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永别了我的男人生活-13.我一直是林倩的替身

变性专辑 女装子 9685浏览 0评论

老板看着我,一本正经地对我说:‘小张,我们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很无耐,请你多包涵。‘

我不知道老板为什么又突然对我如此客气,但从他的表情里猜到了有些不妙。

老板接着说道:‘你可能也听到过,现在公司里的人对你的评价,甚至前几天还有客人到我这儿投诉,说我们这个迪厅里有个……算了,反正很难听。而且,这几个月你的工作表现已大不如从前,经常会弄错东西……‘

永别了我的男人生活.我一直是林倩的替身

我明白了老板的意思,他叫人走路也用不着数落人家啊,我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就说:‘老板,你是不让我做下去了?‘

老板叹了一口气说:‘你明白就好,待会去财务部多领一个月的薪水,希望你以后能交好运。‘

我茫然若失地从办公室出来,我到底得罪了谁,为什么对我如此不公?

回到寝室里,我反复数着多领的一个月工资发呆,今后我该怎么办?没有工作,没有钱,就不能在城市里混下去,只能回到乡村,我的所有理想都要泡汤了,都是他们不好,害得我男不男,女不女,人不人,鬼不鬼的,我在心里狠狠地骂着表姐和江鹰。

这样想着,我的眼里流出了泪,这是我到这个城市中第一次流泪。

不一会儿,江鹰回来了。

‘我已经听说这件事了,对不起,总之……这事我也有责任。‘江鹰说。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我摆了摆手。

‘不是,你还可以找工作,这城市就业机会很多,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我回想起表姐的话,人总是迫不得已的,事情总是在变化,你必须不断适应你的新环境。

对,我不能就这样放弃,明天我就去人才市场。

想到这,我也不那么难过了,心中又充满了希望,那晚江鹰也没有叫我穿女装。第二天,我以男人的身份去了人才市场,这是我三个月来白天里第一次穿回男装。

我找了很多家单位,可人家要么嫌我没文凭,要么就是说我文质彬彬干不了粗活,最可气的是两家公司当众说我说话举止有问题,我当然知道他们指的是什么,真想狠狠扇他一巴掌。

一天下来,几乎钻遍了所有的用人单位,却没有一家合适的。

我拖着疲惫的步子回到寝室,把应聘的情况跟江鹰说了,气得江鹰也连连骂他们是混蛋。

这一夜我又没睡好。

第二天,江鹰兴冲冲地从外面跑进来,手里捏着一张招聘海报。

‘有了,我们原先怎么没想到呢!‘他高兴地说。

‘什么,有岗位了吗?‘我从床上跳了起来。

‘有了,有了,多的很。你自己挑挑吧!‘他递过海报。

我一看,海报上果然都是征聘职位,而且要求都不是很高,只要高中毕业,品貌良好,举止文雅,我想这些我都符合。

可一看海报头,就有些不妙了,原来是本市新开的一家三星级酒店招收服务员,有餐饮部、客房部、商务部、娱乐中心……只是,只是性别特别注明了‘女‘。

‘我不去!‘我说。

‘这是个好机会,你又不是第一次扮女人,再说你的嗓音受过李教授训练,别人是根本不会怀疑的。‘

‘可我不想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了!‘我喊道。

‘这条路有什么不好?你做女人比做男人可爱多了。‘江鹰说。

我无言以对,要是在三个月前,我肯定有充足的理由反对,可现在我竟想不出怎么反驳他,有时候连我自己也这么认为。

‘小倩,听我的话,在服务业,女孩比男孩更容易找工作。‘

江鹰的话没错,我没有其他技术,又不会做苦工,服务业对我是最好的选择。

‘让我好好想一想吧!‘我说。

中午的时候,我终于向命运妥协了,我决定去应聘。

我坐到了化妆镜前,开始了我这一生中第一次出于自愿,而且是完全为了自己的化妆。

这一次我化得比任何一次都更仔细,也更投入。

化完妆,江鹰要我穿上他最喜欢的红色风衣。这时候已经进入了冬季,我买了一双黑色高靴,我的脚趾已被高跟鞋箍得尖尖的,现在穿上又暖又柔的高靴可以算是一种享受了。红色风衣配黑色高靴,看上去既精神又摩登。

下午,江鹰陪我去应聘,我们到了这个叫做爱菲大酒店的高楼,酒店装修一新,但尚未开业。

我们到的时候,招聘办公室的门口已经排了一长队的应聘的女孩们,她们都努力把自己打扮得最漂亮,有一些女孩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你不要紧张,一切都会好的。‘江鹰说,拍了拍我的肩,他说到楼下等我。

我第一次夹在女人堆里,身边都是花枝招展的女孩,四周散发着浓郁的脂粉香味,有一个大胸脯的女孩排在我后面,无意中她高挺的乳房不时地触碰到我背部,我的全身都像起了电,小弟弟不由自主想翘起来,但被胶带牵住了,涨涨的十分难受。

我一会儿被这个女人的小蛮腰吸引,一会儿又被那个女孩的大屁股吸引,这次算是大饱眼福,看得我脸上阵阵发烧,心跳加快,呼吸也急促起来,幸好没有女孩发现我的异样。

一会儿,招聘开始了,女孩们被一个一个地叫进办公室,我感到手心有些冒汗,待会一定要表现得天衣无缝,不要让主考官有所怀疑。

正这样想时,已经轮到我了。

我到楼下的时候,江鹰迎了上来。

‘怎么样?‘他问。

我舒了一口气,做了一个胜利的动作。

‘他们问你什么了?‘江鹰很好奇。

‘他们看了我好一会儿,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接着一个女经理模样的人问了我的姓名,我说我叫张丽妮,她又问我的老家在什么地方,有没有做过相关的工作,对服务行业怎么看,我都一一回答了,最后他们就让我填了一份表格。‘

‘为什么你不说自己叫林倩?‘江鹰有点失落地说。

‘我本来就姓张嘛,大丈夫虽然改了名,姓可是不敢乱改的。‘我笑着说。

‘你已经改了性了!‘江鹰哈哈大笑。

我生气不理他了,自顾往前走。

‘那你什么时候上班?‘江鹰追上来问。

‘还没呢,他们要我三天后报到,到时还要带身份证,糟了!身份证!我的身份证是男的,那可怎么办!‘我一想到此节,心中大急。

江鹰想了想,一拍头皮说:‘对了,我有几个哥们在搞假证,要他们帮你弄个一整套东西出来。‘

‘这,这怎么行?这是非法的。‘

‘别担心,他们做出来的东西连警察都分辨不出来。‘

我想不出别的办法,只好同意了。

江鹰一边就跟他的哥们联系起来,一边又要我去路边的摄影店拍了几张快照。

照片很快就冲出来了,我看着照片中的微笑的女人,有点像在梦中。

回到寝室,江鹰把照片送去朋友那里,我则独自一人呆在房里。

我发现江鹰的枕头下露出一点点白色的东西,好奇心顿起,走过去抽出一看,原来就是他上次偷偷在看的相片。

相片上是个修长的女人,大眼睛,瓜子脸,穿着和我同样的红色风衣、白色弹力衫、包臀皮裤,竟跟我很有几分相似,我一下子明白了,这就是江鹰的前女友林倩,那晚我化妆起来确实有几分像她,他对她爱得竟这么深,进而有些变态,不惜拿我来当性幻想。

前因后果一联系,我也知道了江鹰感情经历的大概,原来江鹰深深地爱着林倩,但林倩并不爱他,就借着他阳萎的原因把他甩了,江鹰对她是又恨又爱,可又找不回她,只好找一个虚幻的对象来发泄了,以前常听说他去乱泡女孩,现在看来,乱泡是可能的,但大概都是有名无实。

就在这个时候,我以女装的身份闯入了他的视野,结果成了他移情的对象,他想把我改造成另一个林倩,因为我不是真正的女人,也就不会对他的阳萎在意,这让他觉得我比真的女人更安全。

然而我毕竟不是林倩,甚至连女人都不是,我永远替代不了她,江鹰已经走火入魔了,而我作为一个受害者,到现在竟是欲罢不能,又何尝没有走火入魔呢?

我很同情江鹰,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早点离开他为妙。

江鹰回来后,我们一块去吃晚饭。

‘小倩,公司里过几天要安排一个人代替你住进我们的房间了。‘江鹰说。

‘是吗?‘我说,心里却暗暗高兴,这倒是个摆脱他的机会,我一直担心他不放我走。

‘我跟老板吵了一架,可这个吝啬鬼就是不让步,还说要么答应要么我出去。‘

‘是吗?‘

‘要是哪一天我离开了公司,非揍他一顿不可。‘

‘是吗?‘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怎么总是是吗是吗的。‘江鹰恼怒地放下筷子。

我抿着嘴说:‘没……我是在听你说啊!你这样揍他可不好,弄不好会出事的。‘

‘这种人,只有打他一顿才过瘾。‘

我笑了笑,表示赞同。

‘你那里有没有住的地方?‘

‘还不知道,我想会有集体宿舍吧。‘

‘今后我们见面的机会就少了。‘江鹰叹了一口气。

‘你可以来看我。‘我说,心里却在想,你还是不要看见我最好,也许等你再见到我时,我又恢复男人雄风也说不定。

‘我害到你这样你一定很恨我。‘

对于江鹰,我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恨不恨他,以前我是真的对他恨之入骨,可最近几个星期,我却觉得他除了有时残暴点,为人其实也挺好,对我也越来越柔情,虽然我知道,在他眼里我一直是林倩的替身。

‘恨当然是恨的,但现在我已经看淡了。‘我说。

‘这样就好,希望你原谅我。‘江鹰说。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他。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永别了我的男人生活-13.我一直是林倩的替身

表情