧着一个足球从旁边跑过,猛然一惊,顿时感到无地自容,我也是一名男生,怎么这样心安理得的当众学起女人走路?岂不是自甘堕落,正中了江鹰的圈套?我的脸上发烧,刚才学走路的兴致也抛到了九霄云外。

‘我们坐在那条长椅上等人吧!‘江鹰往左边一指。

不知不觉间,我们居然到了一个小湖畔,校园里突然出现这么个绿水荡漾的湖,实在是出人意料。

湖畔的长椅上坐满了谈情说爱的男女生,为什么大学里会这么开放?我感到很不解。

我迫不及待地坐在长椅上,脱下高跟鞋按摩脚掌,让血液畅通,脚趾已经被高跟鞋挤得有些变形了。

我们在等谁?我用疑问的眼光看了看江鹰。

他笑了笑说:‘你在这休息一会儿,不要乱走,我给你带个人来。‘

说完拍了拍我的肩就走了。

江鹰一走开,我倒是觉得自在了很多,这里一个人都不认识,我大可以不用战战兢兢地提防了。

我面对着静静的湖水,湖面上有几艘小木舟,男孩女孩们在互相泼水戏闹着,传来欢乐的笑声。

‘诸葛,你记不记得昨天巷子里的那个人?他的背影我觉得好熟。‘左边忽然飘来熟悉的声音,我猛然一惊,是晓晴?!转头看去,没错,果然是她,今天她没扎马尾辫,披着一头齐肩长发。

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想不到会在这儿碰上她,原来她已经是一名省艺院的大学生了,那么我和她的差距又拉大了,一时间不禁灰心丧气起来。

‘是那小子?这混蛋小子鬼鬼祟祟跟着我们,不知道要干什么,晓晴,我不能时时在你身边,你独自一人时要小心点。‘诸葛说。

‘不,我要你时时在我身边,那我就什么也不怕了!‘晓晴向他撒娇。

诸葛把她揽在怀里,吻了她一下,晓晴的脸颊上泛起红晕。

看着他们打情骂俏,我的心里像被油炸过,气得七窍生烟,扭过头不再看他们,但他们的话仍飘入了我的耳中。

‘我总觉得那个人像我以前的一个同学……‘晓晴说。

‘瞎说,如果是你同学,大大方方上来相认就行了,何必像做贼一样。难不成……难不成他是你的初恋情人?‘

‘你才是瞎说!‘晓晴娇嗔着轻轻地捶打了一下诸葛的胸脯。

‘那么你有没有初恋情人?‘

‘有啊!‘

我的心里一动,她终于要承认我了。

‘是谁?是谁?‘诸葛急切地问。

‘傻瓜,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

我听到晓晴这话,顿时感到日月无光,心中难受得紧,原来,原来她一直没把我放在心上。

诸葛乐呵呵地说:‘那我做你的初恋情人,也做你的末恋情人。‘

晓晴笑道:‘你想得美!‘

说完站起身来从我前面走过,诸葛匆匆追了过去。

我望着他们消失在梧桐树后,心中很不是滋味,我不相信晓晴那么无情,竟会忘了我对她的情意,就算她现在不爱我了,但起码在她心灵深处,肯定还有我这个青梅竹马的朋友,不然,她为什么会对我的背影这么在意,我一定要知道她心中真实的想法。

‘小倩,我给你带来位老师!‘我正在醋意大发,江鹰突然在我背后说。

老师?我回过头,看见他身旁站着一个白净的中年男人。

我站起来,有礼貌地对那个男人点了点头,疑惑不解地看着江鹰,这家伙做事总是这样出人意料。

那老师微微颌首,微笑着对我说:‘你就是林倩了,我听江鹰说起过你。‘

我仍是对他笑笑。

‘你说几句话给我听听。‘那个老师突然说。

我愕然地看着江鹰,一说话,那不就露馅了,那可太丢脸了,我涨红着脸,不知该怎么办。

‘李教授让你说,你就说吧!‘江鹰说道。

为什么连你也让我说?我一头雾水,憋红了脸好久,才说了句:‘李老师,你好!‘

李教授点了点头,对江鹰说:‘她的音带可能天生就比较宽,所以频率较低,接近于男生,但经过练习,我想是可以改变的。‘

江鹰笑着说:‘那就有劳李老师了。‘

李教授笑着说:‘说哪里话,你曾经救了我一命,我正无以报答,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江鹰对我说道:‘小倩,李老师可以帮你恢复女儿声,你以后可要努力练习。‘

恢复女儿声,天哪!我本来就不是女儿,哪来什么恢复,一定是你这小子骗了李老师。

我看到江鹰的笑意里透着一丝残酷逼人的目光,不敢向老师说真话,就改口说道:‘请李老师多多关照。‘

我的脸因为屈辱和自卑涨得通红,但在旁人看来,还以为我是害羞呢。

‘我们一块去视唱房吧!‘李教授说。

路上,我得知这位李老师原来是戏剧系的音色副教授,对反串的音色练习有独到的研究,一年前他在路上遭人持刀抢劫,幸亏江鹰救了他,所以他对江鹰的这段救命之恩念念不忘,这次江鹰有求于他,自然是兴高采烈地竭力相助。江鹰果然瞒了他,说我是他的女朋友,因为声音像男人,所以一直很自卑,希望通过练习变声。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永别了我的男人生活-11.我本来就不是女儿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